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Dream of the Red Chamber 《紅樓夢》

第二回 Chapter 69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六十九 小巧殺人 大限
  話說感謝只得那邊不過不得過來跟著鳳姐鳳姐:“說話。”:“這個自然一有不是身上。”大家賈母

  正值賈母姊妹說笑解悶鳳姐一個標致小媳婦進來著眼:“孩子可怜。”鳳姐上來:“祖宗看看好不好?”:“婆婆磕頭。”展拜起來姊妹太太再見一一故意在旁賈母上下:“什麼今年十幾?”鳳姐:“祖宗。”賈母眼鏡鴛鴦琥珀:“孩子過來瞧瞧肉皮。”眾人只得上去賈母琥珀:“瞧瞧。”鴛鴦裙子賈母眼鏡說道:“齊全孩子。”鳳姐聽說跪下那邊五一,“不得祖宗慈心進來圓房。”賈母:“什麼不是這樣賢良只是後方。”鳳姐叩頭起來賈母兩個女人一同帶去太太祖宗主意賈母使帶去夫人王夫人風聲不雅憂慮不樂于是廂房住居鳳姐一面使暗暗調張華還有許多銀子安家過活張華無心後來打發:“張華退我們親戚接到家里住著皆因張華拖欠我們債務追索誣賴主人那些。”瓜葛張華無賴訛詐出來在外打點調張華:“只要親事。”于是那邊消息便:“張華按數交還有力。”父親批准父親說明得人便鳳姐一面來回賈母如此大嫂幹事不明退惹人如此賈母過來,”既是妹子從小退使。”只得:“銀子怎麼。”鳳姐在旁:“張華口供不曾銀子見人老子:‘親家一次親家你們進去二房。’如此沒有只好幸而在家圓房只是回去豈不。”賈母:“圓房占人名聲不好不如送給那里不出好人。”賈母:“母親年月銀子退姐姐沒錯。”賈母便:“可見這樣丫頭料理料理。”鳳姐無法只得回來深知鳳姐使張華便暗暗遣人張華:“如今既有許多銀子何必原人只管主意豈不葬身銀子回家什麼好人不出走時路費。”張華心中倒是主意父親商議已定得了父子次日五更原籍打聽來回賈母鳳姐:“張華父子懼罪逃走官府追究大事完畢。”鳳姐心中必定張華帶回未免賈璉回來錢包張華還是自己妥當道理只是張華不知告訴了別日後翻案豈不自己自己原先如此外人因此主意出來遣人作賊打官司治死暗中使算計張華治死保住自己名譽領命出來回家何必如此大作人命兒戲道理因此在外回來告訴鳳姐張華銀子在身第三地界五更路人打死老子那里掩埋鳳姐不信:“使打聽出來!”鳳姐和美非常

  賈璉一日回來新房悄悄封鎖只有一個房子老頭兒賈璉老頭子細說原委賈璉不得賈赦夫人賈赦十分歡喜一百銀子中一十七賈璉叩頭賈母中人回來鳳姐未免有些愧色鳳姐往日容顏一同賈璉未免有些得意驕矜鳳姐兩個媳婦坐車那邊心中不得吞聲顏面出來遮掩一面接風一面賈母王夫人賈璉心中暗暗

  腊月十二起身然後過來賈母中人方回賈璉方回一路好生收心治家人口答應不必

  鳳姐在家外面不必只是心中怀無人:“妹妹聲名不好老太太太太知道妹妹在家女孩乾淨姐夫有些首尾,‘沒人。’聽見查不出來這些奴才跟前怎麼魚頭。”自己茶飯除了平兒丫頭媳婦譏刺賈赦無人鳳姐平兒張口漢子娼婦。”鳳姐鳳姐裝病便吃飯每日茶飯不堪平兒不過出來或是有時無人鳳姐只有一時撞見便告訴鳳姐:“奶奶名聲平兒弄坏這樣偷吃。”鳳姐平兒:“人家耗子。”平兒不敢難以出口

