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Dream of the Red Chamber 《紅樓夢》

第二回 Chapter 109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一 錯愛 
  話說寶釵襲人寶玉悲傷便臨死襲人假作閒談:“人生在世有意有情死後各自各自不是生前那樣個人死後還是這樣痴心不知道況且姑娘仙去凡人不堪那里在世只是自己疑心所以邪魔。”寶釵襲人說話寶玉襲人會意沒有姑娘魂靈我們怎麼不曾夢見一次。”寶玉在外:“果然知道妹妹一日怎麼天上凡夫不能交通神明所以沒有一個在外睡著或者回來知道實心必要實在那里時常祭奠若是果然不理便。”主意已定便:“今夜在外你們不用。”寶釵:“不要瞧瞧太太不出若是知道保養身子老太太知道我們不用。”寶玉:“這麼一會進來。”寶釵進來假意說道:“姑娘伺候。”寶玉机宜寶釵便襲人被褥進來二奶睡著沒有寶釵故意也是寶玉寶釵睡著便襲人:“你們各自傷感不信進去只要驚動就是。”襲人果然便預備茶水照應一回各自假寐寶玉動靜出來寶玉襲人進來便兩個婆子外頭輕輕起來暗暗便神交起初睡不著以後便安眠直到天亮寶玉醒來起來一回無有便口氣:“正是悠悠生死經年魂魄不曾’。”寶釵沒有睡著寶玉在外兩句便接口:“莽撞妹妹生氣。”寶玉不好意思只得起來搭訕:“進來不覺一個。”寶釵:“進來進來什麼。”襲人沒有眼見他們兩個說話上茶老太太那邊打發丫頭:“安頓安頓早早二奶梳洗過去。”襲人便:“老太太寶玉昨夜安頓回來過來。”丫頭

  寶釵起來梳洗襲人跟著賈母那里便王夫人那邊鳳姐賈母母親過來大家:“寶玉晚上?”寶釵便:“回去沒有什麼。”眾人放心閒話丫頭進來:“姑奶奶回去聽見姑爺那邊來到太太那里太太姑娘那邊不必如今姑奶奶太太那邊大約過來老太太。”賈母眾人心中自在:“姑娘這樣一個人為什麼這樣一輩子不能出頭便怎麼!”進來淚痕滿面因為寶釵日子只得眾人回去賈母知道苦處便說道:“回去但是不要悲傷碰著這樣也是幾天打發。”:“老太太始終如今可怜只是沒有時候。”眼淚直流眾人:“什麼不能回來不得妹妹見面。”賈母想起不覺大家落淚寶釵生日:“只要平靜那邊親家調進京。”大家:“可不是這麼著。”只得眾人出來賈母那里一天

  眾人賈母各自獨有姨媽賈母寶釵那里說道:“哥哥今年等到皇恩大赦時候贖罪幾年伶仃怎麼想要二哥完婚好不好?”寶釵:“媽媽大哥所以二哥猶豫起來姑娘媽媽知道如今雖說我家究竟門戶好多。”姨媽:“便時候告訴老太太我家沒人就要日子。”寶釵:“媽媽只管二哥商量日子過來老太太太太過去一宗太太不得。”姨媽:“今日聽見姑娘回去老太太心里妹妹幾天所以也是不定早晚你們姊妹幾天。”寶釵:“正是。”于是姨媽出來眾人回去

  寶玉晚間昨夜,“或者已經成仙所以不肯也是有的不然就是未可知。”便主意寶釵說道:“昨夜偶然在外睡著似乎屋里安穩今日起來心里清靜意思在外你們。”寶釵明知早晨嘴里想來那個不能索性自己昨夜安靜便道:“來由只管我們什麼不要邪魔。”寶玉:“什麼!”襲人:“還是屋里外邊一時照應不到不好。”寶玉未及答言寶釵襲人使眼色襲人會意便道:“個人跟著夜里。”寶玉便:“這麼。”襲人沒意思起來登時飛紅一聲言語寶釵襲人穩重便說道:“跟著照料況且今日跟著一天。”寶玉只得出來寶釵寶玉在外囑咐兩個

  兩個答應出來看見寶玉合掌居然和尚一般兩個不敢言語只管寶釵襲人出來照應襲人看見好笑便輕輕叫道:“怎麼!”寶玉睜開眼看襲人便道:“你們只管。”襲人:“因為昨日那個光景二奶這麼著事体。”寶玉自己不肯便收拾襲人囑咐進去關門兩個收拾被褥伺候寶玉睡著各自

  寶玉睡不著兩個那里忽然想起襲人在家兩個夜間出去因為穿衣後來還是這個想到一心身上想起鳳姐影兒心腸身上自己假裝睡著偷偷不覺無聲睡著便故意答應聽見寶玉便問道:“什麼?”寶玉:“。”只得起來重新一手赶忙起來身上穿著桃紅一個寶玉居然想起早知正經主意”,不覺

