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Dream of the Red Chamber 紅樓夢

第二回 Chapter 99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九十九 破例 邸報
  話說鳳姐賈母姨媽傷心便:“笑話老太太姑媽”,開口說道:“老太太姑媽那里笑話就是咱們家的姑爺媳婦。”賈母:“怎麼了?”鳳姐拿手:“一個這麼一個這麼一個這麼過去一個這麼過來一個……”說到賈母已經大笑起來說道:“你好不是他們兩口兒倒把不得了。”姨媽:“不用。”鳳姐說道:“剛才兄弟屋里看見好幾個人窗戶原來妹妹沿兄弟在地下兄弟妹妹袖子口口聲聲:‘姐姐為什麼不會說話這麼一句話包管。’妹妹只管兄弟一個上前妹妹衣服妹妹兄弟自然索性妹妹身上妹妹說道:‘越發尊重。’”說到賈母姨媽起來鳳姐:“兄弟便起身:‘好容易的話。’”姨媽:“丫頭古怪什麼的兩口兒說說什麼二哥。”鳳姐:“怎麼說呢說笑姑媽解悶姑媽反倒。”賈母:“這麼著夫妻固然和氣分寸我愛丫頭尊重上頭只是寶玉還是那麼傻頭傻腦這麼說起頭里明白再說還有什麼笑話沒有?”鳳姐:“明兒寶玉親家太太外孫子那時笑話。”賈母:“猴兒姨太太妹妹罷了怎麼起皮我們妹妹不用高興妹妹將來不要獨自一個不依。”鳳姐:“不怨臨死咬牙切齒寶玉。”賈母姨媽不理會便道:“拉扯外頭日子兄弟。”鳳姐吉日重新唱戲親友不在話下

  寶玉雖然病好复原寶釵有時高興觀看談論起來寶玉所有眼前常見尚可記憶從前自己不解寶釵明知通靈失去所以如此倒是襲人時常:“何故從前那些毛病為什麼脾氣照舊道理糊涂?”寶玉并不生氣嘻嘻有時寶玉胡鬧多虧寶釵勸說諸事收斂襲人唇舌知悉別的丫頭寶釵貞靜和平各人心服無不安靜只有寶玉到底時常賈母一則受寒寄放城外然而瀟湘依然不免勾起舊病所以使況且親戚姊妹回到姨媽那邊史湘雲回京有了出嫁日子所以不大只有寶玉娶親一日喜酒這天賈母那邊為著寶玉已經自己就要出嫁不肯從前詼諧談笑就是有時過來寶釵說話寶玉不過問好而已卻是出嫁之後便隨著夫人過去家姊在外過來不過太太姐妹請安問好回到李紈那里所以只有李紈賈母李紈進來為著元妃事情接二連三無暇現今天氣一天一天尚可等到秋天後話暫且

  且說賈政幾個宿一日到了上司受事便州縣米倉賈政向來京官曉得郎中事務事情就是無關吏治所以州縣勒索這些弊端聽見別人講究未嘗其事只有一心便商議出示嚴禁經查必定果然胥吏畏懼便鑽營賈政這般那些家人這位老爺中一出息好容易主人便在外發財借貸衣裳体面心里到了銀錢容易不想這位老爺發作認真查辦起來州縣饋送一概不受門房等人心里盤算:“我們半個衣服完了起來怎麼樣眼見得白花花銀子只是不能到手。”那些長隨:“你們爺們到底什麼本錢我們若干銀子門子一個半個想來這個不能撈本明兒我們。”次日果然聚齊賈政不知就里便:“也是你們也是你們不好請便。”那些長隨怨聲載道剩下家人商議:“他們我們不了到底法兒。”內中一個便:“你們這些能耐東西什麼我見字號出頭如今瞧瞧太爺本領少不得只是你們齊心幾個回家受用不管橫豎你們。”眾人:“信得過不管我們實在死症。”:“不要得了銀錢得了起來大家沒意思。”眾人:“萬安沒有沒有多少強似我們。”正說周二椅子說道:“什麼?”便垂手說道:“到了一個這些州縣太爺見得告示利害知道不好說到了這時沒有若是你們太爺什麼的。”:“老爺說到那里辦到那里要行幾天到底我們周二什麼?”辦道:“打聽沒有別的。”:“越發胡說方才胡謅鬼鬼祟祟來講什麼退。”辦道:“衙門已經三代外頭有些体面家里過得規規矩矩能夠那些。”一聲太爺。”便站起:“這麼不禁句話。”辦道:“不是再說什麼豈不帶累太爺。”過來著書:“貴姓?”辦道:“不敢從小幾年。”:“先生我們兄弟一樣什麼晚上咱們一說。”:“不知道太爺能事。”大家走開便咕唧半夜第二天賈政賈政痛罵

