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Dream of the Red Chamber 《紅樓夢》

第二回 Chapter 44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四十四 不測鳳姐 喜出望外平兒
  話說眾人荊釵記》,寶玉姐妹林黛玉看到便寶釵說道:“不通不管那里必定江邊上來什麼俗語,‘’,天下總歸不拘那里盡情。”寶釵寶玉回頭鳳姐

  原來賈母今日不比往日鳳姐一日本來自己坐席屋里姨媽看戲隨心幾樣隨意說話自己沒有大小丫頭聽差婦人他們只管隨意吃喝不必拘禮王夫人夫人在地下外面姊妹賈母不時吩咐:“丫頭上面你們好生難為一年到頭辛苦。”答應說道:“首席上頭不是不是不肯。”賈母:“不會親自。”鳳姐進來:“祖宗他們的話好幾。”賈母:“出去椅子你們輪流再不當真親自。”聽說出來坐下:“一年到頭難為孝順老太太太太今兒沒什麼親自乖乖手里一口。”鳳姐:“安心孝敬跪下。”:“不知告訴好容易今兒後兒知道今兒這樣不得了盡力。”鳳姐不過只得接著姊妹鳳姐只得每人一口大媽賈母這等高興少不得湊趣嬤嬤敬酒鳳姐推脫只得鴛鴦鳳姐不能央告:“姐姐饒了明兒。”鴛鴦:“真個我們沒臉就是我們太太跟前太太往常有些体面今兒當著這些拿起主子的款不該我們。”真個回去鳳姐赶上:“姐姐就是。”滿滿鴛鴦然後入席

  鳳姐自覺心里突突百戲上來便:“預備賞錢洗臉。”點頭鳳姐便房門平兒留心鳳姐便穿一個丫頭正在那里兩個鳳姐便疑心丫頭聽不見無奈後面連平只得回來鳳姐越發疑心和平穿丫頭進來鳳姐院子臺階丫頭平兒:“兩個二門繩子鞭子眼睛主子蹄子!”丫頭已經魂飛魄散只管碰頭求饒鳳姐問道:“不是規規矩矩站住怎麼往前?”丫頭:“看見奶奶無人所以。”鳳姐:“沒人便看見和平在後脖子不遠不成強嘴!”便打的丫頭這邊一下登時丫頭紫脹起來平兒:“奶奶仔細。”鳳姐便:“什麼再不撕爛!”丫頭強嘴後來聽見鳳姐烙鐵:“在家打發奶奶的奶奶送信承望奶奶會子。”鳳姐中有文章,“什麼難道我家不成有別告訴從此以後細說立刻刀子。”回頭頭上簪子丫頭丫頭一行一行求道:“告訴奶奶。”平兒一旁一面丫頭便說道:“也是一會打發瞧瞧奶奶坐席一會箱子銀子還有簪子緞子悄悄老婆進來東西咱們屋里奶奶底下不知道。”

  鳳姐渾身發軟起來一徑一個丫頭門前探頭鳳姐鳳姐著名丫頭本來伶俐不過出來:“正要告訴奶奶可巧奶奶。”鳳姐:“告訴什麼?”丫頭便在家這般如此如此方才的話一遍鳳姐:“什麼會子看見乾淨!”一下打的丫頭一個趔趄便說笑婦人:“多早晚閻王老婆。”賈璉:“一個也是這樣怎麼樣?”婦人:“倒是平兒只怕還好。”賈璉:“如今連平平兒也是一肚子委曲不敢怎麼夜叉’。”

  鳳姐渾身平兒便平兒素日背地里自然越發上來并不平兒兩下開門進去不容分說家的賈璉走出便:“淫婦主子漢子治死主子老婆平兒過來你們淫婦外面!”平兒打的平兒無處:“你們這些沒臉好好什麼!”家的起來賈璉進來高興未曾机密鳳姐沒了主意平兒起來把酒上來鳳姐家的不好說平兒便上來:“娼婦動手!”平兒:“你們背地里說話為什麼?”鳳姐平兒賈璉越發赶上平兒家的平兒便跑出刀子尋死外面婆子丫頭攔住解勸鳳姐平兒尋死便一頭賈璉怀里叫道:“你們聽見勒死!”賈璉拔出說道:“不用尋死一齊大家乾淨。”開交一群:“怎麼好好起來。”賈璉越發三分”,威風故意鳳姐鳳姐見人便先前丟下眾人便賈母那邊

  此時散出鳳姐賈母跟前賈母怀里:“祖宗!”賈母夫人王夫人怎麼了鳳姐:“衣裳在家說話不敢進去窗戶外頭原來家的媳婦商議利害毒藥治死平兒不敢平兒兩下為什麼要害就要。”賈母信以為真:“這還了得下流种子!”未完賈璉後面許多跟著賈璉仗著賈母他們母親嬸母無礙逞強夫人王夫人攔住:“這下种子越發老太太!”賈璉乜斜著眼:“老太太這樣起來!”夫人只管出去!”賈璉撒嬌亂說賈母說道:“知道我們眼睛老子!”賈璉聽見趔趄出去賭氣便往外書房

  夫人王夫人鳳姐賈母:“什麼要緊小孩子年輕饞嘴貓兒似的那里這麼著從小世人這麼不是。”眾人賈母:“放心明兒賠不是今兒過去。”:“平兒蹄子素日我倒怎麼暗地里這麼。”:“平兒沒有不是丫頭人家出氣兩口子不好對打平兒煞性子平兒委曲什麼似的老太太罵人。”賈母:“原來這樣孩子這麼著可怜他們。”琥珀:“出去告訴平兒的話知道委曲明兒鳳姐賠不是今兒主子好日子不許胡鬧。”

