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Dream of the Red Chamber 紅樓夢

第二回 Chapter 96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九十六 消息鳳姐奇謀 本性
  話說賈璉忿忿走出到了書房那個人看見賈璉氣色不好心里先發連忙站起來要說賈璉冷笑:“大膽這個東西什麼地方!”回頭便:“?”外頭一般幾個齊聲答應賈璉:“繩子老爺回來明了衙門。”一齊答應預備著呢。”嘴里如此不動手足無措這般知道公道只得跪下賈璉碰頭口口聲聲:“老太爺生氣一時無奈想出這個沒臉營生借錢不敢只得孝敬的哥。”連連磕頭賈璉:“這個不知死活東西不了東西!”進來賈璉:“生氣什麼東西饒了出去。”賈璉:“實在可惡。”賈璉眾人在外說道:“糊涂大爺磕頭窩心!”赶忙兩個抱頭鼠竄從此街上賈寶玉寶玉’”

  且說賈政回來眾人因為燈節底下恐怕賈政生氣過去便不肯元妃忙碌好些近日寶玉舊例大家無有到了正月十七王夫人王子鳳姐進來今日在外有人傳說我們老爺進京二百路上沒了太太聽見沒有?”王夫人吃驚:“沒有聽見老爺昨晚沒有說起到底那里聽見?”鳳姐:“樞密老爺聽見。”王夫人半天眼淚下來說道:“回來索性打聽明白告訴。”鳳姐答應王夫人不免暗里落淚寶玉如此不隨意那里便有些心口疼痛起來賈璉打聽明白說道:“太爺赶路偶然感冒風寒到了地方調治無奈這個地方沒有名醫誤用不知家眷到了那里沒有?”王夫人一陣心酸便心口不住彩雲扎掙賈璉賈政,“收拾行裝那里料理完畢回來告訴我們媳婦兒放心。”賈璉不敢違拗只得賈政起身賈政早已知道心里不受寶玉以後神志醫藥無效王夫人心疼正值工部賈政一等二月吏部帶領引見皇上賈政勤儉謹慎江西糧道即日謝恩起程日期親朋賀喜賈政無心應酬中人不敢在家正在無計可施聽見賈母那邊老爺。”

  賈政進去看見王夫人那里便賈母賈母坐下便:“不日就要赴任我有多少不知?”掉下賈政站起來說道:“老太太只管吩咐兒子遵命。”賈母說道:“今年八十一大哥在家不能我所只有寶玉偏偏糊涂不知道怎麼樣昨日媳婦出去寶玉算命先生必要沖沖不然只怕保不住知道不信那些所以商量媳婦你們兩個商量商量還是寶玉還是?”賈政說道:“老太太當初兒子這麼難道兒子自己兒子不成寶玉不上所以時常不過是恨鐵不成鋼意思老太太成家也是該當老太太如今寶玉兒子也是不放心老太太所以兒子不敢言語到底瞧瞧寶玉什麼。”王夫人賈政有些眼圈知道心里便襲人寶玉寶玉父親襲人請安便賈政臉面目光大有便進去便想到:“自己也是如今不知道幾年回來倘或孩子果然不好一則年老雖說孫子到底一層老太太寶玉差錯可不是罪名。”瞧瞧王夫人眼淚想到身上站起來:“老太太這麼大年想法孫子兒子違拗老太太主意怎麼便怎麼就是姨太太那邊不知說明沒有?”王夫人便道:“姨太太沒有結案所以這些提起。”賈政:“這就第一難處哥哥妹子怎麼出嫁況且貴妃不禁婚嫁寶玉出嫁的姐此時娶親再者起身日期已經不敢耽擱這幾天怎麼辦?”賈母:“果然不錯若是過去父親倘或一天一天怎麼。”主意便說道:“自然道理包管不著姨太太那邊媳婦親自過去那里告訴寶玉諸事將就自然說服娶親當真使不得況且寶玉不可成親不過是沖沖我們願意孩子們金玉道理不用好日子按著咱們娶親日子一概鼓樂不用樣子十二提燈一乘轎子南邊規矩一樣坐床可不是丫頭心地明白不用內中襲人還是妥當孩子明白丫頭再者姨太太丫頭和尚便是婚姻焉知丫頭過來不得從此一天好似一天豈不大家造化會子只要立刻收拾屋子起來屋子一概親友筵席寶玉然後這麼著看見他們小兩口也好放心。”賈政不願只是賈母做主不敢違命勉強說道:“老太太妥當只是吩咐眾人不許吵嚷里外不是姨太太那邊只怕不肯若是果真只好按著老太太主意。”賈母:“姨太太那里。”賈政答應出來心中好不自在赴任親友种种應酬不絕寶玉聽憑賈母交與王夫人鳳姐後身王夫人旁邊二十房屋寶玉餘者一概不管賈母主意告訴賈政後話

