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Dream of the Red Chamber 《紅樓夢》

第二回 Chapter 101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一一回 大觀園月夜幽魂 散花
  鳳姐賈璉尚未回來便分派行裝一干那天黃昏以後忽然想起瞧瞧便兩個丫頭跟著頭里一個丫頭燈籠走出月光照耀鳳姐便燈籠回去。”因而茶房聽見里面有人嘁嘁喳喳議論什麼的鳳姐知道不過是婆子不知什麼是非不受便進去無心樣子打聽原委答應鳳姐門前尚未于是主仆進去月色外面明朗滿地重重無人寂靜一聲樹枝落葉滿那些寒鴉宿驚飛起來鳳姐身上起來把頭:“!”鳳姐不住便:“回去坎肩拿來姑娘那里。”巴不得一聲回去穿衣答應一聲回頭

  鳳姐舉步不遠身後不覺頭髮森然起來由不得回頭油油一個東西在後鼻子眼睛恰似燈光一般鳳姐魂不附体不覺失聲一聲卻是抽頭一個掃帚尾巴一氣山上站住鳳姐爪兒鳳姐此時心跳將來門口山子迎面一個人影兒鳳姐心中疑惑心里丫頭便:“?”沒有人出來已經神魂飄蕩忽忽似乎背後有人說道:“認得!”鳳姐回頭人形俊俏衣履風流十分眼熟只是屋里媳婦說道:“只管榮華富貴萬年永遠東洋大海。”鳳姐聽說低頭尋思冷笑:“那時怎樣如今九霄雲外。”鳳姐此時想起來便說道:“噯呀怎麼!”一口轉回腳下一塊石頭猶如一般渾身汗如雨下雖然毛髮悚然心中明白鳳姐恐怕褒貶連忙起來說道:“你們什麼半天拿來穿上。”一面跟前穿上過來攙扶鳳姐:“那里他們咱們回去。”一面一面兩個丫頭急急忙忙回到賈璉回來只是神色更變往常待要素日性格不敢突然只得次日五更賈璉起來總理檢點太監安家打聽事務昨日便拿起第一雲南節度使一本一起火藥共有十八名人頭一口稱太師鎮國家人第二蘇州刺史一本參劾縱放家奴倚勢凌辱軍民以致不遂殺死一家人凶犯自稱世襲三等職銜家人賈璉看見心中不自在起來待要第三遲了不能因此穿衣服不得東西恰好平兒端上便出來騎馬

  平兒收拾衣服此時鳳姐尚未起來平兒說道:“今兒夜里奶奶什麼會子奶奶好生。”鳳姐半日言語平兒意思便爬上在身輕輕鳳姐那邊大姐鳳姐睜開平兒那邊叫道:“到底怎麼著到底好睡。”那邊夢中驚醒平兒如此心中好氣只得狠命嘟嘟噥噥:“真真短命鬼三更半夜娘的!”一面一面咬牙便孩子身上孩子一聲大哭起來鳳姐聽見不得孩子過去黑心養漢老婆下死勁妞妞過來。”平兒:“奶奶生氣那里只怕提防一下子也是有的會子要緊明兒他們背地里嚼舌根三更半夜。”鳳姐半日言語一聲說道:“瞧瞧會子不是明兒要是剩下孽障不知怎麼樣!”平兒:“奶奶怎麼五更何苦!”鳳姐冷笑:“那里知道早已明白不久雖然二十五人家所有世上有的有了就是上頭一點兒也罷。”平兒聽說下淚鳳姐:“會子不用假慈悲你們只有歡喜你們一心和和氣氣省得你們似的只有你們好歹孩子就是。”平兒聽說越發似的鳳姐:“娘的那里那麼。”平兒聽說連忙止住:“奶奶這麼傷心。”一面一面半日言語鳳姐朦朧

  平兒外面腳步誰知賈璉遲了已經上朝不遇心中好氣進來平兒:“那些起來?”平兒:“沒有。”賈璉一路帘子進來冷笑:“會子還都起來安心打擂臺撒手!”平兒原來那些丫頭老婆賈璉會子回來不曾預備平兒便賈璉生氣舉起一聲粉碎

