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Dream of the Red Chamber 《紅樓夢》

第二回 Chapter 117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一 超凡佳人 
  話說王夫人打發寶釵過去商量寶玉聽見和尚在外赶忙獨自前頭嘴里:“師父那里?”半天并不和尚只得外面和尚攔住進來寶玉便說道:“太太師父進去。”和尚便搖搖擺擺進去寶玉看見形狀死去所見一般心里有些明白便上前施禮:“師父弟子迎候。”:“不要你們接待只要銀子。”寶玉聽來有道的話滿腌臢破爛心里:“自古真人不露相露相真人’,不可當面錯過口氣。”便說道:“師父不必性急現在家母料理師父坐下片刻弟子請問師父可是太虛幻境?”和尚:“什麼幻境不過是去處送還那里?”寶玉一時對答:“自己來路不知便!”寶玉本來穎悟點化紅塵看破只是自己未知好象當頭便說道:“不用銀子。”:“。”

  寶玉答言自己寶釵襲人王夫人那里自己床邊便走出迎面碰見襲人一個滿怀襲人說道:“太太和尚太太那里打算銀兩回來什麼?”寶玉:“太太不用張羅銀兩就是。”襲人聽說寶玉:“使不得就是若是。”寶玉:“如今不再已經有了!”襲人便襲人:“回來告訴一句話。”寶玉過頭:“沒有什麼。”襲人顧不得什麼一面一面:“上回幾乎沒有剛剛有了不成不成除非!”赶上寶玉:“!”狠命襲人抽身怎奈襲人寶玉帶子放松哭喊在地下里面丫頭聽見連忙瞧見兩個神情不好聽見襲人:“告訴太太和尚!”丫頭赶忙王夫人寶玉更加生氣掰開襲人幸虧襲人忍痛屋里聽見寶玉別人素日冷淡寶玉主意九霄雲外連忙跑出寶玉寶玉雖是男人用力摔打怎奈兩個死命脫身口氣:“一塊這樣死命若是一個人怎麼樣?”襲人聽到那里不禁嚎啕大哭起來正在難分難解王夫人寶釵急忙這樣便喝道:“寶玉!”寶玉王夫人明知不能脫身只得說道:“什麼太太著急他們總是這樣大驚小怪和尚不近人情必要銀子一個不能生氣進來假的幹什麼見得我們便隨意過去。”王夫人也罷為什麼告訴明白他們他們哭喊什麼:“這麼使得要是和尚有些古怪倘或到家豈不不成至于銀錢頭面折變。”王夫人:“也罷這麼。”寶玉回答寶釵走上寶玉手里說道:“不用出去太太就是。”寶玉:“使得只是得當。”襲人不肯放手到底寶釵:“就是。”襲人只得放手寶玉:“你們這些原來你們便跟著你們怎麼樣!”襲人心里著急起來王夫人寶釵面前不好輕薄恰好寶玉撒手襲人丫頭三門口傳,”告訴外頭照應有些。”丫頭答應出去

