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Dream of the Red Chamber 《紅樓夢》

第二回 Chapter 107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一 賈母大義 世職天恩
  話說賈政樞密院各位大人各位王爺王道:“今日我們遵旨。”賈政跪下大人便問道:“哥哥交通聚賭良民不遂逼死知道?”賈政:“自從滿查看賑恤上年回家工程江西工部行走日夜不敢怠惰一應家務留心實在糊涂不能管教這就辜負主上重重治罪。”多時傳出便:“主上御史賈赦交通御史指出平安互相往來賈赦包攬詞訟賈赦平安姻親來往干涉御史不能倚勢呆子良民可比呆子自盡所致致死從寬賈赦效力贖罪良民不從逼死提取張華未娶貧苦自願退婚并非自刎掩埋未報本意定禮眾人揚言以致忿自盡并非致死世襲職員知法人命本應功臣後裔不忍從寬去世海疆效力贖罪年幼無干賈政在外居官治家。”賈政感激涕零叩首不及王爺王道:“天恩?”賈政:“不加家產實在祖宗祿一并。”王道:“主上仁慈賞罰如今莫大財產何必。”不必賈政便王爺出來賈母不放心急忙

  上下男女不知賈政吉凶在外打聽賈政回家略略放心不敢賈政賈母跟前寬免告訴一遍賈母雖則放心只是兩個世職賈赦效力海疆不免悲傷起來夫人聽見起來賈政便道:“老太太放心大哥雖則效力也是國家辦事不致受苦只要妥當正是年輕出力不是這樣便是祖父不能。”寬慰的話賈母素來不大喜歡賈赦那邊究竟一層只有夫人痛哭不已夫人家產一空丈夫年老膝下素來如今兩口子順著那邊孤苦伶仃怎麼。”本來家計除了算是夫婦,”如今犯事雖則老太太疼愛夫婦不能立業。”妹妹妹妹如今他們安然無事依舊夫婦我們怎生度日!”想到痛哭起來賈母不忍便賈政:“大哥已定可能回家放出。”賈政:“定例大哥不能回家私情我們老爺回家置辦行裝衙門業已想來爺爺父親一起出來老太太放心兒子。”賈母:“幾年不成沒有家事如今房屋不消說大哥那邊那里咱們西知道到底多少兩個起身他們幾千銀子。”賈政正是沒法聽見賈母心想:“若是說明老太太著急說明不用說將來現在怎樣辦法?”主意便:“老太太不問兒子不敢如今老太太現在昨日兒子銀子早已虛空不但用盡外頭還有虧空現今大哥雖說主上只怕他們兩個不大就是銀子尚無打算地畝早已一時只好所有沒有衣服首飾折變大哥盤費過日打算。”賈母眼淚說道:“怎麼著咱們到了這樣田地沒有經過想起我家十倍也是幾年架子沒有這樣已經塌下不消一二完了說起咱們不能。”賈政:“若是兩個不動外頭還有挪移如今無可指稱接濟。”淚流滿面,“想起親戚我們如今沒有我們不肯照應昨日兒子沒有看家人丁冊子說上底下許多。”

  賈母正在憂慮賈赦一齊進來賈母請安賈母這般光景賈赦便大哭起來羞慚賈母哭泣在地下說道:“兒孫不長進老太太傷心兒孫死無葬身之地!”滿中人光景一齊大哭起來賈政只得勸解:“打算兩個使用大約在家人家不依。”老太太說道:“兩個各自你們媳婦說說。”吩咐賈政:“不能想來外面挪移不中用那時怎麼只好你們打算就是如此亂糟糟不是常法。”一面便鴛鴦吩咐

  賈赦出來賈政哭泣一會不免從前任性過後如今分離的話一會各自媳婦那邊悲傷賈赦年老獨有分離賈璉兩個只有父親啼哭雖說究竟生離死別也是如此只得大家心腸過去賈母夫人鴛鴦媳婦如今積攢東西拿出賈赦賈政一一分派:“現有銀子賈赦三千二千盤費使用一千太太另用三千一千留下二千媳婦過日子仍舊各自度日房子飯食各自丫頭將來親事還是可怜丫頭操心一輩子如今精光三千自己不許如今平兒祖父留下衣服還有我少穿衣服首飾如今用不著男的老爺女的太太兒媳婦丫頭五百銀子交給明年丫頭棺材。”分派賈政:“現在使用少不得金子變賣償還他們也是兒子并不偏向寶玉已經成了剩下這些金銀大約幾千銀子寶玉兒媳婦向來孝順也好分給他們便是事情完了。”賈政母親如此跪下:“老太太這麼大年兒孫孝順承受祖宗這樣恩典兒孫無地自容!”賈母:“瞎說這個著呢只是現在家人過多只有二老當差幾個吩咐分派妥當有人便譬如怎麼樣我們分派如今雖說咱們房子到底那些田地清理不要支架空頭索性江南還有銀子太太那里送去倘或有點出來可不是他們風暴。”賈政不知當家賈母的話一一領命心想:“老太太實在真真理家我們這些不長進坏了。”賈政賈母老太太養神賈母:“我所東西有限結果使用丫頭。”賈政聽到更加傷感大家跪下:“老太太怀兒子老太太那時兢兢業業起家奉養老太太一百時候。”賈母:“但願這樣也好祖宗你們富貴不得貧窮不過幾年看看你們轟轟烈烈落得不管說說養身知道直到這樣外頭好看空虛早知道只是’,一時不得如今借此正好收斂守住這個門頭不然笑話不知知道便著急要死心里祖宗莫大一日指望你們祖宗能夠守住誰知他們兩個什麼勾當!”

