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Dream of the Red Chamber 紅樓夢

第二回 Chapter 72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七十二 王熙鳳 倚勢成親
  且說鴛鴦角門上猶突突真是意外非常說出相連關系人命保不住帶累旁人橫豎自己無干知道賈母大家安息從此晚間便不大這樣奇事何況別處因此別處不大走動

  原來從小表兄弟小兒戲言便將來近年彼此出落品貌風流常時回家眉來眼去舊情不能入手彼此生怕父母不從便設法彼此里外老婆留門今日初次未成海誓山盟表記有無風情鴛鴦穿角門出去不曾睡著後悔次日鴛鴦百般過不去怀鬼胎茶飯無心恍惚聽見動靜方略放下晚間婆子告訴:“兄弟逃走四天歸家如今打發四處。”:“出來該死男人可見情意。”因此一層次日便覺心不快百般支持不住一頭懨懨成了大病鴛鴦那邊無故一個病重往外心下料定懼罪,”生怕說出這樣。”因此自己過意不去支出自己立身發誓:“告訴一個人立刻只管放心養病。”:“的姐咱們從小耳鬢廝磨不曾外人不敢如今走錯果然告訴一個人就是一樣從此一日一日病好之後長生牌位天天焚香禮拜保佑一生福壽報答俗語,‘千里沒有筵席。’咱們俗語,‘浮萍相逢全無見面。’倘或日後咱們遇見那時怎麼德行。”一面一面一席話鴛鴦心酸起來點頭:“正是不是何苦聲名況且自己不便開口放心從此安分守己再不胡行亂作。”上點不絕鴛鴦安慰一番出來賈璉不在鳳姐聲色怠惰往日一樣順路進入鳳姐二門人見便立身進去鴛鴦堂屋平兒出來上來悄聲:“一口午睡屋里。”鴛鴦只得平兒東邊丫頭鴛鴦:“奶奶怎麼了。”平兒無人便:“不止今日一月之前便是這樣忙亂幾天勾起所以支持不住便露出馬腳。”鴛鴦:“這樣怎麼大夫?”平兒:“的姐不知道脾氣大夫吃藥看不過一聲身上怎麼樣這樣天天還是自己再不看破養身。”鴛鴦:“雖然如此到底大夫瞧瞧什麼放心。”平兒:“的姐說起据我看不是什麼症候。”鴛鴦:“什麼?”平兒往前說道:“上月之後一個沒有止住可是大病不是?”鴛鴦:“不成山崩。”平兒一口:“女孩兒怎麼倒會。”鴛鴦見說不禁:“究竟不知什麼不成姐姐不是病死不知什麼無心聽見親家納悶後來也是聽見細說明白一二。”平兒:“知道。”

