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Dream of the Red Chamber 《紅樓夢》

第二回 Chapter 68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六十八 大觀園 鳳姐大鬧
  話說賈璉起身平安節度在外一個方回賈璉确信只得在下等候及至回來相見辦妥回程兩個

  誰知鳳姐心下早已賈璉前腳回來便各色收拾廂房自己正室一樣裝飾陳設十四便賈母王夫人十五一早姑子進香平兒媳婦兒媳婦未曾上車便告訴眾人吩咐男人一徑前來

  引路一直到了門前家的:“二奶奶奶家的只得相見于是整衣出來門前鳳姐下車進來頭上白銀身上披風柳葉丹鳳三角俏麗三春清洁女人入院上來張口便:“姐姐下降不曾倉促。”便下來鳳姐還禮不迭攜手入室

  鳳姐上座丫鬟褥子便行禮:“奴家年輕到了家母家姐商議主張今日有幸相會姐姐奴家寒微凡事姐姐指示教訓傾心吐膽姐姐。”便鳳姐:“皆因奴家婦人一味慎重不可在外父母擔憂你我痴心怎奈宿姐姐二房大事人家不曾生育不想嫉妒私自大事并不使天地風聞不樂不敢可巧遠行在外奴家親自拜見姐姐下体起動大駕你我姊妹同居彼此合心慎重世務保養身体姐姐在外在內不堪相伴再者使外人不雅觀要緊倒是談論奴家不怨所以今生今世名節姐姐身上小人未免素日持家背後言語常情姐姐何等人物豈可實有不好上頭公婆中有無數姊妹妯娌世代名家今日今日姐姐在外別人以為正是天地神佛不忍小人誹謗姐姐進去一樣同居同分公婆丈夫同喜骨肉不但起小人見自悔從前就是丈夫心中未免所以姐姐恩人使從前無餘姐姐情願在此妹子每日姐姐梳頭洗面姐姐跟前好言方便方便一席之地安身願意。”便嗚嗚起來這般不免滴下

  平兒上來打扮不凡舉止品貌不俗料定平兒連忙親身妹子如此你我一樣。”鳳姐起身:“折死妹子只管受禮咱們丫頭以後如此。”周家包袱取出上色已往鳳姐,”怨不得別人如今姐姐這般便极好小人不遂誹謗主子常理傾心吐膽一回鳳姐認為知己媳婦在旁稱揚鳳姐素日許多只是吃虧惹人已經預備房屋奶奶進去便。”心中早已進去如此便:“姐姐只是怎樣?”鳳姐:“姐姐細軟只管進去這些粗笨無用姐姐妥當。”:“今日遇見姐姐進去凡事姐姐料理日子不曾世事不明如何作主進去沒有什麼東西不過是。”鳳姐便家的好生看管廂房于是穿戴攜手上車悄悄告訴:“我們家的規矩老太太一概不知倘或打死如今老太太太太我們一個花園极大姊妹住著容易沒人法子明白那時再見。”:“任憑姐姐裁處。”那些預先說明如今大門後門

  眾人鳳姐便大觀園後門來到李紈相見大觀園知道了鳳姐進來引動多人來看一一眾人標致和悅無不稱揚鳳姐一一吩咐眾人:“不許在外風聲老太太太太知道你們。”婆子丫鬟鳳姐賈璉所行知道關系非常不管鳳姐悄悄李紈收養,“明了我們自然過去。”李紈鳳姐那邊收拾房屋不好正理只得收下鳳姐變法丫頭一概退出自己一個丫頭使喚暗暗吩咐媳婦:“好生照看走失逃亡一概你們算帳。”自己暗中行事合家暗暗納罕:“如何這等賢惠起來。”

  得了這個所在姊妹相好安心樂業其所誰知之後丫頭便有些不服使喚起來:“沒了回聲奶奶。”便道:“二奶怎麼不知好歹眼色我們奶奶天天承應老太太承應這邊太太那邊太太這些妯娌姊妹上下男女天天起來的話一日大事一二小事還有三五外頭娘娘以及王公多少人情家里這些親友調度銀子上萬一日一個一個一個調度那里點子小事煩瑣咱們不是明媒正娶亙古少有一個賢良人才這樣聽見吵嚷起來在外不生怎樣!”一席話一說少不得將就漸漸拿來亂叫起來不安分少不得鳳姐一面鳳姐卻是和容悅色滿嘴姐姐:“不到不住他們只管告訴他們。”丫頭媳婦:“深知你們倘或二奶告訴一個你們這般好心思想既有何必多事不知好歹也是常情他們委屈賢良。”因此他們遮掩

  鳳姐一面使在外打聽深知原來有了婆家女婿現在十九成日在外不理家私父親出來現在賭錢存身父親得了銀子退女婿不知道原來小伙子名叫張華鳳姐一一原委便二十銀子悄悄張華養活只管有司衙門之中強逼退張華深知利害不敢造次鳳姐鳳姐:“不上种子便我們謀反沒事不過是大家沒臉自然能夠平息。”領命只得細說張華鳳姐吩咐:“對詞。”如此如此這般這般,“自有道理。”做主便張華自己:“來往一應調唆。”張華便得了主意商議次日便

