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Dream of the Red Chamber 《紅樓夢》

第二回 Chapter 25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二十 魔法五鬼 紅樓夢通靈
  話說心神恍惚纏綿朦朧遇見門檻過來方知因此次日天明方才起來幾個丫頭打掃房子地面洗臉梳洗胡亂頭髮洗手便打掃房屋誰知寶玉昨兒點名使用一則襲人寒心不知何等行為不好起來那時不好退因此心下悶悶早起梳洗出神一時窗子屜子向外真切好幾丫頭那里掃地不見昨兒一個寶玉便房門花兒瞧瞧那里抬頭西南上游底下欄杆一個人那里面前海棠花真切只得仔細可不是昨兒那個丫頭那里出神待要上去不好洗臉只得進去不在話下

  出神襲人招手只得走上前來襲人:“我們噴壺沒有收拾姑娘那里他們使使。”答應便走出來往瀟湘走上抬頭山坡上高想起今兒轉身那邊遠遠那里山子待要過去不敢過去只得悶悶瀟湘噴壺回來無精打彩倒著眾人一時身上不爽不理

  展眼一日原來次日就是王子夫人壽誕那里打發賈母王夫人王夫人賈母不自在便倒是姨媽鳳姐幾個姊妹寶釵寶玉一齊方回可巧王夫人便金剛正在王夫人作勢抄寫一時彩雲一時一時丫鬟素日厭惡不答理只有彩霞王夫人說話便悄悄說道:“何苦這個那個。”:“知道了如今寶玉不答理看出。”彩霞嘴唇頭上指頭說道:“沒良心呂洞賓不識好人。”

  正說鳳姐拜見王夫人王夫人便今兒好歹酒席如何句話寶玉進門王夫人不過規規矩矩便除去靴子便一頭王夫人怀里王夫人便滿身滿臉摩挲寶玉王夫人脖子說長道短王夫人:“只是揉搓一會不在那里一會。”便枕頭寶玉聽說便下來王夫人身後倒下彩霞寶玉便彩霞說笑彩霞淡淡不大答理兩眼寶玉便:“姐姐理兒。”一面一面彩霞不肯便:“。”

  原來素日寶玉如今彩霞心中越發不下毒氣不敢明言每每暗中算計只是不得下手見相便眼睛因而故意裝作失手油汪汪寶玉寶玉一聲滿屋里眾人連忙地下過來里外寶玉滿臉滿王夫人一面寶玉擦洗一面鳳姐寶玉收拾一面:“還是這麼似的不得高台姨娘時常教導教導。”一句話提醒王夫人王夫人便姨娘:“這樣黑心不知道下流种子不管幾次不理你們得了越發上來!”

  姨娘素日雖然怀嫉妒不忿鳳姐寶玉兩個不敢露出如今了事惡氣不但吞聲承受而且走去寶玉收拾寶玉左邊燎泡出來幸而眼睛王夫人心疼明日賈母怎麼回答姨娘數落然後安慰寶玉一回敗毒消腫寶玉:“有些不妨明兒老太太自己。”鳳姐:“便自己罵人為什麼小心橫豎明兒怎麼。”王夫人好生寶玉襲人不得

  林黛玉寶玉一天悶悶說話打發回來不曾方才回來林黛玉便寶玉鏡子左邊滿滿林黛玉十分利害上來怎麼瞧瞧寶玉搖手出去不肯。——知道見不得這些東西林黛玉自己知道自己知道寶玉:“瞧瞧那里什麼。”一面一面上來脖子怎麼樣寶玉:“不很。”林黛玉一回悶悶宿次日寶玉賈母雖然自己承認自己別人相干免不得賈母跟從一日寶玉寄名乾娘榮國府請安寶玉原由便點頭歎息一回寶玉指頭嘟囔持誦一回說道:“管保不過是一時。”賈母:“祖宗菩薩那里知道經典佛法利害大凡王公人家子弟一生下來暗里便許多促狹鬼跟著得空便一下一下吃飯打下飯碗所以往往那些大家子孫不大。”賈母如此便:“什麼佛法解釋沒有?”:“這個容易只是因果善事西方光明普照菩薩專管照耀陰暗邪祟善男子女子虔心供奉可以兒孫宁安驚恐邪祟。”賈母:“不知怎麼供奉這位菩薩?”:“不值什麼不過香燭供養之外一天香油上個大海便是菩薩現身晝夜不敢。”賈母:“一天多少明白告訴也好功德。”如此便:“不拘施主菩薩隨心我們好幾王妃供奉南安王府願心一天四十八燈草一等一天不過二十四還有不拘家子窮人這些就是少不得。”賈母點頭思忖:“還有若是父母尊親長上不妨若是祖宗如今寶玉不好哥兒禁不起不當也就是。”賈母:“既是這樣便一日每月。”一聲阿彌陀佛慈悲大菩薩”。賈母吩咐:“以後大凡寶玉出門日子交給小子遇見僧道窮苦。”

  一回便問安一回一時姨娘人見姨娘丫頭零碎綢緞姨娘:“可是沒了面子奶奶有零緞子不拘什麼顏色。”姨娘聽說便口氣說道:“瞧瞧那里還有一塊成了東西不能手里有的沒的。”見說果真便起來

  姨娘問道:“前日五百藥王跟前上供沒有?”:“早已。”姨娘口氣:“阿彌陀佛手里但凡從容時常上個只是有余力量不足。”:“只管放心將來哥兒半職那時多大功德不能?”姨娘聽說鼻子一聲說道:“說起如今就是我們娘兒們屋里一個不是有了寶玉得了還是小孩子家得人大人偏疼這個。”一面一面伸出兩個指頭會意便問道:“可是二奶?”姨娘搖手門前帘子向外看看無人進來悄悄說道:“不得不得提起這個分家要不娘家不是個人。”

