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Dream of the Red Chamber 《紅樓夢》

第二回 Chapter 95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九十五 成實元妃 寶玉
  話說門口丫頭寶玉有了丫頭急忙回來告訴寶玉眾人寶玉出去眾人寶玉放心便門口問道:「那里得了拿來。」:「。」寶玉:「怎麼。」:「在外知道爺爺測字聽見當舖便幾個當舖他們一家便多少三百五百前兒一個人這麼一塊三百今兒有人一塊五百。」寶玉不等便道:「三百五百去取我們是不是。」襲人便:「不用小時候聽見哥哥有些人那些便想來家家當舖有的。」眾人正在襲人一說大家起來:「進來不用糊涂東西那些想來不是正經東西。」

  寶玉原來妙玉不及閒話便妙玉扶乩妙玉冷笑說道:「姑娘來往為的是姑娘不是勢利中的今日怎麼那里謠言過來況且並不曉得什麼扶乩。」將要不理懊悔脾氣這麼著,「一時說出不好回去不好質證扶乩的話。」只得襲人性命關系的話一遍妙玉活動便起身妙玉:「何必為人但是進京以來無人今日破例將來纏繞不休。」:「一時不忍慈悲便是將來他人不願。」妙玉叫道焚香箱子找出沙盤行禮祝告起來妙玉多時疾書

  追尋萬重

  便妙玉:「。」出來請教妙玉妙玉:「這個不能不懂他們聰明。」只得回來進入各人怎麼樣不及細說便李紈姊妹寶玉:「一時找不著然而不了不知幾時便出來但是不知那裡?」李紈:「隱語咱們家裡那裡跑出查出松樹山子底下未可到底?」:「不知!」:「。」:「若是家的便難。」

  襲人心裡著忙便捕風捉影一塊底下找到只是沒有回到寶玉不問有無只管傻笑著急:「小祖宗到底那裡說明我們就是受罪明處。」寶玉:「外頭你們不依如今知道!」李紈:「今兒早起三更妹妹已經不住各自我們明兒。」大家寶玉即便可怜襲人一回一回暫且

  且說回去想起金石喜歡心裡說道:「和尚道士的話真個不得果真金玉有緣寶玉如何或者拆散他們金玉未可知。」半天安心一天不理會重新躺下想到海棠花裡帶尋常自有關系若是好事不該看來不祥莫非不吉?」不覺想到喜事上頭如此想到五更睡著

  次日王夫人當舖查問鳳姐暗中設法找尋一連幾天下落賈母賈政未知襲人每日提心吊膽寶玉也好幾天不上只是怔怔不言不語王夫人不大著意正在納悶賈璉進來請安嘻嘻:「今日賈雨村打發告訴二老太爺內閣大學士奉旨已定明年正月二十三百文書太爺晝夜半個就要到了特來太太知道。」王夫人聽說便歡喜非常娘家姨媽衰敗兄弟在外照應不著今日兄弟拜相回京王家榮耀將來寶玉倚靠便放開天天兄弟一天賈政進來滿臉淚痕喘吁吁說道:「老太太即刻進宮不用多人進去娘娘暴病現在太監在外太醫已經不能醫治。」王夫人聽說便大哭起來賈政:「這不時候老太太寬緩不要坏了老人家。」賈政出來吩咐家人伺候王夫人賈母元妃有病進去請安賈母念佛:「怎麼不得後來打聽情願也罷。」王夫人一面回答一面鴛鴦衣飾穿戴起來王夫人回到自己穿戴過來伺候一時進宮不題

  且說自選隆重身体發福未免舉動費力每日起居前日沾寒勾起舊病不料利害壅塞四肢一面太醫調治湯藥連用通關並不見效內官憂慮後事所以傳旨進見賈母王夫人遵旨進宮元妃口涎不能言語賈母只有悲泣眼淚賈母請安寬慰的話賈政遞進元妃不能漸漸臉色改變太監未便在外伺候賈母王夫人便無奈國家制度只得下來不敢啼哭有心朝門內官多時太監出來立傳欽天監賈母便不好尚未太監出來:「娘娘。」甲寅十二月十八日立元妃十二月十九四十三賈母起身只得回家賈政一路悲戚到家夫人李紈鳳姐寶玉東西賈母賈政王夫人請安大家哭泣不題

  次日早起品級貴妃喪禮請安賈政工部按照辦理未免周旋同事請教所以兩頭從前喪事元妃賢淑貴妃」。王家制度不必男女天天進宮不得幸喜鳳姐近日身子好些得出照應家事預備王子進京接風賀喜鳳姐知道叔叔內閣家眷鳳姐心裡喜歡便有些心病這些娘家便所以身子王夫人看見鳳姐照舊辦事擔子一半眼見兄弟諸事放心安靜獨有寶玉念書儒學家裡有事賈政自然沒有空兒想來寶玉姊妹天天不料自失終日懶怠走動說話糊涂賈母出門回來有人請安便沒人不動襲人怀鬼胎不敢招惹生氣每天茶飯面前便不要襲人光景有病襲人空兒瀟湘告訴這麼著姑娘開導開導。」告訴親事上頭一定自己如今不好意思:「若是小時不理我去使不得。」所以不肯過來襲人背地裡告訴春心明明知道怪异寶玉男女有別只好過來寶玉所以不大

