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Dream of the Red Chamber 《紅樓夢》

第二回 Chapter 94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九十四 賈母 寶玉通靈奇禍
  話說出來宿靜候賈政回來那些女尼喜歡不得各處逛逛明日預備進宮不料大便吩咐婆子看守飲食卻是不准走開那些女孩子摸不著頭腦只得等到天亮各處丫頭知道女尼預備使喚不能深知原委

  到了明日早起賈政正要下班省城冊子立刻查核一時不能回家便告訴賈璉:“回來務必查問明白如何如何不必。”賈璉奉命喜歡若是一點影兒沒有賈政,”不如太太主意便是不合老爺干系。”主意王夫人陳說:“昨日老爺生氣女尼查辦今日老爺沒空不成來回太太怎麼便怎麼樣所以請示太太如何辦理?”王夫人:“怎麼若是這麼樣起來咱們家的這個帖兒可惡這些可是到底沒有?”賈璉:“剛才太太沒有就是一個人應承不敢知道那些女孩子娘娘一時倘或出事怎麼樣主見出來太太怎麼辦法?”王夫人:“如今那些女孩子那里?”賈璉:“著呢。”王夫人:“姑娘知道不知道?”賈璉:“大約姑娘知道預備的話外頭提起別的。”王夫人:“這些東西也是不得頭里打發他們去來你們如今不是出事那些帶去本家有人沒有文書查出銀子妥當本地一概文書落得若是為著兩個不好個個他們還俗造孽發給雖然我們不要身价他們那里死活便狠狠除了祭祀喜慶不用仔細老爺頭兒可就吃不了兜著走帳房錢糧檔子打發個人老爺除了上墳燒紙本家爺們那里不許接待有一點不好風聲姑子一并攆出。”

  賈璉一一答應出去王夫人的話告訴:“太太主意這麼完了告訴我去太太回來老爺按著太太的話回去。”聽說便道:“我們太太真正佛心東西回去既是太太好心不得不好人哥兒交給開發那個帖兒奴才想法查出重重收拾。”賈璉點頭:“。”即刻發落女尼按著主意晚上賈政回家賈璉賈政賈政省事便獨有那些無賴發出二十四女孩子出來那個不想究竟那些能夠回家不能未知著落虛擬

  且說聽見女尼預備使喚不知便賈母那邊打聽打聽恰遇鴛鴦下來坐下閒話提起女尼鴛鴦:“沒有聽見回來二奶知道了。”正說兩個女人過來賈母鴛鴦上去兩個女人賈母鴛鴦一聲回去:“?”鴛鴦:“討人嫌家里有了一個女孩兒好些便獻寶似的常常老太太面前家姑長得怎麼心地怎麼禮貌說話做活尊長上頭孝敬就是也是和平這麼常常老太太幾個老婆討人嫌我們老太太偏愛那些老太太也罷還有寶玉素常老婆便厭煩偏見他們家的老婆便不厭前兒他們姑娘現有多少人家他們老爺不肯心里只要咱們人家一回一回奉承老太太。”便假意:“老太太喜歡為什麼寶玉?”鴛鴦正要說出聽見上頭:“老太太。”鴛鴦上去

  只得起身出來回到一頭一頭:“天下莫非只有一個寶玉我們家的越發痴心起來那個神情一定寶玉身上三番五次可不是為著這個什麼家里不清一個什麼姑娘不得了寶玉我們身上鴛鴦說話一個一個這不我們姑娘?”自己不得主意不免掉下不用操心恐怕煩惱若是這樣可怜左思右想一時煩躁起來自己自己:“替人什麼就是姑娘寶玉性情也是寶玉性情貪多嚼不爛不必操心自己操心以後姑娘其餘不管!”這麼心里清淨回到瀟湘獨自從前詩文稿抬頭便:“那里?”:“今兒姐妹。”:“襲人姐姐?”:“什麼。”怎麼出來不好意思便:“什麼相干。”