  且說寶玉賈政襲人賈政在外無人寶玉說話寶玉便昏昏沉沉賈母賈政的話寶玉一句沒有聽見襲人明白頭里風聲到底影響不見寶釵過來有些今日這些心里方才喜歡心里:“果然上頭眼力不錯造化可以好些擔子但是心理只有一個姑娘幸虧沒有聽見知道了不知什麼。”襲人想到心想:“怎麼老太太太太那里知道他們心里一時高興知道想要病好若是心事姑娘便況且夏天當作姑娘好些私心後來因為便哭得死去活來若是如今姑娘姑娘除非人事不知明白只怕不但不能催命再不話說不是個人。”襲人主意賈政出去照看寶玉便出來王夫人悄悄王夫人賈母後身屋里說話賈母寶玉不理會那里打算怎麼怎麼娶親

  襲人王夫人到了便跪下王夫人不知把手:“好端端怎麼什麼委屈起來。”襲人:“奴才不該會子因為沒有法。”王夫人:“慢慢。”襲人:“寶玉親事老太太太太已定姑娘自然极好只是奴才太太寶玉姑娘還是姑娘?”王夫人:“兩個從小所以寶玉姑娘好些。”襲人:“不是好些。”便寶玉這些光景一一:“這些太太親眼夏天的話從沒別人。”王夫人襲人:“外面幾分今兒一說更加但是剛才老爺的話想必聽見神情怎麼樣?”襲人:“如今寶玉有人說話沒人說話所以頭里的話卻倒聽見。”王夫人:“倒是怎麼樣?”襲人:“奴才太太告訴老太太萬全主意。”王夫人便道:“這麼著這時候滿屋子暫且不用提起空兒老太太道理。”賈母跟前

  賈母正在那里鳳姐商議王夫人進來便問道:“襲人丫頭什麼這麼鬼鬼祟祟。”王夫人便寶玉心事賈母賈母半日言語王夫人鳳姐不再賈母:“別的好說丫頭沒有什麼寶玉真是這樣。”鳳姐說道:“難倒只是主意不知姑媽不肯。”王夫人:“主意只管老太太大家娘兒們商量罷了。”鳳姐:“只有一個掉包法子。”賈母:“怎麼掉包?”鳳姐:“如今不管兄弟明白不明大家吵嚷起來老爺做主姑娘神情怎麼樣要是不管這個不用若是有些喜歡意思費周折。”王夫人:“就算喜歡怎麼樣辦法?”鳳姐王夫人如此這般一遍王夫人幾點頭兒說道:“也罷。”賈母便問道:“兩個搗鬼到底告訴怎麼著?”鳳姐賈母不懂便輕輕告訴一遍賈母果真一時不懂鳳姐賈母:“這麼著也好可就丫頭倘或吵嚷出來丫頭怎麼樣?”鳳姐:“這個寶玉外頭一概不許提起誰知道。”正說丫頭:“回來。”王夫人賈母使眼色鳳姐鳳姐便賈璉王夫人屋里一回王夫人進來鳳姐兩眼通紅賈璉料理王子喪事的話一遍便:“內閣職銜沿途地方官照料昨日起身家眷舅太太回來請安問好如今想不到不能進京多少不能聽見大舅子進京若是路上遇見便來到咱們。”王夫人悲痛不必鳳姐勸慰一番,“太太晚上商量寶玉。”賈璉回到自己告訴賈璉收拾新房不題

