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Dream of the Red Chamber 《紅樓夢》

第二回 Chapter 65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六十五  二郎
  話說賈璉商議事事妥貼初二新房十分齊備母女夫婦一口一聲老娘或是老太太或是姨娘次日五更一乘各色香燭紙馬以及酒飯早已十分妥當一時賈璉天地紙馬身上頭上煥然一新不是在家模樣十分得意洞房賈璉顛鸞倒鳳百般恩愛不消細說

  賈璉不知怎生奉承二等不許奶奶自己奶奶鳳姐一筆有時回家有事羈絆鳳姐自然有事商議疑心不管這些便游手打聽小事奉承賈璉乘机便宜露風于是賈璉深感不盡賈璉一月銀子天天供給母女吃飯賈璉夫妻母女便賈璉自己積年所有梯己一并鳳姐素日為人行事枕邊盡情告訴便進去願意當下個人日子十分丰足

  眼見兩個月光佛事晚間回家姨妹久別探望探望打聽賈璉不在回來不在歡喜左右一概回去兩個心腹一時到了新房掌燈時分悄悄兩個圈內下房聽候進來母女然後大家一回閒話:“保山如何錯過燈籠過日姐姐你們。”說話之間預備下酒一家人避諱二來請安便:“還是有良心小子所以日後自有大用不可在外自然倘或什麼那里只管我們弟兄不比別人。”答應:“小的知道小的不盡除非不要腦袋。”點頭:“知道。”當下便母親:“那邊走走。”會意便真個出來丫頭便挨肩百般輕薄起來丫頭看不過出去兩個自在取樂不知什麼勾當

  兩個飲酒女人兩個丫頭嘲笑:“不在上頭一時起來沒人。”女人:“胡涂相干一應承當風雨橫豎不著頭上。”原因妻子發跡近日越發自己賺錢之外一概不管賈璉不肯責備便睡覺家的這些丫鬟他們上好

  高興家的出來開門看見賈璉下馬有事女人便悄悄:“西。”賈璉便臥房母親便有些訕訕賈璉不知:“咱們好睡今日。”上來賈璉難受一時家的端上對飲丈母兩個丫頭一個過來賈璉心腹有了心下會意兩個正在那里都會:“會子我們赶不上恐怕借宿。”便:“有的是只管使交給奶奶回去。”便:“我們。”坐下起來原來不能相容互相起來放下酒杯出來好容易進來家的:“現成。”出去楞子眼回頭見仰臥便:“兄弟起來好生只顧一個人我們。”便說道:“咱們今兒公公爐子燒餅要有一個正經。”不必只得吹了將就聽見心下便只管言語混亂賈璉賈璉春興發作便寬衣穿著大紅烏雲滿臉春色白日顏色賈璉:“人人我們夜叉齊整如今看來不要。”:“標致無品看來到底標致。”賈璉問道:“如何不解。”說道:“你們愚人什麼事不知如今兩個夫妻日子不是愚人如今夫妻終身豈敢一字算是將來妹子如何結果据我看這個長策長久。”賈璉:“放心不是拈酸吃醋前事不必驚慌妹夫倒是自然不好意思不如我去。”便西燈燭輝煌取樂賈璉便進去:“兄弟請安。”珍羞只得起身讓坐賈璉:“何必如此景象咱們弟兄從前如何大哥我操今日粉身碎骨感激不盡大哥多心從此以後大哥不然兄弟絕後再不到此。”便跪下連忙攙起:“兄弟怎麼無不領命。”賈璉:“大哥。”:“過來小叔。”:“老二到底哥哥必要。”賈璉:“不用清水看見人子上場好歹戳破我們不知道府上會子幾個臭錢你們哥兒我們兩個權當取樂你們打錯算盤知道老婆難纏如今姐姐二房不得奶奶幾個腦袋大家便倘若有一點過不去本事兩個牛黃出來潑婦算是姑奶奶喝酒什麼咱們!”自己自己賈璉脖子:“哥哥已經咱們。”賈璉承望這等無恥老辣弟兄兩個風月不想今日閨女一席話:“姐姐咱們同樂俗語便宜不過當家’,他們弟兄咱們姊妹不是外人只管上來。”不好意思起來得便就要那里此時後悔承望為人賈璉不好輕薄起來