  心里暗笑出來聽見不知何故一面倒一面打聽回來說道:“本來沒人澆灌昨日寶玉走去瞧見頭上好象有了骨朵似的不信沒有忽然今日得很海棠花眾人老太太太太花兒所以奶奶收拾敗葉這些那里傳喚。”聽見知道老太太便雪雁打聽,”若是老太太告訴。”雪雁多時便:“老太太太太好些姑娘。”照鏡子便老太太寶玉便說道:“老太太。”退便夫人回來李紈彼此只有鳳姐未來史湘雲叔叔調任回京姐姐家姐多事在外居住所以今日只有數人大家說笑一回講究古怪賈母:“花兒三月如今雖是十一月節氣十月陽春天氣因為和暖有的。”王夫人:“老太太不為。”夫人:“聽見已經怎麼應時。”李紈:“老太太太太糊涂想頭寶玉有喜報信。”言語:“大凡草木不時妖孽。”不好說出來獨有聽說喜事心里便高興說道:“當初田家弟兄因分便後來感動弟兄們仍舊可知草木如今二哥認真念書舅舅喜歡。”賈母王夫人喜歡便:“姑娘比方有理有意思。”正說賈赦賈政進來賈赦便:“主意作怪。”賈政:“見怪不怪不用就是。”賈母聽見便:“人家有喜好處什麼好事你們若是不好一個人你們不許。”賈政不敢言語訕訕賈赦出來

  賈母高興傳話廚房預備酒席大家:“寶玉各人姑娘不要費心高興你們。”李紈:“你們喝酒。”李紈答應”,便:“。”:“我們怎麼我們。”李紈:“不是如今。”大家一時酒菜一面彼此老太太歡喜大家興頭寶玉上來便成了四句出來賈母

  今日繁花
  應是壽考占先

  

  草木偏差
  人間奇事多少冬月開花我家

  賈母賈母李紈

  
  莫道知識

  賈母便:“不大倒是不好上來吃飯。”寶玉看見賈母喜歡興頭想起:“今日我們這些自然但是不能死而复生。”頓覺想起前日鳳姐未可知卻又轉悲為喜依舊說笑

  賈母半天然後珍珠回去王夫人跟著過來平兒笑嘻嘻上來我們奶奶知道老太太自己不得奴才老太太太太還有送給包裹當作賀禮。”襲人過來賈母賈母:“丫頭事兒体面新鮮有趣。”襲人平兒:“回去二奶道謝要有大家。”賈母:“丫頭還是得到。”一面眾人隨著平兒襲人:“奶奶奇怪綢子便喜事上去以後不必只管當作奇事。”襲人點頭答應平兒出去不題

  且說寶玉本來穿著皮襖在家歇息只管出來一回一回一回一回心中無數離合弄到上去忽然聽說賈母便出來迎接賈母匆匆穿通靈寶玉及至後來賈母仍舊襲人寶玉脖子沒有便:“?”寶玉:“忙亂摘下沒有。”襲人沒有便各處找尋蹤影全無襲人滿身冷汗寶玉:“不用著急少不得屋里他們知道了。”襲人當作便說道:“蹄子到底東西那里弄丟可就大家不成。”正色:“那里的話這個兒戲自己那里會子。”襲人這般光景便著急:“皇天菩薩小祖宗到底那里?”寶玉:“記得明明你們到底。”襲人不敢知道大家偷偷各處搜尋大半毫無影響甚至實在便方才這些進來不知了去了襲人說道:“進來不知道性命似的東西你們好歹聲張各處姐妹我們你們磕頭回來若是丫頭出來上頭不論什麼送給出來使得可不是小事這個利害。”往外襲人赶出囑咐:“頭里吃飯不成風波不好。”分頭各處追問人人個個驚疑回來目瞪口呆面面寶玉襲人只是不敢個個木雕泥塑一般

