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Dream of the Red Chamber 紅樓夢

第二回 Chapter 103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一 自焚 
  話說賈璉到了王夫人那邊一一次日到了打點回來王夫人那邊打點吏部告知王夫人便道:“打聽果然這樣老爺願意合家放心何嘗不是那樣回來只怕那些東西老爺性命!”賈璉:“太太那里知道?”王夫人:“自從沒有一個回來家里好些那些老爺男人在外幾時那些小老婆便妝扮起來可不是在外老爺叔叔便由著他們出事不但自己不成只怕。”賈璉:“嬸子得很方才聽見不得打聽明白放心願意老爺京官安安幾年一輩子聲名就是老太太知道了也是放心只要太太寬緩。”王夫人:“知道到底打聽打聽。”

  賈璉答應出來姨媽家的老婆慌慌張張王夫人請安便道:“我們太太告訴姨太太我們不得了出事。”王夫人便:“什麼事?”婆子:“不得不得!”王夫人:“糊涂東西要緊到底!”婆子便:“我們不在一個男人沒有事情出來怎麼辦要求太太打發爺們料理料理。”王夫人不懂便急:“究竟爺們幹什麼?”婆子:“我們奶奶。”王夫人便:“女人值得大驚小怪!”婆子:“不是好好兒太太打發。”就要王夫人生氣好笑:“婆子哥兒不如過去瞧瞧別理糊涂東西。”婆子聽見打發聽見別理便賭氣回去姨媽正在著急好容易婆子便:“姨太太打發?”婆子說道:“不要急難什麼看來不中用姨太太不但不肯照應我們糊涂。”姨媽:“姨太太不管姑奶奶怎麼?”婆子:“姨太太不管我們家的姑奶奶自然不管沒有告訴。”姨媽:“姨太太外人姑娘怎麼不管!”婆子一時省悟:“這麼著。”

  正說賈璉姨媽:“嬸子知道弟婦老婆再說不明著急得很打發明白料理怎麼樣姨太太只管。”姨媽本來聽見賈璉的話便:“費心姨太太我們最好不清幾乎了事坐下我慢告訴。”便:“不為別的為的是媳婦不是。”賈璉:“兄弟犯事怨命?”姨媽:“這樣幾個頭里天天赤腳後來聽見兄弟死罪以後擦脂抹粉起來不得不理一天不知怎麼樣香菱作伴:‘香菱什麼況且香菱何苦。’不依沒法便香菱屋里可怜香菱不敢的話誰知道香菱我倒喜歡妹妹知道了:‘只怕不是好心。’不理會幾天香菱親手香菱跟前自己必要遷怒香菱身上生氣自己笤帚仍舊兩個昨兒晚上自己香菱一塊兒一回聽見屋里腳蹬以後香菱出來忙著媳婦鼻子眼睛流出在地下兩手心口亂抓說不出只管一回光景便香菱奶奶香菱不是這麼樣再者怎麼無奈一口咬定怎麼辦只得心腸老婆香菱交給便房門妹妹告訴明白怎麼?”賈璉:“知道了沒有?”姨媽:“明白。”賈璉:“据我看起來必要了得下來我們自然身上別人便為什麼奶奶也是答對香菱身上。”正說女人進來:“我們二奶。”賈璉雖是大伯子從小回避寶釵進來母親賈璉便屋里坐下姨媽前事告訴一遍寶釵便:“香菱可不是我們香菱媽媽一面便打發一面報官。”姨媽聽見有理便賈璉賈璉:“妹子得很報官我去刑部口供時候照應只是放香。”姨媽:“并不香菱恐怕香菱著急一時尋死人命交給也是一個主意。”賈璉:“雖是這麼我們他們個人只要安慰香菱就是。”姨媽便開門進去寶釵帶來幾個女人香菱哭得死去活來得意洋洋以後見人便起來禁得吆喝家的已經

  先前不住近年女兒新近進京父親只有母親過繼一個兒子家業完了不時水性人兒那里天天心里想念便有些擇食光景無奈兄弟蠢貨有些知覺只是尚未所以時常回去銀錢這些回家家的心里什麼東西不料姑娘服毒便亂叫母親聽見哭喊起來:“好端端女孩兒為什麼!”兒子不得便買賣人家如今沒了什麼臉面兒子頭里一個老婆街上啼哭便

  進門便一聲一聲討人那時賈璉刑部家里只有姨媽寶釵何曾不敢便講理他們:“女孩兒什麼好處幾時不容兩口子你們商量女婿永不見面你們娘兒們仗著親戚受用也罷礙眼服毒為什麼服毒!”直奔姨媽姨媽只得後退:“親家太太瞧瞧女兒再說。”寶釵外面有夏家的兒子難以出來著急恰好王夫人打發家的照看進門一個老婆姨媽家的知道母親便走上:“這位親家太太奶奶自己服毒我們姨太太什麼相干這麼。”母親:“?”姨媽有了膽子便:“這就親戚。”母親便說道:“不知道你們仗腰子親戚才能姑爺如今女孩兒不成!”便姨媽:“到底女兒怎樣瞧瞧!”家的一面勸說:“只管瞧瞧用不著拉拉扯扯。”便把手家的兒子便進來不依:“仗著勢頭母親!”便椅子沒有寶釵聽見外頭起來恐怕家的吃虧上去家的母子索性:“知道你們勢頭我們家的姑娘已經如今不要!”姨媽拼命地下那里自古拼命。”