  王夫人寶釵進來坐下襲人來由襲人便寶玉的話細說王夫人寶釵不放心出去吩咐眾人伺候和尚什麼回來丫頭傳話進來王夫人:“有些外頭沒法如今身子出來和尚。”王夫人說道:“這還了得和尚什麼來著?”丫頭:“和尚不要。”寶釵:“不要銀子?”丫頭:“聽見後來和尚兩個好些外頭不大。”王夫人:“糊涂東西不出自然。”便丫頭:“進來。”丫頭連忙出去窗戶王夫人便問道:“和尚的話你們不懂難道?”:“我們聽見什麼荒山’,什麼’,什麼太虛’,‘斬斷這些。”王夫人不懂寶釵兩眼句話沒有正要出去寶玉進來寶玉笑嘻嘻進來:“。”寶釵發怔王夫人:“顛顛什麼?”寶玉:“正經和尚認得不過也是何嘗銀子善緣就是所以說明自己飄然可不是!”王夫人不信窗戶連忙出去進來:“果然和尚太太放心不要銀子只要時常那里就是諸事只要隨緣自有一定道理。”王夫人:“原來和尚你們問住那里?”:“奴才來著我們知道。”王夫人寶玉:“到底那里?”寶玉:“這個地方就近。”寶釵不待說便道:“著迷現在老爺太太一個人老爺吩咐功名長進。”寶玉:“不是功名你們不知道,‘出家升天。”王夫人聽到那里不覺傷心起來:“我們怎麼一個丫頭口口聲聲出家如今一個這樣日子什麼!”大哭起來寶釵王夫人傷心只得上前苦勸寶玉:“一句太太。”王夫人止住哭聲:“這些也是!”丫頭來回:“回來顏色大變太太回去說話。”王夫人說道:“將就進來嬸子也是不用回避。”賈璉進來王夫人寶釵賈璉說道:“剛才父親書信病重遲了恐怕不能見面。”說到那里眼淚便掉下王夫人:“什麼?”賈璉:“感冒風寒起來如今成了癆病現在危急一個人連日連夜如若耽擱不能見面來回太太必得只是家里沒人照管雖說糊涂到底男人外頭有了家里沒有什麼天天不願娘家了去了平兒好些雖是沒人照應平兒不很心里明白只是剛硬太太時常管教管教。”著眼連忙檳榔荷包下來王夫人:“祖母那里什麼。”賈璉輕輕說道:“太太要說這個活活打死沒什麼太太始終就是。”跪下王夫人眼圈:“起來娘兒們說話怎麼只是孩子倘或父親耽擱或者門當戶對說親還是回來還是太太作主?”賈璉:“現在太太在家自然太太做主不必。”王夫人:“二老無人父親不知怎樣二老老太太大事早早完結回來。”賈璉答應”,正要走出轉回來回說道:“咱們家的人家使喚只是沒有人太空他們老爺姨太太房子自己房子一帶屋子照應太太查看查看咱們家的地基如今妙玉不知那里所有根基當家女尼不敢自己作主要求一個人管理管理。”王夫人:“自己不清外頭句話好歹丫頭知道若是知道了出家念頭出來咱們什麼樣人家好好姑娘了得!”賈璉:“太太提起不敢妹妹到底沒有父母哥哥在外嫂子不大聽見尋死好幾既是心里這麼著若是將來倘或認真出家不好。”王夫人點頭:“真真不得大嫂就是。”

  賈璉出來家人交待清楚收拾行裝平兒不免叮嚀好些只有不得賈璉照應到底不願聽見外頭心里不受嘴里說不出只得父親謹慎隨著平兒過日子鳳姐去世假的平兒中一姑娘一則作伴可以無人只有賈母舊日偏偏新近有了人家不日就要出閣只得

  且說賈璉便進來夫人兩個倒替在外書房日間便家人有時幾個朋友甚至聚賭那里知道一日瞧見熱鬧照看名兒時常在外書房設局賭錢喝酒所有幾個正經家人賈政幾個賈璉幾個只有家的兒子那些少年老子娘的吃喝當家道理況且他們長輩不在便是籠頭兩個主人慫恿無不榮國府沒上沒下勾引寶玉攔住:“那個人運氣不用一門父親在外稅官家里幾個當舖姑娘仙女還好巴巴誰知造化,——”說到左右無人:“心里咱們這個聽見還有一個姑娘相思病不知道也罷各自姻緣誰知不大。”點點這個

  兩個不知道寶玉和尚以後一則王夫人跟前不敢任性寶釵襲人不大那些丫頭不知道寶玉那里得到并不家事心里時常王夫人寶釵念書便假作一心那個和尚仙境心目中俗人在家難受他們兩個那种更加幾分那里父親不在姨娘王夫人不大理會便一路倒是彩雲時常規勸辱罵寶玉要求出去如今寶玉哥兒兩個一种脾氣得人不理獨有跟著母親文字請教近來老病只得自己刻苦李紈素來沉靜除了王夫人寶釵餘者只有所以不少各自各自不肯甚至不一而足更加宿娼無所不為

