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Dream of the Red Chamber 《紅樓夢》

第二回 Chapter 55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五十五  幼主
  且說元宵當今治天下目下宮中欠安嬪妃不獨不能省親宴樂今歲元宵燈謎

  年事鳳姐便在家一月不能理事天天太醫鳳姐自恃強壯不出籌畫計算想起什麼事便平兒王夫人任人王夫人便膀臂許多精神有了大事自己主張瑣碎一應李紈協理李紈未免王夫人便合同李紈裁處一月鳳姐將息交與誰知鳳姐稟賦氣血不足年幼不知保養平生心力著實下來一月之後不肯說出眾人面目便調養王夫人好生服藥調養操心自己成了便偷空調養恨不得一時如常誰知一直服藥調養九月漸漸過來漸漸後話

  如今且說目今王夫人如此李紈中人照管寶釵各處小心:“老婆不中用得空白日睡覺夜里知道丫頭在外他們還有懼怕如今他們便孩子還是妥當兄弟姊妹工夫辛苦照看照看想不到告訴老太太出來那些不好只管他們來回大事。”寶釵聽說只得答應

  孟春因時臥病蘅蕪一天醫藥不斷李紈間隔近日同事不比往年來往回話不便議定每日早晨門口南邊花廳上去辦事過早方回預備省親時眾執事太監省親之後用不著每日只有婆子上夜如今和暖不用十分修飾只不過略略便議事如今每日至此午正一應執事媳婦來往回話絡繹不絕

  眾人聽見李紈心中暗喜以為李紈素日厚道自然鳳姐搪塞便一個不過是閨閣青年小姐素日平和恬淡因此不在意鳳姐懈怠許多日後精細鳳姐只不過言語安靜性情和順而已可巧連日王公世襲官員十幾世交升遷王夫人迎送應酬不暇前邊無人便一日寶釵便一日上房監察王夫人夜間針線帶領上夜各處巡察一次如此鳳姐當差謹慎因而里外暗中抱怨:“剛剛一個夜叉’,鎮山太歲’,連夜工夫沒了。”

  王夫人正是李紈早已梳洗伺候出門媳婦進來:“姨娘兄弟趙國昨日昨日太太太太知道了姑娘奶奶。”便垂手再不言語來回不少打聽辦事如何妥當大家畏懼少有嫌隙不當不但不畏二門許多笑話取笑媳婦心中主意若是鳳姐便早已說出許多主意查出許多舊例鳳姐揀擇施行如今藐視李紈老實青年姑娘所以說出一句話主見便李紈李紈便道:“前兒襲人聽見四十四十。”家的答應:“回來。”家的只得回來:“銀子幾年老太太屋里姨奶奶家里外頭兩個分別家里多少外頭多少且說兩個我們。”家的便:“不是什麼大事多少不成?”:“胡鬧一百按例你們笑話明兒二奶。”家的:“這麼此時不得。”:“辦事不得我們素日二奶道理鳳姐利害也就是寬厚不快一日你們粗心我們主意。”家的滿面通紅轉身出來媳婦舌頭別的

  一時家的兩個家里二十兩個外頭四十還有兩個外頭一個一百一個六十筆底下一個父母六十一個二十便李紈便:“二十銀子留下我們細看。”家的

  姨娘進來李紈讓坐姨娘開口便說道:“屋里姑娘出氣。”一面一面眼淚鼻涕起來:“姨娘話說不解姨娘說出姨娘出氣。”姨娘:“姑娘告訴!”聽說站起來說道:“并不。”李紈站起來姨娘:“你們坐下屋里似的這麼大年兄弟會子襲人不如還有什麼沒臉!”:“原來這個并不犯法。”一面便姨娘說道:“祖宗手里規矩人人依著不成不但襲人將來外頭自然也是襲人一樣不是什麼小的不到有臉沒臉的話太太奴才按著規矩祖宗恩典太太恩典不均那是糊涂不知只好抱怨太太房子什麼有臉沒什麼沒臉太太不在姨娘安靜養神何苦只要操心太太滿心姨娘每每幾次寒心但凡男人可以一番事業那時自有一番道理女孩兒一句沒有亂說太太滿心知道如今看重照管家務沒有好事姨娘作踐倘或太太知道了為難正經沒臉姨娘沒臉!”一面一面不禁下淚姨娘沒了答對便說道:“太太越發拉扯拉扯我們只顧太太我們。”:“怎麼怎麼拉扯你們各人一個主子出力一個好人用人拉扯?”李紈在旁只管勸說:“姨娘生氣怨不得姑娘滿心拉扯怎麼出來。”:“大嫂糊涂拉扯家姑拉扯奴才他們好歹你們知道什麼相干。”姨娘問道:“拉扯別人不當如今如今舅舅二三銀子難道太太不依分明太太太太你們尖酸刻薄可惜太太無處使姑娘放心使不著銀子明兒額外照看如今沒有羽毛根本!”抽咽一面一面問道:“舅舅舅舅年下檢點那里跑出一個舅舅按理尊敬越發這些親戚這麼出去為什麼趙國站起來上學為什麼拿出舅舅的款何苦不知道姨娘必要尋出由頭徹底翻騰一陣生怕不知道故意表白表白不知沒臉幸虧明白但凡糊涂不知。”李紈只管姨娘只管嘮叨

  有人:“二奶打發姑娘說話。”姨娘聽說止住平兒進來姨娘讓坐:“奶奶好些正要得空。”李紈平兒進來什麼平兒:“奶奶姨奶奶兄弟沒了恐怕奶奶姑娘不知舊例照常只得二十如今姑娘裁奪使得。”早已淚痕說道:“好好什麼二十四下來不然也是出兵馬背主子不成主子真個好人太太心疼做人情告訴不敢主意施恩出來怎麼。”平兒一來明白對半一番越發會意怒色便不敢以往喜樂相待一邊垂手

