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Dream of the Red Chamber 《紅樓夢》

第二回 Chapter 105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一 錦衣查抄 使彈劾平安
  話說賈政正在那里設宴急忙走上來回賈政:“錦衣老爺帶領好幾拜望奴才來回老爺:‘我們不用。’一面走進老爺。”賈政心想:“老爺來往怎麼現在便不好。”思想賈璉:“叔叔一回進來。”正說二門上家進來:“老爺二門。”賈政滿臉笑容什麼一徑走上後面跟著認得認得但是答話賈政等心不得主意只得上來讓坐親友認得不大賈政眾人看見來頭不好屋里垂手侍立賈政正要家人慌張報道:“西平王爺。”賈政慌忙王爺進來上去便:“王爺各位老爺帶領前後。”出去賈政知事不好連忙西平兩手嘻嘻說道:“不敢奉旨交辦事件如今滿堂筵席親友在此未便府上親友聽候。”:“王爺恩典東邊王爺辦事認真早已。”眾人恨不能脫身王爺:“只管出去告訴錦衣官員親友不必盤查。”那些親友聽見出去獨有賈赦賈政一干滿身發顫一回進來無數上下不能便來回王爺:“旨意好動。”這些旨意西平慢慢說道:“小王奉旨帶領錦衣查看賈赦家產。”賈赦聽見俯伏在地王爺便上頭:“旨意:‘賈赦交通辜負祖德去世。’”:“賈赦其餘看守。”賈赦賈政賈璉寶玉假說賈母那邊本來不大見人所以現在家人:“分頭。”一言打緊賈政上下面面相看家人就要各處動手西平王道:“同房理應遵旨查看賈赦其餘封鎖我們定奪。”站起來:“王爺賈赦賈政分家賈璉現在管家不能查抄。”西平言語便:“賈璉賈赦奴才帶領查抄。”西平便:“不必內眷回避。”一言家奴已經家人領路分頭查抄王爺:“不許自行查看。”便慢慢站起來吩咐:“一個不許回來一齊。”正說錦衣:“在內查出衣裙多少禁用不敢回來請示王爺一回一起攔住王爺。”便:“重利王爺就此奴才定奪。”王府長史:“守門進來主上。”心里喜歡:“晦氣碰著這個如今。”一面出來

  大廳:“旨意錦衣。”:“奉旨:‘錦衣賈赦西平王遵查辦。’”西平喜歡便提取賈赦那些查抄一齊出來大家只得侍立聽候便挑選兩個誠實老年一概西平便:“生氣王爺到來降旨不然。”:“在朝聽見王爺奉旨查抄放心不致荼毒不料這麼不知現在寶玉那里里面不知怎麼樣。”眾人回稟:“賈政下房看守里面騰騰。”西平便吩咐:“賈政帶來問話。”眾人上來賈政請安不免含淚便起身:“放心。”便旨意賈政感激涕零上來聽候王爺:“方才時候禁用并重我們禁用貴妃我們聲明無礙什麼如今實在老家不可隱匿。”賈政答應:“再不祖父遺產房屋有的東西便為己。”便:“一邊所有就是。”吩咐不許混亂領命

  賈母那邊女眷王夫人正在那邊:“寶玉不到外頭老子生氣。”鳳姐帶病唧唧:“寶玉不是前頭陪客不少所以照應也是有的老爺想起個人那里照應太太便兄弟出去可不是?”賈母:“丫頭地位張嘴還是那麼。”正說高興聽見夫人那邊一直進來:“老太太太太……不好多多穿……強盜東西。”賈母發呆平兒散發:“不好吃飯進來:‘姑娘進去太太回避外面王爺進來查抄家產。’正要要緊東西出來咱們穿收拾。”夫人飛天不知怎樣鳳姐先前兩眼後來便地下賈母沒有便涕淚交流不出那時屋子那個那個翻天覆地聽見:“里面女眷回避王爺進來!”