  一日書房喝酒一時高興幾個陪酒勸酒便:“你們要行。”眾人:“使得。”:“咱們說起那個便是那個喝酒依著不依三大。”眾人便:“。”:“。”便說道“‘無聲桂花’。?”:“。”:“。”說道:“沒趣沒趣懂得什麼斯文起來這不取樂咱們倒是叫做’。若是不會笑話使得只要有趣。”眾人:“使得。”于是起來一個眾人起來陪酒一個什麼小姐小姐”。以後眾人唱曲:“不上笑話。”:“。”便說道:“諸位村庄座元旁邊土地老爺土地閒話一日便土地查訪土地:‘地方沒有小心東西。’:‘胡說土地不問小心?’土地:‘雖說小心到底風水不好。’:‘倒會風水?’土地:‘看看。’土地各處一會便來回:‘老爺身子背後謹慎背後自然東西不了以後老爺背後。’老爺聽來有理便口氣:‘如今香火沒有那里人工!’老爺沒法作法沒有主意老爺腳下將軍站起來:‘你們不中用我有主意你們拆下到了夜里肚子門口難道不得?’說道:‘花錢便當結實。’于是將軍便當這個差使安靜幾天東西土地說道:‘東西怎麼如今有了?’土地:‘結實。’:‘。’土地果然怎麼還有失事把手:‘那里知道!’”眾人大笑起來忍不住說道:“你好沒有為什麼。”眾人起來姐姐不好妹妹不好狠狠酒興鳳姐不好怎樣苛刻我們怎麼樣我們眾人:“大凡個人厚道姑娘仗著老太太這樣利害如今尾巴一個只怕現世。”鳳姐不好想起還是:“喝酒人家什麼。”兩個陪酒:“這位姑娘多大年紀長得怎麼樣?”:“模樣年紀十三。”陪酒說道:“可惜這樣人生這樣人家人家父母兄弟。”眾人:“怎麼樣?”陪酒:“現今王爺有情一個妃子父母兄弟可不是好事?”眾人不大理會只有心里仍舊喝酒

  見外走進家的子弟:“爺們好樂!”眾人站起來說道:“老大怎麼這時候我們!”兩個說道:“聽見一個謠言咱們出事心里著急赶到打聽并不咱們。”眾人:“不是咱們完了為什麼?”兩個說道:“不是咱們有些干系你們知道就是賈雨村老爺我們今兒進去看見三法司衙門審問我們常在咱們家里來往什麼事便打聽。”:“到底老大用心打聽打聽坐下再說。”一回便坐下:“這位老爺能干鑽營只是貪財人家如今萬歲圣明仁慈一個糟蹋百姓生氣所以旨意便若是出來只怕不住若是沒有不便如今真真好時只要造化。”眾人:“的哥就是造化現做知縣不好。”家的說道:“哥哥雖是了知行為只怕保不住怎麼樣。”眾人:“?”家的點點頭兒便舉起喝酒眾人:“聽見什麼新聞?”人道:“別的沒有聽見海疆賊寇好些衙門審問好些賊寇打聽消息抽空人家如今知道那些老爺出力報效所到之處早就消滅。”眾人:“聽見不知咱們失盜沒有?”人道:“沒有聽見恍惚有人內地了事一個女人下海女人不依賊寇賊寇正要跳出官兵拿獲地方。”眾人:“咱們什麼妙玉不是不要就是?”:“!”眾人:“怎麼知道?”:“妙玉這個東西討人嫌一日寶玉眉開眼笑從不正眼要是趁願!”眾人:“不少那里就是夢話算不得。”:“咱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