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Dream of the Red Chamber 《紅樓夢》

第二回 Chapter 81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八十一  嚴詞
  歸去之後夫人沒有倒是王夫人撫養傷感自己歎息一回寶玉請安看見王夫人淚痕不敢在旁王夫人寶玉王夫人王夫人光景便道:“為什麼這樣?”寶玉:“不為什麼只是聽見姐姐光景實在不得不敢告訴老太太只是睡不著咱們這樣人家姑娘那里這樣委屈況且姐姐懦弱向來不會拌嘴偏偏遇見這樣沒人東西一點兒不知道女人苦處。”幾乎滴下王夫人:“也是俗語,‘出去女孩出去’,怎麼樣。”寶玉:“夜里一個主意咱們索性明了老太太姐姐回來住著仍舊我們姐妹弟兄一塊兒一塊兒省得咱們一百咱們一百老太太主意這個豈不!”王夫人好笑說道:“什麼大凡女孩出門人家娘家那里只好自己命運不好難道聽見’,那里個個大姐娘娘況且姐姐媳婦姑爺還是年輕脾氣乍到自然有些別的幾年大家脾氣以後不許老太太跟前說起知道不要。”寶玉不敢一回出來一肚子一徑瀟湘

  便放聲大哭起來正在梳洗寶玉這個光景:“怎麼?”寶玉桌子嗚嗚不出便椅子一會問道:“到底別人還是得罪?”寶玉搖手:“不是不是。”:“那麼為什麼這麼?”寶玉:“咱們大家早些活著真真沒有!”驚訝:“什麼真正不成!”寶玉:“不是告訴不能傷心前兒姐姐回來樣子那些聽見看見時候為什麼出去人家苦楚記得咱們時候大家吟詩東道那時候何等熱鬧如今姐姐香菱不能過來姐姐門子知心這樣光景打算告訴老太太姐姐回來太太不敢言語幾時瞧瞧光景已經大變幾年不知怎麼樣心里難受起來。”言語漸漸下去身子漸漸退一言口氣便躺下

  兩個這樣正在納悶進來看見寶玉便道:“老太太那里估量就是。”聽見便欠身起來讓坐兩個已經通紅寶玉看見:“妹妹剛才不過是不用傷心身子保重老太太那邊看看。”往外:“兩個為什麼?”:“姐姐傷心剛才眼睛不為什麼。”言語寶玉出來各自寶玉來到賈母那邊賈母已經只得回到午後寶玉起來無聊隨手一本人見看書伺候寶玉古樂》,隨手看見人生幾何不覺刺心放下一本一本晉文忽然只管光景便道:“為什麼?”寶玉答言接過一口便放下一時頭腦只管在旁寶玉站起來嘴里咕噥說道:“一個放浪形骸之外’!”好笑不敢只得:“這些不如逛逛省得毛病。”寶玉只管答應只管神往

  一時景象香草依然門窗掩閉遠遠個人一帶欄杆丫頭在地東西寶玉輕輕假山背後一個說道:“上來上來。”好似語音一個:“下去知道不上。”這個聲音一個:“姐姐只管橫豎上來。”一個:“上來。”兩個寶玉忍不住一塊磚頭撂,一聲個人驚訝:“這麼促狹我們。”寶玉山子出來:“你們好樂怎麼一聲?”:“知道再不別人二哥這樣淘氣什麼你好我們剛才一個上來剛剛。”寶玉:“你們你們。”大家一回寶玉:“咱們大家今兒釣魚運氣就是今年運氣就是今年運氣不好咱們?”便不肯:“這樣就是。”回頭寶玉說道:“二哥赶走。”寶玉:“你們會子只管。”句話工夫一個鉤子下去竿地下滿地兩手清水釣竿釣竿垂下挑起鉤子垂下半晌挑起還是鉤子鉤子上來原來:“怪不得。”鉤子虫子上邊垂下一會兒下去急忙提起倒是一個:“哥哥。”寶玉:“索性妹妹妹妹。”答言:“哥哥。”水面一個:“不必妹妹那邊還是妹妹。”釣竿果然下去一個然後一個竿子仍舊寶玉寶玉:“太公。”便起來看見人影別處寶玉釣竿半天不動一個水邊吐沫寶玉竿子寶玉:“個性怎麼樣成全成全。”一言微微寶玉滿怀用力釣竿鉤子不知那里眾人越發起來:“這樣。”正說慌張:“老太太。”個人便:“老太太什麼?”:“不知道聽見什麼寶玉二奶一塊兒查問。”寶玉一回說道:“不知那個丫頭

  寶玉賈母王夫人賈母寶玉看見放下一半賈母進來便問道:“前年一次大病時候後來一個和尚道士治好會子覺得怎麼樣?”寶玉一回:“記得得病時候好好背地里有人頭一眼睛前頭漆黑看見滿屋子獠牙惡鬼覺得腦袋似的以後便什麼不知道時候記得堂屋金光那些躲避便不見清楚。”賈母告訴王夫人:“這個差不多。”

