Back to collection

Dream of the Red Chamber 《紅樓夢》

第二回 Chapter 22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二十 寶玉 賈政讖語
  話說賈璉鳳姐商量止步鳳姐:“二十一妹妹生日到底怎麼樣?”賈璉:“知道怎麼樣多少大生料理會子沒了主意?”鳳姐:“大生料理不過是一定那里如今生日不是不是所以商量。”賈璉低頭半日:“今兒糊涂現有比例妹妹就是往年怎麼妹妹如今妹妹就是。”鳳姐冷笑:“難道這個不知道這麼昨兒聽見老太太大家年紀生日聽見妹妹今年十五不是生日笄之年老太太生日想來果真自然往年妹妹不同。”賈璉:“如此妹妹。”鳳姐:“所以口氣私自東西告訴明白。”賈璉:“空頭盤察!”一徑不在話下

  且說史湘雲回去賈母:“姐姐生日回去。”史湘雲只得一面遣人回去自己舊日針線活計寶釵生辰

  賈母寶釵穩重和平正值第一生辰便自己二十鳳姐交與置酒鳳姐湊趣:“一個祖宗孩子們生日不拘怎樣什麼高興熱鬧不得自己巴巴找出霉爛二十銀子作東意思賠上果然不出也罷箱子只是我們眼看不是兒女難道將來只有兄弟老人家五台山不成那些梯己我們如今使我們這個?”滿屋里起來賈母:“你們怎麼不過婆婆不敢強嘴。”鳳姐:“婆婆也是一樣寶玉訴冤強嘴。”引著賈母一回賈母十分喜悅晚間眾人賈母大家姊妹說笑賈母寶釵寶釵深知賈母年老熱鬧便賈母往日出來賈母更加歡悅次日便衣服王夫人鳳姐隨分不一不須二十一賈母內院家常小巧賈母上房酒席一個只有姨媽史湘雲寶釵餘者自己人早起寶玉不見林黛玉便林黛玉寶玉:“起來吃飯開戲。”林黛玉冷笑:“這樣我愛會子不上借光。”寶玉:“什麼明兒這樣他們咱們。”一面一面攜手出去

  賈母一定寶釵寶釵一遍無法只得西游》。賈母歡喜然後便鳳姐鳳姐賈母熱鬧便》。賈母果真喜歡然後便姨媽王夫人賈母:“今日你們取笑咱們只管咱們別理他們巴巴唱戲他們不成他們白吃已經便宜他們!”大家方點然後寶玉史湘雲李紈扮演至上酒席賈母寶釵寶釵魯智深五台山》。寶玉:“只好這些。”寶釵:“幾年那里知道出戲好處排場詞藻。”寶玉:“從來這些熱鬧。”寶釵:“要說熱鬧不知過來告訴出戲熱鬧熱鬧。——一套》,鏗鏘頓挫韻律不用說詞藻中有寄生》,何曾知道。”寶玉見說這般便湊近央告:“姐姐。”寶釵便

  英雄處士慈悲剃度蓮臺
  緣法轉眼分離赤條條
  那里單行芒鞋隨緣

  寶玉不已寶釵不知林黛玉:“安靜看戲山門》,。”于是大家看戲賈母深愛一個小丑進來細看益發可怜年紀十一小丑大家歎息一回賈母令人兩個另外賞錢鳳姐:“這個孩子一個人你們看不出。”寶釵心里知道便不肯寶玉猜著不敢史湘雲接著:“象林妹妹模樣。”寶玉一眼使眼色眾人留神細看起來果然不錯一時

  晚間更衣便打開收拾起來:“什麼日子。”:“明兒一早什麼?——人家鼻子眼睛什麼意思!”寶玉近前說道:“妹妹錯怪妹妹多心別人分明知道不肯說出皆因誰知出來豈不得罪所以使眼色會子不但辜負而且反倒委曲若是別人得罪個人何干。”:“花言巧語不如妹妹別人取笑使得不是小姐主子奴才丫頭得罪使不得!”寶玉說道:“倒是不是要有外心立刻萬人!”:“大正胡說這些要緊惡誓散話那些行動。”一徑賈母忿忿

  寶玉沒趣只得門檻便推出關上寶玉不解只是吞聲妹妹”。不理寶玉悶悶襲人早知端的此時不能寶玉只是那里便起來開門寶玉那里不好意思不好只得抽身上床寶玉進來問道:“凡事說出委曲好好什麼?”林黛玉冷笑:“不知為什麼你們取笑,——戲子取笑。”寶玉:“沒有為什麼?”:“不比利害!”寶玉聽說無可分辯一聲

  :“為什麼使眼色什麼莫不是自輕自賤小姐貧民丫頭設若豈不惹人輕賤主意不是也是好心只是一個一般行動得罪何干得罪何干?”

