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Dream of the Red Chamber 紅樓夢

第二回 Chapter 47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四十七 霸王調情 郎君他鄉
  話說王夫人聽見夫人連忙出去夫人不知賈母已知鴛鴦打聽信息幾個婆子悄悄他方知道待要回去里面已知王夫人出來少不得進來賈母請安賈母一聲言語自己覺得鳳姐回避鴛鴦生氣姨媽王夫人夫人臉面漸漸退夫人不敢出去

  賈母無人說道:“聽見老爺說媒三從四德只是賢慧太過你們如今也是孫子兒子滿眼兩句使不得由著老爺。”夫人滿面通紅:“幾次不依老太太還有什麼不知道也是不得已。”賈母:“殺人如今兄弟媳婦本來老實上下不是操心一個媳婦雖然也是天天丟下掃帚凡百事情如今自己他們兩個有一些不到去處鴛鴦孩子心細事情一點就要什麼空兒告訴他們鴛鴦再不這樣兩個外頭小的那里忽略如今反倒自己操心不成還是天天盤算你們東西屋里有的沒的一個年紀凡百脾氣性格知道主子緣法并不這位太太衣裳奶奶銀子所以幾年一應事情什麼媳婦以至大大小小沒有不信所以不單媳婦省心我有這麼個人便是媳婦孫子媳婦想不到不得會子你們什麼人使你們那麼一個真珠不會說話無用正要打發老爺什麼人有錢只管八千這個丫頭不能留下幾年日夜一般妥當。”

  :“姨太太姑娘高興怎麼!”丫頭答應眾人只有姨媽丫鬟:“什麼丫頭我們老人家老人家。”姨媽:“小鬼頭兒什麼不過完了。”只得丫頭賈母讓坐:“咱們姨太太咱們鳳姐我們。”姨媽:“正是老太太就是咱們還是?”王夫人:“不只。”鳳姐:“一個人熱鬧。”賈母:“鴛鴦這下手里姨太太眼花咱們兩個。”鳳姐一聲:“你們識字算命!”:“會子打點精神老太太幾個算命。”鳳姐:“正要算命今兒多少瞧瞧場子左右埋伏。”賈母姨媽起來

  一時鴛鴦便賈母下手鴛鴦之下便是鳳姐洗牌一回鴛鴦賈母便暗號鳳姐鳳姐發牌便故意躊躇半晌:“姨媽手里著呢不下。”姨媽:“手里沒有。”鳳姐:“回來。”姨媽:“只管下來瞧瞧什麼。”鳳姐便姨媽跟前姨媽便:“我倒稀罕只怕老太太滿。”鳳姐:“。”賈母:“回去不成?”鳳姐:“可是算命自己埋伏!”賈母:“可是自己自己。”姨媽:“不是彩頭。”姨媽:“可不是這樣那里那樣糊涂老太太?”鳳姐正數穿上眾人:“不為彩頭到底起來。”賈母規矩鴛鴦洗牌姨媽說笑不見鴛鴦動手賈母:“怎麼。”鴛鴦拿起:“二奶。”賈母:“那是交運。”便丫頭:“過來。”丫頭賈母旁邊鳳姐:“照數就是。”姨媽:“果然丫頭不過是罷了。”鳳姐聽說便站起來姨媽回頭賈母素日一個匣子:“姨媽瞧瞧那個不知多少不了半個時辰那里招手進去不用祖宗正經事。”話說未完賈母眾人不住平兒不夠鳳姐:“不用跟前老太太一齊進去省事不用箱子費事。”賈母手里桌子鴛鴦:“!”

  平兒放下一回方回門前遇見賈璉太太那里老爺過去。”平兒:“老太太跟前半日趁早兒丟開老太太半日會子二奶半日才略。”賈璉:“過去老太太十四大家預備轎子太太豈不?”平兒:“合家太太寶玉有了不是會子。”賈璉:“已經完了難道找補不成況且無干老爺親自吩咐太太會子打發倘或知道了好氣這個出氣。”平兒有理便過來

  賈璉到了堂屋便腳步探頭夫人那里鳳姐眼尖瞧見使眼色進來使眼色夫人夫人不便只得賈母跟前賈母一回賈璉便伶俐賈母便:“外頭小子。”鳳姐起身:“恍惚看見一個人影兒瞧瞧。”一面一面起身出來賈璉進去:“打聽老太太十四出門預備轎子。”賈母:“這麼樣怎麼進來。”賈璉:“老太太不敢驚動不過媳婦出來。”賈母:“一時多少不得這麼小心來著不知不知探子鬼鬼祟祟什麼下流种子媳婦還有半日空兒家的商量媳婦。”眾人鴛鴦:“家的祖宗家的。”賈母:“可是那里記得什麼提起這些不由不生門子重孫子媳婦如今有了重孫子媳婦五十四憑著大驚千奇百怪從沒經過這些!”