  危急之際賈璉家人進來如此便家的兒子出去便:“你們不許好好兒家里收拾收拾刑部老爺。”母親正在撒潑老爺幾個頭里吆喝那些垂手侍立母親這個光景不知何人兒子揪住聽見刑部心里看見女兒尸首一個稀爛承望便姨媽糊涂還是家的:“他們沒有姑娘便作踐姨太太我們那里一個男人奶奶可不是沒有王法!”賈璉:“不用講理等一會男人男人所在姑娘奶奶況且母親不見他們姑娘進來不是!”家人做好做歹壓伏家的仗著便:“太太不懂青紅皂白你們姑娘自己服毒不然便是主子怎麼不問明白尸首訛人我們一個媳婦兒不成現在因為你們姑娘必要所以香菱一個屋里故此兩個看守那里你們眼看刑部出道。”

  母親此時只得跟著家的女孩兒屋里滿臉便起來家的便哭喊:“我們姑娘好意香菱一塊兒抽空我們姑娘!”那時上下便齊聲吆喝:“胡說昨日奶奶可不是!”:“我有不知香菱起來什麼。”母親香菱眾人攔住姨媽便道:“這樣子砒霜家里不管香菱回來刑部少不得出來如今媳婦放平。”婆子上來寶釵:“男人進來你們女人動用東西檢點檢點。”底下一個母親瞧見便打開沒有什麼便撩開看見:“可不是有了這個認得幾天耗子奶奶舅爺回來首飾香菱看見拿來奶奶的不信你們看看首飾有沒有。”

  母親便依著所在取出匣子只有簪子姨媽便:“怎麼好些首飾沒有?”寶釵打開便道:“嫂子這些東西。”母親心里好些姨媽查問便:“姑娘東西那里知道。”家的:“親家太太這麼知道姑娘天天跟著奶奶的怎麼不知!”不好只得說道:“奶奶自己每每帶回。”眾人便:“親家太太姑娘東西完了尋死我們罷了回來便是這麼。”寶釵:“外頭告訴家的。”

  里面母親手腳便:“蹄子嚼舌頭姑娘幾時東西我家家的兒子砒霜的話回來刑部的話。”母親:“撞見說起我們姑娘何嘗砒霜這麼。”:“別人也罷怎麼你們你們不是姑娘委屈他們家破人亡那時東西一個姑爺這個有的沒有?”母親未及答言家的便接口說道:“你們家的什麼。”母親咬牙切齒:“不錯為什麼葬送回來姑娘。”著眼:“太太香菱別人我見自有的話。”

  寶釵這個話頭便反倒放開:“爽快何苦索性大家明白豈不完了。”受苦便:“我們奶奶天天抱怨:‘這樣為什麼碰著這個瞎眼配給這麼糊涂要是能夠一天也是願意。’說到那里便香菱起初不理會後來看見香菱香菱什麼承望昨兒不是好意。”母親說道:“益發胡說若是香菱為什麼自己?”寶釵便問道:“香菱昨日來著沒有?”香菱:“幾天起頭奶奶不敢扎掙起來已經奶奶收拾心里過不去昨兒聽見不下沒有法正要時候頭暈起來姐姐喜歡合上奶奶自己嘗嘗便勉強。”不待說便道:“老實說昨兒奶奶香菱氣不過心里香菱那里故意暗記兒香菱進來奶奶外頭小子今日回家出去回來奶奶跟前恐怕奶奶沒法時候奶奶往後走動不見香菱過來也是合該如此奶奶回來香菱床邊:‘到底嘗嘗。’香菱不覺兩個完了香菱那里知道死鬼奶奶香菱必定不在砒霜不知道可就天理昭彰。”于是眾人往前真正不錯便香菱仍舊

  香菱且說母親心虛事實姨媽我語兒子償還正然吵嚷賈璉在外:“不用收拾停當刑部老爺到了。”此時有夏家母著忙想來總要吃虧不得已姨媽:“不是不是女孩兒不長進也是自作自受若是刑部到底府上臉面不好看親家太太。”寶釵:“使不得已經怎麼。”家的等人大家做好做歹勸說:“除非親家太太自己出去我們長短罷了。”賈璉在外兒子情願刑部具結眾人姨媽成殮

  且說賈雨村京兆府稅務一日查勘開墾地畝路過到了急流正要渡過彼岸待人暫且牆壁露出蒼老閒步神像金身脫落殿宇歪斜字跡模糊不明殿茅廬中有一個道士合眼打坐走近面貌那里一時不出便吆喝止住徐步向前一聲:“。”道士雙眼微微:“?”便道:“查勘事件路過此地靜修自得想來道行冒昧請教。”道人:“來自自有。”有些來歷便長揖請問:“從何在此結廬中共真修無名結緣何不?”道人:“葫蘆尚可安身何必名山形影相隨何須!”

  穎悟聽見葫蘆一對忽然想起甄士隱重复道士端詳一回容貌依然便屏退問道:“莫非先生?”道人從容:“什麼什麼知道。”聽說益發無疑便施禮:“學生托庇公車受任先生塵凡飄舉仙境學生風塵此處相遇指示愚蒙學生供奉得以朝夕。”道人站起來回禮:“蒲團之外不知天地适才貧道一概不解。”依舊坐下心疑:“若非相似離別十九面色修煉有成前身說破恩公不可當面錯過看來不能富貴不必。”:“不肯說破前因弟子!”正要進來天色渡河無主道人:“彼岸見面風浪貧道渡頭。”合眼打坐無奈只得道人正要過渡飛奔未知下回分解

Dictionary cache status: not loaded

Glossary and Other Vocabula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