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Dream of the Red Chamber 紅樓夢

第二回 Chapter 89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八十九 公子填詞 
  鳳姐起來納悶聽見丫頭連忙問道:“什麼?”丫頭:“不知道剛才二門進來老爺要緊所以太太。”鳳姐工部略略放下說道:“回去太太昨日晚上有事沒有回來打發大爺。”丫頭答應

  一時過來明了進來王夫人:“昨日河南一帶河口湮沒州縣開銷修理工部一番照料所以特來老爺。”退出賈政回家來回從此直到賈政天天有事常在衙門寶玉漸漸只是賈政覺察出來不敢常在念書不敢

  那時十月中旬寶玉起來日天襲人早已打點包衣寶玉:“今日天氣早晚使。”衣服拿出寶玉穿丫頭拿出交給囑咐:“天氣好生預備。”答應跟著寶玉寶玉到了自己風聲:“天氣發冷。”把風推開西北一層漸漸東南上來走進來回寶玉:“天氣衣服。”寶玉點點頭兒衣服寶玉那些小學生著眼寶玉:“怎麼?”:“姑娘出來。”寶玉:“我身不大穿。”寶玉可惜衣服心里知道儉省:“穿上奴才不是奴才。”寶玉無奈只得穿上著書看書理會晚間放學寶玉便一天本來上年不過幾個孩子解悶時常一個一日況且明知賈政賈母溺愛便點點頭兒

  寶玉一徑回來賈母王夫人也是這樣自然沒有不信便襲人往日有說有笑便襲人:“晚飯預備這會兒還是等一等?”寶玉:“心里不舒服你們。”襲人:“那麼衣服下來那個東西那里禁得住揉搓。”寶玉:“不用。”襲人:“不但嬌嫩瞧瞧上頭針線不該這麼糟蹋。”寶玉心坎一口氣:“那麼收拾起來穿。”站起來脫下襲人過來寶玉已經自己襲人:“怎麼今日這樣勤謹起來?”寶玉答言便:“這個包袱?”連忙過來自己回頭襲人著眼寶玉不理會自己無精打彩上鐘自己低頭指到初二一時丫頭襲人:“吃飯一口仔細虛火我們累贅。”寶玉搖頭:“不大不受。”襲人:“這麼著索性早些。”于是襲人寶玉睡不著黎明朦朧不一

  此時襲人起來襲人:“昨夜翻騰五更不敢後來睡著不知到底睡著沒有?”寶玉:“不知怎麼。”襲人:“沒有什麼不受?”寶玉:“沒有只是。”襲人:“今日?”寶玉:“昨兒已經一天今兒一天散心只是他們收拾房子備下墨筆你們只管你們自己靜坐半天他們。”接著:“工夫。”襲人:“這麼著省得自己心神。”:“吃飯今日什麼說好傳給廚房。”寶玉:“還是隨便不必大驚小怪倒是幾個果子屋里果子。”襲人:“那個屋里別的不大乾淨只有起先一向無人乾淨就是。”寶玉:“不妨火盆過去就是。”襲人答應正說一個丫頭一個茶盤一個:“剛才姑娘廚房老婆。”卻是燕窩便襲人:“姐姐?”襲人:“昨夜吃飯翻騰想來今日早起心里所以告訴丫頭廚房這個。”襲人一面丫頭打發寶玉說道:“屋里已經收拾一時進去。”寶玉點頭只是一腔心事懶怠說話一時丫頭筆硯安放妥當寶玉:“知道了。”一個丫頭:“早飯得了那里?”寶玉:“不必累贅。”丫頭答應一時端上寶玉襲人:“心里得很自己只怕吃不下不如你們兩個一塊兒或者香甜。”:“高興我們不敢。”襲人:“其實使得我們喝酒不止今日只是偶然解悶使得認真這樣還有什麼規矩。”坐下寶玉上首襲人兩個丫頭端上漱口兩個下去寶玉默默有所便問道:“屋里收拾?”:“頭里。”

  寶玉便屋子親自炷香果品便出去關上外面襲人無聲寶玉泥金粉紅出來便提起

  主人清香庶幾隨身獨自綢繆誰料風波平地頓教即時輕柔向西想象怀

  脈脈使上點焚化直待炷香開門出來襲人:“怎麼出來想來。”

  寶玉假說:“心里地方靜坐會子外頭走走。”一徑出來到了瀟湘問道:“妹妹在家?”接應:“?”:“原來姑娘屋里屋里。”寶玉走進說道:“屋里。”寶玉門口看見泥金雲龍:“明月青史古人。”寶玉走入問道:“妹妹什麼?”站起來:“寫經寫完再說。”雪雁寶玉:“只管。”一面看見中間上面一個嫦娥一個侍者一個一個侍者一個長長似的人身有些別無點綴仿白描三字八分書寶玉:“妹妹可是?”:“可不是昨日他們收拾屋子想起來拿出他們。”寶玉:“什麼出處?”:“眼前。”寶玉:“一時妹妹告訴。”:“豈不月中嬋娟’。”寶玉:“這個實在新奇雅致此時拿出。”瞧瞧西走走