  鳳姐驚醒一身冷汗一聲睜開賈璉狠狠在旁平兒片子鳳姐:“怎麼回來?”一聲半日答應只得一聲賈璉:“不要回來在外!”鳳姐:“何苦常時我見今兒回來一聲沒什麼生氣。”賈璉:“遇見怎麼不快回來!”鳳姐:“沒有遇見少不得明兒早些自然遇見。”賈璉:“自己飯替人家獐子沒來由為人家的瞎鬧這些日子什麼正經有事在家受用死活不知聽見鑼鼓唱戲做生日他娘的!”一面一面地下一口平兒鳳姐勉強:“何苦來生這麼大氣大清早叫喊什麼人家耐煩少不得替人這個自己有為還有心腸唱戲!”賈璉:“明兒!”鳳姐:“?”賈璉:“哥哥。”鳳姐:“?”賈璉:“可不是還有!”鳳姐問道:“什麼事?”賈璉:“。”鳳姐:“真真這就一個不知道。”賈璉:“怎麼知道這個太太姨太太不知道頭一太太姨太太不放心身上不好所以在外壓住知道說起真真可人今兒不問不便告訴哥哥行事個人知道外頭什麼?”鳳姐:“什麼?”賈璉:“什麼’!”鳳姐:“什麼。”賈璉:“那個仁義那個!”鳳姐:“什麼人這麼刻薄。”賈璉:“不是今兒索性告訴不知道知道哥哥好處到底知道做生日!”鳳姐:“可是不是冬天生日記得年年寶玉前者老爺那邊偷偷為人不得太爺他們各自家里似的昨兒太爺沒了兄弟個頭兒事兒所以一天生日咱們班子親戚跟前虧欠如今這麼早就做生日不知道什麼意思。”賈璉:“接著太爺首尾一個咱們知道所以告訴咱們好幾銀子後來嗔著不該吃不住法子你們生日幾個打點太爺不生不管親戚朋友冬天夏天人家知道不知道這麼丟臉知道為什麼如今海疆事情御史一本太爺虧空已故著落其弟王子兩個他們人情我見他們那麼再者關系太太總理檢點或者前任後任挪移挪移白起他們家里那里說說人生不生!”

  鳳姐所行如此素性要強護短賈璉如此便道:“怎麼樣到底再者太爺感激沒什麼我們家的少不得低三下四帶累別人受氣背地里。”眼淚下來掀開被窩一面起來一面頭髮一面披衣賈璉:“不用這麼著哥哥不是況且出去身上不好起來他們睡覺咱們老輩這個規矩如今好好先生不管一句起來明兒這些難道他們沒意思!”鳳姐這些止住說道:“起來這麼他們就是情分再者不光就是太太聽見喜歡。”賈璉:“知道了。‘’。”平兒:“奶奶這麼早起什麼一天奶奶不是起來一定時候不知那里我們出氣何苦奶奶一點兒不是奶奶不是現成不知多少會子奶奶一點好幾就是這麼起來不怕人家寒心況且不單奶奶的我們遲了生氣左右到底奴才奶奶跟前身子成了病包兒何苦。”自己眼圈賈璉一肚子那里見得一對尖利柔情的話便:“算了一個人使不用左右外人多早晚你們清淨。”鳳姐:“那個誰知道怎麼樣早死一天。”起來平兒只得一回那時賈璉不便再說站起來出去

  鳳姐自己起來正在梳洗王夫人那邊丫頭過來:“太太二奶今日太爺那邊二奶二奶一路。”鳳姐方才已經灰心娘家爭氣昨夜實在精神便說道:“太太還有今日不能況且他們不是什麼正經事二奶各自。”丫頭答應回去回复不在話下

