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Dream of the Red Chamber 紅樓夢

第二回 Chapter 92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九十二 賢良 賈政聚散
  話說寶玉瀟湘出來連忙:“老爺什麼?”:“沒有襲人姐姐。”寶玉放下:“你們也罷何苦。”回到襲人便問道:“好半天那里?”寶玉:“姑娘那邊說起姨媽姐姐便。”襲人問道:“什麼?”寶玉打禪的話一遍襲人:“你們計較正經家常閒話講究詩句也是怎麼說到不是和尚。”寶玉:“不知道我們我們別人不下。”襲人:“你們參禪我們跟著悶葫蘆。”寶玉:“頭里年紀孩子氣所以留神的話如今留神沒有只是近來過來念書偶然好象生疏似的。”襲人:“這麼著幾歲年紀怎麼好意思小孩子時候樣子。”寶玉點頭:“知道如今不用說那個老太太那里打發什麼來著沒有?”襲人:“沒有什麼。”寶玉:“老太太明兒不是十一月初一年年老太太那里規矩坐下喝酒說笑今日已經會子沒有明兒可是白白老爺知道了偷懶。”襲人:“好些昨兒聽見太太哥兒念書回來各自念書作文天天晚上弄到四更天才大多叔叔倘或赶不上老太太生氣不如明兒早起。”:“這樣冷天已經這麼著不該顯見脫滑落得一天就是老太太忘記咱們不消咱們會兒不好。”襲人:“起頭不肯。”:“也是一天一天不得要好名兒使喚一個銀子!”襲人:“蹄子人家正經。”:“我倒不是拉扯。”襲人:“什麼?”:“上學嘟著嘴巴不得回來有說有笑這會兒撇清何苦看見。”

  襲人正要老太太那里打發說道:“老太太明兒不用上學明兒姨太太解悶只怕姑娘家里姑娘姑娘姑娘明兒什麼。”寶玉沒有便喜歡:“可不是老太太最高明日不上。”襲人便言語丫頭回去寶玉認真幾天巴不得一天聽見姨媽過來姐姐自然”。心里喜歡便:“明日早些起來。”于是到了次日果然一早老太太那里賈政王夫人那里明了老太太今兒上學賈政言語便慢慢退出便一溜煙賈母眾人只有鳳姐那邊奶媽跟著幾個丫頭過來老太太:“媽媽請安老太太說說媽媽回來。”賈母:“孩子一早起來他們只有叔叔。”奶媽便:“姑娘叔叔請安。”寶玉一聲妞妞?”:“跟著幾年不知道認得認得認得媽媽媽媽不信一天那里認得那些不要緊就是孝經也是容易媽媽叔叔得空時候。”賈母:“孩子媽媽認得所以明兒叔叔瞧瞧。”寶玉:“多少?”:“一本孝經》,半個頭里列女傳》。”寶玉:“懂得要不我倒這個。”賈母:“叔叔講究侄女。”寶玉:“文王不必想來知道齊國安邦定國賢能大姑孟光還有畫荻教子不厭樂昌公主破鏡重圓回文更多木蘭從軍尸首不得許多那個魏國故事守節更多只好慢慢若是那些西子禿文君中的……”賈母聽到:“不用說那里記得。”:“叔叔叔叔知道了好些。”寶玉:“自然認得不用明兒上學。”:“聽見媽媽昨兒我們家的頭里叔叔那里媽媽沒有上人媽媽什麼家的不知叔叔要不。”寶玉喜歡:“媽媽的話什麼要不。”賈母:“妞妞這個模樣這個聰明只怕將來鳳姐。”賈母:“女孩兒認得也好只是女工針黹倒是要緊。”:“跟著媽媽什麼扎花拉鎖不好。”賈母:“咱們這樣人家固然仗著自己到底知道日後才不人家拿捏。”答應”,寶玉解說列女傳》,寶玉不敢再說

  寶玉什麼頭一不能進來第二次王夫人大凡有些姿色不敢後來跟著他媽東西一面嫵媚今日虧得鳳姐喜出望外所以

  賈母那些這時候丫頭回來李紈妹子史湘雲大家賈母眾人獨有姨媽賈母果然姨媽過來寶玉不見寶釵便姐姐為何?”姨媽假說身上不好知道姨媽所以寶玉寶釵心中納悶便寶釵暫且多時夫人鳳姐聽見婆婆到了自己不好落後只得打發平兒正要過來身上發熱一回賈母:“既是身上不好也罷咱們這時候吃飯。”丫頭火盆往後賈母大家序次坐下依舊閒談不須

  且說鳳姐何不頭里為著夫人遲了不好意思後來家的來回:“姑娘那里打發奶奶沒有上頭奶奶。”鳳姐納悶不知什麼事便進來:“姑娘在家?”人道:“什麼奴才并不姑娘打發實在母親奶奶的。”鳳姐:“已經出去為什麼?”人道:“自從出去終日啼哭忽然一日表兄母親什麼似的小子不敢言語誰知聽見急忙出來老著臉母親:‘出來沒良心如今不如勒死。’母親:‘不害東西心里怎麼樣?’說道:‘一個女人一個男人一時就是決不失身別人為什麼這樣膽小一身一身為什麼就是一輩子一輩子嫁人今兒怎麼樣若是跟前那里那里就是討飯也是願意。’他媽得了不得便:‘女兒怎麼著。’知道東西糊涂便一頭腦袋鮮血直流他媽不過便小子償命表兄說道:‘你們不用著急在外回來算是你們不信只管。’怀里掏出匣子首飾他媽看見便心軟:‘既有為什麼言語?’外甥:‘大凡女人水性楊花有錢便是貪圖銀錢如今為人就是難得你們我去。’母親東西不顧女孩兒便由著外甥那里知道外甥棺材母親看見:‘怎麼棺材?’外甥:‘一口不下口才。’母親外甥心疼忙著收拾啼哭不見小刀脖子母親懊悔起來得了不得如今知道了報官奶奶個人過來奶奶磕頭。”鳳姐:“這樣丫頭偏偏碰見這個小子怪不得一天那些东西心里没事似的只是这么烈性孩子起來這麼工夫這些可怜也罷回去告訴打發就是。”鳳姐打發賈母這邊

