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Dream of the Red Chamber 《紅樓夢》

第二回 Chapter 40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四 大觀園 鴛鴦
  話說寶玉進來琥珀屏風跟前:「說話。」寶玉至上賈母王夫人姊妹商議史湘雲還席寶玉說道:「主意沒有東西素日幾樣不要每人跟前高几各人東西兩樣一個什錦盒子豈不別致。」賈母」,廚房:「明日我們東西按著人數盒子早飯。」商議之間掌燈一夕

  次日清早起來可喜日天清朗李紈清晨老婆丫頭那些落葉擦抹預備酒器劉姥姥進來奶奶。」李紈:「昨兒不成忙著。」劉姥姥:「老太太留下熱鬧一天。」大小鑰匙說道:「我們奶奶外頭高几不夠使不如下來使一天奶奶親自太太說話奶奶。」李氏便鑰匙婆子出去二門幾個李氏大觀樓下令人上去老婆丫頭一齊動手二十多下來李紈:「好生慌慌張張似的仔細牙子。」回頭劉姥姥:「姥姥上去瞧瞧。」劉姥姥聽說巴不得一聲便上去里面烏壓壓大小花燈之類不大認得五彩炫耀奇妙便下來然後鎖上一齊下來李紈:「恐怕老太太高興划子遮陽幔子下來預備。」眾人答應下來安排賈母一群進來李紈上去:「老太太高興進來梳頭菊花送去。」一面一面一個翡翠盤子里面各色折枝菊花賈母便大紅回頭看見劉姥姥:「過來花兒。」未完鳳姐便劉姥姥:「打扮。」盤子橫三豎四一頭賈母和眾不得劉姥姥:「不知什麼今兒這樣体面起來。」眾人:「下來打扮成了妖精。」劉姥姥:「年輕風流花兒今兒風流。」

  說笑之間亭子丫鬟一個褥子欄杆賈母坐下劉姥姥在旁:「好不好?」劉姥姥念佛說道:「我們鄉下人到了年下畫兒時常大家怎麼畫兒上去逛逛那個畫兒不過是假的那里這個地方今兒畫兒十倍怎麼有人照著這個他們好處。」賈母聽說便:「這個孫女兒明兒如何?」劉姥姥過來說道:「姑娘這麼大年這麼模樣還有這個能幹神仙托生。」

  賈母一回自然劉姥姥見識見識到了瀟湘進門兩邊土地布滿中間劉姥姥出路賈母眾人自己趕走土地琥珀說道:「姥姥上來仔細。」劉姥姥:「不相干我們姑娘只管可惜你們。」只顧上頭說話底下咕咚跌倒眾人拍手哈哈起來賈母:「蹄子攙起。」說話劉姥姥起來自己說道:「說嘴。」賈母:「不曾丫頭。」劉姥姥:「那里這麼嬌嫩一天兩下起來了得。」賈母進來坐下林黛玉親自茶盤蓋碗賈母王夫人:「我們姑娘不用。」林黛玉聽說便丫頭自己常坐椅子王夫人劉姥姥著筆書架滿滿劉姥姥:「必定哥兒書房。」賈母:「外孫女兒屋子。」劉姥姥留神打量一番:「小姐上等書房還好。」賈母:「寶玉怎麼不見?」丫頭:「池子。」賈母:「預備?」李紈:「恐怕老太太高興預備。」賈母說話有人:「姨太太。」賈母站起來姨媽進來一面:「今兒老太太高興這早晚。」賈母:「遲了不想姨太太遲了。」