  一日早飯賈母這邊一則請安自己散悶瀟湘忽然想起手絹回去自己慢慢那邊背後當日寶玉一個人嗚嗚那里煞住不出聲音不出叨叨什麼心里疑惑便慢慢走去到了跟前一個濃眉大眼丫頭那里這些丫頭什麼說不出心事所以及至這個丫頭卻又好笑想到蠢貨什麼情种自然屋里粗活丫頭女孩子認得丫頭便不敢站起來眼淚問道:“你好為什麼傷心?”丫頭流淚:“姑娘這個他們說話不知道一句話姐姐。”不懂什麼問道:“姐姐一個?”丫頭:“就是珍珠姐姐。”知道賈母屋里:“什麼?”丫頭:“大姐。”:“姐姐為什麼什麼?”丫頭:“為什麼就是我們姑娘事情。”一句如同一個心頭亂跳定神便丫頭。”丫頭跟著桃花去處那里問道:“姑娘為什麼?”大姐:“我們老太太太太二奶商量因為我們老爺起身姨太太商量姑娘過來頭一什麼第二——”說到說道:“姑娘婆婆。”已經丫頭只管說道:“不知道他們怎麼商量吵嚷姑娘聽見害臊屋里襲人姐姐一句:‘咱們明兒熱鬧姑娘二奶怎麼!’姑娘珍珠姐姐什麼走過一個嘴巴上頭的話攆出我去知道上頭為什麼言語你們告訴。”起來

  此時心里一般說不上什麼味兒一會兒顫巍巍說道:“聽見。”自己瀟湘身子棉花一般早已只得慢慢將來半天原來腳下痴痴那邊繞過這時卻又不知不覺順著起來不見正在那里顏色雪白身子蕩蕩眼睛那里西一個丫頭往前看不出一個心中驚疑不定只得過來輕輕問道:“姑娘怎麼回去那里?”模糊聽見隨口:“寶玉!”摸不著頭腦只得賈母這邊

  賈母門口心里明晰回頭看見自己便站住問道:“什麼?”:“頭里姑娘那邊過來姑娘姑娘理會。”:“打量不然怎麼。”心里迷惑便聽見丫頭什麼有點微笑而已只是心里寶玉一個已經一個這樣恍惚一時說出不大的話那時如何心里如此不敢違拗只得進去卻又奇怪這時先前那樣不用帘子自己掀起帘子進來卻是寂然無聲賈母屋里丫頭脫滑打盹兒那里伺候老太太倒是襲人聽見帘子屋里出來便:“姑娘屋里。”:“在家?”襲人不知答言身後努嘴兒搖手襲人不解不敢言語不理會自己走進看見寶玉那里起來讓坐嘻嘻傻笑自己坐下寶玉兩個不問說話只管傻笑起來襲人看見光景心里不得主意只是沒法忽然說道:“寶玉為什麼?”寶玉:“姑娘。”襲人兩個面目連忙言語兩個卻又答言仍舊傻笑起來襲人這樣知道此時心中迷惑寶玉說道:“姑娘妹妹姑娘。”回頭:“姐姐姑娘說話。”言語便攙起

  起來寶玉只管只管點頭:“姑娘回家。”:“可不是這就回去時候。”便出來仍舊不用丫頭攙扶自己往常飛快後面赶忙跟著賈母只管一直走去連忙叫道:“姑娘這麼。”瀟湘門口不遠:“阿彌陀佛到了!”一句話身子往前一聲一口出來未知性命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Dictionary cache status: not loaded

Glossary and Other Vocabula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