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Dream of the Red Chamber 《紅樓夢》

第二回 Chapter 90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九 綿嗷嘈 果品
  自立之後漸漸不支一日從前十幾賈母輪流看望有時句話索性不大言語心里有時有時清楚賈母因而盤問兩個那里便是打聽消息所以毫不提起傳話這樣緣故此時恨不得百十”,自然不敢提起一天指望會子出來:“屋里好好兒老太太太太二奶今日這個光景往常可比。”答應

  正在屋里昏沉小孩子家那里這個如此便是光景心中恨不得一時回來腳步回來放下連忙站起來帘子見外帘子進來一個人打發來看那里帘子便問道:“姑娘怎麼樣?”點點頭兒進來進來屋里殘喘驚疑不止:“姐姐?”:“告訴屋里。”此時心中一無所知面前悄悄問道:“前日告訴什麼?”:“怎麼。”:“早晚?”:“那里一天告訴聽見後來二奶那邊二奶和平姐姐門客這個老爺喜歡往後拉攏意思太太不好就是太太願意姑娘太太什麼老太太心里咱們太太那里老太太不過老爺不得不聽見二奶寶玉老太太總是說親橫豎。”聽到說道:“怎麼白白我們!”:“那里說起?”:“不知道前日姐姐聽見弄到田地。”:“悄悄仔細聽見。”:“人事瞧瞧不過。”正說進來:“你們什麼不出索性逼死。”:“不信這樣奇事。”:“姐姐不是懂得什麼懂得這些。”

  個人正說忽然一聲連忙沿言語身後輕輕問道:“姑娘口水。”微微答應一聲連忙白水走近前來搖頭說話只得一回一聲趁勢問道:“姑娘?”微微一聲那里爬上旁邊一口意思一口便不動一口搖頭一口氣仍舊躺下半日微微睜眼說道:“剛才說話不是?”答應:“。”尚未出去連忙過來問候睜眼點點頭兒說道:“回去姑娘。”光景只得悄悄退出原來病勢沉重心里明白說話模糊聽見一半不知精神答理明白前頭事情未成鳳姐老太太主意住著自己因此心神清爽許多所以口水恰好賈母王夫人李紈鳳姐聽見來看心中疑團自然先前尋死身体軟弱精神短少勉強答應兩句鳳姐問道:“姑娘這樣怎麼這樣。”:“實在不好告訴回來姑娘許多。”賈母:“懂得什麼看見不好言語倒是明白地方小孩子家。”一回賈母正是

  心病還是減退背地里念佛說道:“只是奇怪奇怪。”:“只好奇怪想來寶玉姑娘姻緣人家好事多磨’,說道姻緣’。這樣看起來人心天意他們兩個姑娘寶玉如今一句話一個死去三生百年。”兩個悄悄一回:“幸虧咱們明兒就是寶玉了別人家姑娘那里結親再不一句話。”:“就是。”不但私下講究就是眾人知道奇怪好得奇怪三兩唧唧議論幾時鳳姐知道夫人有些疑惑倒是賈母

  那時正值夫人鳳姐賈母中說閒話說起賈母:“正要告訴你們寶玉丫頭從小小孩子什麼以後時常丫頭忽然忽然知覺所以他們一塊兒畢竟不成你們怎麼?”王夫人便只得答應:“姑娘有心至于寶玉避嫌有的外面還都小孩兒形象此時忽然一個不是什麼痕跡古來:‘。’老太太倒是他們。”賈母皺眉說道:“丫頭乖僻也是好處心里丫頭也是點子況且丫頭這樣虛弱不是只有丫頭。”王夫人:“不但老太太這麼我們也是這樣姑娘人家不然女孩家長那個沒有心事寶玉有些私心知道寶玉丫頭不成。”賈母:“自然寶玉然後丫頭人家沒有外人自己況且丫頭年紀到底寶玉你們這樣倒是寶玉定親不許知道。”鳳姐便吩咐丫頭:“你們聽見定親不許多嘴。”賈母鳳姐:“哥兒如今自從身上不大不大告訴點兒不但這個前年那些喝酒不是精細不得分點嚴緊嚴緊他們況且他們。”鳳姐答應一回各自從此鳳姐照料一日走進大觀園聽見一個老婆那里鳳姐跟前婆子瞧見垂手侍立鳳姐:“什麼?”婆子:“奶奶看守沒有差錯不料姑娘丫頭我們。”鳳姐:“為什麼?”婆子:“我們跟著一回不知道姑娘那邊回去今兒早起聽見他們丫頭東西什麼。”鳳姐:“一聲生氣。”婆子:“到底奶奶家里不是他們家里我們奶奶怎麼。”鳳姐一口厲聲:“跟前嘮嘮叨叨照看姑娘東西你們怎麼這些道理。”丫頭答應赶忙出來鳳姐:“使不得沒有事情過去。”鳳姐:“姑娘不是這個事情名分豈有此理。”婆子在地便鳳姐鳳姐:“他們人我知道除了其餘。”再三自己丫頭不好鳳姐:“姑娘一次。”婆子起來出去