  說笑一會賈母顏色便王夫人說道:「這個上好後來這個院子沒有杏樹竹子記得咱們先有顏色明兒。」鳳姐:「昨兒庫房看見還有好些銀紅蟬翼各樣折枝花樣流雲花樣穿花樣顏色這樣出來綿想來一定。」賈母:「人人沒有經過不見這個認得明兒說嘴。」姨媽:「怎麼經過如何老太太老太太何不教導我們。」鳳姐:「祖宗。」賈母姨媽眾人:「那個你們年紀怪不得認作蟬翼有些不知道認作蟬翼正經名字叫作』。」鳳姐:「這個名兒也好只是這麼從沒聽見這個名色。」賈母:「能夠多大幾樣東西說嘴那個只有顏色一樣一樣一樣一樣就是銀紅若是了帳遠遠煙霧一樣所以叫作』。銀紅叫作』。如今沒有這樣。」姨媽:「丫頭聽見。」鳳姐一面賈母:「可不是這個不過是後來我們這個帳子明兒找出銀紅窗子。」鳳姐答應眾人不已劉姥姥著眼不了念佛說道:「我們衣裳不能窗子豈不可惜?」賈母:「倒是衣裳不好。」鳳姐自己身上穿大紅綿襖子出來賈母姨媽:「。」賈母姨媽:「也是上好如今比不上這個。」鳳姐:「這個薄片比不上。」賈母:「只怕還有有時出來親家一個帳子里子背心丫頭穿坏了。」鳳姐答應令人送去賈母起身:「屋里別處。」劉姥姥念佛:「人人大家昨兒老太太正房桌子果然威武柜子我們房子怪道後院梯子并不上房東西預備梯子什麼後來想起來東西梯子怎麼上去如今小屋越發齊整滿屋里東西只好不知什麼舍不得。」鳳姐:「還有瞧瞧。」一徑瀟湘

  遠遠望見中一那里賈母:「他們預備咱們。」一面便一帶幾個婆子手里一色五彩盒子鳳姐王夫人早飯那里王夫人:「老太太那里那里。」賈母聽說便回頭:「妹妹那里我們。」鳳姐聽說便李紈鴛鴦琥珀端飯近路到了上調桌案鴛鴦:「天天咱們外頭老爺吃飯一個取笑咱們今兒得了一個。」李紈厚道不解鳳姐劉姥姥說道:「咱們今兒。」便如此這般商議李紈:「你們一點好事不是小孩兒這麼淘氣仔細老太太。」鴛鴦:「。」正說賈母各自隨便坐下丫鬟大家鳳姐手里西洋手巾烏木,敁賈母:「楠木桌子過來親家這邊眾人聽說過來鳳姐一面遞眼色鴛鴦鴛鴦便劉姥姥出去悄悄囑咐劉姥姥一席話:「我們家的規矩我們笑話。」調停然後姨媽一邊賈母寶玉寶釵王夫人姊妹個人劉姥姥賈母賈母素日吃飯丫鬟在旁麈尾如今鴛鴦不當今日鴛鴦接過麈尾丫鬟知道劉姥姥便躲開鴛鴦一面侍立一面劉姥姥說道:「。」劉姥姥:「姑娘放心。」劉姥姥拿起沉甸甸鳳姐鴛鴦商議老年象牙鑲金筷子劉姥姥劉姥姥說道:「那里那里。」眾人起來

  一個媳婦一個盒子當地一個丫鬟上來里面李紈賈母鳳姐鴿子劉姥姥賈母這邊」,劉姥姥便站起高聲說道:「食量大似一個老母抬頭。」自己不語眾人發怔後來上下哈哈大笑起來史湘雲不住一口出來林黛玉桌子寶玉賈母怀里賈母寶玉心肝」,王夫人手指鳳姐說不出話來姨媽不住裙子手里飯碗身上奶母腸子地下一個彎腰出去上來姊妹衣裳獨有鳳姐鴛鴦只管劉姥姥劉姥姥拿起使說道:「小巧一個。」眾人聽見起來賈母眼淚出來琥珀在後賈母:「丫頭促狹鬼的話。」劉姥姥雞蛋小巧一個鳳姐:「銀子一個嘗嘗不好。」劉姥姥便那里起來滿一陣好容易一個脖子下來在地下放下親自地下出去劉姥姥:「銀子聽見響聲沒了。」眾人吃飯賈母:「會子那個筷子出來請客筵席丫頭支使。」地下不曾預備鳳姐鴛鴦如此過去照樣烏木劉姥姥:「到底不及俺們那個。」鳳姐:「有毒銀子下去出來。」劉姥姥:「這個有毒俺們成了砒霜。」賈母如此有趣香甜自己過來一個各樣

