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Dream of the Red Chamber 《紅樓夢》

第二回 Chapter 86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八十六 老官翻案 閒情淑女琴書
  話說姨媽問道:“聽見大爺到底怎麼打死?”:“小的真切一日大爺告訴。”回頭無人說道:“大爺自從家里特利大爺心腸所以南邊一個人同行咱們二百大爺遇見在先大爺那個戲子進城大爺吃飯喝酒因為大爺有了後來第二天大爺那個人喝酒酒後想起頭一遲了大爺起來那個人不依大爺拿起誰知那個人也是便把頭過來大爺大爺腦袋一下在地下頭里後頭言語。”姨媽:“怎麼沒人?”:“這個聽見大爺小的不敢妄言。”姨媽:“。”答應出來姨媽自來王夫人王夫人賈政賈政前後只好含糊呈子怎麼道理

  姨媽當舖銀子日後回信姨媽接著丫頭告訴寶釵連忙過來

  帶去銀兩衙門上下使哥哥不大吃苦太太放心見證不依哥哥那個朋友他們兩個生人找著一個先生銀子主意拉扯哥哥喝酒人保銀兩不依便張三打死鄉人身上吃不住好辦依著果然出來現在見證呈子前日今日請看便

  

  飛禍伸冤薛蟠南京西京年月貿易家奴送信回家人命誤傷及至囹圄相認仇隙角口張三低頭拾物一時失手蒙恩受刑承認致死仁慈冤抑尚未定案呈訴手足冒死慈恩開恩莫大舉家

  

  檢驗自認招供在案并非目睹理應治罪不准

  姨媽聽到那里說道:“這不不過怎麼!”寶釵:“二哥看完後面還有。”:“要緊使便。”姨媽便說道:“早知我們家當充足可以從輕定案太太此時必得遲了大爺受苦。”

  姨媽即刻王夫人說明懇求賈政賈政知縣說情不肯提及姨媽不中用鳳姐賈璉幾千銀子知縣買通那里便弄通然後知縣挂牌坐堂一干保證親人提出薛蟠刑房一一點名知縣便地保明初問話:“小的男人張大鄉里十八年前兒子兒子留下這個兒子張三今年二十三沒有女人小人家里養活一天晌午打發兒子打死。”青天老爺小的那里看見兒子在地下喘氣說不出一會兒小人就要揪住這個拼命。”衙役吆喝一聲便磕頭:“青天老爺伸冤小人一個兒子。”知縣便下去問道:“張三佣工?”:“不是佣工。”知縣:“張三薛蟠砸死親眼。”說道:“小的聽見說客一回便聽見不好打傷。’小的進去張三在地下不能言語小的便地保一面母親他們到底怎樣打的實在不知道太爺喝酒便知道了。”知縣喝道:“初審口供怎麼如今沒有?”二道:“小的前日亂說。”衙役吆喝一聲知縣便問道:“同在喝酒薛蟠怎麼打的。”:“小的在家這個大爺喝酒不好張三不肯大爺生氣把酒不曉得怎麼樣腦袋親眼。”知縣:“胡說前日薛蟠自己砸死親眼怎麼今日不對掌嘴。”衙役答應:“薛蟠沒有張三打架失手腦袋老爺薛蟠便是恩典。”知縣薛蟠問道:“張三到底什麼仇隙畢竟如何上來。”薛蟠:“老爺開恩小的沒有不肯不想一時失手腦袋小的那里知道不住一回前日老爺所以太爺開恩。”知縣便喝道:“糊涂東西怎麼便今日失手。”知縣假作聲勢薛蟠一口咬定知縣仵作前日填寫傷痕仵作稟報:“前日張三磁器五分三分磕碰。”知縣查對相符早知胡亂便哭喊:“青天老爺前日聽見還有多少怎麼今日沒有?”知縣:“婦人胡說現有不知道。”二便問道:“知道?”:“腦袋。”知縣:“。”地保指明現有證見打架不為誤傷吩咐薛蟠監禁退知縣衙役出去:“實在誤傷怎麼現在老爺不要胡鬧。”在外打聽明白喜歡便差人回家送信回來便打點贖罪住著路上三三兩兩傳說貴妃皇上輟朝陵寢不遠知縣一時不得無益不如告訴哥哥安心,“回家。”薛蟠母親痛苦:“必須衙門使幾次便回家只是不要可惜銀錢。”

  留下在此照料一徑回家姨媽陳說知縣怎樣徇情怎樣審斷誤傷將來那里銀子一准贖罪便沒事姨媽聽說暫且放心:“照應況且貴妃他們天天進去家里空落落姨太太那邊照應照應作伴只是咱們沒人正好。”:“在外聽見這麼回來我們元妃好好兒怎麼說死?”姨媽:“上年一次聽見元妃什麼幾天老太太不大受用合上便看見元妃娘娘眾人不放心直至打聽起來沒有什麼到了前兒晚上老太太親口怎麼元妃獨自一個人?’眾人的話不信老太太:‘你們不信元妃榮華須要退步抽身。’眾人:‘不想有年思前想後心事。’所以不當恰好第二天早起吵嚷出來娘娘病重進去請安他們驚疑不得進去他們沒有出來我們家里聽見貴妃外頭家里疑心!”寶釵:“不但外頭便在家聽見娘娘兩個過後明白這些丫頭婆子他們早知道不是咱們家的娘娘:‘你們那里?’說道:‘幾年正月一個算命老太太元妃八字丫頭八字出去推算正月初一生日姑娘只怕時辰不然真是貴人不能老爺和眾不管不錯八字先生便甲申正月丙寅官祿這就家里不住不見什麼日子乙卯雖是比肩那里知道那個木料大器什麼什麼中正官祿叫作飛天祿什麼祿貴重這位姑娘若是時辰主子娘娘這不我們記得可惜榮華不久只怕卯月這就譬如玲瓏剔透本質他們這些忘記只管瞎忙想起來告訴我們奶奶今年那里卯月。”寶釵尚未:“不要人家既有這樣神仙算命哥哥今年什麼這麼橫禍八字妨礙。”寶釵:“不知如今不在了。”