  且說賈政輸贏差不多為著死活那里打劫進來:“外面大爺老爺。”賈政:“請進。”出去走進賈政進來書房坐下下棋便道:“只管下棋。”:“晚生不堪。”:“好說。”賈政:“什麼事?”:“沒有什麼老伯只管下棋。”賈政:“大爺我們相好沒事我們索性完了再說大爺在旁。”:“不下?”:“。”:“不好多嘴。”賈政:“多嘴不妨橫豎銀子終久拿出往後只好做東便。”:“使得。”:“老伯?”賈政:“從前如今兩個子兒時常。”:“沒有。”賈政:“。”大家一面說笑一面完了個子:“吃虧打劫老伯就便。”

  賈政:“有罪有罪咱們說話。”:“老伯不見一來二來廣西同知進來引見洋貨可以二十四紫檀雕刻中間雖說不是卻是出山人物樓臺花鳥六十個人女子名為》。眉目口鼻以及出手清楚細膩點綴布置尊府大觀園中正用得著還有一個也是一個童兒時辰到了什麼時候什麼時辰有些人那里沒有拿來現在有些意思。”在身拿出一個匣子揭開第一一個玻璃盒子大紅桂圓珠子光華耀:“這就叫做。”一個一個茶盤:“使得?”:“使得。”便怀里掏出一個珠子盤子中間置于看見那些珠子身邊一回珠子抬高別處珠子:“奇怪。”賈政:“有的所以叫做。”回頭:“那個匣子?”赶忙一個匣子大家打開原來內襯:“什麼東西?”:“叫做。”匣子拿出不滿不上一層一層打開已經不下:“還有必得屋里這就暑熱天氣堂屋蒼蠅蚊子一個不能進來。”賈政:“不用打開起來費事。”便一層一層收拾:“東西不很五千,《自鳴鐘五千。”賈政:“那里。”:“你們難道用不著?”賈政:“用得著只是那里這些銀子進去老太太瞧瞧。”:“。”

  賈政便賈璉東西老太太那邊夫人鳳姐東西一一賈璉:“還有總要銀子。”鳳姐接著:“東西自然但是那里這些咱們不比督撫已經好些咱們人家必得不動搖根基或是或是往後子孫遇見不得還是點兒底子不到意思這樣不知老太太老爺太太怎麼樣若是外頭老爺只管。”賈母眾人:“話說也是。”賈璉:“老爺送給老太太為的是在家老太太開口便喪氣話!”

  便東西出去告訴賈政老太太不要便:“東西可好銀子留心便送信。”只得收拾坐下閒話沒有興頭就要起身賈政:“晚飯。”:“罷了老伯!”賈政:“那里的話。”正說:“老爺。”賈赦早已進來彼此相見不一羅列大家說起洋貨的話:“除非尊府人家其餘。”賈政:“不見得。”賈赦:“我們家里不得從前不過是空門。”:“大爺可好前兒說起家常提到令郎續娶媳婦不及頭里奶奶如今到底一家沒有。”賈政:“我們這個孫媳婦也是大家從前京畿道老爺女孩兒。”:“道長知道但是家教不怎麼樣也罷只要姑娘。”

  賈璉:“內閣里人說起賈雨村。”賈政:“也好不知不准。”賈璉:“大約有意思。”:“今兒從吏聽見這樣先生本家不是?”賈政:“。”:“還是?”賈政:“原籍浙江湖州蘇州不得甄士隱相好時常周濟以後進士得了知縣便家的丫頭如今太太不是甄士隱弄到零落不堪沒有以後那時我家相識林如海揚州時候在家西外甥女兒學生進京恰好外甥女兒上來探親老爺便照應上來還有吹噓吹噓那時不錯大家常會我家世襲代字下來人口房舍以及起居事宜一概明白因此覺得親熱。”說道:“幾年門子知府御史不過幾年吏部侍郎兵部尚書為著三級如今。”:“人世榮枯仕途得失。”賈政:“便宜還有我們差不多的人家就是從前一樣一樣世襲一樣起居我們也是時常往來幾年他們進京差人請安熱鬧一回原籍至今杳無音信不知近況心下著實惦記這樣做官不怕?”賈赦:“咱們沒有事。”:“果然尊府不怕一則貴妃照應故舊親戚老太太至于少爺沒有一個刁鑽刻薄。”賈政:“刁鑽刻薄沒有德行白白那里。”賈赦:“咱們不用說這些大家。”大家喝茶家的輕輕一句便告辭賈赦賈政:“什麼?”:“外面下雪早已梆子。”賈政賈政:“東西收拾?”:“尊府自然。”賈政:“留神就是。”:“聽信天氣。”賈赦賈政便賈璉出去未知後事如何下回分解

Dictionary cache status: not loaded

Glossary and Other Vocabula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