  一時賈母臥室閒話收拾劉姥姥李紈鳳姐吃飯:「別的你們行事怪道大家』。鳳姐:「多心不過大家取笑。」一言未了鴛鴦進來:「姥姥老人家不是。」劉姥姥:「姑娘那里咱們老太太什麼囑咐明白不過大家心里。」鴛鴦便罵人為什麼姥姥。」劉姥姥:「剛才那個嫂子姑娘用飯。」鳳姐便鴛鴦:「坐下我們回來。」鴛鴦便坐下婆子劉姥姥:「你們這些一點兒你們道風。」鴛鴦便:「今兒不少?」婆子:「一齊他們。」鴛鴦:「他們吃不了這些二奶屋里丫頭送去。」鳳姐:「不用。」鴛鴦:「你們。」婆子兩樣盒子送去鴛鴦:「?」李紈:「他們什麼。」鴛鴦:「這就。」鳳姐:「襲人不在倒是兩樣。」鴛鴦聽說便兩樣鴛鴦婆子:「回來?」婆子:「想必一會。」鴛鴦:「。」婆子

  鳳姐娘兒們正說屋子并不隔斷當地大理石各种名人法帖十方各色筆筒海內樹林一般一邊斗大一個汝窯滿滿水晶球西牆上當大幅襄陽煙雨》,左右對聯乃是顏魯公墨跡

  「煙霞骨格野生。」

左邊紫檀一個大觀嬌黃玲瓏右邊一個白玉旁邊便錘子要擊丫鬟攔住一個:「不得。」東邊便臥榻蔥綠繡花過來蟈蟈螞蚱」。劉姥姥巴掌:「下作進來瞧瞧。」打的起來眾人勸解賈母紗窗往後一回說道:「梧桐也好。」正說一陣風隱隱鼓樂賈母娶親臨街。」王夫人:「街上那里咱們十幾女孩子演習。」賈母便:「既是他們何不他們進來演習他們咱們。」鳳姐聽說出去一面吩咐氈子賈母:「亭子好聽回來咱們底下寬闊。」眾人那里賈母姨媽:「咱們他們姊妹不大喜歡屋子咱們眼色正經一回喝酒。」大家起身便:「那里的話老太太姨太太不能。」賈母:「丫頭只有兩個可惡回來咱們他們屋里。」

  眾人一齊出來到了姑蘇幾個眾人賈母王夫人姨媽劉姥姥鴛鴦落後李紈跟上鳳姐上去頭上賈母:「不是不是進來。」鳳姐:「什麼祖宗只管放心。」便到了當中小人鳳姐蹲下然後姊妹寶玉隨後其餘丫鬟沿隨行寶玉:「這些可恨怎麼。」寶釵:「今年何曾饒了天天那里還有收拾工夫。」林黛玉:「喜歡一句:『』。你們。」寶玉:「果然以後咱們。」到了之下覺得陰森

  賈母岸上便:「姑娘屋子不是?」眾人:「。」賈母順著上去一同蘅蕪异香撲鼻那些蒼翠結了珊瑚豆子一般可愛房屋一般一色玩器全無只有一個菊花兩部茶杯而已帳幔十分朴素賈母:「孩子老實沒有陳設何妨姨娘不理沒想到你們東西自然在家。」鴛鴦去取古董嗔著鳳姐:「不送玩器妹妹這樣。」王夫人鳳姐:「自己不要我們退回。」姨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