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Dream of the Red Chamber 《紅樓夢》

第二回 Chapter 114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一 王熙鳳金陵 蒙恩
  寶玉寶釵聽說鳳姐危急赶忙起來丫頭秉燭伺候正要出院王夫人那邊打發:“二奶不好沒有二奶且慢過去奶奶的有些古怪三更四更時候二奶沒有住嘴胡話說到金陵歸入冊子眾人不懂只是哭喊沒有法只得拿來二奶我們過來二奶過去。”寶玉:“金陵什麼?”襲人輕輕寶玉說道:“不是做夢記得多少冊子不是二奶那里?”寶玉點頭:“可惜記得上頭的話這麼說起定數不知妹妹那里如今一說我有懂得這個便未卜先知。”襲人:“這樣可是不可說話偶然一句便就算先知什麼法兒!”寶玉:“只怕不能先知若是犯不著你們操心。”

  兩個正說寶釵問道:“你們什麼?”寶玉盤詰:“我們談論鳳姐。”寶釵:“要死你們只管議論舊年那個不是?”寶玉拍手:“是的是的這麼說起先知索性知道將來怎麼樣?”寶釵:“胡鬧起來的話妹妹一樣妙玉扶乩出來眾人不解背地里妙玉怎麼怎麼參禪悟道如今大難如何自己不知道可是就是偶然奶奶的事情其實知道怎麼樣只怕自己不知道這樣下落可不是!”寶玉:“妹妹自從我們連連有事忘記你們這麼大事怎麼草草完了。”寶釵:“我們家的親戚只有咱們王家最近王家沒了什麼正經咱們老太太大事所以就是二哥張羅張羅別的親戚門子過去如何知道算起來我們嫂子差不多好好二哥媽媽体面二哥親事一則哥哥二哥不肯咱家嫂子太太那邊太太苛刻一點實在難受所以媽媽便將就過去嫂子如今倒是安心樂意孝敬媽媽媳婦十倍二哥也是香菱二哥不在兩個和和氣氣過日子雖說媽媽近來安逸好些就是想起哥哥不免悲傷況且打發人家使用多虧二哥在外頭兒應付聽見房子已經所在那里打算。”寶玉:“為什麼便宜就要一天。”寶釵:“雖說親戚各自穩便那里一輩子親戚家的。”

  寶玉王夫人打發:“二奶所有過去二奶過去。”寶玉不住寶釵悲戚寶玉傷心便:“不如那邊。”于是一直鳳姐那里好些寶釵跟前鳳姐已經便大放悲聲寶玉賈璉大哭起來賈璉重新哭泣平兒無人勸解只得上來眾人悲哀不止賈璉此時手足無措辦理喪事自己明了賈政然後行事但是手頭不濟諸事拮据想起鳳姐素日好處更加不已死去活來越發傷心天明即刻打發大舅子過來自從王子死後王子無能胡為六親不和妹子只得過來諸事將就心下便不舒服:“妹妹辛辛苦苦好幾年沒有什麼錯處你們認真發送發送怎麼這時候諸事沒有齊備!”賈璉不睦不懂什麼不大便外甥女兒過來:“本來辦事不周知道一味奉承老太太我們不大看在眼里外甥女兒看見曾經沾染你們沒有如今諸事舅舅的話母親娘家親戚就是舅舅父親為人早知道只有別人什麼姨娘不在聽見好些銀子如今父親倒是這樣將就不快父親。”:“父親巴不得要好只是如今不得從前現在手里所以諸事有的。”:“東西!”:“舊年何嘗。”:“這樣聽見老太太好些東西拿出。”不好說父親不知道便道:“知道了不過是嫁妝。”不敢哽噎起來平兒生氣說道:“老爺我們進來再說姑娘這麼年紀什麼。”:“你們巴不得二奶你們并不什麼好看也是你們臉面。”賭氣滿怀不舒服心想:“父親并不媽媽舅舅不知多少東西如今這樣乾淨。”于是便不大舅舅心里想來妹妹不知多少雖說屋里銀子。”他們所以這麼東西也是不中用。”從此

