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Dream of the Red Chamber 紅樓夢

第二回 Chapter 28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二十  薛寶釵
  話說林黛玉昨夜開門寶玉身上次日可巧遇見正是一腔無明勾起傷春掩埋由不得便隨口不想寶玉山坡聽見不過點頭次後聽到”,“一朝紅顏不知不覺山坡之上怀里落花一地試想林黛玉將來無可尋覓心碎腸斷終歸無可尋覓他人寶釵香菱襲人無可尋覓寶釵終歸無可尋覓自己安在自身不知何在不知!——因此反复推求不知此時此際為何所知使可解悲傷正是左右東西

  林黛玉傷感山坡心下:“人人我有難道還有一個不成?”抬頭寶玉林黛玉看見便道:“原來這個狠心短命……”說到短命二字一聲自己抽身便

  寶玉悲慟一回忽然抬頭不見了便看見躲開自己無味起來下山可巧看見林黛玉在前連忙赶上說道:“站住不理一句話今後。”林黛玉回頭看見寶玉待要不理一句話從此”,文章少不得站住說道:“一句話。”寶玉:“兩句?”聽說回頭寶玉在身後面:“既有今日何必當初!”林黛玉聽見由不得站住回頭:“當初怎麼樣今日怎麼樣?”寶玉:“當初姑娘不是心愛姑娘我愛聽見姑娘連忙乾淨姑娘桌子吃飯睡覺丫頭想不到姑娘生氣丫頭想到心里姊妹從小長大也罷也罷和氣到了見得如今承望姑娘人大眼睛倒把什麼姐姐鳳姐心坎倒把不理不見兄弟姊妹。——雖然兩個難道不知道似的只怕一樣誰知這個無處!”不覺滴下眼淚

  不覺大半不覺滴下低頭不語寶玉這般說道:“知道如今不好憑著怎麼不好不敢妹妹跟前錯處便一二錯處倒是教導下次兩句兩下灰心誰知不理摸不著頭腦不知怎麼樣就便也是死鬼任憑高僧忏悔不能超生申明緣故托生!”

  這個不覺昨晚九霄云外便說道:“這麼昨兒為什麼我去丫頭開門?”寶玉:“那里說起要是這麼樣立刻!”林黛玉:“大清早忌諱沒有沒有什麼。”寶玉:“實在沒有就是姐姐出來。”林黛玉:“想必丫頭也是有的。”寶玉:“想必這個回去教訓教訓他們。”:“那些姑娘教訓教訓只是論理不該今兒得罪倘或明兒姑娘什麼姑娘得罪事情豈不。”寶玉咬牙

  正說丫頭吃飯往前王夫人林黛玉問道:“大姑太醫可好?”林黛玉:“不過這麼著老太太大夫。”寶玉:“太太不知道妹妹內症先天所以禁不住一點風寒不過煎藥風寒還是。”王夫人:“前兒大夫名字。”寶玉:“知道那些不過什麼人。”王夫人:“不是。”寶玉:“益母再不就是地黃。”王夫人:“不是記得金剛兩個。”寶玉:“從來沒聽見什麼金剛’。有了金剛’,自然菩薩!”滿屋里人寶釵:“天王。”王夫人:“這個名兒如今糊涂。”寶玉:“太太糊涂金剛’‘菩薩支使糊涂。”王夫人:“娘的老子。”寶玉:“老子再不這個。”

  王夫人:“既有這個名兒明兒。”寶玉:“這些不中用太太三百六十銀子妹妹包管。”王夫人:“放屁什麼這麼?”寶玉:“當真這個方子別的不同那個名兒古怪一時不清人形三百六十不足何首烏千年茯苓諸如此類說起唬人前兒大哥一二方子方子二三銀子成了太太不信姐姐。”寶釵聽說搖手:“不知道聽見姨娘。”王夫人:“到底丫頭孩子撒謊。”寶玉當地聽見如此一回把手說道:“倒是真話撒謊。”一回林黛玉寶釵身後手指頭