  正說丫頭進來平兒:“方才大娘又來了我們奶奶午覺太太上頭。”平兒點頭鴛鴦:“一個大娘?”平兒:“就是官媒嫂子什麼大人咱們所以日天帖子。”未了丫頭:“進來。”說話之間賈璉堂屋平兒平兒答應出去賈璉門前鴛鴦便煞住:“鴛鴦姐姐今兒腳踏。”鴛鴦:“奶奶的不在家的不在睡覺睡覺。”賈璉:“姐姐一年到頭辛苦老太太那里勞動來看我們正是姐姐因為穿著袍子夾袍過去姐姐不想天可怜姐姐。”一面一面坐下鴛鴦:“什麼?”賈璉:“只怕姐姐記得上年老太太生日一個外路和尚孝敬一個老太太即刻過來前日老太太生日古董還有一筆不知此時東西著落何方古董一筆所以姐姐如今還是老太太著呢還是手里?”鴛鴦聽說便道:“老太太厭煩你們奶奶會子連日記得還是打發王家或是你們奶奶和平。”平兒衣服聽見如此出來:“過來現在樓上著呢奶奶已經打發過人出去屋里他們發昏這些要緊。”賈璉聽說:“既然奶奶怎麼不知道你們。”平兒:“奶奶告訴送人奶奶不肯好容易留下會子自己我們那是什麼好東西什麼沒有十倍東西會子愛上不值錢!”賈璉含笑拍手:“如今糊涂惹人抱怨。”鴛鴦:“怨不得事情口舌那里清楚許多。”一面一面起身賈璉立身說道:“姐姐兄弟還有事相。”便丫頭:“怎麼乾淨蓋碗昨兒。”鴛鴦:“老太太千秋所有幾千銀子使房租地稅九月會子不上明兒南安預備娘娘重陽節還有至少二千銀子一時俗語,‘求人不如求己’。不得姐姐不是暫且老太太不著金銀家伙運出箱子銀子過去不上半年光景銀子交還不能姐姐不是。”鴛鴦:“倒會變法兒怎麼想來。”賈璉:“不是扯謊除了姐姐還有人手銀子只是他們為人不如明白有膽量他們一說他們所以金鐘一下打破三千’。”未了賈母那邊丫頭鴛鴦:“老太太姐姐半日我們那里找到。”鴛鴦聽說賈母賈璉只得回來鳳姐誰知鳳姐鴛鴦自己不便答話聽見鴛鴦賈璉進來鳳姐問道:“?”賈璉:“雖然幾分晚上一說十成。”鳳姐:“不管倘或會子好聽有了時節脖子後頭饑荒倘或老太太知道了倒把幾年臉面。”賈璉:“好人說定如何?”鳳姐:“什麼?”賈璉:“什麼什麼。”平兒一旁:“奶奶不要昨兒正說什麼事一二銀子使不如奶奶一二銀子豈不兩全其美。”鳳姐:“幸虧提起就是這樣也罷。”賈璉你們你們會子一千當頭就是銀子三五只怕難不倒不和你們罷了會子一句話利錢真真不得。”鳳姐翻身起來:“我有三千五萬不是如今里里外外上下不少可知家親不出我們王家那里你們惡心你們家什鄧通王家縫子你們一輩子說出的話不怕現有對證太太嫁妝細看比一比你們一樣不上你們。”賈璉:“什麼這樣使一二銀子什麼沒有還有進來使再說如何?”鳳姐:“不等墊背什麼。”賈璉:“何苦這樣肝火。”鳳姐起來,”不是著急的話因為後日周年我們不能別的到底上個也是姊妹留下男女前人後人。”倒把賈璉沒了低頭打算半晌:“難為周全既是後日明日得了這個隨便使多少就是。”

  未了兒媳婦走進鳳姐便:“成了沒有?”兒媳婦:“不中用奶奶作主成了。”賈璉便:“什麼事?”鳳姐便說道:“不是什麼大事小子今年十七女人要求太太彩霞不知太太心里怎麼樣沒有計較前日太太彩霞因此開恩打發出去老子隨便自己女婿因此兒媳婦就算門當戶對一說自然誰知會子不中用。”賈璉:“什麼大事彩霞著呢。”家的:“如此看不起我們別人越發看不起我們好容易相看一個媳婦奶奶的恩典成了奶奶走過試一試誰知沒趣孩子素日私意心里沒有只是老子兩個老東西。”鳳姐賈璉鳳姐賈璉在此一聲賈璉光景賈璉心中有事那里點子心里待要不管只是鳳姐素日實在過不去說道:“什麼大事只管咕唧放心明兒打發兩個体面一面一面定禮主意十分不依。”家的鳳姐鳳姐便家的會意賈璉磕頭謝恩賈璉:“姑娘磕頭如此這樣到底姑娘打發個人女人上來好說好些雖然他們不可霸道。”鳳姐:“這樣開恩操心我倒袖手旁觀不成聽見完了男人外頭所有一概今年年底進來一個不依名聲不好。”兒媳婦:“奶奶膽小議論奶奶公道我們不大得罪。”鳳姐冷笑:“也是痴心使真個什麼不過為的是日用屋里有的沒的姑爺一月月錢丫頭月錢一二銀子不夠三五使用不是不知道什麼如今一個放帳破落名兒這樣回來不會花錢咱們以後著花多早晚多早晚這不前兒老太太生日太太兩個不出法兒還是一句樓上現有要緊家伙箱子三百銀子太太遮羞過去你們知道一個自鳴鐘五百六十銀子沒有半個大事小事今兒外頭不知主意搜尋老太太明兒各人搜尋到頭衣服可就!”兒媳婦:“太太奶奶的頭面衣服折變不夠一輩子只是不肯罷了。”鳳姐:“不是沒了的話這樣不能昨晚忽然一個可笑夢見一個人雖然卻又不知什麼娘娘打發一百娘娘不是咱們家的娘娘不肯上來。”家的:“奶奶的日間操心。”