  可怜寶釵寶玉正在見地這些丫頭婆子時候賈璉進來:“幸虧王爺我們!”眾人正要賈璉鳳姐在地亂叫老太太死去平兒鳳姐叫醒令人老太太過氣李紈再三寬慰然後賈璉定神恩典說明惟恐賈母夫人知道賈赦暫且不敢只得出來照料自己

  物件半空此時兩眼直豎淌淚發呆聽見外頭只得出來賈政登記物件:“赤金首飾一百二十三珠寶珍珠十三四十八十銀盤二十鑲金象牙鍍金鍍金茶托七十六酒杯三十六十八貂皮三十六三十,猞猁十二六十四十醬色羊皮二十小白二十三十二十三十二筒子四方天鵝鹿一方筒子灰鼠一百六十海豹十六灰色四十黑色羊皮六十三沿沿十二沿二副十六三十五十二綢緞一百三十一百八三十二三十葛布各色各色一百三十二三百四十三十二帶頭五百十八朝珠各色三十四靠背三分衣裙十二五千二百赤金五十七千。”一切動用家伙登記以及一一開列房地家人文書賈璉在旁竊聽聽見東西心里正在疑惑王爺賈政:“抄家。”賈政在地碰頭:“實在不理家務這些不知道賈璉。”賈璉連忙走上跪下:“文書奴才出來不知道王爺開恩奴才叔叔不知道。”王道:“已經獲罪辦理也是正理如此賈璉看守小心我們看守。”出門賈政二門把手:“放心。”覺得不忍

  此時賈政魂魄便:“爺爺老太太想法打聽。”賈政起身婦女不知怎樣賈政無心查問一直賈母見人淚痕滿面王夫人寶玉圍住賈母寂靜掉淚夫人賈政進來:“!”便告訴老太太:“老爺仍舊好好進來老太太安心。”賈母奄奄一息:“!”一聲便嚎啕起來于是滿屋里人不住賈政老母:“老太太放心本來事情主上天恩王爺恩典萬般就是老爺暫時明白主上還有恩典如今家里一些不動。”賈母賈赦傷心起來賈政再三安慰

  眾人不敢走散夫人自己那邊封鎖丫頭婆子夫人放聲大哭起來只得鳳姐那邊二門封條嗚咽不絕夫人進去鳳姐紙灰合眼平兒在旁夫人鳳姐起來平兒上來:“太太不要奶奶回來歇息一回過來如今安神太太定神不知老太太怎樣?”夫人答言賈母那邊眼前賈政自己夫子媳婦病危女兒受苦現在那里禁得住眾人勸慰李紈令人收拾房屋夫人王夫人服侍

  賈政在外心驚等候旨意聽見外面看守軍人:“到底一邊我們交給錦衣!”賈政便:“怎麼?”便:“天天這些長進當作冤家不知道跟著太爺今朝弄到這個田地哥兒什麼王爺什麼衙役散發那些不成材料男女豬狗似的起來所有出來木器破爛磁器粉碎他們起來九十只有跟著太爺那里起來便西出來那些也是那麼如今不要那些!”年老吩咐不敢便:“老人家安靜奉旨再說。”賈政不理但是心里似的便道:“不料我們如此!”正在著急聽候噓噓進來:“好容易進來那里。”賈政:“但是外頭怎麼放進?”:“再三他們所以才能出入。”賈政便告訴便打聽打聽,”火頭便送信通信。”:“不到那邊聽見。”賈政:“究竟什麼?”:“今朝哥哥打聽衙內御史風聞引誘世家子弟賭博還有良民不從致死御史恐怕咱們一個不是為的是。”賈政尚未便:“不得!”一口氣下淚

  寬慰即便出來打聽半日仍舊進來:“事情不好打聽沒有聽見御史早參平安奉承京官迎合上司百姓好幾。”賈政:“他人到底打聽我們怎麼樣?”:“平安我們京官就是老爺包攬詞訟所以火上澆油就是這些官府送信這些親友有的回家遠遠打聽可恨那些便路上,‘祖宗功業出事不知道那個頭上大家。’”賈政沒有:“我們糊涂不成事体如今老太太兒媳婦不知道打聽老太太那邊瞧瞧能夠。”正說聽見出來:“老太太不好!”賈政進去未知生死如何分解

Dictionary loading status: not loaded

Glossary and Other Vocabula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