  鳳姐屋里桌子如此便:“兄弟不是撒謊倒是有的大哥親自珍珠什麼配藥抱怨也罷如今那里知道這麼費事什麼兄弟方子多少工夫不然珍珠只是頭上所以:‘妹妹花兒下來過後妹妹穿。’沒法花兒一塊用大面子。”鳳姐一句寶玉一句:“太陽屋子!”鳳姐完了寶玉:“太太不過是將就正經方子珍珠寶石古時富貴人家裝裹頭面如今那里這個所以只是活人可以使得。”王夫人:“阿彌陀佛不當就是這個人家百年會子不靈!”

  寶玉林黛玉說道:“聽見沒有難道姐姐跟著撒謊不成?”說話眼睛寶釵便王夫人:“舅母姐姐圓謊支吾。”王夫人:“寶玉欺負妹妹。”寶玉:“太太不知道姐姐在家住著大哥不知道何況如今住著自然越發不知道妹妹背後撒謊。”正說賈母丫頭寶玉林黛玉吃飯林黛玉寶玉便起身丫頭丫頭寶玉一塊兒林黛玉:“吃飯咱們。”便出去寶玉:“今兒跟著太太。”王夫人:“今兒吃齋正經。”寶玉:“跟著吃齋。”便丫頭”,自己桌子王夫人寶釵:“你們只管你們。”寶釵:“正經姑娘心里打緊不自在。”寶玉:“一會。”

  一時寶玉一則賈母林黛玉漱口:“二哥成日家什麼吃飯也是這麼忙碌。”寶釵:“妹妹什麼。”寶玉便出來一直西可巧鳳姐門前鳳姐門檻耳挖子剔牙花盆寶玉:“進來進來幾個。”寶玉只得進來到了屋里鳳姐筆硯寶玉:“大紅四十四十各色一百項圈。”寶玉:“什麼不是不是禮物怎麼寫法?”鳳姐:“只管橫豎自己明白罷了。”寶玉聽說只得鳳姐一面一面:“還有句話告訴不知不依屋里丫頭使喚明兒幾個使得?”寶玉:“屋里姐姐喜歡只管何必。”鳳姐:“這麼著。”寶玉:“只管帶去。”便鳳姐:“回來還有一句話。”寶玉:“老太太回來。”便賈母這邊吃完賈母:“跟著什麼?”寶玉:“沒什麼我倒。”:“妹妹那里?”賈母:“頭屋。”

  寶玉進來見地下一個丫頭熨斗兩個丫頭剪子什麼寶玉走進:“什麼這麼一會頭疼。”并不只管一個丫頭說道:“綢子不好。”便剪子說道:“一會。”寶玉只是納悶寶釵賈母一回寶釵進來:“妹妹什麼?”林黛玉裁剪:“妹妹越發能幹裁剪都會。”:“不過是撒謊罷了。”寶釵:“告訴笑話那個不知道兄弟心里不受。”林黛玉:“會子。”寶玉寶釵:“老太太骨牌沒人骨牌。”寶釵聽說便:“骨牌?”便林黛玉:“倒是老虎!”寶玉不理只得說道:“出去逛逛。”林黛玉不理寶玉便丫頭:“?”林黛玉丫頭便說道:“不管!”寶玉說話有人進來外頭有人”。寶玉出來向外說道:“阿彌陀佛回來也罷。”

  寶玉出來外面說道:“大爺。”寶玉知道昨日的話便:“衣裳。”自己便書房一直到了二門等人一個老婆出來上去說道:“書房出門衣裳老人家進去。”婆子:“娘的如今住著!”:“糊涂。”一徑東邊二門前來可巧甬路底下進去半日一個包袱出來回到書房寶玉一徑到了家門有人出來迎接進去薛蟠早已那里還有許多唱曲小旦妓女大家然後寶玉:“前兒不幸之事今日呼喚。”:“你們表兄弟前日不過是誠心你們推托句話今日誰知。”大家然後依次坐定唱曲過來然後