  自從無心進來後來聽見鳳姐進來寶玉寶玉進來進來以後寶釵襲人一般尊貴穩重心里實在敬慕寶玉先前風致聽見王夫人女孩子寶玉所以兒女私情今晚當作只管愛惜起來早已不敢大聲說話只得輕輕說道:“。”寶玉不知道沒有便嘻嘻問道:“姐姐不是?”頭腦便道:“姐妹沒有什麼不好。”寶玉悄悄問道:“病重不是?”微微點頭寶玉:“聽見什麼沒有?”頭兒:“沒有。”寶玉已經便心里亂跳便悄悄說道:“什麼只管拉拉。”寶玉說道:“,‘早知正經主意。’怎麼聽見?”明明輕薄自己意思不敢怎麼樣便說道:“自己也是我們女孩。”寶玉著急:“怎麼也是這麼道學先生一模一樣這個怎麼這些!”此時心中不知寶玉怎麼意思便說道:“剛才奶奶襲人姐姐怎麼囑咐?”寶玉:“。”忽然想起穿著大衣便說道:“為什麼穿上衣服過來!”:“那里穿衣空兒知道半天兒時穿上。”寶玉連忙自己綿起來不肯:“衣裳。”回到自己慢慢過來:“今晚不是養神?”寶玉:“告訴什麼養神倒是意思。”越發疑心便問道:“什麼?”寶玉:“知道挨著告訴。”:“那里怎麼。”寶玉:“這個冷天也是姐姐姐姐什麼大凡一個人不要。”寶玉調戲實心實意此時走開不好不好不好沒了主意微微:“人家聽見什麼意思不得人家女孩身上工夫自己二奶襲人姐姐仙人似的別人明兒再說這些二奶什麼見人。”正說外面一聲兩個寶釵咳嗽一聲寶玉聽見連忙悄悄躺下原來寶釵襲人昨夜不曾一天所以不曾聽見他們說話此時中一早已驚醒動靜寶玉此時心里疑惑:“莫非妹妹聽見說話故意我們?”翻來覆去五更以後朦朧

  寶玉鬼混半夜寶釵咳嗽自己怀鬼胎生怕寶釵聽見也是思前想後次日一早起來寶玉昏睡便輕輕收拾屋子那時便道:“怎麼這麼早起難道?”知道光景便只是訕笑答言不一寶釵襲人起來寶玉納悶:“怎麼外邊安穩?”寶玉醒來眾人起來自己連忙著眼昨夜不曾夢見可是慢慢昨夜寶釵襲人天仙一般不錯便寶釵寶釵不得只是自己不好意思便道:“昨夜可真遇見?”寶玉昨晚寶釵聽見勉強說道:“那里!”一句越發心虛起來不好說只得寶釵光景寶釵:“聽見睡夢中說話?”寶玉自己不住搭訕走開飛紅只得含糊:“前半夜什麼’,什麼正經主意’,不懂後來不知沒有。”寶釵低頭:“在外恐怕舊病姊妹只好設法心意挪移過來然後。”想到不免起來梳洗

  賈母高興有些不受第二天便鴛鴦賈政賈母言語:“嘴饞點子你們。”于是鴛鴦沒有告訴

  晚間寶玉回到自己屋里寶釵賈母王夫人晚安回來寶玉早起未免寶釵這樣曉得沒意思光景:“痴情不得痴情。”一回便寶玉:“今夜在外?”寶玉自覺便道:“一樣。”寶釵再說不好意思襲人:“倒是什麼道理不信那麼安穩!”聽見連忙接口:“在外別的什麼只是夢話頭腦不敢。”襲人便道:“今日夢話你們只管。”寶釵寶玉自己慚愧那里還有便寶玉安慰寶釵寶釵寶玉不如詞色使得親近以為于是當晚襲人果然出去寶玉心中寶釵攏絡寶玉過門至今方才如魚得水恩愛纏綿所謂精妙

  次日寶玉寶釵寶玉梳洗賈母這邊賈母寶玉寶釵孝順忽然想起東西便鴛鴦箱子取出一個□,不及寶玉玉石在身稀罕鴛鴦找出賈母便說道:“東西好象老太太這些記得這樣清楚什麼匣子按著老太太出來老太太怎麼出來什麼?”賈母:“那里知道還是爺爺我們太爺太爺出嫁時候親手:‘東西貴重一樣。’那時不當什麼便箱子我見咱們東西什麼便六十今兒寶玉這樣孝順一塊出來意思。”一時寶玉賈母便喜歡:“過來東西瞧瞧。”寶玉賈母便寶玉寶玉方圓形似甜瓜紅暈精致寶玉賈母:“爺爺。”寶玉送給母親賈母:“太太告訴老子兒子不如孫子他們。”寶玉寶釵句話出來賈母飲食覺得頭暈目眩咳嗽夫人鳳姐請安賈母精神不過告訴賈政立刻賈政出來大夫一時大夫年紀飲食感冒風寒發散方子賈政尋常藥品以後賈政早晚進來請安一連不見賈政賈璉:“打聽大夫老太太咱們家常大夫不怎麼所以。”賈璉說道:“記得兄弟時候倒是一個不行如今不如。”賈政:“醫道大夫本領打發。”賈璉答應回來說道:“大夫新近教書進城一次不得。”賈政只得

  賈母女眷請安一日眾人那里老婆進來:“師父知道老太太特來請安。”眾人:“過來今兒特地你們請進。”鳳姐賈母妙玉相識出去妙玉身上穿水田背心絲絛念珠跟著一個飄飄問好日子可以常常瞧瞧近來因為內人一個人輕易出來況且咱們常關所以這些日子不得今兒幸會。”妙玉:“你們熱鬧你們在外便親近如今知道事情不大聽說老太太瞧瞧姑娘你們你們不能。”:“還是脾氣。”一面賈母眾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