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Dream of the Red Chamber 《紅樓夢》

第二回 Chapter 35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三十 白玉 黃金梅花
  話說寶釵分明聽見林黛玉刻薄母親哥哥并不回頭一徑林黛玉自立之下遠遠之後一起一起散盡不見鳳姐心里自己盤算:“如何寶玉便是有事纏住必定也是老太太太太今兒這早晚。”一面猜疑一面抬頭花簇一群眼看賈母鳳姐後頭夫人王夫人跟著姨娘丫鬟媳婦等人不覺點頭想起父母好處淚珠滿面少頃寶釵姨媽進入背後說道:“姑娘吃藥開水。”:“到底怎麼樣只是什麼相干!”:“咳嗽吃藥如今雖然五月天氣到底小心大清早這個地方半日回去歇息歇息。”一句話提醒覺得有點半日慢慢瀟湘

  滿地參差濃淡不覺想起西廂記幽僻有人白露暗暗:“命薄命薄今日林黛玉命薄一并古人佳人命薄’,佳人命薄!”一面一面只管林黛玉一聲下來說道:“作死一頭。”上架便:“雪雁帘子姑娘。”便止住:“不曾?”。便一聲大似林黛玉素日音韻接著:“便是紅顏老死一朝紅顏不知!”起來:“素日姑娘難為怎麼。”便摘下于是屋子映入滿無可便紗窗調素日詩詞不在話下

  且說薛寶釵母親梳頭便說道:“大清早起跑什麼?”寶釵:“瞧瞧身上好不好昨兒我去不知過來沒有?”一面一面母親由不得起來姨媽自己不住一面:“委曲你等處分要有好歹指望一個!”薛蟠在外聽見連忙過來寶釵一個一個:“妹妹一次昨兒回來路上不知胡說什麼自己不知道怨不得生氣。”寶釵如此由不得好笑抬頭地下一口說道:“不用這些知道心里我們兩個著法我們。”薛蟠聽說連忙:“妹妹那里說起這樣立足沒了妹妹從來不這樣多心。”姨媽接著:“聽見妹妹難道昨兒晚上應該的不成當真發昏!”薛蟠:“不必生氣妹妹不用煩惱以後再不他們如何?”寶釵:“這不明白過來!”姨媽:“要有這個下蛋。”薛蟠:“他們妹妹聽見只管畜生不是如何何苦一個人兩個天天操心生氣還有只管妹妹我操不是如今父親沒了不能孝順妹妹生氣妹妹煩惱畜生不如。”眼睛禁不起下淚姨媽一說勾起傷心寶釵勉強:“會子起來。”薛蟠聽說:“何曾丟下這個別提了香菱妹妹。”寶釵:“我們過去。”薛蟠:“妹妹項圈瞧瞧只怕。”寶釵:“黃澄澄什麼?”薛蟠:“妹妹如今添補衣裳什麼顏色花樣告訴。”寶釵:“那些衣服穿什麼?”一時姨媽衣裳寶釵進去薛蟠出去

  姨媽寶釵寶玉到了里外回廊許多丫鬟老婆便賈母母女兩個進來大家寶玉姨媽可好寶玉欠身答應:“好些。”:“只管驚動姨娘姐姐。 ”姨媽:“想要什麼只管告訴。”寶玉:“想起來自然姨娘。”王夫人:“什麼回來。”寶玉:“不想什麼倒是一回蓮蓬還好。”鳳姐一旁:“口味高貴只是磨牙巴巴這個。”賈母便鳳姐:“祖宗模子著呢。”回頭吩咐婆子廚房婆子半天來回:“廚房模子上來。”鳳姐聽說:“記得交給多半茶房。”一面遣人茶房不曾次後還是金銀器皿

  姨媽接過原來匣子里面模子見方上面豆子大小菊花梅花蓮蓬菱角共有四十打的十分精巧賈母王夫人:“你們府上絕了還有這些樣子說出我見這個認得什麼。”鳳姐不等說話便:“姑媽那里曉得舊年他們法兒不知什麼出來清香仗著究竟沒意思家常一回一回今日怎麼想起來。”過來婦人吩咐廚房立刻另外東西做出王夫人:“這些什麼?”鳳姐:“一宗東西家常不大今兒兄弟提起老太太姑媽太太似乎不大不如借勢大家上個。”賈母:“中的做人。”大家鳳姐:“這不相干這個東道孝敬。”便回頭吩咐婦人,”廚房只管好生添補上來銀子。”婦人答應

  寶釵一旁:“這麼幾年留神看起來丫頭怎麼不過老太太。”賈母聽說便:“如今那里什麼當日哥兒這麼大年來得如今雖說不如我們就算姨娘姨娘可怜不大說話木頭似的公婆跟前不大嘴乖怎麼得人。”寶玉:“這麼不大說話?”賈母:“不大說話不大說話嘴乖一宗不如說話。”寶玉:“這就大嫂不大說話老太太也是鳳姐一樣看待若是說話這些姊妹只是鳳姐妹妹。”賈母:“提起姊妹不是當著姨太太奉承我們女孩兒不如丫頭。”姨媽聽說:“老太太。”王夫人:“老太太時常背地里丫頭不是假話。”寶玉賈母林黛玉不想寶釵便寶釵寶釵過頭襲人說話有人吃飯賈母起身寶玉好生丫頭囑咐一回鳳姐姨媽大家不曾姨媽:“什麼只管告訴我有本事丫頭咱們。”姨媽:“老太太時常東西孝敬究竟吃不了多少。”鳳姐:“姑媽這樣我們祖宗只是人肉人肉早已。”