  便打點姨媽到了那里只有李紈在家接著便問道:“大爺怎麼樣?”姨媽:“上司看來不了死罪。”大家放心便道:“昨晚太太上回家里有事姨太太照應如今自己有事難提心里只是不放心。”姨媽:“在家也是難過只是大哥了事兄弟辦事家里姐姐一個人什麼況且我們媳婦兒不大所以不能脫身過來目今那里知縣預備貴妃差事不得了結案所以兄弟回來過來看看。”李紈便道:“姨太太幾天。”姨媽點頭:“這邊你們姐妹作伴妹妹冷靜。”:“姨媽為什麼姐姐過來?”姨媽說道:“使不得。”:“怎麼使不得怎麼住著?”李紈:“不懂人家家里如今有事怎麼。”以為不便正說賈母回來姨媽顧不得問好便薛蟠姨媽一遍寶玉在旁聽見什麼當著眾人不問心里打量怎麼?”寶釵不過不知怎麼恰好請安寶玉覺心喜歡便寶釵念頭打斷姊妹老太太那里晚飯大家姨媽將就老太太套間屋里

  寶玉回到自己衣服忽然想起便襲人:“沒有還有沒有?”襲人:“著呢什麼?”寶玉:“。”襲人:“沒有聽見大爺相與這些所以人命關天那些什麼這樣操心不如念念這些個要緊也好。”寶玉:“并不什麼偶然想起也罷也罷一聲你們這些。”襲人:“并不一個人知書達理巴結就是心愛喜歡尊敬。”寶玉襲人便:“不得方才老太太那邊看見沒有妹妹說話不曾時候此時屋里我去。”襲人:“回來提頭兒高興。”

  寶玉答言一徑瀟湘看書寶玉跟前說道:“妹妹回來。”:“不理那里什麼!”寶玉一面:“他們說話不下所以沒有說話。”一面一個認得有的有的一個旁邊加上中間上頭一個底下一個奇怪納悶便:“妹妹近日愈發天書。”一聲:“念書沒有。”寶玉:“怎麼不知道為什麼上頭一個認得妹妹認得?”:“認得什麼?”寶玉:“不信從沒聽見撫琴我們書房好幾前年一個先生叫做什麼老爺使不得:‘先生高興改日請教。’我們老爺不懂便怎麼本事?”:“何嘗前日身上舒服書架有一套雅趣上頭手法明白真是古人靜心養性工夫揚州講究只是沒有果真荊棘。’前日沒有只有別處一本來看有意思究竟怎麼實在師曠鼓琴雷龍孔圣人便文王高山流水知音。”說到眼皮微微慢慢低下寶玉高興便道:“妹妹實在有趣只是上頭認得幾個。”:“不用一說便可以知道。”寶玉:“糊涂那個中間一個。”:“左手大拇指右手并不一個乃是一聲容易還有講究手法。”寶玉手舞足蹈:“妹妹我們何不起來。”:“古人涵養性情淫蕩奢侈撫琴靜室層樓上頭里面或是山巔或是那天時候焚香靜坐不外氣血和平才能所以古人知音’。無知宁可清風明月怪石一番興趣還有一層指法必要撫琴衣冠整齊古人才能圣人然後方才在案第五地方自己當心兩手從容抬起知道輕重自若尊重。”寶玉:“我們這麼講究起來。”

  兩個正說進來看見寶玉說道:“今日這樣高興。”寶玉:“聽見妹妹講究所以。”:“不是這個高興我們這邊的話。”寶玉:“妹妹身上不舒服再者上學因此顯著疏遠似的。”不等便道:“姑娘也是這麼姑娘姑娘只是講究勞神。”寶玉:“可是只顧妹妹勞神。”:“這些開心沒有什麼勞神只是只管只管不懂。”寶玉:“橫豎慢慢自然明白。”便站起來:“當真妹妹明兒告訴妹妹妹妹他們起來。”:“受用即如大家學會起來不懂可不是——”說到那里想起便住口不肯寶玉便:“只要你們便不管。”雪雁于是走出丫頭蘭花:“太太那邊有人蘭花有事沒有空兒姑娘。”心中忽然不知便寶玉此時一心便:“妹妹有了蘭花可以。”心里不舒服回到想到草木年紀便若是或者漸漸不然禁得。”想到那里不禁滴下在旁看見這般光景不出方才寶玉那麼高興如今好好怎麼沒法寶釵那邊打發未知下回分解

Dictionary cache status: not loaded

Glossary and Other Vocabula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