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Dream of the Red Chamber 《紅樓夢》

第二回 Chapter 26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二十 言傳心事 瀟湘
  話說寶玉三十三天之後不但身体強壯瘡痕大觀園近日寶玉時節看守晝夜寶玉彼此相見漸漸混熟手里手帕自己從前待要不好不料和尚道士用不著一切男人待要放下放不下待要猜疑正是猶豫不決神魂不定之際問道:“姐姐屋里沒有?”原來丫頭名叫:“在家進來。”進來:“造化院子東西寶玉姑娘那里茶葉大姐交給送去可巧老太太那里姑娘分給他們丫頭姑娘不知多少。”便把手帕子打開出來五一

  :“程子心里到底怎麼樣一個大夫瞧瞧。”:“那里好好什麼!”:“想起來姑娘時常吃藥也是一樣。”:“胡說也是。”:“不是怎麼樣?”:“什麼還不如早些乾淨!”:“好好怎麼這些?”:“那里知道心里!”

  點頭一會:“不得這個地方老太太寶玉這些日子跟著這些辛苦如今身上各處跟著按著他們我們年紀抱怨怎麼心里不服襲人十分良心素日殷勤小心便是殷勤小心不得可氣他們上等仗著老子臉面眾人可氣不可?”:“他們俗語,‘千里沒有筵席’,一輩子不過各人各人那時?”兩句不覺感動心腸不得眼睛不好意思只得勉強:“話說寶玉明兒怎麼樣收拾房子怎麼樣衣裳百年熬煎。”

  冷笑要說一個丫頭走進手里花樣說道:“兩個樣子出來。”問道:“倒是不得饅頭不成!”丫頭一聲:“大姐。”抬起便賭氣那樣一邊抽屜半天禿說道:“前兒那里怎麼一時起來。”一面一面出神一會:“前兒晚上。”便:“。”:“大姐箱子自己。”:“不等坏透蹄子!”自己便一徑寶釵寶玉那邊問道:“奶奶老人家?”站住:“說說好好看上那個什麼哥兒哥兒會子明兒上房聽見不好。”:“老人家當真?”:“怎麼樣?”:“一個要是知道好歹進來。”:“為什麼進來?”:“既是進來老人家一齊回來一個人可是不好。”:“那樣工夫不過告訴回來打發丫頭或是老婆。”拐杖一徑聽說便出神去取

  一時一個丫頭見紅那里便問道:“姐姐什麼?”抬頭丫頭:“?”:“。”一徑門前那邊一面一面說話相對不覺臉紅

  隨著逶迤先進明了然後進去略略幾點芭蕉那邊仙鶴松樹回廊上吊各色籠子各色上面小小一色雕鏤新鮮花樣上面一個匾額”。:“怪道’,原來。”里面紗窗說道:“進來怎麼!”寶玉聲音連忙進入抬頭金碧輝煌文章閃灼看不見寶玉那里一回左邊穿衣兩個一般十五丫頭:“頭屋。”正眼不敢連忙答應一道小小大紅帳子寶玉穿著家常衣服看見進來起身上前寶玉讓坐便在下面椅子寶玉:“那個書房接連許多事情。”:“總是偏偏叔叔身上欠安叔叔如今大安?”寶玉:“聽見辛苦好幾。”:“辛苦也是叔叔大安也是我們一家子造化。”

  寶玉眼睛身材臉面穿著背心。——不是襲人自從寶玉幾天有名人口一半知道襲人寶玉不同寶玉在旁便站起來:“姐姐怎麼來到叔叔不是自己。”寶玉:“只管丫頭跟前也是這樣。”:“如此叔叔姐姐怎麼放肆。”一面一面

  寶玉便要緊說道戲子花園告訴丫頭標致酒席丰盛异物只得順著一會寶玉有些便起身告辭寶玉:“明兒只管。”丫頭出去

  四顧無人便慢慢說話幾歲名字什麼父母一行幾年一個多少女孩子?”便告訴:“那個說話可是?”:“什麼?”:“方才什麼手帕一塊。”:“好幾看見帕子那麼工夫這些今兒門口聽見不是撒謊什麼。”原來上月進來便一塊便所在失落不知一個人不敢造次聽見便不胜追索心中得了主意便自己一塊出來:“得了謝禮不許。”滿答應手帕回來