  薛蟠不覺:“梯己曲子如何?”聽說只得拿起琵琶

  兩個冤家丟下
  兩個人形俊俏描畫一個偷情
  一個三曹對案回話

  :“罷了。”薛蟠聽說:“不值唱好。”

  寶玉:“如此無味大海大海逐出斟酒。”:“有理有理。”寶玉拿起一氣說道:“如今要說要說女兒注明完了一個新鮮曲子一樣東西古詩,《四書》《五經成語。”薛蟠站起來:“捉弄!”站起來坐下:“什麼天天難道不如回來不是不過那里如今大海下去斟酒不成?”眾人拍手薛蟠聽說無法只得寶玉說道:“女兒青春女兒夫婿女兒顏色女兒秋千。”

  眾人:“有理。”薛蟠搖頭:“不好!”眾人:“如何?”薛蟠:“不懂怎麼不該?”便:“悄悄回來說不出。”于是琵琶寶玉

  不盡相思血淚紅豆春柳滿
  不穩紗窗風雨黃昏忘不了
  不下滿菱花鏡形容
  眉頭不明更漏
  便不住青山隱隱不斷綠水悠悠

  大家齊聲喝彩薛蟠寶玉便說道:“閉門。”完了

  說道:“女兒染病垂危女兒大風梳妝女兒雙生女兒花園蟋蟀。”

  可人多情刁鑽古怪神仙不靈的話不信背地里打聽知道

  說道:“。”

  便說道:“女兒將來終身?”薛蟠:“大爺什麼!”眾人:“!”:“女兒媽媽打罵何時!”薛蟠:“前兒我見吩咐。”眾人:“多言罰酒。”薛蟠連忙自己一個嘴巴子說道:“再不。”:“女兒情郎不舍還家女兒。”便

  開花三月一個
  半日不得進去花兒秋千
  小心怎麼

  說道:“。”完了薛蟠

  薛蟠:“要說女兒——”半日不見底下:“什麼。”薛蟠登時眼睛鈴鐺一般半日說道:“女兒——”咳嗽說道:“女兒男人烏龜。”眾人大笑起來薛蟠:“什麼難道不是一個女兒漢子怎麼傷心?”眾人彎腰說道:“底下。”薛蟠瞪眼說道:“女兒——”言語眾人:“怎麼?”薛蟠:“大馬。”眾人呵呵:“不通。”便寶玉:“押韻。”薛蟠:“你們什麼?”眾人聽說方才罷了:“兩句越發。”薛蟠:“胡說當真女兒洞房花燭。”眾人:“?”薛蟠:“女兒𣰈𣬶。”眾人說道:“該死該死。”薛蟠便:“一個蚊子。”眾人:“什麼?”薛蟠:“兩個蒼蠅嗡嗡。”眾人:“!”薛蟠:“新鮮叫作你們。”眾人:“耽誤了別人家。”于是說道:“女兒丈夫一去不回女兒桂花女兒女兒夫唱婦隨和合。”

  可喜天生便神仙
  青春鸞鳳
  天河
  

  :“詩詞我倒有限幸而昨日對子可巧記得幸而還有東西。”便拿起木樨:“襲人。”

  眾人薛蟠起來:“不得不得沒有寶貝怎麼寶貝?”說道:“何曾寶貝?”薛蟠:“。”只得一遍薛蟠:“襲人可不是寶貝什麼你們不信。”寶玉寶玉好意思起來:“大哥多少?”薛蟠:“!”拿起一飲而盡不知便告訴出來起身陪罪眾人:“不知。”

  少刻寶玉出席解手便出來不是寶玉嫵媚溫柔心中十分留戀便緊緊:“我們那里還有一句話借問也是你們一個那里如今天下無緣。”:“就是小名。”寶玉聽說不覺欣然跌足:“有幸有幸果然名不虛傳今兒便怎麼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