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Dream of the Red Chamber 紅樓夢

第二回 Chapter 74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七十四 大觀園 杜絕
  話說平兒好笑寶玉原來廚房媳婦得了不是中有不睦便妹子伙計雖然妹子出名其實兩個平分因此鳳姐家的便手腳最為深厚悄悄央求金星玻璃等人金星玻璃告訴寶玉寶玉內中乳母現有不若約同自己說情妥當故此前來許多在此:“可好什麼?”寶玉不便說出:“來看姐姐。”當下眾人不在意且說閒話平兒便出去兒媳婦緊跟在後百般央求:“姑娘好歹超生橫豎。”平兒:“既有今日何必當初意思過去過去既是這樣不好意思趁早交與送去一字不提。”兒媳婦聽說放下拜謝:“姑娘貴幹姑娘送去如何?”平兒:“。”各自平兒鳳姐:“姑娘什麼?”平兒:“姑娘奶奶生氣奶奶奶奶可吃什麼。”鳳姐:“倒是剛才出來有人媳婦妹子通同開局妹子所為作主素日不如’,一時自己保養保養也是聽不進去果然太太得罪而且自己如今看破他們橫豎還有許多一會萬人咒罵養病要緊便是好好先生一概是非他們所以答應知道了不在。”平兒:“奶奶果然如此便是我們造化。”

  未了賈璉進來拍手氣道:“好好事前鴛鴦那邊太太怎麼知道了太太我去不管那里二百銀子八月十五節間使用太太:‘沒有地方商量搪塞地方前兒一千銀子那里老太太東西有神出來會子二百銀子這樣幸虧別人。’太太分明何苦奈何。”鳳姐:“一個外人這個消息。”平兒在此半日:“說話一個外人晚上東西時節老太太那邊大姐可巧漿洗衣服在下一會箱子東西自然丫頭不知道出來未可知。”因此便幾個丫頭告訴大姐丫頭跪下賭咒發誓:“自來不敢一句話有人什麼答應不知道如何。”鳳姐詳情:“他們不敢委屈他們如今太太打發要緊宁可咱們沒意思。”平兒:“項圈拿來二百銀子送去。”賈璉:“二百咱們使。”鳳姐:“不必使不知。”平兒吩咐一個人兒媳婦不一銀子賈璉親自送去不在話下

  鳳姐和平猜疑風聲不出鳳姐:“知道還是小事小人趁便生出別的那邊鴛鴦如今私自借給東西起小眼饞肚飽縫兒雞蛋如今有了這個因由恐怕沒天理的話不得無妨只是鴛鴦正經女兒帶累豈不咱們過失。”平兒:“無妨鴛鴦東西奶奶并不為的是一則鴛鴦應名私情其實老太太老太太這個那個跟前嬌兒因此不知道出來究竟無礙。”鳳姐:“如此只是你我知道不知道不生。”

  未了:“太太。”鳳姐不知為何平兒出來王夫人氣色更變一個丫頭一語不發坐下鳳姐奉茶問道:“太太今日高興逛逛。”王夫人:“平兒出去!”平兒這般著慌不知怎麼樣一聲丫頭一齊出去房門站住房門自己所有一個不許進去鳳姐不知何等王夫人一個袋子:“。”鳳姐春意:“太太那里?”王夫人越發淚如雨下顫聲說道:“那里天天細心所以空兒誰知一樣這樣東西白日老太太丫頭婆婆遇見早已老太太跟前這個東西如何那里?”鳳姐顏色:“太太?”王夫人說道:“反問一家子除了你們餘者老婆這個女孩子那里自然不長進下流种子那里你們和氣當作年輕人兒女閨房私意有的幸而上下不解尚未倘或丫頭姊妹看見這還了得不然丫頭出去外人知道性命臉面不要?”鳳姐聽說登時面皮便沿雙膝跪下含淚:“太太固然有理不敢這樣東西其中要求太太外頭仿帶子一概便年輕尊重不要勞什子自然其一二者東西不是只好在家在身各處況且個個姊妹我們拉拉扯扯倘或露出不但姊妹就是奴才看見我有什麼意思年輕尊重不能糊涂至此論主年輕媳婦奴才年輕不止一個人況且他們晚間各人焉知不是他們身上常在之外還有那邊太太幾個小姨嫣紅等人年輕侍妾他們這個還有那邊大嫂老外等人焉知不是他們丫頭個個正經不成有年知道了人事或者一時半刻查問不到出去因由二門外頭得了未可知如今不但連平可以太太。”王夫人一席話情理:“起來知道大家小姐出身輕薄至此不過如今怎麼婆婆打發這個前日大姐手里。”鳳姐:“太太生氣眾人覺察保不定老太太不知道心靜暗暗縱然不著外人不能知道叫作胳膊’。如今賭錢因由許多空兒媳婦兒媳婦貼近不能安插如今他們丫頭保不住人大出事反悔不及如今無故裁革不但姑娘委屈煩惱太太過不去不如以後年紀有些咬牙難纏攆出一則沒有別的用度太太如何?”王夫人:“何嘗不是幾個姊妹可怜不用如今妹妹母親出閣何等嬌生慣養何等千金小姐如今幾個姊妹不過人家丫頭罷了每人只有丫頭個人餘者丫頭小鬼如今裁革不但不忍只怕老太太未必雖然艱難至此榮華富貴你們如今宁可委屈他們以後省儉使如今家的等人進來吩咐他們暗地要緊。”鳳姐平兒進來吩咐出去