  坐堂賈璉上面家人只得遣人對詞青衣不敢不用早在街上等候青衣上去:“起動兄弟兄弟不得。”青衣不敢:“。”于是故意一遍碰頭說道:“小的小的主人實有張華小的故意攀扯小的在內其中還有別人老爺。”張華碰頭:“還有小的不敢所以。”故意:“糊涂東西不快說出朝廷公堂之上主子要說出來。”張華便說出無法只得鳳姐暗中打聽起來便告訴虛張聲勢而已三百銀子打點到了根子深知原委次日張華無賴拖欠銀兩虛詞誣賴良人王子相好到家一聲巴不得了事便收下對詞

  且說忙著有人報信有人你們如此如此這般這般道理來回:“大膽。”即刻二百銀子打點家人對詞商議之間:“西二奶。”這個藏躲不想鳳姐進來:“大哥兄弟好事!”請安鳳姐進來:“好生伺候姑娘吩咐他們牲口。”別處

  鳳姐上房出來鳳姐氣色不善:“什麼事這等?”鳳姐照臉一口吐沫:“家的丫頭沒人難道家的普天下死絕男人願意大家說明在身個人會子人家我們官場中都知道利害吃醋如今指名什麼不是這等或是老太太太太有了心里使你們圈套出去如今咱們兩個一同證明回來咱們中人大家覿面明白休書走路。”一面一面大哭只要在地下碰頭姑娘嬸子息怒。”鳳姐一面:“腦子五鬼沒良心种子不知成日調三窩四這些沒臉王法營生不容祖宗不容!”磕頭聲說:“嬸子動氣仔細自己嬸子動氣。”自己舉手左右開弓自己嘴巴子自己自己:“以後三不管閒事以後叔叔的話嬸子的話?”眾人不敢

  鳳姐怀里動地大放悲聲:“兄弟娶親為什麼使名兒咱們省得捕快再者咱們過去老太太太太和眾族人大家公議賢良不容丈夫娶親休書即刻妹妹親身生怕老太太太太生氣不敢現在三茶六飯收拾房子一樣道理老太太知道了接過大家安分守己舊事誰知有了人家不知你們什麼事一概不知道如今昨日縱然出去家的少不得太太五百銀子打點如今那里。”後來放聲大哭祖宗尋死揉搓一個衣服眼淚鼻涕:“孽障种子老子好事不好。”鳳姐聽說兩手問道:“發昏嘴里難道茄子不然他們嚼子為什麼告訴我去告訴會子平安不了田地會子他們自古:‘不如。’但凡他們這些才幹沒口嘴子葫蘆一味小心賢良名兒總是他們不怕。”:“何曾不是這樣不信何曾他們怎麼樣怨不得妹妹生氣只好。”

  姬妾丫鬟媳婦烏壓壓一地:“二奶圣明雖是我們奶奶的不是奶奶作踐當著奴才奶奶素日何等如今奶奶。”上茶鳳姐一面頭髮:“出去大哥對面大爺五七娶親這個不知道也好日後教導。”磕頭:“父母相干兒子一時調唆叔叔父親并不知道如今父親正要商量太爺出殯嬸子起來兒子也是嬸子責罰兒子兒子官司嬸子料理兒子不能大事嬸子何等豈不俗語胳膊袖子’。兒子糊涂不肖貓兒一般嬸子教訓不和兒子一般見識少不得嬸子費心費力外頭壓住嬸子這個不肖兒子少不得委屈兒子。”磕頭不絕

  鳳姐母子這般往前施展只得形容言談年輕不知聽見有人告訴嚇昏不知方才怎樣得罪嫂子可是胳膊袖子’,少不得嫂子嫂子哥哥官司按下。”一齊:“嬸子放心橫豎一點兒連累不著叔叔嬸子方才五百銀子少不得娘兒們打點五百銀子嬸子過去不然嬸子虧空越發我們該死還有老太太太太跟前嬸子周全方便這些。”鳳姐冷笑:“你們了事會子你們周全雖然呆子不到如此嫂子兄弟丈夫嫂子絕後豈不嫂子絕後嫂子就是妹子一樣聽見連夜喜歡不成傳人收拾屋子就要進來倒是奴才小人見識他們:‘奶奶若是我們主意老太太太太怎樣收拾房子。’才不言語誰知半空跑出一個張華聽見合眼不敢聲張只得求人打聽張華什麼人這樣大膽打聽誰知無賴花子年輕不知:‘什麼?’倒是小子:‘二奶如今正是凍死餓死也是現在這個縱然凍死餓死怎麼一層一層父母一層一層俗語:“一身皇帝下馬。”什麼事不出況且滿不成。’嫂子便是韓信智謀回去兄弟不在商議少不得墊補誰知使越發耗子,——多少膿血所以少不得嫂子。”不等:“不必操心自然料理。”:“張華不過是咱們如今一個法兒銀子咱們打點完了官司出來銀子完了。”鳳姐:“孩子怨不得不顧這些出來原來糊涂暫且出官得了銀子眼前自然了事這些既是無賴銀子到手一旦事故訛詐起來咱們不怕擔心不住毛病為什麼銀子終久不了。”明白如此一說便:“還有主意,‘是非是非’,如今張華主意或是要人或是願意了事一定要少不得我去出來要錢我們少不得。”鳳姐:“如此舍不得姨娘出去不肯使只能。”深知鳳姐如此卻是巴不得只要本人出來賢良如今鳳姐歡喜:“外頭好處家里終久怎麼樣過去。”鳳姐主意如何撒謊鳳姐冷笑:“本事會子這個不上待要不出主意還是痴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