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Dream of the Red Chamber 紅樓夢

第二回 Chapter 24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二十 金剛尚義 女兒相思
  話說林黛玉纏綿有人背後說道:“什麼一個人?”林黛玉回頭不是別人卻是香菱林黛玉:“這個丫頭這麼會子那里?”香菱嘻嘻:“我們姑娘找不著你們二奶什麼茶葉回家。”一面一面瀟湘果然鳳姐林黛玉香菱他們正事不過一個一個一回兩句香菱便不在話下

  如今且說寶玉襲人找回鴛鴦襲人針線寶玉便說道:“那里老太太那邊老爺不快衣服。”襲人便去取衣服寶玉床沿靴子穿工夫回頭見鴛鴦穿著緞子背心那邊針線脖子著花領子寶玉便香油不住摩挲不在襲人之下便上身:“姐姐胭脂。”一面一面似的在身鴛鴦便叫道:“襲人出來瞧瞧一輩子還是這麼著。”襲人衣服出來寶玉:“到底怎麼樣這麼著這個地方可就難住。”一邊一邊穿衣服鴛鴦往前賈母

  賈母外面人馬齊備上馬賈璉請安回來下馬對面彼此兩句旁邊一個人,””。寶玉身材年紀只好十八得著斯文清秀十分只是什麼名字賈璉:“怎麼發呆認得嫂子兒子。”寶玉:“怎麼。”母親會子什麼勾當賈璉:“句話。”寶玉:“越發兒子。”賈璉:“好不害臊人家大四兒子?”寶玉:“今年十幾?”:“十八。”

  原來伶俐乖覺寶玉這樣便:“俗語,`爺爺'。雖然歲數不過太陽父親沒了幾年無人照管教導如若蠢笨認作兒子就是造化。”賈璉:“聽見兒子不是開交。”進去寶玉:“明兒只管他們鬼鬼祟祟會子不得明兒書房。”上馬賈赦這邊

  賈赦不過是風寒賈母的話然後自己賈赦站起來賈母次後便:“哥兒進去太太屋里。”寶玉退出後面進入上房夫人起來賈母寶玉請安夫人別人吃完寶玉夫人:“那里猴兒奶媽死絕收拾收拾那里大家念書孩子!”正說小叔兩個夫人便兩個椅子寶玉夫人一個夫人百般摩挲早已心中不自在多時便使眼色只得一同起身告辭寶玉他們自己起身一同回去夫人:“說話。”寶玉只得夫人兩個:“你們回去各人你們各人母親你們姑娘姐姐妹妹頭暈今兒你們吃飯。”答應便出來回家

  寶玉:“可是姐姐過來怎麼不見?”夫人:“他們一會往後不知屋里。”寶玉:“大娘方才話說不知什麼?”夫人:“那里什麼不過是你等姊妹還有一個好玩東西帶回。”兩個說話不覺晚飯時節調羅列母女姊妹寶玉賈赦姊妹一同回家賈母王夫人各自安息不在話下且說進去賈璉打聽什麼事賈璉告訴:“前兒事情出來嬸子再三說明還有花木地方這個工程出來一定就是。”半晌說道:“既是這樣叔叔不必嬸子跟前今兒打聽的話跟前再說。”賈璉:“什麼那里這些工夫閒話明兒一個五更得當回來後日以後不得。”便後面衣服

  榮國府回家一路思量想出一個主意便一徑原來香料方才進來彼此這早晚什麼事:“舅舅幫襯幫襯我有冰片麝香使用好歹舅舅八月按數銀子。”冷笑:“賒欠前兒也是我們一個伙計親戚銀子至今因此我們大家賠上合同再不親友賒欠賒欠就要二十銀子東道況且如今這個銀子我們不三不四沒有這些只好倒扁那里正經事不過胡鬧舅舅不是小人不知好歹到底主見幾個穿穿喜歡。”

  :“舅舅乾淨父親時候年紀不知後來聽見母親舅舅我們主意料理喪事難道舅舅不知道還是房子如今手里不成媳婦不出怎麼樣要是死皮賴臉兩頭兒舅舅豆子舅舅沒有法。”

  :“舅舅要有不是天天舅母算計但凡起來就是他們不著便下個他們管家或者人們事兒前日撞見你們叫驢五十和尚道士能幹!”不堪便起身告辭:“怎麼這樣。”一句未完娘子說道:“糊涂沒有會子留下外甥挨餓不成?”:“就是。”娘子便女孩兒:“對門奶奶有錢二三明兒過來。”夫妻兩個說話幾個不用費事”,無影無蹤夫婦且說賭氣家門一徑回歸心下煩惱一邊一邊低頭只管不想一頭一個醉漢身上醉漢:“娘的眼睛。”醉漢一把抓對面不是別人卻是緊鄰原來重利賭博專管如今正從人家利錢回來不想一頭好氣就要叫道:“老二住手。”聽見熟人語音睜開把手趔趄:“原來該死該死會子那里?”:“告訴不得平白沒趣。”二道:“不妨不妨什麼不平告訴出氣有人得罪金剛街坊他人!”

