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Dream of the Red Chamber 《紅樓夢》

第二回 Chapter 64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六十四 淑女 浪蕩九龍
  話說諸事連忙寺中于是連夜分派執事預備一切應用初四卯時靈柩進城一面使知會諸位親友是日喪儀耀賓客何止數萬內中一等半瓶醋讀書人喪禮與其莫若一路紛紛議論不一申時靈柩停放正堂之內舉哀親友漸次中人迎賓送客近親只有相伴此時禮法不免枕塊居喪小姨廝混寶玉每日穿方回鳳姐身体不能時常在此誦經親友扎掙過來相幫料理

  一日早飯因此天氣連日勞倦不免假寐寶玉回家進入寂靜無人幾個老婆丫頭回廊便乘涼打盹寶玉驚動只有看見連忙上前帘子掀起跑出幾乎寶玉滿怀寶玉含笑站住說道:“怎麼攔住。”未了𠺕不知一地隨後:“蹄子那里寶玉不在。”寶玉連忙攔住說道:“妹子不知怎麼得罪。”不想寶玉此時回來不覺好笑說道:“狐狸精符咒沒有這樣。”:“就是不怕。”捉拿早已寶玉身後寶玉一手一手進入西邊正在那里抓子兒瓜子卻是不肯出去怀子兒一地寶玉歡喜:“如此長天不在你們寂寞睡覺大家消遣。”不見襲人問道:“襲人姐姐?”:“襲人越發道學獨自屋里面壁一會進去不知什麼一些聲氣聽不見瞧瞧或者此時參悟未可。”寶玉聽說一面一面襲人灰色絛子正在那里打結寶玉進來連忙站起來:“東西什麼完了結子工夫他們瞎鬧他們:‘你們不在靜坐養神。’這些什麼面壁’‘參禪等一會。”寶玉挨近襲人坐下打結問道:“這麼長天歇息歇息他們要不瞧瞧妹妹也好這個那里使?”襲人:“我見還是奶奶的事情那個東西親友夏天喪事得著平常如今有事過去天天所以一個完了結子雖然講究這個老太太回來看見我們躲懶穿帶。”寶玉:“難為只是不可倒是大事。”涼水寶玉不敢不時更換涼意而已寶玉襲人:“吩咐大哥那邊要緊即刻送信要緊不過。”房門回頭:“有事姑娘。”于是一徑瀟湘來看

  雪雁兩個老婆中都瓜果之類寶玉雪雁:“你們姑娘從來不這些東西這些瓜果不是姑娘奶奶?”雪雁:“告訴不許姑娘。”寶玉點頭應允雪雁便兩個婆子:“瓜果送去交與姐姐什麼。”婆子答應雪雁說道:“我們姑娘日方身上好些今日姑娘二奶姑娘不知想起自己傷感一回好些不知瓜果陳設下來桌子在外當地龍文瓜果忙著擺出我們姑娘素日新鮮果木之類不大衣服就是常坐難道老婆屋子香熏不成究竟不知何故。”便連忙寶玉不由低頭:“雪雁若是姊妹不必如此或者姑爹姑媽忌辰記得每年到此日期老太太吩咐另外整理送去妹妹此時大約七月因為瓜果家家妹妹所以自己奠祭禮記》:‘春秋未可此刻走去傷感极力勸解煩惱傷感無人莫若鳳姐如若妹妹傷感設法開解使哀痛抑郁致病。”一徑鳳姐

  許多執事婆子回事紛紛散出鳳姐和平說話寶玉:“回來吩咐家的使告訴沒什麼趁便回來歇息歇息再者那里那里禁得住那些氣味不想恰好。”寶玉:“多謝姐姐今日沒事姐姐日沒不知身上所以回來。”鳳姐:“左右不過是這樣不好老太太太太不在這些大娘一個安分每日不是打架拌嘴賭博偷盜事情出來雖說姑娘辦理出閣姑娘知道不得只好扎掙不得心靜一會兒病好。”寶玉:“如此姐姐保重身体。”閒話鳳姐一直

  瀟湘桌子陳設寶玉便已經完了走入面向懨懨大有不胜連忙說道:“。”慢慢起來含笑讓坐寶玉:“妹妹好些氣色只是為何傷心?”:“可是好好多早晚傷心?”寶玉妹妹現有淚痕如何只是妹妹素日本來凡事各自寬解不可無益作踐坏了身子使……”說到覺得以下的話有些連忙咽住雖說處長情投意合生死只是心中領會從來未曾當面說出每每說話造次得罪今日為的是勸解不想造次不下心中自己實在因而早已下淚起先寶玉說話不論輕重如今光景有所本來此時不免無言

  為何角口說道:“姑娘身上好些慪氣到底怎麼樣?”寶玉一面:“妹妹。”一面搭訕起來閒步硯台底下不禁伸手拿起起身寶玉怀:“妹妹看看。”:“不管什麼。”未了寶釵:“兄弟要看什麼?”寶玉上面言詞不知心中如何造次回答一面寶釵一面說道:“古史中有女子終身令人可悲甚多今日數人胡亂感慨可巧丫頭鳳姐身上一時困倦起來那里不想瞧見其實沒有什麼是不是。”寶玉:“多早晚看來昨日扇子我愛白海所以自己不過為的是中看便豈不閨閣詩詞字跡輕易往外傳誦不得自從拿出。”寶釵:“妹妹也是扇子偶然忘記書房相公看見不問倘或傳揚自古:‘女子無才便是德’,貞靜為主女工還是第二其餘詩詞不過是中游可以可以不會咱們這樣人家姑娘不要這些才華名譽。”:“拿出看看無妨兄弟拿出就是。”:“如此可以不必。”寶玉:“早已了去了。”寶玉怀取出至寶一同細看