  一時家的吳興家的家的家的家的現在五家進來餘者南方執事王夫人不能勘察夫人家的方才正是香囊王夫人向來夫人得力心腹無二打聽十分關切便:“太太照管照管不比別人。”正因素日那些丫鬟不大趨奉心里不自在他們故事不著恰好生出以為得了把柄王夫人委托心坎:“這個容易不是奴才論理嚴緊太太不大這些女孩子一個個似的他們成了千金小姐一聲不然調唆姑娘丫頭欺負姑娘。”王夫人:“有的常情姑娘丫頭別的嬌貴你們他們主子姑娘教導尚且不堪何況他們。”家的:“別的罷了太太不知道一個寶玉屋里丫頭仗著模樣別人標致天天打扮西施樣子跟前要強一句話投机兩個眼睛罵人不成。”王夫人猛然往事便鳳姐:“上次我們老太太一個水蛇腰肩膀眉眼有些妹妹正在那里丫頭心里不上樣子老太太不曾後來今日對了坎兒丫頭想必就是。”鳳姐:“這些丫頭比起舉止言語原有輕薄方才太太不敢亂說。”家的便道:“不用這樣此刻太太瞧瞧。”王夫人:“寶玉常見只有襲人兩個這個不敢一生這樣況且出來這個好好寶玉倘或蹄子勾引坏了了得。”自己丫頭吩咐,”他們留下襲人寶玉不必一個伶俐即刻不許什麼。”

  丫頭答應走入正值身上不自在起來如此只得素日這些丫鬟王夫人輕者不敢出頭連日不自在十分妝飾無礙到了鳳姐王夫人遺風而且形容面貌上月不覺勾起方才王夫人天真爛漫喜怒出于不比那些飾詞攻心勾起往事便冷笑:“美人真象西施天天輕狂打量不知道自然明兒寶玉今日可好?”如此便有人暗算雖然著惱不敢聰敏寶玉可好便不肯實話:“不大寶玉寶玉好歹不能知道襲人兩個。”王夫人:“這就打嘴難道死人你們什麼!”:“老太太老太太空大寶玉害怕所以我去外間屋里上夜不過屋子不能老太太管他的伶俐什麼。’不過半個之內寶玉大家一會至于寶玉飲食一層老奶奶老媽一層襲人幾個老太太屋里針線所以寶玉不曾留心太太從此留心就是。”王夫人以為:“阿彌陀佛寶玉造化費心既是老太太寶玉明兒老太太。”家的:“你們進去好生不許寶玉睡覺老太太處治。“不上這樣花紅柳綠妝扮!”只得出來非同小可出門便拿手帕子一頭一頭

  王夫人鳳姐:“幾年越發精神照顧不到這樣妖精似的東西看見只怕這樣還有明日。”鳳姐王夫人盛怒之際家的夫人耳目調唆夫人言詞此刻不敢低頭答應家的:“太太身体要緊這些小事交與奴才如今這個容易等到晚上時節內外不通我們他們猛不防各處丫頭搜尋想來這個不單只有這個自然還有別的東西那時別的自然這個也是。”王夫人:“倒是不如不能清白。”鳳姐如何鳳姐只得答應:“太太罷了。”王夫人:“主意不然查不出來。”于是大家商議已定晚飯賈母寶釵家的便鳳姐一并角門便上夜婆子不過檢出多余家的:“也是不許明兒太太。”于是關門當下寶玉正因不自在一干不知為何丫頭房門鳳姐何故鳳姐:“要緊東西大家恐怕丫頭所以大家。”一面一面坐下家的一回幾個箱子本人親自打開襲人這樣知道异事只得自己出來打開箱子匣子搜檢一番不過是平常動用放下別人挨次一一到了箱子:“?”襲人頭髮闖進一聲箱子掀開兩手底子朝天地下盡情所有家的沒趣私弊鳳姐別處鳳姐:“你們一番查不出來回話。”眾人:“翻看沒什麼差錯東西幾樣男人物件小孩子東西寶玉舊物關系。”鳳姐:“如此咱們別處。”

  一徑出來家的:“我有一句話不知是不是咱們家的大姑屋里斷乎不得。”家的:“這個自然親戚。”鳳姐點頭:“這樣。”一頭一頭到了瀟湘這些不知起來鳳姐走進按住不許起來:“我們。”這邊且說閒話那個家的眾人丫鬟一一一番寶玉下來寄名束帶兩個荷包扇子打開寶玉往年往日家的得了鳳姐過來:“這些東西那里?”鳳姐:“寶玉他們從小幾年自然寶玉東西什麼別處正經。”:“直到如今我們兩下東西不清一個年月有的。”家的鳳姐如此只得罷了

  誰知有人猜著所以引出這等丫鬟秉燭開門眾人鳳姐:“東西連日不出恐怕旁人這些女孩子所以大家使倒是洗淨他們法子。”冷笑:“我們丫頭自然就是頭一窩主如此他們所有交給著呢。”便丫頭一齊打開一齊打開鳳姐鳳姐:“不過是太太妹妹錯怪何必生氣。”丫鬟關上平兒忙著:“東西你們丫頭不能眾人歹毒丫頭所有東西知道一線他們收藏所以你們不依只管太太違背太太怎麼處治我去你們自然你們日子你們今日早起不曾議論自己家里好好抄家果然今日咱們漸漸可知這樣大族人家外頭一時不死古人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必須家里自殺起來才能!”不覺下淚鳳姐媳婦家的便道:“既是女孩子東西奶奶別處姑娘。”鳳姐便起身告辭:“明白明日不依。”鳳姐:“既然丫頭東西不必。”冷笑:“果然包袱打開明日護著丫頭不許你們趁早說明不妨一遍。”鳳姐知道素日與眾不同只得:“已經東西搜查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