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Dream of the Red Chamber 紅樓夢

第二回 Chapter 83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八十三 元妃 閨閫薛寶釵吞聲
  話說走時外面一個人:“這不成人蹄子什麼東西!”一聲:“不得了。”一手兩眼插上原來大觀園賈母疼愛別人身上凡事留心聽見老婆這樣別人一句不上自己一個千金小姐沒了爹娘不知何人指使老婆這般辱罵那里委屈因此崩裂只是:“姑娘怎麼樣。”一回半晌口氣說不出話來

  會意開門出去看見老婆拐棍一個不淨毛丫頭:“照管中的果樹來到什麼我家一個知道。”丫頭一個指頭嘴里老婆:“你們這些如今越發沒了王法罵人地方!”老婆連忙笑臉兒說道:“剛才外孫女兒看見所以吆喝回去那里罵人。”:“不用出去姑娘身上不大不快。”老婆答應幾個”,丫頭

  回來看見只管一手一手胸口眼睛漸漸過來:“聽見老婆的話?”搖頭:“外孫女兒聽見東西說話沒有一點道理他們懂得什麼避諱。”點點頭兒:“妹妹……。”一聲言語:“心煩來看姊妹應該的只要安心吃藥喜歡事兒能夠一天一天硬朗起來大家依舊結社豈不。”:“可是姐姐那麼不樂?”哽咽:“你們只顧喜歡可怜那里赶得上日子只怕不能!”:“話說太過那里想到你好我們老太太那邊回來什麼東西只管告訴。”流淚:“妹妹老太太那里請安身上有點不好不是什麼大病不用老太太。”答應:“知道只管。”出去

  地下諸事自有雪雁照料自己旁邊心酸不敢哭泣閉著半晌那里得著覺得平日寂寞如今風聲語聲腳步遠遠孩子們啼哭一陣一陣聒噪煩躁起來放下帳子雪雁燕窩帳子輕輕問道:“姑娘一口?”微微一聲雪雁自己上來攙扶然後接過一手一手微微睜眼便搖頭雪雁輕輕

  一時安頓聽窗悄悄問道:“妹妹在家?”雪雁連忙出來襲人悄悄說道:“姐姐屋里。”襲人便悄悄問道:“姑娘怎麼著?”一面一面雪雁告訴夜間方才襲人說道:“怪道剛才我們那邊你們姑娘連忙打發來看怎麼樣。”正說掀起帘子襲人點頭襲人輕輕走過問道:“姑娘睡著?”點點頭兒問道:“姐姐聽見?”襲人點點頭兒:“終久怎麼樣昨夜半死。”怎麼了襲人:“昨日晚上睡覺還是好好兒誰知半夜連聲心疼嘴里胡說白道說好刀子似的梆子以後好些唬人唬人今日不能上學大夫吃藥。”正說帳子咳嗽起來連忙過來微微睜眼問道:“說話?”:“襲人姐姐姑娘。”襲人一手著床襲人坐下襲人側身連忙:“姑娘還是。”:“不妨你們這樣大驚小怪剛才半夜心疼起來?”襲人偶然不是認真怎麼樣。”會意知道襲人自己感激傷心趁勢問道:“既是聽見什麼?”襲人:“什麼。”點點頭兒遲了半日一聲說道:“你們告訴不好耽擱工夫老爺生氣。”襲人答應:“姑娘還是。”點頭襲人不免在旁寬慰然後告辭回到身上不受沒什麼大病寶玉

