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Dream of the Red Chamber 《紅樓夢》

第二回 Chapter 66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六十六 小妹地府 二郎入空
  話說家的一下子:“原有越發沒了這些寶玉那邊。”問道:“可是你們寶玉除了上學什麼?”:“姨娘說起姨娘未必這麼沒有正經學堂我們祖宗直到不是寒窗喜歡讀書老太太寶貝老爺如今不敢成天顛顛的話不懂不知外頭人人模樣心里自然聰明誰知一句話沒有所有好處難為認得幾個每日見人丫頭再者有時我們喜歡沒上沒下大家一陣喜歡各自不理我們不理責備因此沒人只管隨便。”:“主子你們這樣抱怨可知難纏。”:“我們原來這樣可惜一個。”:“姐姐胡說咱們不是一面兩面行事言談吃喝原有女兒那是糊涂那些糊涂姐姐記得穿咱們同在正是和尚進來咱們那里頭里不知眼色過後悄悄告訴咱們:‘姐姐不知道并不眼色和尚恐怕氣味姐姐。’接著姐姐那個老婆赶忙:‘拿來。’冷眼原來女孩子不管怎樣不大外人所以他們不知道。”聽說:“兩個情投意合豈不?”不便說話低頭瓜子:“模樣行事為人倒是一對只是有了將來姑娘姑娘尚未老太太便開言那是無不准的。”大家正說又來了:“老爺有事机密大事平安不過三五起身來回半月工夫今日不能老奶奶明日定奪。”回去

  盤問妹子次日午後賈璉:“既有正事何必千萬誤事起身半月工夫。”:“如此只管放心一應不用妹子從不改悔改悔擇定只要就是。”賈璉:“此刻不在不知難為眼力自己十年十年再不情願姑子長齋念佛今生。”賈璉:“這樣?”:“說來話長年前我們老娘家里做生日我們那里老娘拜壽一起叫作看上如今要是舊年我們一個逃走不知不曾?”賈璉:“怪道什麼樣原來果然眼力不錯不知道二郎那樣一個標致冷面差不多的無情無義寶玉去年呆子不好意思我們不知那里一向後來聽見有人不知真是寶玉小子知道了倘或浪跡知道幾年豈不耽擱?”:“我們丫頭出來出來怎樣便。”

  正說之間說道:“姐夫放心我們不是心口兩樣什麼什麼有了便今日吃齋念佛母親若一百年自己修行。”,”一句簪子!”真個非禮不動非禮起來賈璉只得商議一回家務回家鳳姐商議起身一面:“不知道大約未來知道。”一面街坊未來賈璉只得回复起身便說起這邊悄悄長行小妹一個人持家不消

  是日一早平安大道之間頂頭一群馱子內中主仆騎馬近來不是別人薛蟠賈璉奇怪上來大家一齊相見大家便酒店敘談敘談賈璉:“之後我們忙著兩個和解誰知蹤跡全無怎麼兩個今日?”薛蟠:“天下這樣奇事同伙貨物春天起身一路平安誰知前日到了平安州界強盜東西不想那邊賊人奪回貨物我們性命不受所以我們結拜生死弟兄如今一路進京從此我們一般前面岔口上分二百一個姑媽先進安置然後宅子一門親事大家起來。”賈璉:“原來如此我們。”說道:“一門親事便自己如今小姨出來薛蟠不可告訴家里兒子自然知道薛蟠大喜:“如此表妹。”:“忘情不住。”薛蟠止住不語便:“既是這等親事。”:“一個絕色女子如今既是昆仲顧不得許多任憑裁奪無不從命。”賈璉:“如今口說無憑便品貌古今無二。”大喜:“如此姑娘不過月中進京那時如何?”賈璉:“你我一言為定只是信不過乃是浪跡倘然豈不人家一定。”:“大丈夫有失小弟況且定禮。”薛蟠:“現成二哥帶去。”賈璉:“不用須是親身自有不論貴賤不過帶去取信。”:“如此防身不能鴛鴦家傳不敢隨身收藏而已水流不舍。”大家各自上馬作別起程正是將軍不下各自前程

  且說賈璉一日到了平安節度完了公事十月前後一次賈璉領命次日連忙回家探望誰知賈璉出門之後操持家務十分謹肅每日關門一點外事小妹斬釘截鐵每日侍奉安分守己隨分過活雖是夜晚寂寞一心眾人早早回來完了終身大事賈璉進門這般景況不盡大家之後賈璉便路上相遇出來鴛鴦取出上面珠寶里面卻是合体上面上面冷颼颼明亮秋水一般喜出望外連忙自己每日終身賈璉回去回家相見那時鳳姐出來理事行走賈璉告訴近日不在任憑賈璉裁奪只怕賈璉獨力不加少不得三十銀子賈璉拿來交與預備妝奩

  誰知八月拜見姨媽遇見方知薛蟠風霜不服水土進京便病倒在家調治聽見臥室相見姨媽念舊母子十分稱謝說起親事一應東西妥當擇日感激不盡

  次日寶玉人相如魚得水二房寶玉:“聽見一干不敢聽見二哥著實不知話說?”路上所有一概告訴寶玉寶玉:“大喜大喜難得這個標致果然古今絕色為人。”:“既是這樣那里人物如何想到況且素日關切至此路上工夫那樣再三難道女家男家不成自己疑惑起來後悔不該留下所以後來想起可以。”寶玉:“精細如何定禮疑惑起來只要一個絕色如今既得絕色便何必?”:“不知如何絕色?”寶玉:“大嫂繼母帶來小姨那里他們一個怎麼不知真真一對尤物。”跌足:“不好斷乎不得了你們除了兩個石頭獅子乾淨只怕貓兒乾淨。”寶玉聽說失言連忙作揖:“該死胡說你好告訴品行如何?”寶玉:“深知未必乾淨。”:“自己一時忘情好歹多心。”寶玉:“何必倒是有心。”作揖告辭出來薛蟠一則臥病浮躁不如定禮主意已定便一徑賈璉賈璉正在新房不禁出來內室相見作揖老伯自稱晚生賈璉之間便:“偶然誰知家姑四月弟婦使無言老兄姑母合理不敢索取祖父。”賈璉便不自在:“反悔所以婚姻出入隨意斟酌。”:“如此不敢從命。”賈璉饒舌便起身:“此處不便。”明明聽見好容易反悔便得了消息自然自己無恥不屑出去賈璉退賈璉無法自己豈不無趣賈璉出去連忙摘下出來便:“你們不必出去定禮。”一面淚如雨下左手右手可怜揉碎桃花滿地玉山傾倒”,不知那邊當下眾人急救不迭一面嚎哭一面賈璉揪住賈璉:“多事人家威逼尋短見便覺生出丑不如豈不省事。”賈璉此時沒了主意便不動:“并不這等剛烈賢妻可敬可敬。”大哭棺木眼見入殮大哭告辭

  出門默默方才原來這樣標致這等剛烈自悔不及之間薛蟠只管出神新房之中十分齊整叮當一手鴛鴦一手冊子:“痴情不期冷面痴情前往太虛幻境所有一干不忍一會從此再不相見。”便不舍上來便:“來自前生無干。”一陣警覺睜眼那里旁邊一個道士便起身稽首:“何方法號?”道士:“不知道何方何人不過而已。”不覺煩惱便道士不知那里便——

Dictionary cache status: not loaded

Glossary and Other Vocabula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