  賈母長篇大論慌慌張張來回王夫人:“我們奶奶聽見外頭如今不上平兒來回太太。”沒有賈母聽見便:“到底怎麼樣?”王夫人便:“如今不大。”賈母起身:“這些冤家!”親自賈政攔住:“老太太一回分派好些便是孫子媳婦什麼事媳婦就是何必老太太親身過去倘或傷感起來老太太身上要有一點兒不好叫做兒子怎麼。”賈母:“你們各自出去等一會進來還有話說。”賈政不敢多言只得出來料理起身賈璉賈母鴛鴦鳳姐東西跟著過來

  鳳姐正在平兒眼紅聽見賈母王夫人寶玉寶釵過來出來迎接賈母便:“會子怎麼樣?”平兒賈母便:“會子好些老太太請進瞧瞧。”進去輕輕揭開帳子鳳姐開眼賈母進來滿心慚愧先前打算賈母死活不料賈母親自心里擁塞便扎掙賈母平兒按著,“不要你好?”鳳姐含淚:“從小過來老太太太太怎麼樣福氣支使失魂落魄不但不能老太太跟前孝心公婆還是這樣料理家務還有什麼老太太太太今日老太太太太親自過來恐怕三天。”賈母:“那些外頭起來什麼相干就是東西算不了什麼好些東西瞧瞧。”上來瞧瞧鳳姐貪得無厭如今愁苦埋怨正是時候今兒賈母仍舊王夫人嗔怪過來安慰賈璉心下安放好些便賈母磕頭說道:“老太太放心若是老太太情願自己使丫頭盡心竭力老太太太太。”賈母傷心不免掉下寶玉從來沒有經過大風心下安樂不知憂患如今哭泣所以傻子尤甚見人鳳姐看見眾人憂悶反倒勉強寬慰賈母的話老太太太太回去好些過來磕頭。”賈母平兒好生服侍什麼那里。”王夫人將要回到自己聽見哭聲賈母實在不忍聞見便王夫人寶玉大爺大哥回來。”自己上下幸喜鴛鴦言語勸解賈母暫且安歇賈赦等分悲痛那些願意不免心中抱怨叫苦連天正是死別受者更加傷心好好一個榮國府賈政規矩倫常講究分別自己騎馬城外送行叮嚀好些國家軫恤力圖的話賈政揮淚分頭

  賈政寶玉回家未及進門好些那里:“今日旨意世職賈政承襲。”那些那里喜錢上人他們分爭本來世職我們本家什麼喜報。”那些說道:“那世榮耀什麼難得你們老爺想要這個再不如今圣人在位二老千載難逢怎麼喜錢。”賈政回家上回雖則喜歡哥哥犯事所致涕零告訴賈母王夫人賈母傷心過來安慰世職歡喜賈政進來賈母報恩的話獨有夫人心下悲苦不好露出且說外面這些親戚朋友先前有事遠避今兒賈政大家賀喜賈政哥哥煩惱感激天恩第二謝恩到底府第內廷降旨不必賈政放心回家以後循分供職但是家計蕭條入不敷出賈政不能在外應酬

  家人賈政忠厚鳳姐抱病不能理家賈璉虧缺一日一日難免家人幾個有錢賈璉甚至各自門路獨有一個雖是到此恰遇坏事有些真心辦事那些欺瞞主子便時常不忿新來乍到一句話不上便生氣每天眾人不肯隨和便賈政終日貪杯并不當差賈政:“不好意思橫豎吃飯雖說不在人身。”并不驅逐眾人賈璉跟前怎樣不好賈璉此時不敢只得一日不過街上兩個說話說道:“這麼前兒不知如今怎麼樣。”人道:“怎麼聽見娘娘家的姑娘雖是到底根基況且常見他們來往王公那里沒有照應便是現在府尹前任兵部他們一家難道這些?”人道:“白住別人那個大人不得常見來往前兒御史主子府尹查明怎麼樣好處回護一家便狠狠所以到底如今世情了得!”無心閒話旁邊有人跟著明白心下暗想:“天下這樣不知老爺什麼人便一個出事承當。”正在酒後胡思亂想那邊喝道遠遠輕輕說道:“就是那個大人。”心里怀恨酒興便大聲:“沒良心男女怎麼我們家的。”一個便留神觀看一個醉漢便不理會過去不知好歹便得意洋洋回到同伴方才大人提拔起來。”念舊咱們家里不敢答言。”只是主人不計如今在外闖禍不得不賈政便喝酒鬧事的話賈政此時風波家人回稟便一時生氣便不許在外行走直爽脾氣主子便賈政反倒責罵不敢只得收拾行李中看澆灌未知後事如何下回分解

Dictionary cache status: not loaded

Glossary and Other Vocabula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