  寶釵姨媽寶玉親事回去便告訴寶釵姨媽:「雖是姨媽沒有哥哥回來願意不願?」寶釵反正母親:「媽媽話說女孩兒家的事情父母做主如今父親沒了媽媽應該做主再不哥哥怎麼?」所以姨媽愛惜雖是從小生來貞靜因此面前提起寶玉寶釵自從一說寶玉兩個自然提起如今雖然聽見心裡驚疑不好只得旁人自己相干只有姨媽打發丫頭過來好幾自己兒子薛蟠哥哥進京便出脫罪名元妃雖然忙亂鳳姐出來理家家的襲人雖然寶玉跟前低聲勸慰寶玉不懂襲人只有暗暗著急而已

  元妃賈母送殯幾天寶玉一日一日發燒疼痛只是甚至說話頭緒襲人一發鳳姐幾次鳳姐不時過來起先找不著生氣如今失魂落魄樣子只有日日調治煎藥好幾只有沒有及至那裡不舒服寶玉說出直至元妃賈母惦記寶玉親自王夫人過來襲人寶玉請安寶玉雖說每日起來行動今日賈母依然請安襲人在旁指教賈母便道:「怎麼故此過來依舊模樣好些。」王夫人自然寬心寶玉並不回答只管嘻嘻賈母坐下的話襲人一句一句往常一個傻子似的賈母便:「進來不見什麼如今果然神魂失散樣子到底什麼?」王夫人知事瞧瞧襲人可怜樣子只得便依著寶玉先前的話南安王府聽戲的話悄悄告訴一遍心裡彷徨賈母著急:「現在四下里找尋當舖少不得找著。」賈母站起來眼淚直流說道:「如何你們不懂難道老爺也是不成!」王夫人賈母生氣襲人跪下自己:「媳婦老太太著急老爺生氣。」賈母:「寶玉命根所以這麼失魂了得滿城知道便你們找出老爺。」那時王夫人襲人哀告:「老太太一生回來老爺不得了現在寶玉交給我們就是。」賈母:「你們老爺生氣。」便傳人不一:「老爺謝客。」賈母:「不用使得你們便的話暫且不用責罰便在前日經地方便有人來者情願知人送信五千有了不可吝惜銀子這麼少不得找出若是咱們幾個一輩子不能。」王夫人不敢直言賈母傳話告訴賈璉賈母便:「寶玉動用那裡襲人過來餘者留園屋子。」寶玉言語只是傻笑

  賈母便攜寶玉起身襲人攙扶回到自己王夫人坐下收拾安置便王夫人:「知道意思里人有些奇怪仗著一塊除邪如今邪氣故我過來一塊兒住著這幾天不用出去大夫這裡。」王夫人聽說便接口:「老太太自然如今寶玉老太太老太太福氣不論什麼壓住。」賈母:「什麼福氣不過屋裡乾淨經卷可以念念定心寶玉好不好?」寶玉只是襲人寶玉便說道:「回去這裡調停晚上老爺回來告訴不必不許言語就是。」王夫人賈母鴛鴦安神不題

  且說賈政當晚回家聽見上人說道:「發財容易。」那個問道:「怎麼見得?」這個:「今日聽見什麼哥兒招帖上頭大小式樣顏色有人送去銀子送信還給五千。」賈政如此真切心裡詫異急忙便:「奴才不知道今兒晌午傳出老太太的話帖兒知道。」賈政便氣道:「家道生養這麼一個孽障時候滿謠言十幾會子曉諭道理!」走進裡頭王夫人王夫人便一五一十告訴賈政老太太主意不敢違拗抱怨王夫人走出老太太背地裡這個帖兒下來那些游手了去了

  有人口稱內人聽見喜歡不得便:「拿來回去。」便怀掏出上人,」這不府上帖子太爺你們會子回來得了銀子就是財主這麼不理。」話頭來得說道:「到底回去。」不肯後來有理便掏出中一:「是不是?」家人在外服役常見今日看見模樣急忙裡頭似的賈政賈赦出門只有賈璉在家眾人賈璉上人口稱:「親眼只是奴才主子一手一手。」賈璉喜歡王夫人即便賈母襲人合掌念佛賈母並不改口連聲:「書房坐下即便。」賈璉進來好言道謝:「裡頭本人。」只得一個綢子過去賈璉打開可不是一塊晶瑩美玉賈璉不理今日要看半日上面仿佛認得出來什麼除邪賈璉不胜便家人伺候賈母王夫人

  會子驚動合家鳳姐賈璉進來便劈手不敢賈母手裡賈璉:「這麼一點兒。」賈母打開先前昏暗好些一面鴛鴦眼鏡:「奇怪倒是怎麼把頭沒了?」王夫人一會不出便鳳姐過來鳳姐:「只是顏色不大不如兄弟自己知道了。」襲人在旁未必一塊只是不敢說出鳳姐于是賈母接過襲人拿來寶玉這時寶玉睡著鳳姐告訴:「有了。」寶玉朦朧手裡便地上:「你們。」只是冷笑鳳姐連忙起來:「怎麼知道。」寶玉答言只管王夫人屋裡這樣便道:「不用說裡帶一种古怪東西自然有道理想來這個人見帖兒照樣。」大家此時恍然大悟賈璉在外屋裡聽見便說道:「不是拿來人家這樣鬼混。」賈母:「也是极了沒法所以我們這樣便幾個也是有的如今白白這個東西咱們認出依著不要難為不是我們銀子外頭知道了若是難為一個人人家不敢拿來。」賈璉答應出去著呢半日不見正在那裡心裡發虛賈璉忿走出未知何如下回分解

Dictionary cache status: not loaded

Glossary and Other Vocabula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