  一天吩咐外頭答應一會打點已經大堂沒有人好容易個人賈政暖閣站班喝道衙役只有一個賈政查問轎夫一回衙門那個一聲鼓手只有一個打鼓一個吹號賈政便生氣:“往常還好怎麼今兒齊集至此。”抬頭執事卻是落後勉強回來便有的沒有帽子有的號衣有的三天吃飯不動賈政生氣兩個罷了一天廚房上來要錢賈政帶來銀兩

  以後便樣樣不如不便好些無奈便問道:“這些怎樣現在帶來銀兩使沒有藩庫俸銀打發。”:“奴才一天他們不知道怎麼樣這些沒精打彩奴才沒法老爺家里取銀多少現在打聽節度衙門這幾天生日別的老爺上萬我們到底多少?”賈政:“為什麼?”:“老爺圣明我們新來乍到老爺來往送信巴不得老爺便老爺。”賈政:“胡說皇上節度做生日便不成!”:“老爺不錯凡百節度說好便不好便吃不住明白已經遲了就是老太太太太那個不願老爺在外烈烈轟轟做官。”賈政自然心里明白:“正要為什麼說起?”:“奴才不敢老爺奴才沒良心少不得老爺生氣。”賈政:“只要在理。”說道:“那些衙役糧道衙門那個不想發財養家活口自從老爺到了國家出力先有口碑載道。”賈政:“民間什麼?”:“百姓老爺告示利害法兒州縣害怕好多銀子衙門便法令不敢要錢留難那些鄉民心里願意幾個早早了事所以那些老爺民情便是本家大人老爺相好幾年識時達務能夠上和下睦罷了。”賈政聽到:“胡說不識時務若是上和下睦他們。”說道:“奴才為著忠心不住這麼若是老爺就是這樣到了不成老爺奴才沒良心什麼告訴老爺。”賈政:“怎麼?”:“沒有別的老爺精神年紀照應老太太硬朗自己就是不然不了老爺家里完了抱怨老爺自然受用為難老爺那時不清不及。”賈政:“一說貪官不要緊必定祖父?”回稟:“老爺圣明看見舊年犯事老爺老爺相好老爺清官如今那里現有親戚老爺向來他們不好如今就是老爺知道若是依著老爺不准州縣一個大錢外頭這些差使只要老爺外面還是這樣名聲委屈只要奴才不著老爺奴才到底掏出忠心。”賈政一番言語無主見:“性命你們出來我相。”便進去

  便自己內外一氣賈政辦事覺得事事周到隨心所以賈政不但相信便上司賈政古朴忠厚查察耳目見得如此得便規諫無奈賈政不信辭去賈政相好在內維持于是尚無

  一日賈政書房中看外面官封:“鎮守海門公文江西糧道衙門。”賈政拆封

  金陵桑梓情深供職竊喜雅愛至今調任海疆造次怀歉仄無緣快慰平生重洋希望小兒淑媛可通不敢敬備恭賀不胜待命之至

  頓首賈政心想:“兒女姻緣果然一定舊年同鄉素來相好孩子長得提起說定沒有他們說起後來調海疆大家不料升任至此門戶相當相配但是家眷寫字商議。”正在躊躇上傳文書省會議事賈政只得收拾節度

  一日公館一堆賈政一一刑部一本:“金陵行商薛蟠——”賈政便吃驚:“不得已經!”用心下去薛蟠張三誤殺。”賈政:“完了!”只得底下

  節度使薛蟠金陵太平歇宿張三相認年月薛蟠店主邀請太平張三不甘薛蟠張三薛蟠倔強照臉不期去勢張三低頭一時失手張三囟門殞命店主不及張三告知地保呈報仵作三分薛蟠失手誤傷張三薛蟠過失殺人前來前後供詞不符:“相爭情形邂逅可以過失。”節度實情擬具節度薛蟠張三不肯張三右手張三薛蟠囟門深重立時殞命張三薛蟠深重致死薛蟠薛蟠承審州縣……以下稿未完”。

  賈政姨媽知縣起來牽連自己好不放心即將一本不是只好看完沒有一本心中狐疑不定更加害怕起來正在納悶進來:“老爺大人衙門已經。”賈政只是發怔沒有聽見一遍賈政:“便怎麼?”:“老爺什麼心事?”賈政一遍:“老爺放心若是這麼便宜大爺奴才聽見大爺好些媳婦喝醉活活打死奴才聽見不但了知好些衙門打通不知道怎麼沒有弄明白如今就是也是官官相護不過承審革職處分那里認得銀子老爺不用奴才打聽不要上司。”賈政:“你們那里知道可惜知縣一個這個不知道有罪沒有。”:“如今無益外頭好半天老爺。”賈政不知節度且聽下回分解

Dictionary cache status: not loaded

Glossary and Other Vocabula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