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Dream of the Red Chamber 《紅樓夢》

第二回 Chapter 88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八十八 寶玉孤兒 家法
  正在那里揣摩有人不是別人鴛鴦出去鴛鴦進來鴛鴦一個丫頭一個小黃問道:“什麼?”鴛鴦:“老太太因明八十一晝夜功德發心三千六百五十一部金剛經》。發出外面但是金剛經道家,《心經算是金剛經必要心經》,功德老太太心經要緊觀自在菩薩所以奶奶姑娘三百六十五如此虔誠咱們除了二奶頭一當家沒有空兒不上其餘寫字不論多少奶奶姨娘家里不用。”點頭:“別的寫經信心喝茶。”鴛鴦小包問道:“?”鴛鴦:“姑娘說笑幾年年來姑娘。”:“功德。”鴛鴦:“向來服侍老太太安歇自己已經這個老太太功德時候供佛施食也是一點誠心。”:“這樣老太太觀音就是龍女。”鴛鴦:“那里這個除了老太太別的服侍不曉得前世什麼緣分。”丫頭打開出來:“心經。”拿起子兒:“寫經時點。”

  鴛鴦出來丫頭賈母看見賈母李紈鴛鴦旁邊李紈骰子下去老太太好幾鴛鴦寶玉進來兩個籠子蟈蟈說道:“聽說老太太夜里睡不著老太太留下解悶。”賈母:“老子在家只管淘氣。”寶玉:“沒有淘氣。”賈母:“淘氣念書為什麼這個東西。”寶玉:“不是自己今兒師父對對子悄悄告訴師父喜歡兩句感激孝敬孝敬老太太。”賈母:“沒有天天念書為什麼不上不上爺爺嘴巴記得老子在家叫做小鬼似的會子小子出息求人方法打點這麼點子孩子鬧鬼不害不知什麼東西。”滿屋子賈母問道:“小子上來沒有是不是?”寶玉:“沒有自己。”賈母:“不信不然也是如今,‘羊群駱駝。’做文章。”寶玉:“實在師父明兒一定出息老太太不信打發親自老太太知道。”賈母:“果然這麼著喜歡不過撒謊既是孩子明兒大概還有一點兒出息。”李紈想起,”大哥大嫂拉扯日後大哥頂門。”不禁下淚李紈動心只是賈母已經傷心自己連忙:“祖宗我們祖宗只要得了祖宗就是我們造化祖宗喜歡怎麼。”回頭寶玉:“叔叔明兒這麼多大孩子知道什麼不過是愛惜意思那里懂得一來大心那里能夠長進。”賈母:“嫂子小孩子一時點子毛病不成工夫。”賈母李紈忍不住下淚連忙

  進來賈母母親然後過來賈母旁邊侍立賈母:“剛才聽見叔叔師父。”言語只管鴛鴦過來說道:“請示老太太晚飯伺候。”賈母:“姨太太。”琥珀接著便王夫人那邊姨媽寶玉退出丫頭過來李紈伺候賈母晚飯便跟著母親賈母:“你們兩個跟著。”李紈答應一時回來:“太太老太太姨太太幾天不能過來老太太今日。”于是賈母在身旁邊大家吃飯不必

  賈母吃完閒話丫頭告訴琥珀琥珀過來賈母:“晚安。”賈母:“你們告訴如今辦理家務知道。”丫頭告訴老婆老婆告訴然後退出次日過來料理諸事陸續一個:“果子。”:“單子?”連忙上面不過是果品夾帶菜蔬野味若干在內看完向來經管:“。”便:“交代一個底子。”告訴廚房果子照常。”答應一面鳳姐院子果子交代明白出去一回進來:“果子數目沒有?”:“那里工夫這個就是。”:“沒有不能出來留下底子果子。”:“怎麼不過是果子什麼要緊沒有。”一個說道:“在外伺候。”:“你們怎麼著?”二道:“奴才不上。”:“說話。”二道:“眼睛。”接口:“奴才經管庄子銀錢出入每年三五十萬來往老爺太太奶奶沒有何況這些零星東西說起家里田地房產奴才。”:“拌嘴不如出去。”說道:“。”告訴:“不用。”各自

  正在廂房聽見查問回來說道:“乾兒子打架。”:“乾兒子?”:“本來味兒天天在家喝酒鬧事聽見拌嘴。”:“可惡那個什麼一塊兒起來?”:“打架。”:“得了!”眾人答應賈璉回來便告訴賈璉:“!”知道不過找到便賈璉便:“你們前頭不要緊為什麼外頭打架你們打架已經使不得什麼壓伏壓伏他們。”:“單打。”各人五十鞭子出去賈璉兩個商量正事背地里便生出許多議論護短不會調停不是好人前兒家姊許多丑事不是調停會子濟事女人不到多嘴紛紛不一