  寶釵上房起身讓坐未及開言一個媳婦進來回事便丫鬟此時盤膝丫鬟跟前便雙膝跪下兩個丫鬟在旁屈膝脂粉平兒不在便上來接過手巾面前衣襟伸手媳婦便:“奶奶姑娘哥兒公費。”平兒:“什麼著眼看見姑娘洗臉不出伺候說話二奶跟前這麼眼色來著姑娘雖然我去二奶你們姑娘你們。”那個媳婦:“粗心。”一面一面退出

  一面一面平兒冷笑:“遲了還有可笑姐姐這麼了事查清我們幸虧我們有臉主子主子未必耐性。”平兒:“一次姑娘他們那是他們奶奶菩薩姑娘靦腆小姐固然。”門外說道:“你們只管撒野奶奶大安咱們再說。”門外媳婦:“姑娘明白俗語,‘’,我們并不小姐如今小姐認真惹惱死無葬身之地。”平兒冷笑:“你們明白。”:“姑娘知道二奶本來那里照看這些保不住忽略俗語,‘旁觀者清’,幾年姑娘冷眼去處二奶姑娘頭一太太有益第二不枉姑娘我們奶奶的情義。”寶釵李紈:“丫頭怨不得丫頭偏疼本來無可如今一說找出斟酌斟酌辜負。”:“一肚子沒人煞性子正要奶奶出氣這些沒了主意一面一面方才媳婦媳婦便:“點心或者銀子使用。”:“爺們使用月錢姨娘寶玉老太太屋里襲人哥兒奶奶屋里怎麼每人原來上學銀子今兒平兒回去告訴奶奶的話務必。”平兒:“早就舊年奶奶年下。”那個媳婦只得答應大觀園媳婦飯盒

  早已小飯桌平兒忙著上菜:“完了什麼。”平兒:“沒事二奶打發一則說話里人不方便妹妹奶奶姑娘。”:“姑娘怎麼不端?”丫鬟聽說媳婦:“姑娘如今他們。”聽說便高聲說道:“支使大事管家娘子你們支使要飯高低不知道平兒。”

  平兒答應一聲出來那些媳婦悄悄:“那里姑娘我們有人。”一面一面手帕:“姑娘半天太陽。”平兒便坐下茶房兩個婆子:“石頭乾淨姑娘將就。”平兒:“多謝。”一個精致出來悄悄:“這不我們常用伺候姑娘姑娘。”平兒欠身媳婦悄悄說道:“你們姑娘家不肯動怒尊重你們藐視欺負果然大氣不過粗糙完了你們吃不了嬌兒太太一二二奶不敢怎樣你們這麼大膽小看可是雞蛋石頭。”眾人:“我們何嘗大膽姨奶奶。”平兒悄悄:“奶奶。‘眾人’,姨奶奶原有三不有了你們素日沒人心術利害幾年難道不知道二奶若是差一點兒你們這些奶奶這麼著一點空兒好幾沒落你們眾人利害你們知道心里不怕你們前兒我們議論再不姑娘雖是姑娘你們二奶這些大姑小姑五分你們會子放在眼里。”

  正說媳婦問好:“姑娘飯桌回話。”:“不得你們那里。”便平兒:“回來。”回頭見平兒:“什麼外圍防護?”一面便平兒平兒:“什麼?”:“寶玉我們月錢多早晚。”平兒:“什麼大事回去告訴襲人的話什麼事今兒一百一百。”:“為什麼?”平兒媳婦告訴:“正要利害体面開例作法鎮壓眾人榜樣何苦你們釘子他們你們一二榜樣老太太太太你們一二人家一個一個仗著老太太太太威勢不敢鼻子奶奶的眾人。”:“幸而姐姐鼻子赶早知會他們。”便起身

  接著寶釵平兒進來那時姨娘已去吃飯寶釵西李紈媳婦靜候只有他們緊跟常侍丫鬟伺候別人一概不敢這些媳婦悄悄議論:“大家省事沒良心主意大娘沒意思咱們什麼有臉。”他們一邊回事里面無聲并不一時一個丫鬟兩個茶房丫頭飯桌便進去一回有待每人茶盤蓋碗進去一時出來丫頭:“好生伺候我們吃飯你們。”媳婦慢慢一個一個安分回事不敢先前輕慢疏忽

  平兒:「大事奶奶商議如今可巧想起來姑娘這裡,偺個人商議奶奶可行。」

  平兒答應回去鳳姐:「為何半日?」平兒便細說鳳姐:「姑娘不錯。──可惜命薄託生太太。」平兒:「奶奶糊塗不是太太難道小看不和別的一樣看待?」鳳姐:「那裡知道雖然一樣女孩兒不得兒子將來,──如今一種輕狂打聽姑娘有為不要殊不知只要百倍將來不知那個造化了事不知那個造化得了。」平兒:「知道幾年多少省儉法子一家子大約背地裡如今也是老虎雖然看破無奈一時家裡出去進來大小事兒照著祖宗手裡規矩產業不及儉省外人笑話老太太太太委屈抱怨趁早料理省儉幾年!」

  平兒:「可不是將來還有姑娘還有爺們老太太大事未完。」鳳姐:「這裡寶玉妹妹兩個可以使不著老太太自有拿出姑娘老爺那邊滿破著每人八千銀子娶親有限三千銀子不夠那裡一抿子老太太出來一應不過零星雜項使滿三五如今儉省陸續只怕如今再生可就不得了。偺後事他們商議什麼機會膀臂寶玉不是這裡收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