  且說瀟湘一路賈母這邊囑咐:“妹妹回來老太太剛才那樣冒冒失失。”點頭:“知道了頭里。”賈母那邊提起賈母心煩說道:“兩個丫頭一來二去這個身子要緊孩子心細。”眾人不敢答言賈母便鴛鴦:“告訴他們明兒大夫寶玉姑娘屋里。”鴛鴦答應出來告訴婆子婆子傳話跟著賈母晚飯然後到了次日大夫寶玉不過飲食調點兒風邪大要疏散疏散王夫人鳳姐一面遣人方子賈母一面使瀟湘告訴大夫過來答應連忙被窩放下帳子雪雁收拾東西一時賈璉大夫進來便說道:“這位老爺姑娘不用回避。”老婆帘子賈璉進入坐下賈璉姐姐姑娘病勢老爺說說。”大夫:“且慢對不對不合地方姑娘告訴。”便鐲子袖子輕輕壓住脈息大夫一回便賈璉出來外間屋里坐下說道:“平日所致。”出來門口大夫便:“時常應得頭暈飲食五更幾次即日聽見自己必要動氣多疑不知性情其實虧損心氣這個那里作怪不知是否?”點點頭兒賈璉:“。”太醫:“這樣就是。”起身賈璉往外書房開方早已預備梅紅太醫提筆

  無力心氣不能勢必飲食無味甚至不胜自然涵養未可逍遙其先其後高明

  引子賈璉拿來問道:“柴胡使得?”大夫:“柴胡拌炒柴胡不足使不致培養所以內經:‘通用。’柴胡拌炒正是周勃法子。”賈璉點頭:“原來這麼著這就。”王夫人:“請服方子還有一點小事不能請安。”賈璉出來說道:“舍弟就是那麼?”大夫:“沒什麼大病大約。”上車

  賈璉一面抓藥一面回到告訴鳳姐病原大夫一遍家的走來回要緊賈璉聽到一半便說道:“二奶還有。”家的完了說道:“我方姑娘那邊那個不好一點血色沒有身上骨頭沒有話說只是淌眼淚回來告訴:‘姑娘現在什麼自己不肯打算二奶那里兩個月錢如今吃藥雖是中的零用幾個。’答應來回奶奶。”鳳姐半日說道:“這麼著銀子使不用告訴姑娘月錢卻是不好一個人要是起來如何使得記得姨娘姑娘拌嘴無非為的是月錢況且近來知道出去進來不過不知道打算不好一种嚼舌根搬運娘家嫂子倒是那里經手這個自然知道。”家的:“真正委屈死人這樣大門頭兒除了奶奶這樣心計當家罷了女人就是三頭六臂男人不住這些個。”一聲:“奶奶聽見外頭糊涂前兒回家說起外頭咱們不知怎麼樣有錢金庫使家伙金子玉石。’姑娘王妃自然皇上家的東西一半娘家前兒貴妃娘娘省親回來我們金銀回來所以家里收拾擺設水晶宮似的還願銀子身上。’有人門前獅子只怕還是玉石還有麒麟一個如今剩下一個家里奶奶姑娘不用說就是屋里使喚姑娘也是一點兒不動喝酒下棋彈琴橫豎穿人家認得那些哥兒不用說天上月亮有人拿下。’還有歌兒榮國府金銀財寶糞土不窮穿不窮……’”說到猛然咽住原來那時歌兒說道總是一場空”。家的說到忽然想起不好咽住鳳姐明白不好的話不便追問說道:“要緊只是麒麟的話從何?”家的:“就是道士送給小金麒麟後來幾天姑娘外頭這個謠言奶奶這些可笑不可?”鳳姐:“這些不是可笑倒是可怕咱們一日一日外面還是這麼講究俗語,‘人怕出名豬怕壯’,況且虛名終久不知怎麼樣。”家的:“奶奶也是只是滿城茶坊以及胡同這樣并且不是那里眾人。”鳳姐點點頭兒平兒銀子家的:“交給添補買東西中的只管月錢的話也是自然明白的話得了空兒姑娘。”家的銀子答應

