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Dream of the Red Chamber 《紅樓夢》

第二回 Chapter 91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九十一 設計 疑陣寶玉
  話說正在狐疑聽窗心中:“不是不理他們他們什麼法兒。”半日卻又寂然無聲自己不敢上房聽見微微此時鬼混一陣心中七上八下不知如何聽見細看動靜自己反倒疑心起來怀果子一塊翻來覆去細看回頭看見一塊走過覷著眼冷不防外面笑聲連忙屏息外面一個人說道:“為什麼喝酒果子?”句話語音兩句外面聲道:“天下那里這樣造化。”語音知道他們原來一番意思翻來覆去直到五更睡著天明有人外面答應只得起來卻是頭髮怀穿琵琶緊身上面下面穿石榴原來尚未梳洗恐怕人見赶早家伙這樣打扮便走進心中只得問道:“怎麼這樣早就起來?”臉紅并不答言只管果子一個碟子這般昨晚心里:“也罷倒是他們索性省得。”于是放下舀水洗臉自己打算在家靜坐一則心神出去原來薛蟠那些無人只有那里辦事年紀便許多覬覦跑腿認得一二上下打點甚至在內造作謠言恐嚇种种不一這些遠遠躲避不敢恐怕意外只好在家聽候

  且說昨夜打發消息回來光景一一有些不大投机便瞧不起三句遮飾改過可惜這個心里沒了主意怔怔薛蟠難以回家個頭所以不敢透漏所為便使到手不怕不依所以挑撥無情兜攬一時不敢造次後來大覺掃興回來告訴方法道理怔怔似乎只得收拾夜里那里得著翻來覆去想出一個法子不如明兒一早起來去取家伙自己動人衣服梳洗顯出一番嬌媚神情自己反倒裝出一番索性不理自然到手及至昨晚這般光景無邪自己只得碟子回來故意留下酒壺以為問道:“東西有人碰見?”:“沒有。”“什麼?”:“沒有。”不曾睡著不出一個法子只得:“別人如何不如自然沒有不盡不能少不得不如商量一個穩便主意。”說道:“到底怎麼樣?”:“糊涂。”:“如何說起爺們。”:“辜負奶奶的。”:“怎麼辜負說說。”:“奶奶好東西這不辜負奶奶的。”:“東西大爺不辭勞苦我所所以這些不懂什麼意思。”:“奶奶多心奶奶的還有兩個但是事情倘或聲張起來不是。”覺得飛紅說道:“這個丫頭不是想來心里看上筏子是不是?”:“只是奶奶那麼我倒奶奶難受奶奶我倒主意奶奶那個耗子不過怕事大家出亂子不好奶奶性急時常身上不周不備去處張羅張羅小叔娶媳婦奶奶點心別人說不出什麼幾天奶奶的自然謝候奶奶那時奶奶東西咱們屋里奶奶灌醉要不咱們索性起來調戲奶奶害怕自然順著咱們再不不是咱們臉面奶奶怎麼樣?”早已紅暈笑罵:“蹄子過多漢子似的怪不得大爺在家離不開。”說道:“人家倒替奶奶奶奶我們這個。”從此一心籠絡無心安靜

  當日去取酒壺穩重正氣偷眼反倒後悔疑心或者自己他們未可知果然如此辜負一番保不住日後自己起來豈非安靜遇見便低頭眼皮遇見火兒這般光景反倒過意不去

  且說寶釵母女覺得幾天安靜待人親熱起來一家子姨媽十分歡喜想到薛蟠媳婦什麼坏了幾年目今這樣虧得家里有錢出力方才有了指望媳婦兒忽然安靜起來或者運氣未可知于是自己心里以為希有過來瞧瞧一個男人說話便說道:“奶奶老太太過來。”門口一個人影兒房門姨媽倒退出來:“太太沒有外人就是過繼兄弟見人沒有太太今兒太太。”姨媽:“既是舅爺不妨。”兄弟出來姨媽一個姨媽坐下姨媽:“舅爺上京幾時?”三道:“沒有人管家過繼前日進京今日姐姐。”姨媽尷尬于是便起身:“舅爺。”回頭:“舅爺頭上咱們。”答應姨媽婆婆便三道:“今日可是省得我們查考今日東西眾人看見。”三道:“這個交給完了什麼只要有錢。”:“說嘴了當。”一回然後晚飯告訴東西囑咐一回三自從此往來不絕年老上人舅爺從此生出無限風波後話