  如此便口氣說道:“難道看不出你們心里不理。”姨娘:“難道怎麼樣?”聽說鼻子半晌說道:“不是造孽的話你們沒有本事!——難怪別人不敢怎樣暗里就算等到如今!”姨娘有道理暗暗歡喜便說道:“怎麼暗里算計這個意思只是這樣能干法子大大。”聽說便故意說道:“阿彌陀佛那里知道這些罪過罪過。”姨娘:“又來了濟困扶危難道眼睜睜人家擺布我們兩個不成難道不謝?”聽說如此便:“不忍娘兒們委曲兩個可是打算盤就便希圖有些什麼東西打動?”姨娘口氣便說道:“這麼明白怎麼糊涂起來果然法子靈驗兩個絕了明日家私不怕不是那時什麼不得?”半晌說道:“那時候事情!”姨娘:“如今手里沒什麼零碎梯己還有衣服簪子銀子什麼保人那時照數。”:“果然這樣?”姨娘:“如何。”便一個心腹婆子耳根底下嘁嘁喳喳句話婆子出去一時回來果然五百姨娘便梯己出來看看:“這個香燭供奉使可好不好?”看看白花花一堆銀子并不青紅皂白滿口伸手銀子起來然後褲腰半晌掏出白髮兩個紙人姨娘悄悄:“兩個年庚八字兩個紙人身上一并他們各人完了在家作法自有效驗千萬小心不要害怕!”王夫人丫鬟進來:“奶奶太太。”不在話下

  林黛玉寶玉近日不出時常說說自覺無趣便雪雁一回針線煩悶便房門一回信步出來不覺四顧無人花光林黛玉信步便幾個丫頭舀水回廊畫眉洗澡聽見笑聲林黛玉便中看原來鳳姐寶釵進來:“這不又來了一個。”林黛玉:“今兒齊全帖子?”鳳姐:“前兒打發丫頭茶葉?”林黛玉:“可是多謝多謝。”鳳姐:“還好不好?”沒有寶玉便說道:“論理只是不大不知別人怎麼樣。”寶釵:“只是顏色不大好些。”鳳姐:“那是暹羅進貢沒什麼還不如每日。”林黛玉:“不知你們脾胃怎樣?”寶玉:“果然這個。”鳳姐:“那里還有。”林黛玉:“果真打發丫頭。”鳳姐:“不用打發就是明兒還有一同打發。”

  林黛玉:“你們他們一點茶葉使喚。”鳳姐:“這些閒話吃水我們家的怎麼我們媳婦?”眾人一齊起來林黛玉一聲言語便過頭寶釵:“真真我們嬸子詼諧。”林黛玉:“什麼詼諧不過是貧嘴討人厭。”便一口鳳姐:“我們媳婦什麼?”寶玉:“瞧瞧人物門第不上根基不上家私不上一點玷辱?”

  林黛玉寶釵便:“回來沒意思。”便站起來房門姨娘姨娘兩個進來寶玉寶釵寶玉兩個鳳姐林黛玉說笑正眼他們寶釵說話王夫人丫頭:“舅太太奶奶姑娘出去。”連忙鳳姐兩個寶玉出去寶玉:“不能出去你們好歹舅母進來。”:“妹妹一句話。”鳳姐回頭林黛玉:“有人說話。”便林黛玉李紈一同

  寶玉林黛玉袖子只是嘻嘻心里只是說不出此時林黛玉只是禁不住臉紅寶玉忽然一聲:“頭疼!”林黛玉:“阿彌陀佛!”寶玉一聲:“要死!”內亂亂叫說起胡話林黛玉丫頭王夫人賈母此時王子夫人一齊寶玉益發尋死天翻地覆賈母王夫人姨媽薛蟠家的一干上下里里外外媳婦丫頭登時內亂一般主見鳳姐明晃晃鋼刀見人就要殺人眾人越發媳婦幾個有力婆娘上去平兒賈政等心有些不下那里

  別人慌張不必獨有薛蟠十分姨媽薛寶釵瞧見香菱,——知道女人身上做功夫因此不堪一眼瞥見林黛玉風流婉轉那里

  當下眾人七言八語有的端公有的巫婆跳神有的玉皇真人种种喧騰不一百般醫治祈禱問卜無效日落王子夫人告辭次日王子接著夫人弟兄親戚眷屬僧道不見愈發糊涂不省人事渾身火炭一般夜晚那些婆娘媳婦丫頭不敢上前因此王夫人上房夜間挨次輪班看守賈母王夫人夫人姨媽

  此時賈赦賈政坏了賈母日夜人口不安沒了主意賈赦各處賈政不靈著實懊惱賈赦:“兒女天命非人出于不意百般醫治天意如此只好他們。”賈赦不理百般忙亂那里效驗看看日光鳳姐寶玉沒了合家人口無不驚慌沒了指望忙著後世衣履備下賈母王夫人賈璉平兒襲人幾個忘餐姨娘到了第四早晨賈母寶玉寶玉睜開說道:“以後不在收拾打發。”賈母如同一般姨娘在旁:“老太太不必悲痛哥兒不中用不如哥兒衣服穿早些回去只管舍不得口氣不斷那世受罪不安。”這些賈母照臉一口唾沫:“舌頭老婆多嘴多舌怎麼知道那世受罪不安怎麼見得不中用什麼好處做夢你們要命素日不是你們調唆寫字念書膽子老子不是你們淫婦調唆會子逼死你們一個!”一面一面賈政在旁聽見這些心里越發難過便退姨娘自己上來委婉解勸一時有人來回:“棺槨老爺出去。”賈母火上澆油一般便:“棺槨?”棺材打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