  西施
  一代傾城浪花
  浣紗
  虞姬
  腸斷
  何如
  
  驚人紅顏命薄古今
  君王縱使顏色奪權畫工
  
  瓦礫明珠何曾
  前生同歸寂寥
  
  長揖美人眼識
  丈夫

  寶玉贊不絕口說道:“妹妹恰好何不》。”于是不容分說便提筆在後寶釵說道:“不論只要古人走去縱使字句精工落第二義究竟算不得即如前人甚多怨恨延壽不能使畫工賢臣美人紛紛不一後來复有意態由來不成當時延壽’,耳目所見如此萬里安能夷狄’。己見今日妹妹可謂新奇別開生面。”

  有人:“回來适才外間傳說一會想必回來。”寶玉連忙起身至大以內等待恰好賈璉下馬進來于是寶玉賈璉跪下賈母王夫人賈璉攜手進來李紈鳳姐寶釵早在中堂等候一一相見賈璉說道:“老太太明日一早到家一路身体今日打發來回明日五更迎接。”眾人路途景況賈璉大家賈璉歇息宿晚景不必次日前後賈母王夫人等到眾人接見便王夫人等人聽見里面哭聲震天卻是賈赦賈璉賈母到家這邊當下賈母進入里面賈赦賈璉率領中人出來父子一邊一個賈母賈母怀痛哭賈母暮年光景痛哭不已賈赦賈璉在旁苦勸方略止住婆媳不免相持眾人上前一一請安問好賈母回家歇息在此未免傷心再三賈母回家王夫人再三相勸賈母不得已方回果然年邁禁不住風霜傷感夜間便鼻塞連忙醫生診脈下藥足足忙亂半夜一日幸而發散未曾傳經三更大家次日服藥調理

  送殯賈母寶玉在家侍奉鳳姐未曾其餘賈赦賈璉夫人王夫人率領家人方回寺中守靈日後老娘照管

  賈璉素日姐妹無緣近因在家每日相認不禁垂涎素有鹿因而乘机百般撩撥眉目傳情只是淡淡相對只有十分有意只是眼目眾多無從下手賈璉吃醋不敢只好心領神會而已此時出殯以後老娘帶領幾個使丫鬟老婆正室居住其餘婢妾寺中外面不過晚間巡更日間看守門戶白日里面所以賈璉便下手相伴寺中住宿時常料理家務不時勾搭

  一日管家祿來回:“前者青衣使一千一百五百六百昨日買賣催討小的特來。”:“就是何必。”祿:“昨日上去只是老爺以後各處甚多預備道場用度此時不能發給所以小的今日特來或者暫且發給或者挪借吩咐小的好辦。”:“銀子使無論那里。”祿:“一二小的可以挪借六百小的一時那里。”一回:“昨日出殯以後江南五百未曾上去。”答應連忙這邊來回來回父親:“昨日銀子使二百三百令人交與老娘。”:“既然如此老娘出來交給再也瞧瞧中有兩個姨娘祿。”

  祿答應退出賈璉進來祿上前賈璉便一一告訴賈璉心中:“。”一面說道:“多大何必昨日我方得了銀子沒有使莫若豈不省事。”:“如此吩咐一并。”賈璉:“必得親身日沒回家老太太老爺太太請安大哥那邊家人有無再也親家太太請安。”:“只是勞動心里不安。”賈璉:“自家兄弟何妨。”吩咐:“叔叔那邊老太太老爺太太請安請安打聽打聽老太太身上大安服藥沒有?”一一答應跟隨賈璉出來幾個上馬一同進城

  閒話賈璉有心便提到如何標致如何做人舉止大方言語溫柔令人可敬可愛,“人人嬸子据我看那里。”便:“叔叔這麼叔叔二房何如?”賈璉:“還是正經?”:“當真的話。”賈璉:“只是嬸子不依再也老娘不願況且聽見有了人家。”:“無妨不是老爺老娘聽見老娘一家皇糧後來官司敗落老娘出來如今十數音信不通老娘時常報怨退婚父親有了好人不過令人找著十幾銀子退婚极了銀子什麼不依知道咱們這樣人家不怕不依叔叔這樣二房管保老娘父親願意只是嫂子那里。”

  賈璉聽到花都那里還有什麼話說只是一味而已:“叔叔有膽量主意管保無妨不過幾個。”賈璉:“主意沒有不依。”:“叔叔回家一點聲色明了父親老娘然後咱們後方左右房子應用家伙窩子家人過去日子人不知鬼不覺過去囑咐家人不許走漏風聲嫂子里面住著大院那里知道了叔叔兩下住著一年半載即或出來不過老爺叔叔嬸子不生子嗣起見所以私自在外就是嬸子生米做成熟飯只得老太太沒有。”

  自古”,賈璉只顧貪圖美色萬全現今身上嚴父种种不妥置之度外不知好意素日姨娘有情在內不能暢意如今若是賈璉少不得在外居住賈璉不在好去鬼混賈璉那里思想致謝:“果然能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