  一日薛蟠姨媽打開寶釵

  不受母親放心昨日已經我們到了知府上去道里反駁下來虧得相公即刻回文頂上道里知縣申飭現在道里若一上去吃苦道里沒有母親求道兄弟不然就要解道銀子不得火速火速

  姨媽自不必說一面勸慰一面說道:“事不宜遲。”姨媽沒法只得照料即便收拾行李銀子家人那里照應一個當中伙計連夜起程

  那時手忙腳亂辦理寶釵他們思想不到四更到底女子苦勞一會晚上發燒到了明日吃不下姨媽姨媽來看寶釵滿面通紅姨媽手腳便哭得死去活來姨媽只管寶釵不能說話不能搖動鼻塞調治漸漸蘇醒回來姨媽大家略略放心驚動鳳姐打發隨後王夫人至寶賈母夫人以及打發丫頭問候寶玉知道一連不見還是自己想起得病後來寶玉知道了病好沒有

  那時回來姨媽寶釵知道自己王夫人一會寶釵姨媽王夫人賈政賈政:“上頭底下必須打點。”王夫人提起寶釵說道:“孩子既是我家早些過來坏了身子。”賈政:“也是這麼但是況且如今到了已經不無各自料理家務老太太生日定日告訴姨太太。”王夫人答應到了明日王夫人賈政的話姨媽姨媽也是到了王夫人來到賈母大家賈母:“姨太太過來?”姨媽:“還是昨兒過來因為過來老太太請安。”王夫人便賈政昨夜的話賈母一遍賈母寶玉進來賈母便問道:“沒有?”寶玉:“回來先見老太太聽見姨媽過來姨媽請安寶玉姨媽情形從前親熱,”雖是此刻沒有心情大家言語。”滿腹猜疑

  晚間回來便瀟湘進去接著無人寶玉:“姑娘那里?”:“屋里知道姨太太過來姑娘請安沒有屋里寶玉:“不定。”寶玉往外便雪雁冉冉寶玉:“妹妹回來。”退步進來

  進來走入便寶玉然後坐下問道:“上去看見姨媽沒有?”寶玉:“。”:“姨媽說起沒有?”寶玉:“不但沒有說起親熱今日姐姐不過并不答言難道沒有。”:“沒有?”寶玉:“幾天不知道知道了沒有。”:“可不是。”寶玉:“老太太我去太太我去老爺我去如何若是從前時候一天如今把門前頭過去自然不便。”:“那里知道這個。”寶玉:“姐姐為人。”:“不要自己打錯主意姐姐不是姨媽姐姐向來飲酒何等熱鬧如今隔開看見家里有事田地沒事一般怎麼。”寶玉:“這樣難道姐姐便不和不成?”:“你好不好不知不過是照理。”寶玉著眼半晌看見寶玉這樣光景只是自己出書細看一會寶玉:“這個人生什麼天地沒有乾淨!”:“有了便有了有了便有無煩惱生出恐怖顛倒夢想許多。——不過是看見姨媽沒精打彩如何便姐姐身上姨媽過來官司事情心緒那里應酬自己胡思亂想魔道。”寶玉豁然開朗:“性靈怨不得前年生氣時候實在對不上金身。”說道:“便一句話如何回答?”寶玉合著閉著:“。”:“姐姐你好怎麼樣姐姐不和你好怎麼樣姐姐前兒你好如今不和你好怎麼樣今兒你好後來不和你好怎麼樣不和你好怎麼樣不和偏要你好怎麼樣?”寶玉半晌忽然大笑:“任憑三千。”:“奈何?”寶玉:“!”:“奈何?”寶玉:“沾泥絮春風鷓鴣。”:“禪門第一誑語。”寶玉:“有如三寶。”低頭不語聽見老鴰呱呱便向東上去寶玉:“不知吉凶。”:“吉凶不在。”說道:“回去老爺回來沒有襲人姐姐已經。”寶玉站起來往不敢未知下回分解

Dictionary cache status: not loaded

Glossary and Other Vocabula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