  原來平兒李紈拉入大觀園平兒哽咽寶釵:“明白素日丫頭何等今兒不過一口出氣難道別人出氣不成別人笑話只管會子委曲素日好處豈不假的?”正說琥珀賈母的話平兒自覺有了光輝方才漸漸往前寶釵歇息一回來看賈母鳳姐

  寶玉便平兒襲人接著:“奶奶姑娘不好。”平兒多謝”。說道:“好好兒那里說起無緣無故。”襲人:“二奶素日你好不過是一時。”平兒:“二奶沒說的只是淫婦湊趣還有我們糊涂。”便委曲禁不住落淚寶玉:“姐姐傷心兩個賠不是。”平兒:“什麼相干?”寶玉:“我們弟兄姊妹一樣他們得罪不是也是應該的。”:“可惜衣裳妹妹衣裳何不下來燒酒把頭洗臉。”一面一面便吩咐丫頭洗臉熨斗平兒聞人寶玉女孩兒寶玉素日平兒賈璉愛妾鳳姐心腹不肯不能盡心恨事平兒這般心中暗暗果然周到襲人箱子拿出不大穿衣裳便赶忙脫下自己衣服寶玉一旁:“姐姐脂粉不然鳳姐賭氣似的況且好日子而且老太太打發來安。”平兒有理便不見寶玉台前一個揭開里面一排平兒:“這不茉莉花香料。”平兒容易勻淨潤澤肌膚別的然後看見胭脂不是卻是一個小小白玉盒子里面玫瑰一樣寶玉:“胭脂乾淨顏色上好胭脂澄淨渣滓簪子一點兒手心一點水化手心平兒妝飾鮮艷异常滿寶玉剪刀下來李紈打發丫頭

  寶玉自來從未平兒,——平兒聰明上等女孩兒不得——今日生日一日不樂不想落後平兒今生意中不想怡然自得賈璉淫樂并不脂粉平兒父母兄弟姊妹獨自供應賈璉夫婦賈璉鳳姐周全妥貼今兒荼毒想來薄命想到此間便傷感起來不覺襲人不在盡力幾點起身見方衣裳便熨斗手帕上面臉盆一回一回閒話掌燈後方

  平兒李紈鳳姐跟著賈母賈璉晚間冷清清不好只得胡亂次日昨日沒意思後悔夫人昨日賈璉一早過來賈璉賈母這邊賈璉只得前來賈母面前跪下賈母:“怎麼了?”賈璉:“昨兒老太太今兒領罪。”賈母:“下流東西安分守己挺尸老婆丫頭成日說嘴霸王似的一個人昨兒可怜要不是會子怎麼樣?”賈璉一肚子委屈不敢分辯不是賈母:“丫頭和平不是美人不足成日偷雞摸狗屋里淫婦老婆屋里大家公子出身眼睛起來饒了乖乖媳婦不是喜歡要不然只管出去不敢。”賈璉如此鳳姐那邊盛妝眼睛脂粉黃臉往常可怜可愛:“不如不是彼此也好老太太喜歡。”便:“老太太的話不敢不依只是越發。”賈母:“胡說知道再不日後得罪自然作主降伏就是。”

  賈璉聽說起來便鳳姐一個:“原來不是二奶饒過。”滿屋里賈母:“丫頭不許。”平兒鳳姐賈璉兩個安慰平兒賈璉平兒越發顧不得所謂不如不如”,賈母一說便赶上說道:“姑娘昨日不是奶奶得罪也是不是奶奶不是。”一個賈母鳳姐賈母鳳姐來安平兒走上鳳姐磕頭:“奶奶的千秋奶奶生氣該死。”鳳姐昨日素日浮躁起來旁人的話無故平兒沒臉如此慚愧心酸起來落下平兒:“奶奶這麼幾年指甲就是昨兒不怨奶奶淫婦怨不得奶奶生氣。”滴下賈母便,”一個即刻來回不管拐棍。”

  個人賈母夫人嬤嬤答應回去鳳姐無人說道:“怎麼閻王夜叉淫婦不好一日可怜淫婦不如還有什麼日子?”賈璉:“不足昨兒不是今兒當著還是賠不是會子叨叨難道跪下不是好事。”鳳姐無言可對平兒一聲賈璉:“真真沒法。”

  正說一個媳婦來回:“媳婦吊死。”賈璉鳳姐鳳姐喝道:“什麼大驚小怪!”一時家的進來鳳姐:“媳婦吊死娘家親戚。”鳳姐:“想要打官司!”家的:“和眾他們威嚇一陣幾個。”鳳姐:“一個有錢只管不許不用震嚇只管不成訛詐’!”家的正在為難賈璉使眼色心下明白便出來賈璉:“出去瞧瞧怎麼樣。”鳳姐:“不許。”賈璉一徑出來商議二百發送賈璉王子仵作喪事那些人見如此不敢只得忍氣吞聲賈璉二百銀子流年分別添補開銷過去梯己銀兩安慰:“媳婦。”体面銀子何不便仍然奉承賈璉不在話下

  里面鳳姐心中不安只管不理無人便拉平:“昨兒那里瞧瞧。”平兒:“。”奶奶姑娘進來端的下回分解

Dictionary cache status: not loaded

Glossary and Other Vocabula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