  未了:“打發一個內監說話。”賈璉皺眉:“什麼他們。”鳳姐:“起來我見若是小事罷了若是大事自有。”賈璉便套間鳳姐太監椅子太監便:“爺爺今兒偶見房子如今二百銀子打發奶奶家里現成銀子一二過來鳳姐:“什麼過來有的是銀子只管改日我們也是一樣。”太監:“爺爺回還一千二百銀子今年年底自然一齊過來。”鳳姐:“爺爺小氣值得一句話不怕多心這樣我們不知多少只怕沒有只管。”兒媳婦,“出去不管那里二百。”兒媳婦會意:“別處不動奶奶。”鳳姐:“你們要錢你們外頭不能。”平兒,“兩個項圈拿出暫且四百銀子。”平兒答應半日果然一個盒子里面兩個打開一個珍珠蓮子大小一個寶石兩個宮中上下一時果然四百銀子鳳姐太監一半一半兒媳婦八月中秋太監便告辭鳳姐銀子大門賈璉出來:“一起何日!”鳳姐:“一股子。”賈璉:“昨兒太監張口一千不自在將來得罪不少會子再發二百。”一面一面平兒鳳姐更衣賈母伺候晚飯

  賈璉出來書房賈璉說道:“方才不知只怕未必。”賈璉:“未必將來有事只怕未必連累咱們宁可疏遠。”孝道:“何嘗不是只是一時難以疏遠如今大爺老爺喜歡時常來往那個不知。”賈璉:“橫豎不和謀事不相干打聽為什麼。”答應不動在下面椅子且說閒話說起家道艱難便趁勢:“人口不如空日老太太老爺這些老家用不著開恩出去一則他們營運家里口糧月錢再者姑娘俗語,‘一時不得一時’,如今不得少不得大家委屈使使使便使兩個算起來可以省得許多月錢況且女孩子一半成了豈不孳生。”賈璉:“這樣只是老爺回家多少大事那里這個上頭前兒官媒庚帖太太老爺每日歡天喜地骨肉忽然提起老爺傷心所以。”孝道:“也是正理太太周到。”賈璉:“正是提起想起我們小子要說太太彩霞昨兒什麼大事不管一聲會子打發個人一聲的話。”只得半晌:“別管小兒雖然年輕在外賭錢無所不至雖說奴才到底一輩子彩霞孩子幾年越發何苦一個人。”賈璉:“小兒不成?”冷笑:“賭錢在外無所不為我們奶奶的一半不見一半罷了。”賈璉:“不知道這些這樣那里還給老婆起來老子,”:“何必一時那是再生我們自然處治如今。”賈璉不語一時出去

  晚間鳳姐彩霞說媒彩霞滿心不願鳳姐親自何等体面便不由滿口出去鳳姐賈璉沒有賈璉:“要說打聽小兒不成不曾果然不成管教老婆。”鳳姐聽說便:“聽見不成?”賈璉:“不過是家里還有。”鳳姐:“我們王家你們何況奴才母親已經歡天喜地難道不要不成?”賈璉:“何必退明兒老子好生就是。”說話

  且說彩霞前日出去父母心中雖是尚未作准今日每每酗酒賭博而且容顏丑陋不知自此心中越發懊惱鳳姐一時終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