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Dream of the Red Chamber 《紅樓夢》

第二回 Chapter 63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六十三 群芳 金丹
  話說寶玉洗手襲人商議:“晚間大家取樂不可拘泥如今什麼他們備辦。”襲人:“放心個人每人銀子個人每人銀子他們假的三兩銀子早已交給嫂子預備四十果子和平已經紹興酒那邊我們個人生日。”寶玉:“他們那里不該他們。”:“他們難道我們有錢各人只管他們就是。”寶玉:“。”襲人:“一天兩句過不去。”:“如今坏了架橋火兒。”大家寶玉。”襲人:“怪不得’,會子疑惑等一等。”寶玉點頭:“出去走走舀水一個。”外邊無人便:“告訴嫂子喜歡只是委屈煩惱回家那里來得。”寶玉不免後悔:“襲人知道不知道?”:“告訴不知不曾。”寶玉:“告訴也罷告訴就是。”走進故意洗手

  掌燈時分門前一群進來大家家的幾個女人前頭大燈:“他們上夜出去咱們關門。”上夜出去家的不少家的吩咐:“耍錢倒頭天亮聽見不依。”眾人:“那里那樣大膽。”家的:“沒有?”眾人不知道襲人寶玉寶玉便出來:“媽媽進來。”:“襲人。”家的進來:“如今天長早些明兒不然到了明日遲了笑話不是讀書上學公子。”寶玉:“媽媽每日媽媽每日進來不知道已經今兒停住所以一會。”家的襲人:“普洱茶。”襲人:“子女已經大娘現成。”便家的:“這些聽見嘴里字眼大姑起名雖然屋里到底老太太太太嘴里尊重一時半刻偶然一聲使得只管起來以後兄弟照樣便惹人笑話家子沒有長輩。”寶玉:“媽媽不過是一時半刻。”襲人:“委屈直到如今姐姐不過一聲聲名當著卻是一樣。”家的:“讀書知禮自己尊重三五老太太太太屋里過來便是老太太太太屋里貓兒輕易調教公子行事。”便:“請安我們。”寶玉:“。”家的眾人別處進來:“這位奶奶那里排場我們。”:“不是好意少不得提防意思。”一面襲人:“不用咱們桌子寬綽便宜。”大家果然那邊果子兩個茶盤次方搬運兩個老婆在外火盆寶玉:“咱們大衣。”眾人:“我們輪流安席。”寶玉:“五更知道這些俗套在外跟前不得已會子不好。”眾人:“。”于是不上忙著卸妝寬衣

  一時正裝頭上隨便身上長裙寶玉穿著大紅棉紗襖子下面一個各色玫瑰芍藥花瓣枕頭兩個划拳當時滿口穿著緞子水田夾襖底下褲腿頭上編著小辮總歸粗細腦後米粒大小一個塞子一個白果大小鑲金墜子滿月秋水還清眾人:“兩個雙生弟兄兩個。”襲人一一:“等等划拳不安席每人手里我們一口。”于是襲人一口依次下去一一大家團圓坐定沿不下便椅子放下四十碟子一色白粉定窯不過只有茶碟里面不過是山南海北中原外國天下所有酒饌寶玉咱們不要那些。”:“骰子咱們。”寶玉:“沒趣不好咱們花名。”:“正是早已這個。”襲人:“這個沒趣。”:“咱們悄悄姑娘姑娘一回二更。”襲人:“開門倘或遇見?”寶玉:“什麼咱們姑娘一聲還有姑娘。”眾人:“姑娘奶奶屋里大發。”寶玉:“什麼你們。”不了一聲分頭

  襲人:“兩個只怕寶林兩個不肯我們死活。”于是襲人老婆燈籠果然寶釵身上不好再三央求:“好歹我們一點体面。”了卻歡喜:“李紈倘或知道了不好。”便再三李紈先後到了襲人死活香菱桌子寶玉:“妹妹這邊板壁。”靠背襲人椅子沿遠遠靠背寶釵李紈:“你們日日聚飲今兒我們自己如此往後怎麼。”李紈:“何妨之中不過生日節間如此夜夜如此不怕。”一個里面象牙花名當中骰子揭開里面至寶寶釵便:“不知什麼。”伸手大家牡丹群芳下面一句唐詩

  無情動人:“群芳隨意不拘詩詞道一。”眾人:“牡丹。”大家寶釵便:“我們。”:“這樣大家好聽。”于是大家便:“壽筵風光。”眾人:“回去會子不用极好。”只得》:

  天門落花
  塵沙
  猛可一層多少門外天涯
  黃龍一線向東貧窮酒家
  云霞
  得了便早些回話
  桃花

  寶玉只管顛來倒去無情動人”,曲子眼看不語一手寶釵寶釵一個十六:“不知什麼。”伸手出來自己便在地下:“東西不好不該外頭男人們許多上頭。”眾人不解襲人起來眾人看上瑤池

  :“必得婿大家恭賀共同。”眾人:“什麼閨閣除了三根何妨我們有了王妃難道也是王妃不成大喜大喜。”大家那里史湘雲香菱李紈個人下去這個別的眾人不肯十九點出便李氏李氏:“你們瞧瞧勞什子有些意思。”眾人姿一面舊詩

  茅舍甘心:“下家。”李紈:“有趣你們不問你們。”便十八便伸手出來大家一面沉酣

  :“‘兩個兩個。”眾人便白日自行船家。”眾人:“沉酣’,不便飲酒上下。”拍手:“阿彌陀佛真真!”恰好上家寶玉下家只得寶玉不見起來便只管說話便骰子便出來大家那邊一句舊詩

  :“。”怎麼寶玉:“咱們喝酒。”大家十九香菱香菱便”,一句

  連理花正開:“大家。”香菱便默默:“不知還有什麼。”一面伸手上面芙蓉一句舊詩

  東風:“牡丹。”眾人:“這個除了別人芙蓉。”于是便二十襲人襲人便伸手支出卻是桃花武陵一面舊詩

  桃紅:“同姓。”眾人:“一回熱鬧有趣。”大家香菱寶釵同姓:“。”于是大家:“命中婿我們好喝。”:“什麼大嫂順手一下子。”李紈:“人家不得婿挨打不忍。”眾人襲人有人老婆出去原來姨媽打發眾人:“二更以後十一。”寶玉不信十分便起身:“不住回去吃藥。”眾人:“。”襲人寶玉眾人李紈寶釵:“破格。”襲人:“如此。”斟滿每人襲人那邊方回

  大家襲人用大各樣地下嬤嬤彼此有了三分便猜拳小曲那天四更時分嬤嬤一面一面眾人納罕收拾睡覺胭脂一般眼角許多身子不得便襲人身上,”姐姐心跳。”襲人:“盡力起來。”不得只管寶玉:“不用咱們胡亂。”自己便身子便睡著襲人只得輕輕起來寶玉自己對面倒下

  大家一覺不知所之及至天明襲人睜眼見天晶明:“遲了。”對面頭枕沿連忙起來寶玉翻身:“遲了!”起身起來發怔眼睛襲人:“不害怎麼地方。”方知寶玉下地:“怎麼不知道。”寶玉:“不知道知道。”丫頭進來伺候梳洗寶玉:“昨兒今兒晚上還席。”襲人:“今兒有人說話。”寶玉:“什麼不過咱們算是怎麼正是有趣沒了。”襲人:“這樣有趣興盡無後昨兒上來記得一個。”:“姐姐姐姐一個!”眾人兩手不住

  平兒笑嘻嘻說親自來昨日:“今兒一個使不得。”眾人讓坐:“可惜昨夜。”平兒:“你們夜里什麼?”襲人便:“告訴不得昨兒夜里熱鬧非常往日老太太太太眾人不及昨兒我們一個個三不知起來四更天才橫三豎四一個。”平兒:“。”:“今兒還席。”平兒問道:“?”:“耳朵。”平兒:“會子有事不和幹事一回打發一個不到上門。”寶玉已經

  寶玉梳洗忽然一眼看見硯台底下說道:“你們隨便東西不好。”襲人:“怎麼了有了不是?”寶玉:“硯台什麼一定樣子忘記。”出來卻是字帖兒寶玉原來上面外人妙玉。”寶玉起來:“告訴。”襲人這般不知那個要緊帖子一齊:“昨兒接下一個帖子?”飛跑進來:“昨兒妙玉打發媽媽那里誰知。”眾人:“這樣大驚小怪不值。”寶玉:“。”當時外人三字自己不知上回什麼字樣只管提筆出神半天主意:“寶釵批評怪誕不如。”

  帖兒顫巍巍迎面寶玉:“姐姐那里?”:“妙玉說話。”寶玉說道:“為人不合時宜萬人原來推重姐姐姐姐不是我們一流俗人。”:“未必真心十年鄰居修煉我家房子十年作伴我所貧賤我們不合時宜權勢不容如今湊合我們舊情青目當日。”寶玉恍如一般:“怪道姐姐舉止言談超然原來正因為難請教別人如今遇見姐姐真是巧合姐姐指教。”便取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