  姊妹李紈鳳姐好意一干擔心便多事可怜還都每日無人說起便不敢抱怨鳳姐露出一點賈璉鳳姐賢良便不留心以來賈赦姬妾賈璉怀老爺年邁留下這些什麼因此除了知禮二門甚至于賈璉賈赦未曾到手便賈璉從未一次今日湊巧真是烈火如膠投漆新婚那里賈璉身上漸漸只有鳳姐自己抽頭殺人,“”,自己主意已定沒人:“年輕不知二房奶奶心坎三分豈不?”越發天天:“奶奶軟弱賢惠奶奶素日威風奶奶寬洪大量沙子一回知道。”鳳姐屋里不敢出聲哭泣不敢告訴賈璉次日賈母眼紅不敢正是便悄悄告訴賈母王夫人:“作死好好成天背地里二奶早死一心。”賈母便:“可知嫉妒丫頭好意這樣爭鋒吃醋可是賤骨頭。”因此漸次便不大喜歡眾人賈母不免起來要死不能不得還是平兒時常鳳姐排解排解

  肌膚如何不過一個便懨懨得了四肢茶飯漸次下去合上小妹鴛鴦寶劍前來:“姐姐一生為人花言巧語賢良藏奸妹子在世不肯進來進來不容這樣生前不才使人家一同發落不然白白喪命無人怜惜。”:“妹妹一生品行今日當然何必殺戮忍耐使豈不兩全。”小妹:“姐姐痴人自古天网恢恢’,天道悔過自新父子兄弟安生。”:“不得安生當然。”小妹驚醒賈璉來看無人便:“便不能半年有身不能男女下來不然何況。”賈璉:“放心醫治。”于是出去即刻醫生

  效力回來走去便名叫進來診脈調賈璉便:“三月不行常作。”老婆看看不得伸出半日:“洪大生火調皆因所致醫生大膽奶奶醫生氣色。”賈璉無法只得帳子掀起露出魂魄九天麻木一無所知一時了帳賈璉出來如何醫道:“不是只是血凝如今以下通經要緊。”于是一方賈璉調下去半夜腹痛不止一個成形下來于是不止昏迷過去賈璉大罵一面遣人調治一面早已逃走便:“本來氣血生成受胎以來氣惱先生如今大人元氣十分一時難保并行一些可望。”賈璉一時出來便半死鳳姐賈璉:“咱們命中好容易一個遇見這樣本事大夫。”于是天地燒香禮拜自己禱告:“妹子身体怀胎男子長齋念佛。”賈璉眾人賈璉鳳姐平兒不是,”一樣不見怀胎如今二奶這樣咱們什麼這樣。”出去算命算命回來:“。”大家起來只有人屬賈璉醫治十分盡心心中在內聽見如此鳳姐:“暫且別處。”便:“舌根河水’,怎麼八哥在外什麼不見有人那里孩子不過我們那個棉花耳朵孩子不知奶奶喜歡不成不會一年半載一個還是一點攙雜沒有!”眾人不敢可巧夫人過來請安便夫人:“奶奶回去安身太太好歹開恩。”夫人聽說數落鳳姐一陣賈璉:“不知好歹种子不好父親外頭老子不如父親。”賭氣得意窗戶根底大哭大罵起來不免煩惱

  晚間賈璉鳳姐平兒過來悄悄:“好生養病不要畜生。”:“姐姐多虧姐姐照應姐姐不知多少姐姐恩德不出只好來生。”平兒不禁說道:“想來痴心聽見在外告訴生出這些。”:“姐姐姐姐便告訴打聽不出不過是姐姐在先況且一心進來姐姐。”一回平兒囑咐安息

  :“有所料定不能何必這些不如乾淨聽見金子可以豈不上吊自刎乾淨。”扎掙起來打開箱子找出一塊不知多重含淚便入口下去于是赶忙衣服首飾穿戴齊整躺下當下不知不覺第二早晨媳婦自己梳洗鳳姐便上去平兒不過丫頭:“你們沒人使一個病人不知可怜可怜你們眾人。”房門進來穿戴齊整于是喊叫起來平兒進來不禁大哭眾人懼怕鳳姐實在溫和鳳姐如今死去傷心落淚不敢鳳姐看見

  當下賈璉進來大哭不止鳳姐假意:“狠心妹妹怎麼辜負!”賈璉賈璉便王夫人停放王夫人賈璉收拾正房賈璉後門便一個大門兩邊壇場佛事錦緞媳婦內子一帶那里天文預備單一面色活著美貌賈璉大哭奶奶不明!”上來:“叔叔這個姨娘自己。”指大賈璉會意悄悄:“忽略出來報仇。”天文:“奶奶今日卯時日出不得或是或是日方明日寅時入殮大吉。”賈璉:“使不得家兄在外不敢等到外頭五七做大道場明年。”天文應諾寶玉過來中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