  且說鳳姐衣服雖然自己再者寶釵還是媳婦出門自然過去照應照應于是王夫人便過來寶玉寶玉穿著衣服兩個眼睛寶釵梳頭鳳姐門口還是寶釵一回看見連忙起身讓坐寶玉起來鳳姐笑嘻嘻坐下寶釵你們二奶進來言語。”:“二奶奶頭進來擺手言語。”鳳姐寶玉:“什麼這麼大人還是這麼小孩子人家各自梳頭在旁什麼成日一塊屋里不夠不怕丫頭笑話。”寶玉有些不好意思不理會寶釵滿臉飛紅不好不好說什麼襲人只得搭訕自己鳳姐站起來:“妹妹別管我們穿衣。”寶玉一面搭訕這個那個鳳姐:“那里爺們奶奶一塊兒。”寶玉:“只是衣裳不大不如前年穿著老太太。”鳳姐:“為什麼穿?”寶玉:“穿著早些。”鳳姐忽然想起自悔失言幸虧寶釵王家只是那些丫頭跟前已經不好意思襲人接著說道:“二奶不知道就是穿穿。”鳳姐:“什麼?”襲人:“告訴二奶真真我們這位行事天外太爺生日老太太衣裳誰知一天病重在家那時候還有妹妹聽見第二天老太太出來去年一天上學天冷誰知這位衣裳想起穿一輩子。”鳳姐不等便道:“可惜孩子模樣頭子利害偏偏太太不知那里謠言活活還有一天瞧見廚房家的女人女孩兒什麼丫頭影兒似的心里進來後來他媽他媽願意屋里我去補過平兒太太一天那個屋里所以如今成了什麼不如進來不知願意不願瞧見就是。”寶玉聽見這些襲人:“為什麼不願早就只是因為太太的話結實。”鳳姐:“那麼明兒進來太太跟前。”寶玉喜不自胜賈母那邊寶釵穿衣鳳姐兩口兒這般恩愛纏綿想起賈璉方才那种光景好不傷心不住便起身寶釵:“老太太屋里。”房門一同賈母

  寶玉正在那里賈母舅舅賈母點頭說道:“只是早些回來身子好些。”寶玉答應出來轉身回來寶釵不知什麼寶釵:“。”寶玉賈母鳳姐寶釵三句進來傳說:“打發二奶。”寶釵說道:“什麼回來?”:“丫頭一句話回來告訴二奶若是。’”賈母鳳姐地下老婆丫頭寶釵飛紅一口說道:“糊涂東西值得這樣慌慌張張。”回去丫頭一面一面回頭說道:“巴巴下馬回來回來出來會子他們。”丫頭回來賈母寶釵:“省得這麼。”寶釵站不住鳳姐好意思

  散花姑子賈母請安鳳姐賈母:“一向怎麼?”:“好事夫人不時所以不得空兒今日特來祖宗明兒還有一家好事不知祖宗高興不高興高興隨喜隨喜。”賈母便:“什麼好事?”:“大人乾淨見鬼太太夜間看見去世老爺因此昨日告訴散花菩薩跟前許願燒香四十九水陸道場保佑家口安宁亡者升天所以不得空兒老太太。”鳳姐素日厭惡這些自從昨夜見鬼心中總是疑惑如今這些不覺素日心性一半三分信意便:“散花菩薩怎麼避邪?”便有些信意便說道:“奶奶今日告訴奶奶知道這個散花菩薩來歷根基道行非常西天大樹國中父母打柴為生菩薩長三角身長兩手拖地父母妖精便冰山之後誰知山上一個得道猢猻出來打食看見菩薩頂上沖天遠避知道來歷非常便撫養誰知菩薩聰慧會談猢猻天天參禪天花散漫繽紛一千飛升至今山上談經天花散漫時常苦厄因此世人供奉。”鳳姐:“什麼?”:“奶奶一個佛爺什麼就是撒謊不過兩個難道古往今來多少明白不成奶奶佛家香火歷來不絕到底有些靈驗人才信服。”鳳姐大有道理:“這麼明兒我去心里出來從此。”:“我們明兒奶奶知道了。”賈母:“這麼著索性等到後日初一。”王夫人回去

  鳳姐勉強扎掙到了初一清早令人預備車馬平兒許多奴仆散花姑子進去便洗手至大殿焚香鳳姐無心瞻仰圣像一秉虔誠舉起默默見鬼身体不安祝告一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