  賈璉一聲不敢退出來平兒悄悄:“到底。”正說夫人出來賈璉:“老爺如今太太身上。”夫人:“孝心打的下流种子人家老子抱怨不好生氣仔細。”賈璉:“太太過去半日。”母親出來那邊

  夫人方才的話賈赦無法自此便不敢賈母打發夫人賈璉每日過去請安只得各處遣人尋覓終久八百銀子一個十七女孩子嫣紅不在話下

  半日晚飯一二日間

  展眼到了十四媳婦進來賈母高興便王夫人姨媽寶玉姊妹花園半日花園不及大觀園十分齊整寬闊石林樓閣好幾驚人目的外面薛蟠賈璉幾個賈赦大家幾個現任幾個世家子弟其中薛蟠上次一次念念不忘打聽風月不免風月子弟正要相交沒有引進可巧遇見無可不可出戲下來

  世家子弟讀書不成父母素性不拘舞劍賭博以至無所不為年紀不知身分認作优伶一類今日不想酒後別人薛蟠舊病心中早已不快得便走開無奈:“方才囑咐進門只是不好說囑咐時候還有話說一定要兩個無干。”便一個老婆悄悄告訴。”寶玉出來寶玉:“叔叔交給張羅。”一徑

  寶玉便書房坐下上去:“怎麼前日我們幾個還有今年夏天雨水恐怕站不住眾人走去果然一點回家就便第三一早出去兩個收拾。”寶玉:“怪道上月我們大觀園池子結了蓮蓬出去上供回來坏了沒有不但上回不過是幾個朋友天天在家一點兒不得行動有人知道不是這個就是那個不能雖然有錢不由使。”:“這個用不著操心外頭心里有了就是眼前十月初一已經打點上墳知道一貧如洗家里積聚幾個隨手不如趁空留下省得到了跟前。”寶玉:“這個打發不大在家知道天天浪跡一定去處。”:“不用找這個不過眼前出門走走外頭回來。”寶玉問道:“為何?”冷笑:“不知道心事等到跟前自然知道如今。”寶玉:“好容易晚上豈不?”:“表兄還是那樣未免有事不如回避。”寶玉:“既是這樣倒是回避只是果真遠行必須告訴一聲千萬悄悄。”便滴下:“自然別人就是。”便站起來:“你們進去不必。”一面一面書房至大門前遇見薛蟠那里亂叫:“!”火星恨不得拳打酒後臉面只得薛蟠走出得了珍寶趔趄上來:“兄弟那里?”:“走走。”薛蟠:“兄弟好歹什麼要緊交給這個做官發財容易。”如此不堪心中便:“真心?”薛蟠乜斜著眼:“兄弟怎麼要是立刻在眼前!”:“如此不便隨後出來下處咱們那里還有兩個孩子從沒出門一個不用到了那里現成。”薛蟠如此酒醒一半:“果然如此?”:“如何真心不信!”薛蟠:“不是呆子怎麼不信如此認得那里?”:“這下處在北門外頭舍得城外?”薛蟠:“有了什麼!”:“如此北門外頭上等咱們之後他們不留心。”薛蟠連忙答應于是入席一回薛蟠難熬眼看并不用人自己便不覺

  便起身出來門外:“城外。”北門上等薛蟠工夫薛蟠大馬遠遠著眼撥浪鼓一般不住左右及至過去只顧遠處不曾留心近處過去便隨後薛蟠往前漸漸人煙稀少便回來不想回頭見奇珍:“再不失信。”:“往前仔細看見不便。”薛蟠緊緊

  前面一帶便下馬薛蟠:“下來咱們日後告訴便。”薛蟠:“有理。”連忙便跪下說道:“變心告訴天誅!”未了一聲好似鐵錘下來覺得一陣滿眼金星身不由己便倒下走上瞧瞧知道捱打使三分氣力登時便果子薛蟠起來腳尖仍舊跌倒說道:“情願不依只好為什麼?”一面一面:“大爺哀求打死無益利害。”便馬鞭過來四十薛蟠大半覺得疼痛不禁冷笑:“如此不怕打的。”一面一面薛蟠起來滿身泥水問道:“認得?”薛蟠鞭子拳頭身上薛蟠便亂叫:“知道正經因為旁人的話。”:“不用別人現在。”薛蟠:“現在沒什麼不過正經。”:“要說。”薛蟠:“兄弟。”便薛蟠一聲:“哥哥。”薛蟠叫道:“爺爺饒了眼睛瞎子從今以後。”:“。”薛蟠一面一面皺眉:“得很怎麼下去!”薛蟠:“。”只得一口咽下一聲方才東西出來:“東西。”薛蟠叩頭不迭:“好歹陰功不能。”:“這樣氣息坏了。”丟下薛蟠便薛蟠已去內方放下後悔自己不該待要起來無奈遍身疼痛

  誰知不見了兩個各處尋找不見有人:“恍惚北門。”薛蟠素日吩咐不許後來還是不放心找出北門薛蟠那里眾人:“可好有人。”一齊中有呻吟大家薛蟠衣衫零碎面目沒頭沒臉遍身內外一般猜著下馬令人出來:“大叔天天調情今兒調必定龍王愛上風流駙馬碰到犄角。”薛蟠縫兒進去那里上馬只得赶到一乘轎子薛蟠一齊進城薛蟠百般央告不要告訴各自回家回复方才:“。”便問候薛蟠自在臥房不見

  賈母回來各自歸家姨媽寶釵香菱眼睛薛蟠上身傷痕傷筋動骨姨媽心疼一回薛蟠一回告訴王夫人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