  且說賈璉外面一個上來:“老爺說話。”賈璉急忙過來賈赦賈赦:“方才風聞一個太醫御醫兩個看病想來不是宮女這幾天娘娘什麼沒有?”賈璉:“沒有。”賈赦:“二老大哥不然太醫打聽打聽。”賈璉答應一面吩咐太醫一面連忙賈政賈政問道:“那里風聲?”賈璉:“老爺。”賈政:“索性大哥打聽打聽。”賈璉:“已經打發太醫打聽。”一面一面退出迎面賈璉告訴:“聽見來回老爺二老。”于是兩個賈政賈政:“元妃少不得。”賈赦過來到了晌午打聽尚未回來上人進來:“兩個在外老爺。”賈赦:“請進。”老公進來賈赦賈政二門娘娘一面進來老公:“前日貴妃娘娘有些欠安昨日旨意宣召探問丫頭不用丁男門外請安聽信不得明日巳時進去酉時出來。”賈政賈赦旨意坐下老公老公出去

  賈赦賈政大門回來賈母賈母:“自然你們太太一個人?”眾人不敢答言賈母:“必得鳳姐諸事照應你們各自商量。”賈赦賈政答應出來賈璉看家文字草字一應吩咐家人預備四乘大車明兒黎明伺候家人答應賈赦賈政進去老太太巳時進去酉時出來今日早些明日早些起來收拾進宮賈母:“知道你們。”退出夫人王夫人鳳姐一會元妃閒話各自

  次日黎明屋子丫頭燈火太太梳洗爺們整頓進來二門:“轎車齊備門外伺候著呢。”不一賈赦夫人過來大家早飯鳳姐老太太出來眾人使緩緩前行騎馬接應自己家眷隨後文字草字各自車騎跟著家人一齊賈璉在家中看

  且說家的車輛在外西門口一回兩個內監出來:“省親太太奶奶探問爺們門外請安不得。”上人快進四乘轎子跟著內監前行家爺步行跟著家人在外等候走近門口幾個老公他們便站起來說道:“爺們至此。”賈赦賈政便轎子門口便幾個內監引路賈母丫頭步行至元輝煌琉璃照耀兩個宮女:“請安一概。”賈母請安元妃賈母元妃便賈母:“近日身上可好?”賈母丫頭顫巍巍站起來答應:“娘娘洪福起居。”元妃夫人王夫人夫人元妃鳳姐日子鳳姐站起來:“尚可支持。”元妃:“幾年來難為操心。”鳳姐正要站起來一個宮女許多娘娘元妃就是賈赦賈政若干元妃眼圈不住下淚宮女元妃一面一面:“今日他們外面。”賈母站起來元妃含淚:“父女弟兄不如家子得以常常親近。”賈母:“娘娘不用悲傷娘娘。”元妃:“寶玉近來?”賈母:“近來念書父親嚴緊如今文字上來。”元妃:“這樣。”便兩個宮女太監齊整不必一時吃完賈母婆媳耽擱一回看看不敢羈留出來元妃宮女引道門外太監賈母依舊轎子出來賈赦接著大伙兒一齊回去到家安排後日進宮照應齊集不題

  且說薛蟠出去日間拌嘴沒有對頭寶釵那邊給與薛蟠意氣不比從前一個對頭自己後悔一日悶酒便醒酒:“大爺前日出門到底那里自然知道。”:“那里知道奶奶跟前誰知道那些!”冷笑:“如今還有什麼奶奶太太你們世界別人不得有人不敢虎頭虱子還是丫頭一句話這麼勢力為什麼勒死不拘奶奶不清不死你們。”那里便眼睛:“奶奶這些閒話只好別人奶奶什麼奶奶不敢惹人何苦我們出氣正經奶奶聽不見,‘沒事。”便起來越發性起便也是家的風氣半點打翻只管喊冤叫屈那里理會半點姨媽寶釵中聽如此吵嚷香菱:“瞧瞧。”寶釵:“使不得媽媽豈能。”姨媽:“這麼樣自己過去。”寶釵:“媽媽不用由著他們也是沒法。”姨媽:“那里了得!”自己丫頭這邊寶釵只得跟著過去囑咐香菱:“。”

  母女房門聽見不止姨媽:“你們怎麼著這樣起來個人家兒矮牆淺屋難道不怕親戚聽見笑話。”屋里聲道:“我倒笑話只是掃帚顛倒沒有主子沒有奴才沒有沒有世界我們家門這樣規矩實在不得你們這樣委屈!”寶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