  賈政自從工部掌印家人發財聽見插手一點事兒便在外工頭便鳳姐門子鳳姐正在中聽丫頭:“在外。”鳳姐不知何故正要賈璉進來外面告訴鳳姐:“事情不要緊風俗不可此刻咱們家里時候他們打架以後小輩他們越發制伏前年親眼大吃爛醉底下罵人不管上下到底主子奴才名分點兒奶奶不是老實頭個個得無如今一個什麼聽見為什麼今兒?”賈璉刺心便支開

  進來:“在外奶奶。”鳳姐,”什麼?”便道:“進來。”出來微微赶忙湊近問道:“姑娘沒有?”說道:“就是。”:“何曾多少勞動姑娘就是姑娘姑娘——”撞見不等赶忙問道:“一塊沒有?”句話要說一個丫頭里面出來連忙兩個悄悄:“回來出來還是告訴還有笑話。”飛紅一眼答言鳳姐門口自己先進然後出來掀起帘子故意說道:“奶奶進來。”

  跟著走進鳳姐:“母親問好。”鳳姐母親鳳姐:“什麼?”:“從前疼愛時刻孝敬如今重陽時候一點兒東西沒有不過是一點孝心不肯。”鳳姐:“。”側身連忙東西在旁鳳姐:“不是什麼有餘花錢不等使今日來意怎麼想頭倒是。”:“沒有別的想頭不過感念恩惠。”微微鳳姐:“不是這麼手里知道白白使收下這個東西說明要是這麼骨頭。”只得站起來說道:“不是什麼妄想聽見老爺朋友好些工程妥當要求老爺跟前不了恩典若是家里出力。”鳳姐:“若是別的可以作主至于衙門上頭官司底下那些衙役別人不上自己家人不過跟著老爺就是只是為的是各自家里不能攙越公事家事一頭一頭彈壓不住年紀那里這些況且衙門差不多不過吃飯在家什麼不得難道不成實在自己回去知道情意已經東西回去那里仍舊人家。”正說進來身上穿團花手里好些嘻嘻鳳姐身邊便站起來說道:“就是妹妹什麼好東西不要?”便一聲連忙退鳳姐:“。”連忙怀里:“大哥怎麼生來。”:“妹妹相貌將來造化。”回頭起來光景不住便起身告辭鳳姐:“東西。”:“一點?”鳳姐:“帶去便哥兒不要這麼不是外人有机不得打發沒有事不在乎這些東東西西。”看見鳳姐執意不受只得:“這麼著東西孝敬。”鳳姐便東西跟著出來

  一面心中:“二奶利害果然利害一點兒真正斬釘截鐵怪不得沒有後世好象前世冤家似的真正晦氣這麼一天。”不高興東西出來接過打開悄悄嘴里說道:“這麼著奶奶知道大家不好。”:“你好什麼那里知道不要就是瞧不起。”微微接過說道:“這些東西什麼。”句話飛紅:“不是東西況且東西不了什麼。”兩個二門仍舊怀:“什麼事情只管今日。”點點頭兒說道:“二奶利害可惜不能剛才橫豎心里明白得了空兒告訴。”滿臉說道:“明兒走走生疏。”:“知道。”門口回來

  鳳姐吩咐預備晚飯問道:“你們沒有?”連忙回來:“預備。”鳳姐:“你們南邊東西。”答應丫頭伺候平兒:“今兒晌午奶奶上頭老太太那邊時候師父打發奶奶小菜身上不受:‘師父怎麼不受?’:‘前兒夜里那些沙彌小道女孩子睡覺沒有看見他們三更以後點著便他們個個睡著沒有人答應只得自己親自起來他們回到兩個那里繩子脖子便眾人聽見燈火一齊已經在地滿白沫幸虧此時不能東西所以小菜。’奶奶便:‘奶奶此時沒有空兒上頭回來告訴。’便打發回去聽見說起想起來不然。”鳳姐說道:“不是還有就是銀子一天就是。”進來:“差人今晚城外不能回來通知一聲。”鳳姐:“。”

  聽見丫頭後面院子外面平兒接著還有丫頭唧唧說話鳳姐:“你們什麼?”平兒:“丫頭有些膽怯鬼話。”鳳姐一個丫頭進來問道:“什麼鬼話?”丫頭:“後邊打雜屋子貓兒耗子一聲個人出氣似的害怕回來。”鳳姐:“胡說從來不信這些出去。”丫頭出去鳳姐便一天零碎日用將近大家一回閒話各人安歇鳳姐將近三更鳳姐覺得身上寒毛自己驚醒越發平兒過來作伴不解本來不順鳳姐後來賈璉不大愛惜鳳姐籠絡如今安靜只是心里平兒差多外面鳳姐不受只得端上鳳姐一口:“難為平兒。”說道:“奶奶睡不著倒是我們兩個輪流使得。”鳳姐一面一面睡著平兒看見鳳姐遠遠穿著衣服天亮連忙起來鳳姐梳洗鳳姐心神恍惚只是一味要強仍然扎掙起來納悶丫頭問道:“姑娘屋里?”平兒答應一聲丫頭掀起帘子進來王夫人打發過來賈璉:“外頭有人要緊老爺太太過去。”鳳姐聽見未知分解

Dictionary cache status: not loaded

Glossary and Other Vocabula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