  一句話賈母眾人哈哈起來寶玉不住襲人:“真真奶奶的張嘴死人!”寶玉伸手襲人:“半日?”一面一面襲人:“可是姑娘院子。”寶玉:“提起。”便仰頭外道:“姐姐?”寶釵聽見回頭:“怎麼不得一會就是。”賈母尚未止步寶釵寶釵說明大家明白賈母說道:“孩子兄弟無人使喚那里丫頭喜歡只管使喚。”姨媽寶釵:“只管就是什麼使喚去處天天也是淘氣。”

  大家往前史湘雲平兒香菱鳳仙花他們上來少頃王夫人賈母便至上賈母便點頭王夫人便丫頭那時姨娘只有姨娘婆娘丫頭忙著帘子靠背褥子賈母鳳姐進來姨媽賓主薛寶釵史湘雲在下面王夫人賈母姨媽賈母王夫人:“他們妯娌那里好說。”王夫人方向坐下便吩咐鳳姐:“老太太東西。”鳳姐答應出去便令人賈母那邊告訴那邊婆娘往外丫頭過來王夫人便姑娘”。半天只有兩個身上不耐煩吃飯林黛玉不消說平素只好眾人不著少頃眾人調桌子鳳姐手巾在地下:“祖宗姑媽不用就是。”賈母姨媽:“我們就是這樣。”姨媽于是鳳姐上面賈母姨媽兩邊薛寶釵史湘雲王夫人在地下鳳姐忙著乾淨家伙寶玉

  少頃賈母王夫人回頭見那邊便寶玉送去鳳姐:“一個人。”可巧寶釵知道他們便:“兄弟你們兩個一同。”答應出來:“這麼怎麼?”:“放心自有道理。”便一個婆子一個跟著兩個空著手一直到了過來進入寶玉襲人個人寶玉兩個起來:“兩個怎麼這麼碰巧一齊。”一面一面下來便不敢坐下襲人便腳踏不敢寶玉卻倒十分歡喜便想到姐姐身上傷心慚愧便丟下說話襲人不理好意思不肯便出來那邊說話

  預備伺候吃飯寶玉只是:“母親身子?”滿臉怒色正眼寶玉半日一個寶玉便沒趣半日只得問道:“?”:“不過是奶奶太太!”寶玉還是這樣哭喪便待要虛心見人不好因而方法支出然後不悅只管寶玉一些性子沒有怎麼還是溫存和氣自己不好意思上方三分喜色寶玉便:“姐姐嘗嘗。”:“從不東西他們。”寶玉:“不是因為不動你好赶早回去交代你好吃飯只管耽誤時候豈不坏了我少不了下去。”便扎掙起來禁不住這般忍不住起身說道:“躺下那世會子現世一個眼睛!”一面一面一聲寶玉:“姐姐生氣只管老太太太太和氣這樣捱罵。”:“不用不信這樣!”寶玉寶玉故意:“不好。”:“阿彌陀佛不好什麼好吃。”寶玉:“一點味兒沒有不信嘗一嘗知道了。”賭氣寶玉:“可好。”聽說寶玉一口便說道:“不好會子說好。”寶玉只管央求一面打發吃飯

  丫頭進來有人來回:“家的兩個嬤嬤請安。”寶玉聽說便通判家的嬤嬤賈政門生歷年家的得意賈政著實看待門生不同那里遣人走動寶玉女的今日如何兩個婆子過來其中原來寶玉妹子也是閨秀聞人傳說才貌俱全遐思十分誠敬他們進來因此連忙進來暴發幾分姿色聰明過人安心仗著妹妹豪門貴族不肯意許所以耽誤如今目今二十三尚未爭奈那些豪門貴族根基淺薄不肯家親自有心事今日兩個婆子無知寶玉進來兩句生人不和寶玉手里只顧聽話寶玉只顧婆子說話一面吃飯一面伸手兩個眼睛不想便寶玉不曾,“怎麼!”丫頭上來寶玉自己不覺只管:“那里?”和眾:“自己只管。”寶玉聽說自己眾人上來連忙收拾寶玉吃飯洗手兩個婆子兩句然後兩個婆子告辭出去方回

  兩個婆子沒人一行一行談論一個:“怪道有人寶玉糊涂看不中果然有些自己可不是呆子?”一個:“一回聽見家里許多抱怨有些大雨水雞似的告訴別人下雨。’可笑不可時常沒人跟前看見燕子燕子說話看見說話星星月亮不是長吁就是咕噥一點剛性沒有那些毛丫頭愛惜東西頭兒起來不管。”兩個一面一面走出辭別回去不在話下

  如今且說襲人見人便攜過來寶玉什麼寶玉:“只顧說話不為別的。”:“什麼的?”寶玉便:“不管什麼的幾個。”拍手:“這還了得這樣十年完了。”寶玉:“姐姐沒事。”襲人:“那里一時如今要緊兩個。”:“什麼要緊不過是扇子。”寶玉:“。”:“什麼顏色?”寶玉:“大紅。”:“大紅須是好看或是石青顏色。”寶玉:“花色什麼?”:“桃紅。”寶玉:“雅淡之中。”:“蔥綠。”寶玉:“也罷桃紅蔥綠。”:“什麼花樣?”寶玉:“共有幾樣花樣?”:“炷香朝天連環梅花柳葉。”寶玉:“前兒姑娘打的花樣什麼?”:“那是梅花。”寶玉:“就是那樣。”一面一面襲人外婆姑娘有了寶玉:“你們吃飯。”襲人:“這裡我們怎麼好意思!”一面一面:“那里說起正經。”襲人聽說留下兩個丫頭呼喚

  寶玉一面一面閒話十幾?”手里一面答話:“十六。”寶玉:“什麼?”:“。”寶玉:“這個對了果然黃鶯。”:“名字本來兩個叫作姑娘拗口如今。”寶玉:“姐姐明兒姐姐出閣少不得。”寶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