  賈璉并不知道忙著銀錢使用外頭大事好些一時實在不能張羅平兒著急便賈璉:“自己身子。”賈璉:“什麼身子現在日用沒有怎麼辦糊涂蠻纏什麼法兒!”平兒:“不用著急使喚還有東西舊年幸虧沒有當著使喚。”賈璉心想難得這樣便:“這樣省得各處張羅銀子弄到手。”平兒:“也是奶奶什麼只要好看就是。”賈璉心里倒著感激便平兒東西使用凡事便平兒商量心里有些不甘每每口角便:“平兒沒有奶奶上去老爺怎麼越過我去。”平兒看出不理倒是賈璉一時明白越發一時有些煩惱便出氣夫人知道賈璉不好賈璉不題

  再說鳳姐賈政老太太在外書房那時相公漸漸辭去只有那里時常說說提起不好一連人口好些老爺大爺在外家計一天一天外頭地畝不知道怎麼樣不得了!”:“好些知道府上一個不是家里自然府上不夠老爺大爺那邊費用外頭有些債務前兒好些衙門追贓安頓家事除非那些一個心腹各處清查清查有了虧空經手身上這就有了人家不敢出息不少年老不在這些一個人不敢家人此時使不好便道理。”賈政點頭:“先生不知不必便是自己靠不住起來一一不能照管這些素來不大理家有的沒的摸不著。”:“仁德家的這樣家計起來十年不怕便這些管家聽見家人還有知縣賈政若是實有還好生怕有名無實。”:“所見晚生為什麼!”賈政:“先生有所。”:“知道那些神通晚生不敢言語。”賈政便便:“祖父以來仁厚從沒刻薄如今這些一日一日手里主子笑話。”

  正說進來:“江南老爺到來。”賈政便問道:“老爺進京為什麼?”人道:“奴才打聽。”賈政:“不用說。”出去進來老爺寶玉名叫表字也是金陵人氏之後素來走動前年家產主上眷念功臣世職知道賈母祭禮擇日地方所以拜望賈政不能在外書房門口老爺便悲喜交集不便行禮便闊別思念的話然後賓主坐下彼此後事的話賈政問道:“幾時?”:“前日。”賈政:“主上。”:“主上恩典真是好些旨意。”賈政:“什麼旨意?”:“近來猖獗海疆一帶小民不安安國征剿賊寇主上熟悉前往安撫但是即日就要起身昨日老太太仙逝。”賈政叩首拜謝便:“一行圣心黎庶莫大正在不克奇才只好捷報現在鎮海統制時務。”:“統制什麼親戚?”賈政:“江西糧道小女許配統制結褵已經海口所以音信不通小女安撫便中帶去便感激不盡。”:“兒女不免正在小兒年幼帶來迅速晝夜先行在後時日奉旨不敢久留將來少不得尊府小犬叩見留意。”賈政一一答應句話就要起身:“明日城外再見。”賈政只得出書

  賈璉寶玉早已伺候那里賈政不敢出來上去請安寶玉心想:“這個怎麼我家寶玉只是渾身縞素。”:“至親久闊爺們認得。”賈政賈璉:“家兄。”寶玉:“第二小犬名叫寶玉。”拍手道奇:“在家聽見愛子名叫寶玉小兒同名心中甚為後來這個也是常有不在意今日不但面貌相同舉止一般。”年紀的哥小一賈政便提起令郎哥兒小兒同名的話一遍嘉因屬意寶玉不暇連連稱道:“真真!”寶玉极致殷勤安國起身預備長行勉強分手徐行賈璉寶玉一路寶玉好些的話及至賈璉寶玉回來賈政便的話一遍

  賈政賈璉張羅鳳姐喪事帳目寶玉回到自己告訴寶釵:“寶玉不能今日先見父親寶玉不日拜望老爺人人一模一樣不信若是後兒到了咱們你們果然。”寶釵:“說話怎麼越發留神什麼男人一樣說出我們!”寶玉失言連忙解說不知下回分解

Dictionary cache status: not loaded

Glossary and Other Vocabula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