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Dream of the Red Chamber 《紅樓夢》

第二回 Chapter 111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一一一 鴛鴦太虛 
  話說鳳姐丫頭的話傷心不覺一口便過去在地下平兒攙扶慢慢自己鳳姐輕輕安放立刻開水鳳姐鳳姐一口昏迷過來便走開平兒在旁平兒明白二奶發暈不能照應的話告訴夫人夫人鳳姐藏躲這時在內不少不好說別的心里:“。”眾人無言來往不絕幾個照應鳳姐不在偷閒吵吵不成事体二更遠客便預備女眷大家一陣鴛鴦過去大家一陣過來便老太太的話眾人這些言語不理會到了上下百十鴛鴦不在眾人忙亂到了琥珀一干不見鴛鴦想來別處言語以後外頭賈政賈璉送殯便商量看家賈璉:“上人在家照應不必送殯一家子照應不知看家?”賈政:“聽見母親媳婦不能在家大嫂媳婦利害丫頭帶領幾個丫頭婆子照看屋里。”賈璉心想:“大嫂丫頭兩個不合所以攛掇若是上頭就是照應也是不中用我們一個照應。”一回賈政:“老爺進去商量。”賈政點頭賈璉便進去

  誰知此時鴛鴦想到自己跟著老太太一輩子身子沒有著落如今老爺不在太太這樣行為不上老爺不管以後便亂世起來我們這些不是他們屋子小子不得這樣折磨不如乾淨但是一時怎麼樣?”一面一面老太太套間進門燈光慘淡隱隱女人好似上吊樣子鴛鴦驚怕心里:“一個心事一樣頭里。”便問道:“咱們兩個一樣要死一塊兒。”那個人答言鴛鴦跟前并不屋子丫頭仔細覺得冷氣不見了鴛鴦退出沿坐下:“奶奶早死怎麼怎麼上吊?”:“法兒。”鴛鴦這麼侵入便站起來一面一面取出頭髮揣在怀里在身按著方才地方自己一回聽見外頭有人進來急忙關上然後一個腳凳自己咽喉便腳凳可怜咽喉氣絕投奔隱隱在前鴛鴦魂魄赶上說道:“奶奶你等。”那個人:“并不什麼奶奶。”鴛鴦:“明明奶奶怎麼不是?”人道:“緣故告訴自然明白宮中風情降臨塵世第一情人這些痴情怨女早早歸入所以該當自盡看破凡情超出歸入所以太虛幻境痴情無人掌管仙子已經掌管所以。”鴛鴦:“無情怎麼有情?”人道:“不知道世人淫欲當作所以作出傷風風月多情無關緊要不知之一喜怒哀樂便是個性喜怒哀樂便是至于你我這個正是含苞一樣泄出不為真情。”鴛鴦點頭會意便

  琥珀夫人分派看家鴛鴦明日怎樣坐車賈母外間屋里一遍不見便找到套間門口燈光半明不滅心里害怕聽見屋里什麼動靜便回來說道:“蹄子那里?”劈頭珍珠:“鴛鴦姐姐來著沒有?”珍珠:“太太說話套間睡著。”琥珀:“屋里沒有沒人花兒漆黑進去如今咱們一塊兒進去有沒有。”琥珀進去珍珠:“腳凳幾乎。”一聲身子往後咕咚琥珀身上琥珀看見便起來只是不動

  外頭聽見進來大家夫人知道王夫人寶釵夫人:“不料鴛鴦這樣志氣告訴老爺。”只有寶玉聽見便雙眼直豎襲人慌忙說道:“。”寶玉死命出來心想鴛鴦這樣一個人這樣,”實在天地靈氣這些女子身上得了我們究竟還是老太太兒孫赶得上。”喜歡起來那時寶釵聽見寶玉大哭出來跟前襲人:“不好。”寶釵:“不妨意思。”寶玉喜歡寶釵的話,”倒是知道別人那里知道。”正在胡思亂想賈政進來著實說道:“孩子不枉老太太!”賈璉出去吩咐連夜,”明日便跟著老太太老太太心志。”賈璉答應出去鴛鴦放下停放平兒知道了過來襲人一干哀哀欲絕內中想起自己終身無著,”姑娘主仆恩義得了如今寶玉雖說寶玉柔情究竟算不得什麼?”于是

  王夫人鴛鴦嫂子進來入殮夫人商量老太太嫂子一百銀子等閒鴛鴦所有東西他們嫂子出去喜歡:“真真我們姑娘有志氣造化得了名聲得了發送。”旁邊一個婆子說道:“嫂子會子一個姑娘一百銀子便這麼喜歡那時候老爺不知多少銀錢得意。”一句話嫂子便走開二門棺材只得跟進假意賈政賈母一個:“殉葬不可丫頭你們小一。”寶玉喜不自胜走上恭敬幾個賈璉素日好處上來行禮夫人說道:“有了一個爺們便不要折受不得超生。”賈璉不便過來寶釵心中好不自在便說道:“不該行禮老太太去世咱們未了不敢胡為咱們盡孝咱們好好咱們老太太西一點。”一面奠酒眼淚簌簌下來狠狠眾人寶玉兩口子傻子兩個心腸知禮賈政反倒一面商量看家鳳姐餘者安眠五更聽見外面到了賈政哭泣盡孝靈柩便家的一路風光不必半日所有宿不題