  頭髮大紅襖子蔥綠抹胸底下一對斯文兩個墜子秋千一般燈光之下顯得柳眉丹砂秋水不獨壓倒所見上下貴賤若干女子未有綽約風流酥麻不禁風情放出弟兄兩個全然一點識別中一響亮沒了不過是酒色二字而已自己高談闊論任意揮霍一陣弟兄嘲笑取樂真是男人并非男人一時興盡不容弟兄出去自己關門自此丫鬟婆娘不到便賈璉痛罵誆騙寡婦回去之後以後不敢輕易有時自己一會到了只好便誰知天生脾氣不堪仗著自己風流標致偏要打扮出色作出許多萬人不及男子垂涎落魄不能不舍迷離顛倒以為十分相勸:“姐姐糊涂咱們金玉一般兩個現世寶無能而且一個利害女人如今不知咱們倘或一日知道了干休勢必大鬧不知如今他們取樂作踐那時臭名後悔不及。”因此一說母女只得天天挑揀穿有了珠子寶石趁心衣裳不如不論便剪刀一句究竟何曾隨意一日許多昧心賈璉心中上來無奈倒是多情以為賈璉終身凡事溫柔和順凡事不敢自專鳳姐十倍標致言談行事五分雖然如今改過已經有了一個好處算了賈璉:“知過必改。”已往取現便一心生死那里還有在意枕邊賈璉:“大哥商議商議丫頭不是常法終久生出怎麼?”賈璉:“前日大哥只是舍不得肥羊只是玫瑰花可愛咱們未必正經個人。’意思丟開。”:“放心咱們明日丫頭自己無法少不得。”賈璉:“。”次日賈璉不出小妹過來母親便不用姐姐開口便:“姐姐今日自有一番要說妹子不是愚人不用絮絮叨叨從前丑事無益如今姐姐得了好處安身有了安身歸結正理終身大事一生兒戲如今改過守分只要一個素日可心如意你們揀擇雖是潘安心里一世。”賈璉:“容易就是一應彩禮我們置辦母親不用操心。”:“姐姐知道不用:“賈璉一時起來大家想來賈璉便道:“!”便拍手:“知道了果然眼力。”賈璉:“別人如何一定寶玉。”以為便一口:“我們姊妹弟兄不成難道除了天下沒了男子不成!”眾人:“除去還有一個?”:“在眼前姐姐年前就是。”

  正說賈璉心腹賈璉:“老爺那邊小的答應老爺那邊小的連忙。”賈璉:“昨日家里沒人?”:“小的奶奶在家商議只怕不能。”賈璉跟隨留下答應事務拿大沿說話家里奶奶多大年紀利害樣子老太太多大年紀太太多大年紀姑娘幾個各樣家常笑嘻嘻沿一頭一頭備細告訴母女:“二門我們兩班個人幾個奶奶的心腹幾個心腹奶奶的心腹我們不敢心腹奶奶的提起我們奶奶心里歹毒我們算是那里見得倒是跟前姑娘為人雖然奶奶一氣奶奶常作好事小的有了不是奶奶不過完了如今合家大小除了老太太太太兩個沒有只不過面子情兒皆因一時不及一味老太太太太兩個喜歡沒人恨不得銀子下來成山老太太太太過日子殊不知討好好事不等別人有了不好自己便別人身上在旁火兒如今正經婆婆太太母雞自家不管倒替人家張羅’。不是老太太頭里。”:“這等將來不知怎麼一層越發有的。”跪下說道:“奶奶這樣小的不怕但凡小的造化起來奶奶得了奶奶這樣小的打罵提心吊膽如今幾個背後稱揚奶奶我們商量出來情願答應奶奶。”:“起來那樣起來你們什麼奶奶。”連忙搖手:“奶奶千萬不要告訴奶奶一輩子嘴甜心苦兩面三刀上頭腳下使只怕張嘴不過奶奶這樣斯文良善那里對手!”:“怎麼樣!”:“不是小的放肆胡說奶奶便禮讓看見奶奶標致得人干休人家罐子丫頭一眼本事當著羊頭雖然姑娘屋里大約之間兩個有一次姑娘性子一陣:‘不是自己不依會子這樣一般也罷央告姑娘。”:“可是扯謊這樣一個夜叉怎麼屋里?”:“這就俗語天下不過一個平兒自幼丫頭過來一共嫁人嫁人這個心腹屋里一則賢良名兒好不外頭還有因果我們家的規矩爺們未娶兩個原有兩個誰知半年尋出不是打發出去別人不好說自己過不去所以強逼姑娘里人姑娘正經從不放在心上不會窩夫一味忠心容下。”:“原來如此聽見你們還有寡婦奶奶姑娘這樣利害這些如何?”拍手:“原來奶奶不知道我們這位寡婦奶奶名叫大菩薩’,第一我們家的規矩寡婦奶奶不管清淨守節姑娘姑娘交給看書寫字針線學道責任問事不知不管一向奶奶究竟無可不過是按例多事我們大姑不用說但凡不好大福姑娘二木’,不知一聲姑娘玫瑰花’。”姊妹:“玫瑰花無人不只是刺戳也是神道可惜不是太太,‘老鴰鳳凰’。姑娘正經妹子自幼老太太太太過來這麼也是不管奶奶不知道我們家的姑娘另外兩個姑娘真是天上少有地下無雙一個咱們太太女兒小名什麼面龐身段什麼一肚子文章只是一身這樣穿出來我們王法悄悄西施’。還有姨太太女兒什麼寶釵出來每常出門上車一時院子瞥見一眼我們鬼使神差兩個不敢出氣。”:“你們大家規矩雖然你們小孩子遇見小姐遠遠。”搖手:“不是不是正經自然遠遠自不必說自己不敢出氣生怕。”滿屋里起來不知端詳且聽下回分解

Dictionary cache status: not loaded

Glossary and Other Vocabula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