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Dream of the Red Chamber 紅樓夢

第二回 Chapter 58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五十八 杏子 紗窗真情
  話說進來問候大家說笑一會

  誰知上回老太守制天下年內不得筵宴音樂庶民三月不得婚嫁賈母婆媳每日以後方回大內二十一日後地名來往來日如今至此停放地宮一月光景夫妻少不得無人因此大家計議無主便騰挪出來協理處事姨媽照管姊妹丫鬟姨媽只得寶釵香菱李紈目今嬸母有時三五不定賈母照管家務冗雜不時姨娘不方便房屋狹小賈母叮嚀囑咐照管林黛玉姨媽巧遇便瀟湘同房一應飲食十分感戴不盡以後便寶釵寶釵姐姐妹妹同胞親切賈母如此十分喜悅放心姨媽只不過照管姊妹丫頭一應大小事務不肯天天過來不過應名點卯不肯上下一個料理再者每日照管賈母王夫人下處一應所需所以操勞

  當下主人如此不暇執事有人跟隨有朝照理下處事務踩踏下處忙亂因此正經頭緒偷安乘隙執事幾個照管外務手下常用幾個已去不順他們無知呈告种种不善在在

  官宦优伶男女一概蠲免便議定王夫人回家十二女孩子:「這些如今使喚教習也罷。」王夫人:「不得使喚他們也是好人家的兒女無能幾年如今不如他們銀子盤費各自當日祖宗手里咱們如今而且如今幾個那是他們不肯回去所以留下使喚咱們家的。」:「如今我們十二願意回去父母親自回去他們銀子盤纏妥當父母親只怕頂名冒領出去轉賣豈不辜負恩典不願回去留下。」王夫人:「妥當。」遣人告訴鳳姐一面總理教習自便一應物件查清上夜十二女孩子多半不願回家父母我們父母叔伯兄弟無人不捨所願王夫人只得留下乾娘回家父母不願分散使喚賈母便留下文官使正旦寶玉小旦寶釵老外便老旦當下各得其所出籠每日中游眾人他們不能針黹使用不大責備其中一二知事將來應時丟開便針黹女工

  一日正是朝中賈母五更便下處點心然後退下處過早片刻完畢下處歇息晚飯方回可巧這下乃是一個大官比丘尼房舍東西便王府便西每日賈母彼此照應外面不消

  且說大觀園賈母王夫人天天不在一月方回丫鬟婆子閒空中游婆子一概撤回使內人文官一干心性高傲倚勢挑食口角鋒芒大概不安分因此婆子無不含怨只是不敢他們如今大家丟開有心狹窄怀舊怨眾人名下不敢

  可巧乃是清明賈璉備下祭祀帶領燒紙同族祭祀前往寶玉不曾去得襲人:「天氣出去逛逛省得丟下存在心里。」寶玉聽說只得出院近日中分婆子料理有种香菱丫鬟他們取樂寶玉慢慢:「出去他們妹妹。」眾人起來寶玉:「人家好意形容取笑。」:「人家另一說起。」寶玉便坐下眾人忙亂一回:「有風石頭。」

  寶玉便正要林黛玉便起身他們一帶丹霞之後杏樹上面結了豆子大小許多寶玉:「幾天辜負不覺綠葉成蔭滿!」因此仰望杏子不舍想起夫婿雖說男女大事不可不行未免一個女兒不過便綠葉成蔭滿杏樹幾年未免紅顏因此不免傷心只管流淚歎息悲歎一個寶玉心下:「必定花正開空有子葉啼哭可恨不在眼前不能不知明年再發這個記得一會?」

  火光那邊發出驚飛寶玉大驚那邊有人喊道:「要死紙錢進來回去奶奶仔細!」寶玉益發疑惑起來滿面淚痕那里手里著火紙錢寶玉問道:「燒紙不要或是父母兄弟告訴姓名外頭包袱。」寶玉一聲寶玉婆子惡恨說道:「已經奶奶奶奶不得。」沒了沒臉便不肯婆子:「你們興頭如今你們在外隨心尺寸地方。」寶玉:「我們守規矩什麼阿物兒胡鬧不中用!」寶玉:「燒紙妹妹。」沒了主意寶玉畏懼掩飾便說道:「真是紙錢姑娘坏了!」婆子如此起來便彎腰紙灰不曾說道:「還嘴据有!」袖子寶玉拄杖敲開婆子說道:「只管那個回去告訴昨夜一個夢見白紙不可一個生人所以巴巴姑娘不許一個人知道所以今日才能起來看見會子不好只管他們話說老太太回來故意神祇保祐早死。」益發得了主意反倒婆子婆子丟下紙錢央告寶玉:「不知道老太太老婆豈不完了如今奶奶看錯。」寶玉:「不許回去便。」婆子:「已經好不回去也罷已經到了姑娘了去了。」寶玉方點應允婆子只得