  雪雁寶玉一會寫完站起來:“簡慢。”寶玉:“妹妹還是這麼客氣。”身上穿著繡花毛皮加上坎肩頭上赤金別無花朵楊妃繡花綿比如

  玉樹臨風冉冉帶露寶玉問道:“妹妹彈琴來著沒有?”:“日沒因為寫字已經覺得那里彈琴。”寶玉:“也罷雖是清高不是好東西從沒彈琴彈出富貴壽考只有彈出憂思亂來再者彈琴心里記譜未免費心妹妹身子也罷。”寶玉:“可就怎麼這麼?”:“不是小時時候別的夠不著因此特地起來不是鶴山齊整高下相宜不是似的所以音韻還清。”寶玉:“妹妹這幾天沒有?”:“結社以後大作。”寶玉:“聽見什麼不可素心如何天上’,覺得音響分外響亮有的沒有?”:“怎麼聽見?”寶玉:“一天聽見恐怕打斷所以一會正要末了什麼意思?”:“人心自然做到那里那里沒有一定。”寶玉:“原來如此可惜不知一會。”:“古來知音幾個?”寶玉覺得出言冒失心里許多無可方才的話也是此時回想覺得冷淡寶玉一發打量訕訕站起來說道:“妹妹妹妹那里瞧瞧。”:“若是妹妹問候一聲。”寶玉答應便出來

  門口自己回來悶悶心里:“寶玉近來說話忽冷忽熱不知什麼意思。”:“姑娘筆硯?”:“。”自己屋里慢慢進來問道:“姑娘?”:“你們自己。”

  答應出來雪雁一個人那里發呆跟前問道:“會子有了什麼心事?”雪雁只顧發呆說道:“今日聽見一句話告訴言語。”屋里努嘴兒自己先行點著頭兒出來門外平台底下悄悄:“姐姐聽見寶玉!”聽見說道:“那里的話只怕。”雪雁:“怎麼別人大概知道咱們聽見。”:“那里聽來?”雪雁:“聽見什麼知府也好人才也好。”咳嗽一聲似乎起來光景恐怕出來聽見便雪雁搖手不見動靜悄悄問道:“到底怎麼?”雪雁:“前兒不是姑娘那里道謝姑娘不在屋里只有那里大家無意中說起淘氣怎麼大人樣子已經說親還是這麼呆頭呆腦沒有什麼大爺做媒大爺親戚所以不用打聽一說成了。”,“句話!”問道:“怎麼家里沒有人說起?”雪雁:“老太太意思若一說起恐怕寶玉所以提起告訴叮囑千萬不可露風說出多嘴。”把手,“所以面前今日。”正說鸚鵡叫喚:“姑娘回來!”倒把雪雁回頭并不有人便鸚鵡一聲走進喘吁吁椅子搭訕問道:“你們兩個那里不出一個人。”便身子仍舊躺下帳子雪雁答應出去兩個心里疑惑方才的話只怕了去了只好大家誰知一腔心事竊聽雪雁的話不很明白得了八分如同大海一般思前想後前日夢中上心左右打算不如早些免得眼見意外事情那時反倒無趣想到自己沒了爹娘自今以後身子一天一天起來一年半載少不得清淨主意合眼雪雁伺候幾次不見動靜不好叫喚晚飯掀開帳子睡著被窩輕輕拿來蓋上不動出去仍然褪下只管雪雁:“今兒的話到底假的?”雪雁:“怎麼。”:“怎麼知道?”雪雁:“那里聽來。”:“頭里咱們說話只怕姑娘聽見剛才神情大有今日以後咱們。”兩個收拾進來被窩下來輕輕蓋上宿晚景

  次日清早起來獨自一個醒來看見便問道:“姑娘怎麼這麼?”:“可不是所以。”連忙起來叫醒雪雁伺候梳洗鏡子只管一回淚珠連連早已濕透正是

  在旁不敢只怕倒把閒話勾引遲了一會隨便梳洗眼中一會:“。”:“姑娘幾時如何不是寫經?”點點頭兒:“姑娘今日會子寫經只怕勞神。”:“不怕完了況且并不寫字解悶以後你們字跡就算面兒。”直流下來不但不能自己不住滴下原來主意自此有意身子茶飯無心每日下來寶玉下學抽空問候只是萬千言語自知年紀不便小時可以柔情挑逗所以滿腔心事只是說不出寶玉安慰病症兩個人見只得勸慰真真賈母王夫人怜恤不過調治那里心病不敢從此一天一天半月之後腸胃一日果然不能日間聽見的話寶玉娶親的話看見中的無論上下寶玉娶親光景姨媽來看不見寶釵越發疑心索性不要來看不肯吃藥只要之中聽見有人奶奶的疑心一日懨懨殆盡未知性命如何下回分解

Dictionary cache status: not loaded

Glossary and Other Vocabula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