  寶玉見說方才聽見自己怕生中調不想調和成功合著前日南華智者無能飽食遨游”,源泉因此無趣想來目下不過兩個尚未應酬妥協將來為何想到其間分辯回答自己轉身林黛玉便無趣賭氣一言不曾不禁自己越發便說道:“一輩子說話。”

  寶玉不理只是襲人深知原委不敢只得解釋說道:“今兒勾出幾天姑娘一定要還席。”寶玉冷笑:“什麼相干。”襲人不是往日口吻:“怎麼好好大正娘兒們姊妹喜喜歡歡怎麼這個?”寶玉冷笑:“他們娘兒們姊妹歡喜歡喜無干。”襲人:“他們隨和隨和豈不大家彼此有趣。”寶玉:“什麼大家彼此’!他們大家彼此’,赤條條’。”談及不覺襲人光景不肯再說寶玉趣味不禁大哭起來翻身起來提筆一偈

  
  無有
  無可立足

  解悟不解因此寄生》,自己一遍自覺中心自得便上床

  寶玉果斷襲人動靜襲人:“已經。”聽說便回去襲人:“姑娘站住一個字帖兒瞧瞧什麼。”便方才那曲偈語悄悄拿來寶玉一時忿不覺可笑便襲人:“玩意兒關系。”便攜次日寶釵寶釵

  無我不解肆行無礙
  茫茫悲愁紛紛親疏從前碌碌如今回頭試想無趣

  偈語:“這個不是昨兒曲子出來這些明兒認真說起這些瘋話這個意思曲子上來成了罪魁。”便粉碎丫頭:“。”:“不該你們包管這個痴心。”果然寶玉屋里進來便:“寶玉’,’。?”寶玉不能拍手:“這樣參禪。”:“,‘無可立足’,固然只是据我看未盡兩句在後。”:“立足乾淨。”寶釵:“實在悟徹當日南宗六祖惠能韶州五祖弘忍黃梅便火頭五祖欲求徒弟一偈上座神秀說道:‘菩提樹明鏡時時拂拭使塵埃。’惠能廚房說道:‘未了。’一偈:‘菩提明鏡本來何處塵埃?”五祖便衣缽今兒偈語只是方才尚未完全了結便丟開不成?”:“不能就算會子不為出奇只是以後再不我們兩個所知所能不知不能參禪。”寶玉自己以為覺悟不想便不能寶釵語錄不見他們能者自己:“原來他們知覺在先尚未解悟如今何必苦惱。”便:“參禪不過一時。”忽然娘娘差人一個燈謎你們大家猜著每人一個進去聽說出去賈母上房一個太監四角平頭燈謎上面一個眾人太監:“小姐猜著不要說出每人暗暗一齊進宮娘娘是否。”寶釵近前七言絕句新奇少不得故意尋思其實猜著寶玉個人各自暗暗半日一并傳來一齊然後各人

  太監出來:“娘娘猜著小姐不是小姐不知是否。”拿出猜著不著胡亂猜著太監頒賜猜著每人一個玩笑小事并不介意便覺得沒趣太監:“這個不通娘娘帶回什麼。”眾人來看什麼

  大哥二哥
  大哥二哥

  眾人大發只得告訴太監:“一個枕頭一個。”太監

  賈母這般自己越發喜樂便小巧精致姊妹各自暗暗出來然後預備以及各色猜著賈政賈母高興節間晚上承歡取樂上房賈母取樂上面賈母賈政寶玉下面王夫人寶釵地下婆娘丫鬟滿王熙鳳賈政不見便:“怎麼不見?”地下婆娘李氏李氏起身:“方才老爺不肯。”婆娘回复賈政眾人:“天生牛心古怪。”賈政兩個婆娘賈母在身果品大家說笑取樂

  往常只有寶玉長談今日賈政便而已餘者閨閣談論今日賈政本性不肯寶釵妄言便此時坦然自若故此雖是家常取樂拘束不樂賈母賈政在此所致便賈政歇息賈政賈母自己他們姊妹兄弟取樂賈政:“今日聽見老太太彩禮酒席特來入會孫子孫女便兒子半點?”賈母:“他們不敢說笑便一個不著。”賈政:“自然猜著也是要領。”賈母:“這個自然。”便

  猴子樹梢
  ——

  賈政已知荔枝便故意別的許多東西然後猜著得了賈母東西然後一個賈母

  端方堅硬
  不能必應
  ——用物

  便悄悄寶玉寶玉意會悄悄告訴賈母賈母果然便:“硯臺。”賈政:“到底老太太就是。”回頭:“送上。”地下婦女答應一聲一齊賈母燈節:“老爺斟酒。”寶玉賈母:“瞧瞧姊妹。”

  賈政答應起身頭一

  使妖魔
  一聲得人回首相看

  賈政:“炮竹。”寶玉:“。”賈政

  不窮
  鎮日紛紛陰陽不同

  賈政:“算盤。”:“。”

  下兒清明妝點
  游絲無力向東別離

  賈政:“風箏。”:“。”

  前身色相無成佛經
  莫道黑海自有光明

  賈政:“。”:“。”

  賈政沉思:“娘娘爆竹算盤打動作風飄飄一發清淨孤獨上元佳節如何不祥?”賈母之前不敢形于色只得勉強後面七言律詩卻是寶釵隨念

  無緣
  不用五夜侍女
  朝朝日日年年
  光陰荏苒風雨變遷

  賈政看完自忖:“有限只是小小詞句不祥永遠福壽。”想到此處煩悶大有悲戚因而适才精神減去十分沉思

  賈母賈政如此光景想到或是身体未可拘束姊妹不得高興賈政:“不必安歇我們一會也好。”賈政連忙答應幾個勉強賈母一回方才退出只是思索不由傷悲感慨不在話下

  且說賈母賈政便道:“你們自在。”一言未了寶玉指手畫腳滿口批評這個一句不好一個破的恰當如同猴子一般寶釵便道:“适才大家說說豈不斯文。”鳳姐出來插口:“這個老爺每日寸步不離适才為什麼不當老爺攛掇謎兒如此不得會子出汗。”寶玉鳳姐似的只是廝纏賈母裁并姊妹說笑一會有些困倦起來食物眾人起身:“我們安歇明日還是該當早起明日晚間。”且聽下回分解

Dictionary cache status: not loaded

Glossary and Other Vocabula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