  且說帶領門窗上好打掃院子巡更打更上夜只是規例一二三門男人便只有女人查夜鳳姐漸漸神氣清爽只是那里只有平兒各處上夜便各自乾兒子去年打架在外終日賭場過日賈母有些事情幾天一些沒有想頭便回到賭場悶悶坐下那些便說道:“怎麼樣不下撈本?”三道:“想要沒有。”那些人道:“你們太爺那里不知多少我們。”三道:“你們他們金銀不知百萬不用明兒不是火燒就是他們死心。”那些人道:“撒謊還有多少金銀?”三道:“你們不知道不了如今老太太好些金銀他們一個使老太太屋里回來才分。”內中一個人心里便:“幾個。”便走出三道:“句話。”出來人道:“這樣一個伶俐這樣不服口氣。”三道:“什麼法兒。”人道:“銀子這麼為什麼使喚使喚?”三道:“的哥家的金銀你我一二他們咱們!”:“咱們咱們不會!”便問道:“怎麼樣?”人道:“沒有本事若是。”三道:“什麼本事?”便輕輕說道:“發財個頭兒我有好些朋友本事不要他們送殯家里剩下幾個女人多少男人不怕只怕這麼大膽。”三道:“什麼不敢那個老子乾媽情兒上頭老子算了剛才的話只怕饑荒他們那個衙門倘或出來。”人道:“這麼運氣朋友還有海邊現今風頭門路到了你我無益不如大家下海受用不好不下乾媽咱們索性乾媽大家好不好?”三道:“老大這些什麼。”一個僻靜地方兩個商量一回各人分頭暫且不題

  且說賈政吆喝賈母出來不曾差使不理會總是一覺便無拘無束賈母一早出殯知道沒有差事任意一個女尼一個來到那里說道:“師父那里?”:“今日老太太完了不見姑娘送殯想必在家看家寂寞我們師父。”:“主子不在你們回去主子回來。”婆子:“那里黑炭我們走動。”:“你們這些你們你們什麼法兒!”婆子:“老太太不能我們來往走動那里這麼強盜這樣沒法偏要!”便把手門環狠狠妙玉言語正要便不料二門婆子聽見有人拌嘴似的開門妙玉已經走去明知得罪近日婆子知道上頭太太姑娘親近得很日後說出進來那時如何赶忙:“不知師父我們開門遲了我們姑娘在家師父回來小子不知咱們回來太太攆出完了。”妙玉雖是聽見不理婆子赶上再四央求後來說出自己不是幾乎跪下妙玉無奈只得婆子過來這般光景自然不好瞪眼

  妙玉那里閒話說起在家看家只好但是二奶一個人害怕一個人放心如今頭一男人沒有今兒咱們下棋說話使得?”妙玉不肯可怜提起下棋一時高興打發回去茶具過來大家欣幸异常便上年雨水預備妙玉自有茶具一時又來了侍者妙玉日用親自烹茶言語投机半天那時初更時候放下對弈妙玉個子這時四更天空萬籟無聲妙玉:“五更打坐一回自有歇息。”不舍妙玉自己養神不便正要東邊上夜那里老婆接著:“不得了有了!”心膽俱裂聽見外頭上夜男人便起來妙玉:“不好有了。”正說不敢開門便燈光窗戶往外只是幾個男人不敢著手輕輕下來:“不得外頭幾個大漢。”未了響聲不絕便外頭上夜進來吆喝一個人說道:“屋里東西并不見人東邊有人咱們西邊。”老婆聽見自己便在外屋里說道:“好些。”上夜:“可不是。”大家一齊起來聽房好些眾人不敢上前正在沒法一聲打進一個長大木棍眾人藏躲不及說道:“不要他們一個你們。”這些家人越發不動當地只管家人中有一個眼尖看出正是這些家人不覺起來便顫巍巍說道:“一個有的。”便地下身上追赶這些賊人明知無人偷看絕色女尼便女人畏懼正要進門外面有人進來追赶所以上房見人抵擋上房那些越發不理便抵住用力打下那些飛奔過去追捕幾個那里已經接過好些大家保護只有寡不敵眾反倒上來生氣:“這些!”便:“我們一個伙計他們打倒不知死活咱們索性出來。”便器械個人圍住起來外頭上夜仗著膽子只顧不過只得一個箱子心想東西追赶便眾人照著地下只有幾個收拾便上房路徑鳳姐那邊里面燈燭輝煌便:“沒有?”平兒戰兢兢說道:“開門叫喊那里。”摸不著上夜過來跟著一齊開戶那些上夜那里啼哭

  一時進來失盜大家著急查點老太太房門大開便那些上夜女人:“你們死人賊人進來你們不知道!”那些上夜啼哭說道:“我們幾個上夜二三我們沒有住腳前後他們四更五更我們下班聽見他們起來并不一個人照看不知什麼時候東西早已爺們五更。”孝道:“你們個個要死回來再說咱們各處。”上夜男人那邊關緊幾個:“我們。”問道:“沒有東西?”門道:“東西。”里面說道:“不得了姑娘。”便開門怎樣婆子開門:“打仗姑娘坏了虧得師父姑娘東西。”孝道:“賊人怎麼打仗?”上夜男人:“幸虧大爺打跑了去了聽見打倒一個人。”:“那里。”那邊在地下好象乾兒子眾人一個人看守兩個照看前後仍舊

  便立刻到來查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