  鳳姐進來賈母身見王夫人說道:“祖宗什麼?”賈母:“前年記得怎麼樣?”鳳姐:“記得自己身子不由自主有些鬼怪拉拉殺人什麼什麼什麼什麼自己只是不能住手。”賈母:“時候記得?”鳳姐:“時候好象空中有人句話似的記得什麼。”賈母:“這麼看起來兩個光景一樣東西這樣坏心寶玉乾媽倒是這個和尚道人阿彌陀佛寶玉性命只是沒有報答。”鳳姐:“怎麼老太太想起我們?”賈母:“太太。”王夫人:“老爺進來說起寶玉乾媽東西邪魔外道如今錦衣刑部死罪前幾天告發那個叫做什麼房子房子那里便東西內眷使人家內人便得了起來這個神馬紙錢果然見效人家內眷十幾銀子佛爺應該敗露一天急要回去一個起來許多紙人還有丸子東西回來身邊一個匣子里面象牙穿衣身子兩個魔王還有朱紅繡花立時錦衣許多官員太太姑娘隱情所以知會中一好些泥塑匣子背後屋子七星頭上胸前穿著釘子柜子無數紙人底下上面若干得人鳳姐:“咱們一准記得咱們妖精姨娘姨娘銀子便變色兩眼似的當初猜疑不知什麼如今說起原來當家自然惹人怪不得人治寶玉什麼這樣毒手。”賈母:“焉知寶玉你們。”王夫人:“已經決不沒有姨娘那里事情出來外面不雅不得自己敗露。”賈母:“話說也是這樣沒有作准只是佛爺菩薩他們兩個如今過去哥兒不必今日太太這邊晚飯過去。”鴛鴦琥珀鳳姐赶忙:“怎麼祖宗!”王夫人見外媳婦伺候鳳姐連忙告訴丫頭:“太太跟著老太太。”正說王夫人:“老爺什麼東西太太伺候老太太自己。”賈母:“不住老爺要緊。”王夫人答應便留下鳳姐伺候自己退出來

  賈政閒話東西出來賈政便問道:“已經回去怎麼樣?”王夫人:“丫頭一肚子眼淚姑爺不得。”賈政:“不是對頭無奈老爺說定不過丫頭委屈。”王夫人:“還是媳婦指望以後。”賈政:“什麼?”王夫人:“寶玉今兒早起屋里孩子。”賈政:“什麼?”王夫人寶玉言語賈政忍不住說道:“寶玉想起小孩子天天不是女兒不得還是別人濟事關系前日有人提起先生學問人品极好也是南邊南邊先生性情和平咱們小孩個個聰明倒是有的可以搪塞搪塞過去膽子先生要不一日哥兒似的耽誤所以老輩不肯外頭先生年紀有點學問掌家如今太爺學問彈壓這些小孩子顢頇寶玉不好不如仍舊讀書。”王夫人:“老爺自從老爺耽擱好幾年如今在家溫習溫習也是。”賈政點頭閒話

  寶玉次日起來梳洗:“老爺說話。”寶玉整理衣服賈政書房賈政:“近來什麼功課不得什麼近來光景越發幾年況且每每聽見不肯念書如今聽見天天姊妹甚至那些丫頭自己正經腦袋後頭就是詩詞不怎麼樣什麼稀罕比如應試選舉到底文章為主上頭沒有一點兒工夫囑咐今日再不八股文毫無長進不用念書這樣兒子。”:“明兒一早寶玉收拾書籍一齊過來看看親自到家。”寶玉:“明日早來。”寶玉半日一言回到

  正在著急聽信見說歡喜寶玉要人即刻送信賈母攔阻賈母便寶玉告訴:“只管放心老子生氣什麼難為。”寶玉只得回來囑咐丫頭:“明日早早老爺到家。”答應兩個

  次日一早便叫醒寶玉梳洗衣服打發丫頭二門伺候書籍寶玉只得出來賈政書房打聽老爺過來沒有?”書房答應:“方才老爺回話梳洗出去。”寶玉心里安頓連忙賈政這邊恰好賈政寶玉便跟著進去賈政不免囑咐句話寶玉書籍一直到家

  有人:“老爺。”站起賈政早已走入著手:“老太太近日?”寶玉過來賈政然後賈政:“今日自己要求一番孩子年紀到底成人舉業終身立身如今在家只是孩子們懂得詩詞也是胡謅亂道就是不過是風雲一生正事毫無關涉。”:“相貌体面靈性為什麼念書只是詩詞一道不是不得只要發達以後。”賈政:“如此目今讀書作文教訓太爺認真管教管教有名無實耽誤一世。”站起來一個然後閒話出去門首:“老太太問好請安。”賈政答應自己上車

  進來看見寶玉西南靠窗右邊舊書一本文章墨筆抽屜:“寶玉聽見前兒如今?”寶玉站起來:“。”:“如今起來用功父親成人懇切從前頭兒每日早起寫字晌午文章就是。”寶玉答應”,不免四面昔時不見小學生粗俗异常忽然想起如今沒有一個知心不敢只是看書告訴寶玉:“今日頭一早些明日但是不是明日近來何如曉得怎麼上頭。”寶玉心中亂跳明日何如分解

Dictionary loading status: not loaded

Glossary and Other Vocabula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