  :“老二告訴。”便一段事告訴大怒,“要不是便不出好話真真氣死也罷不用現有銀子什麼只管買辦你我這些街坊在外有名放帳從沒不知厭惡身分不知難纏利錢利錢銀子不要利錢不用文約身分不敢借給各自走開。”一面一面果然掏出銀子

  心下:“素日雖然無賴因人使今日生事不如改日加倍罷了。”:“老二果然好漢何曾不想張口只是我見相與交結有膽量作為我們這等無能無力不理張口借給今日高情回家按例文約過來便是。”大笑:“說話不上`相與交結'如何放帳使利錢銀子利錢便不是相與交結閒話不必青目十五有零銀子便買東西什麼趁早銀子那些指望使。”一面銀子一面:“便罷了著急。”:“這不天氣那邊有點事情回去舍下他們早些關門不回倘或要緊事兒我們女兒明兒一早販子。”一面一面趔趄不在話下

  且說偶然心中十分果然有些意思只是一時慷慨明日加倍起來便猶豫不決:“不妨成了可加。”一直銀子稱一稱十五四分撒謊心下越發歡喜銀子家門隔壁娘子知道方回母親自在進來便一日母親生氣便說起西母親不曾母親那里丫頭過來

  那天掌燈時候收拾歇息宿次日一早起來便南門便榮國府打聽賈璉便往後賈璉門前幾個笤帚那里院子家的出來:“奶奶出來。”上前:“嬸嬸?”家的:“老太太想必什麼。”正說一群鳳姐出來深知鳳姐奉承排場把手恭敬上來請安鳳姐正眼往前母親,“怎麼我們逛逛?”:“只是身上不大時常嬸子瞧瞧不能。”鳳姐:“可是撒謊不是提起。”:“不怕長輩撒謊昨兒晚上提起嬸子嬸子身子事情嬸子精神料理周全要是差一點兒不知怎麼樣。”

  鳳姐滿臉不由便問道:“怎麼好好娘兒們背地里?”:“我有朋友家里幾個身上通判前兒雲南不知一處家眷一齊不在便親朋一共冰片麝香母親商量不但不出原价而且這些銀子這個什麼便是有錢大家不過使幾分折腰送人個人使這些一文不值轉賣因此想起嬸子往年嬸子銀子這些東西今年貴妃宮中就是這個不用說這些香料自然往常加上十倍因此想來孝順嬸子一個人合式東西。”一邊一邊一個舉起

  鳳姐正是香料時節如此一來心下得意歡喜便:“接過哥兒交給平兒。”說道:“這樣好歹怪道叔叔說話明白心里見識。”便進一步故意問道:“原來叔叔?”鳳姐告訴事情便止住心下:“如今告訴我見不得東西似的得了點子今兒提起。”便种花木工隱瞞一字不提隨口兩句便賈母那里不好只得回來昨日寶玉書房便進來賈母那邊門外書房兩個象棋拌嘴還有房檐進入說道:“淘氣。”看見進來進入便椅子:“下來?”:“今兒下來什麼。”便出去

  便字畫古玩工夫不見看看別的正是煩悶門前一聲哥哥”。往外一個十六丫頭乾淨丫頭便抽身過去丫頭門前便說道:“不著。”出來怎麼樣:“一日個人過來這就姑娘進去。”

  丫頭聽說方知本家爺們便先前回避兩眼說道:“什麼就是。”半晌丫頭冷笑:“回家什麼明兒今兒晚上得空。”:“怎麼?”丫頭:“今兒自然晚飯晚上不下難道只是挨餓不成不如明兒正經便是回來有人不中用不過!”丫頭說話簡便俏麗待要名字寶玉不便只得說道:“倒是明兒。”便往外:“我倒。”一面一面回頭:“還有。”說話眼睛丫頭那里

  一徑回家次日至大門前可巧遇見鳳姐那邊請安便窗子:“膽子跟前怪道東西原來有事昨兒叔叔告訴。”:“叔叔嬸子昨兒後悔早知這樣一起嬸子會子完了承望叔叔不能。”鳳姐:“怪道那里昨兒。”:“嬸子辜負孝心沒有這個意思這個意思昨兒嬸子如今嬸子知道了我倒叔叔丟下少不得嬸子好歹一點兒。”

  鳳姐冷笑:“你們遠路告訴一聲什麼不成多大點子耽誤會子种花不出一個人早來完了。”:“這樣嬸子明兒。”鳳姐半晌:“這個不大明年正月煙火燈燭那個大宗下來。”:“嬸子這個果然這個那個。”鳳姐:“倒會拉長罷了要不是叔叔不管不過過來時候銀子後兒進去。”令人一徑

  喜不自禁打聽寶玉誰知寶玉一早便王府便晌午打聽鳳姐回來便通報出來進去數年一并交與二百心中喜不自禁翻身交與銀子回家告訴母親母子歡喜次日一個按數二見有了銀子便按數收回不在話下五十西門找到花兒椿家里不在話下

  如今且說寶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