  大家正在發呆各處知道關上老婆兩個丫頭各處一面告訴眾人找出重重大家宗要干系聽見不顧一遍甚至于找到誰知繡花一般一天影響李紈:“不是要說無禮的話。”眾人:“什麼?”李紈:“事情到了顧不得現在除了寶玉女人要求各位姐姐妹妹姑娘丫頭衣服大家沒有丫頭那些老婆使丫頭。”大家說道:“有理現在魚龍混雜倒是這麼一來你們。”言語那些丫頭願意洗淨自己平兒平兒說道:“。”于是各人自己怀李紈一氣嗔著李紈:“大嫂不成材樣子那個人在身況且東西在家到了外頭不知道廢物什麼想來有人使促狹。”眾人聽說不在昨兒滿屋里亂跑身上只是不肯說出:“使促狹只有你們個人悄悄背地里拿出然後不要聲張這就完了。”大家點頭

  李紈便平兒:“還是明白。”平兒答應多時眾人假意裝出沒事樣子屋里眾人故意搭訕走開平兒平兒便:“二哥瞧見沒有?”便急著眼說道:“人家東西怎麼查問!”平兒這樣子不敢便:“不是這麼他們所以瞧見沒有他們。”:“身上看見看見怎麼得了什麼東西!”起身眾人不好寶玉說道:“勞什子鬧事不要你們不用滿知道了可不是鬧事。”襲人:“小祖宗要緊若是上頭知道了我們這些就要粉身碎骨!”便嚎啕大哭起來

  眾人更加傷感明知掩飾只得商議回來賈母寶玉:“你們不用商議完了。”平兒:“輕巧上頭為什麼他們也是倘或砸破怎麼樣?”寶玉:“不然便前日出門。”眾人句話過去但是上學別處寶玉:“怎麼沒有前兒南安王府聽戲便。”:“不妥既是前兒為什麼當日來回。”眾人正在胡思亂想裝點撒謊姨娘:“你們東西自己怎麼背地里拷問索性交給你們一起上水你們。”推說:“!”哭喊起來

  李紈正要勸解丫頭:“太太。”襲人此時寶玉赶忙出來迎接姨娘暫且不敢出來王夫人眾人驚惶方才聽見的話便道:“?”眾人不敢王夫人走進屋里坐下便襲人慌得襲人連忙跪下含淚王夫人:“起來忙亂不好。”襲人哽咽寶玉恐襲告訴出來便說道:“太太襲人相干前日南安王府那里聽戲路上。”王夫人:“為什麼?”寶玉:“他們知道沒有告訴他們在外各處。”王夫人:“胡說如今脫換衣服不是襲人他們大凡哥兒出門回來手巾荷包明白何況不見了便不問!”寶玉無言姨娘聽見便得意接過:“外頭東西!”王夫人喝道:“這個且說那些要緊的話!”姨娘便不敢言語還是李紈告訴王夫人一遍王夫人淚如雨下索性賈母夫人那邊這些

  鳳姐聽見寶玉知道王夫人過來不住便來到正值王夫人起身鳳姐:“太太。”寶玉過來鳳姐王夫人說道:“聽見可不是奇事剛才不見找不著打從老太太那邊丫頭你們平兒不穩促狹老太太認真查出不然寶玉命根。”鳳姐:“咱們家人自古,‘知人知面不知心’,那里但是吵嚷已經知道了太太查出明知死無葬身之地坏了滅口那時怎麼糊涂想頭寶玉沒有什麼要緊只要大家嚴密老太太老爺知道這麼暗暗各處察訪哄騙出來那時罪名也好不知太太心里怎麼樣?”王夫人遲了半日說道:“有理只是老爺跟前怎麼。”便過來:“二哥一句怎麼若是人家那個坏了不得!”:“再不。”姨娘那里言語王夫人便吩咐眾人:“想來自然找到地方好端端在家那里不成只是不許聲張襲人三天找出要是三天找不著只怕不住大家不用安靜日子。”便鳳姐夫人那邊商議不題

  李紈紛紛議論便傳喚一干門鎖家的悄悄告訴吩咐前後三天之內不論男女人從可以走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