  如今寶玉打發意思朦朧襲人便走上沿說道:“怎麼睡覺出去逛逛不是?”寶玉見說便:“只是舍不得。”襲人:“起來!”一面一面寶玉起來寶玉:“。”襲人:“出去只管這麼葳蕤越發心里。”

  寶玉只得房門回廊上調一回順著一回金魚那邊山坡鹿似的寶玉不解納悶在後下來寶玉在前便站住:“叔叔在家出門。”寶玉:“淘氣好好什麼?”:“會子念書著作什麼所以演習演習騎射。”寶玉:“那時。”

  順著一徑一個門前森森舉目瀟湘三字寶玉信步走入無人覺得幽香紗窗暗暗寶玉便紗窗一聲:“‘每日。’”寶玉不覺起來伸懶腰寶玉:“每日’?”一面一面帘子進來

  林黛玉自覺忘情不覺袖子翻身睡著寶玉走上身子兩個婆子進來:“妹妹睡覺。”便翻身起來:“睡覺。”婆子起來便:“我們姑娘睡著。”便:“姑娘進來。”一面一面

  一面整理一面寶玉:“人家睡覺進來什麼?”寶玉不覺神魂椅子:“什麼?”:“什麼。”寶玉:“聽見。”

  正說進來寶玉:“你們。”:“那里要好只是襲人。”:“舀水。”:“自然舀水。”寶玉:“丫頭,‘多情小姐舍得?’”林黛玉登時說道:“二哥什麼?”寶玉:“何嘗什麼。”便:“如今新興外頭取笑解悶。”一面一面來往寶玉不知怎樣赶上,”妹妹一時該死告訴舌頭。”正說襲人說道:“回去穿衣老爺。”寶玉不覺一般顧不得別的回來穿衣二門寶玉便問道:“可知為什麼?”:“出來橫豎那里知道。”一面一面寶玉

  大廳寶玉心里狐疑牆角一陣呵呵大笑回頭薛蟠著手出來:“要不姨夫那里出來這麼。”:“。”跪下寶玉半天過來薛蟠出來薛蟠連忙作揖不是不要難為小子。”寶玉無法只好問道:“怎麼父親告訴姨娘這個使得?”薛蟠:“兄弟出來忌諱句話改日父親。”寶玉:“越發該死。”:“反叛著作什麼!”連忙叩頭起來薛蟠:“要不是不敢驚動因明五月初三生日古董不知那里這麼這麼這麼大西這麼新鮮鱘魚這麼一個暹羅進貢香熏難得難得不過難得怎麼出來連忙孝敬母親你們老太太姨母如今自己恐怕左思之外所以可巧唱曲一天何如?”一面一面書房胡斯唱曲進來請安問好彼此薛蟠半天方才寶玉新异:“壽禮。”薛蟠:“可是明兒什麼?”寶玉:“什麼銀錢穿東西究竟不是算是。”

  薛蟠:“畫兒想起來人家春宮著實上面還有許多細看真真不得!”寶玉聽說猜疑:“古今字畫那里’?”半天不覺起來手心兩個薛蟠:“’?”薛蟠:“怎麼!”寶玉:“其實相去。”眾人原來唐寅兩個:“一時眼花未可知”。薛蟠沒意思:“’‘。”正說來回”。寶玉便神武將軍薛蟠一齊”。一路說笑進來眾人讓坐:“不出在家。”寶玉薛蟠:“一向身上康健?”:“家父康健近來家母風寒不好。”薛蟠有些便:“幌子。”:“都尉兒子打傷再不如何這個前日翅膀。”寶玉:“幾時?”:“三月二十八前兒回來。”寶玉:“怪道前兒初三不見不知怎麼還是?”:“可不是家父難道咱們個人不樂那個苦惱一次不幸之中。”

  薛蟠眾人吃完說道:“慢慢。”聽說便起身說道論理只是今兒大大要緊回去家父不敢薛蟠寶玉眾人那里:“這些這個道理果然不能遵命必定拿大就是。”眾人聽說只得薛蟠寶玉大海一氣寶玉:“到底這個不幸。”:“今兒這個你們還有。”薛蟠:“越發剌剌早晚我們告訴。”:“。”一面一面出門上馬眾人回來一回

  寶玉襲人賈政不知寶玉回來寶玉一一襲人:“人家到底打發。”寶玉:“何嘗不要送信。”正說寶釵走進:“我們新鮮東西。”寶玉:“姐姐東西自然我們。”寶釵搖頭:“哥哥送人知道那個。”閒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