  鳳姐問道:“什麼東西?”:“沒有什麼要緊已經他們丫頭不懂婆子一聲婆子自然丫頭糊涂不懂已經過去不必。”鳳姐內外看見有些綿衣服未必暖和多半至于擺設東西就是老太太拿來一些不動收拾乾淨鳳姐便愛敬說道:“衣服不要緊時候貼身怎麼不問一聲撒野奴才不得了!”一回鳳姐出來各處回去自己平兒大紅花色皮襖綿佛青褂子送去

  那時老婆聒噪鳳姐壓住不安想起許多姊妹沒有一個得罪獨自他們剛剛鳳姐碰見。”想來沒意思不出正在吞聲看見鳳姐那邊衣服過來決不:“奶奶吩咐姑娘衣裳將來。”:“奶奶好意只是衣服拿來不敢回去千萬你們奶奶奶奶。”荷包只得多時平兒過來平兒說道:“我們奶奶姑娘外道不得。”:“不是外道實在不過。”平兒:“奶奶姑娘要不衣裳不是就是瞧不起我們奶奶剛才回去奶奶。”:“這樣不敢。”一回

  平兒回去鳳姐那邊碰見一個老婆接著問好平兒便問道:“那里?”婆子:“那邊太太姑娘各位太太奶奶姑娘奶奶姑娘姑娘可是姑娘那里?”平兒:“怎麼知道?”婆子:“方才聽見真真二奶姑娘行事感念。”平兒:“回來。”婆子:“還有改日過來姑娘。”平兒回來回复鳳姐

  姨媽看見婆子回來寶釵母女不免滴下寶釵:“哥哥在家所以姑娘幾天如今鳳姐不錯咱們底下留心到底咱們家里。”進來說道:“大哥幾年在外相與什麼一個正經沒有一起他們那里不放心不過將來消息出去以後吩咐不許。”姨媽:“那些?”:“倒是別人。”姨媽不覺傷心起來說道:“如今沒有就是上司也是廢人哥哥明白後輩自己學好媳婦家道不比往時人家女孩出門不是容易別的想頭女婿能干日子丫頭這個東西,”把手頭一:“丫頭實在廉恥有心只是咱們事情過去早些你們正經完結一宗心事。”:“妹妹沒有出門倒是太太至于這個什麼。”大家一回閒話

  回到自己晚飯想起況且日用起居可知當初一路模樣性格知道可知天意有錢潑辣這樣受苦閻王時候不知如何想到吟詩出來胸中自己沒有工夫只得

  蛟龍情怀
  同在泥涂受苦不知何日

  一回拿來不好意思自己沉吟:“不要看見笑話。”:“左右自己解悶。”一回到底不好拿來自己年紀碰見這樣橫禍不知何日致使寂寞正在那里進來一個盒子嘻嘻站起來讓坐:“果子奶奶。”:“奶奶費心但是丫頭怎麼勞動姐姐。”:“好說自家何必這些我們實在操心奶奶親自什麼別人多心知道咱們家里合意不合點子東西要緊惹人七嘴八舌講究所以今日兩樣果子親自悄悄。”一眼:“明兒這些不好意思我們不過也是底下。”秉性忠厚到底年輕只是向來不見如此相待心中想到剛才薛蟠也是情理說道:“果子留下這個姐姐只管回去向來實在有限偶然平日不能難道奶奶姐姐不知道。”:“別的不敢奶奶脾氣知道回去要說盡心。”只得留下方才門口往外看看過頭向著手指里面說道:“親自。”不知反倒起來說道:“姐姐奶奶天氣自己不必這些。”答言

  以為薛蟠或者真是不過自己也是有的光景幾分自己回心:“到底嫂子名分那里有別講究或者老成自己不好意思怎麼樣未可知然而到底哥哥屋里人不好。”:“素性為人毫無閨閣理法況且有時高興打扮妖調非常以為焉知不是怀坏心不然就是妹妹什麼不對地方所以這個渾水一個未可知。”想到索性起來正在不得主意時候一聲未知分解

Dictionary loading status: not loaded

Glossary and Other Vocabula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