  寶玉:「到底燒紙想來若是父母兄弟你們煩人外頭私自情理。」方才情感便自己一流人物便含淚說道:「除了屋里姑娘第三個人知道今日遇見意思少不得告訴不許。」:「不便回去知道了。」

  寶玉心下納悶只得瀟湘益發可怜起來往日想起往日不免下淚些微便寶玉歇息調養寶玉只得回來原委香菱襲人說笑不好盤詰只得

  一時乾娘洗頭乾娘女兒這般便偏心,」女兒一個月錢反倒西。」乾娘羞愧變成便:「不識抬舉東西怪不得人人戲子一個好人一行弄坏一點騾子似的!」兩個起來襲人打發:「老太太不在一個個安靜。」:「省事不知什麼不是出戲反叛。」襲人:「一個巴掌拍不響不公小的可惡。」寶玉:「怨不得自古:『不平則鳴』。沒人照看如何。」襲人:「一月多少以後不如過來照管豈不省事?」襲人:「照看那里照看幾個照看討人。」便起身屋里香皂頭繩之類一個婆子送給不要吵鬧乾娘益發羞愧便沒良心克扣。」便身上便起來寶玉便走出襲人:「什麼我去。」過來乾娘說道:「老人家省事洗頭東西我們東西還有學藝不成!」婆子便:「一日終身排場!」襲人:「不會拌嘴過去震嚇兩句。」過來說道:「我們滿主子屋里教導女兒便是女兒有了主子自有主子再者姑娘姐姐老子中間管閒事這樣他們跟著我們什麼沒了規矩前兒你們放心連日這個那個老太太不得所以消閒咱們一回大家威風寶玉我們不敢大聲說話打的鬼叫上頭你們無法無天眼睛沒了我們你們我們不要乾娘糞草不成?」寶玉拄杖門檻說道:「這些老婆石頭腸子也是不能照看反倒折挫天長地久如何!」:「什麼如何』,出去不要這些看不中!」婆子羞愧難當一言不發穿著棉襖底下絲綢一頭似的腦後一般:「一個小姐拷打紅娘會子妝扮還是這麼。」寶玉:「本來面目极好。」過去洗淨手巾一個穿衣服這邊

  接著婆子:「晚飯有了不送?」丫頭進來襲人襲人:「方才一陣留心。」:「勞什子不知怎麼了收拾。」便:「工夫就是。」丫頭:「提起淘氣昨兒擺弄墜子半日坏了。」說話之間便食具打點現成一時丫頭盒子進來站住揭開還是小菜:「已經兩樣清淡稀飯咸菜多早晚?」一面一面火腿寶玉跟前寶玉便一口:「!」襲人:「菩薩不見這樣起來。」一面一面輕輕便:「一味唾沫。」吹了

  乾娘端飯門外伺候到時外邊婆子三等人物不過他們漿洗不曾答應故此不知規矩託賴他們婆子排場方知一二乾娘便許多失利心中只要他們便進來:「老成仔細。」一面一面:「出去不到什麼空兒格子不出。」一面丫頭:「不知道你們!」丫頭:「我們不出不信如今帶累我們受氣可信我們地方一半還有一半何況我們地方伸手動嘴。」一面一面出去幾個家伙婆子出來:「嫂子沒用鏡子進去。」婆子只得忍耐下去

  吹了寶玉:「仔細一口可好?」只是襲人襲人:「一口何妨。」:「。」一口如此自己便一口:「。」寶玉寶玉罷了眾人出去丫頭襲人出去吃飯寶玉使眼色伶俐幾年不知便裝頭疼吃飯襲人:「吃飯屋里作伴一時。」

  寶玉寶玉便方才火光發起如何如何謊言如何從頭告訴一遍何人滿面含笑一口氣說道:「可笑。」寶玉如何:「。」寶玉:「友誼應當。」:「那里友誼想頭自己小旦夫妻雖說假的每日那些排場真正溫存故此做戲尋常飲食兩個我愛死去活來至今所以燒紙後來我們一般溫柔:『大道理比如男子續弦必要續弦便只是便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