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Dream of the Red Chamber 《紅樓夢》

第二回 Chapter 120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一 甄士隱太虛 賈雨村歸結紅樓夢
  話說寶釵襲人不好連忙進去平兒隨著襲人襲人心痛一時寶釵開水過來仍舊一面大夫寶釵:「襲人姐姐怎麼這個?」寶釵:「前兒晚上一時太太回來外頭沒有大夫所以。」大夫寶釵大夫所致方子原來襲人模糊聽見寶玉回來便打發屋里出去越發不好大夫煎藥各自神魂未定好象寶玉面前恍惚和尚手里一本冊子說道:「主意認得你們。」襲人說話:「姐姐。」襲人睜眼告訴便自己:「寶玉和尚上回出去便是脫身樣子揪住往常一點情意沒有後來二奶更生厭煩別的姊妹跟前也是沒有一點情意就是悟道樣子但是二奶怎麼太太服侍照著那樣其實究竟沒有老爺太太跟前就算屋里人若是老爺太太打發出去死守笑話若是出去心想寶玉情分實在不忍。」左思實在難處想到好象,「不如乾淨。」吃藥以後心痛好些只好勉強支持起來服侍寶釵寶釵想念寶玉暗中垂淚命苦母親打算哥哥贖罪張羅不能打算暫且

  賈政賈母靈柩鳳姐鴛鴦棺木金陵安葬賈政料理一日接到一行一行看到寶玉心里喜歡後來看到寶玉走失煩惱只得赶忙回來旨意果然赦罪喜歡便日夜

  一日地方一個清靜去處賈政打發眾人上岸辭謝朋友即刻開船不敢勞動一個伺候自己打發到家寶玉便抬頭船頭微微里面一個人身上大紅猩猩斗篷賈政賈政尚未認清急忙站起來問訊賈政迎面不是別人寶玉賈政大驚問道:「可是寶玉?」言語賈政問道:「若是寶玉如何這樣打扮?」寶玉未及頭上一道夾住寶玉說道:「。」個人飄然登岸賈政不顧在前那里赶得上聽見他們人口不知那個

  
  太空
  
  渺茫

  賈政一面一面不見賈政心虛氣喘驚疑不定過頭自己也是隨後賈政問道:「看見個人?」:「看見奴才老爺追赶後來老爺不見個人。」賈政白茫茫曠野賈政古怪只得回來

  家人賈政老爺上岸追赶兩個和尚一個道士。」眾人遠遠賈政上去接著一同賈政喘息寶玉話說眾人回稟便地方尋覓賈政:「你們不知道親眼并非鬼怪歌聲寶玉便古怪早知不祥為的是老太太疼愛所以養育便是和尚道士頭一好處第二便是寶玉病重持誦一番寶玉便第三在前一轉眼不見心里便有些寶玉果真造化高僧寶玉歷劫老太太十九如今明白。」那里下淚眾人:「果然和尚中舉怎麼?」賈政:「你們那里知道大凡天上星宿山中老僧精靈一种性情寶玉何嘗念書無有不能一种脾氣也是各別。」眾人便家道復興一番賈政仍舊便合家不必想念寫完家人回去賈政隨後暫且

  姨媽得了赦罪便各處借貸自己湊齊贖罪銀兩刑部銀子文書薛蟠他們母子姊妹弟兄見面不必自然交集薛蟠自己立誓說道:「若是必定!」姨媽這樣便:「只要自己主意必定這樣惡誓香菱多少苦處媳婦已經自己治死自己如今雖說還有主意便媳婦心里怎麼樣?」薛蟠點頭願意寶釵:「這樣。」香菱通紅:「一樣何必如此。」眾人便奶奶無人不服薛蟠便拜謝姨媽寶釵過來眾人彼此聚首一番正說恰好賈政家人回家上書:「老爺。」王夫人賈政寶玉眾人痛哭起來王夫人寶釵襲人大家賈政不必悲傷解說一番。「與其命運不好那時不好宁可咱們佛爺倒是老爺太太積德所以咱們不是不顧前後當初太爺倒是修煉十幾沒有太太這麼心里便。」王夫人姨媽:「寶玉媳婦命苦一二怎麼腸子!」姨媽傷心寶釵得人不知所有在外王夫人便說道:「一輩子剛剛舉人知道媳婦喜歡弄到這樣結局早知這樣娶親人家姑娘!」姨媽:「自己一定咱們這樣人家還有什麼別的幸喜將來外孫子必定成立後來結果奶奶如今哥兒舉人明年進士可不是如今也是為人好處我們姑娘心腸姊姊知道不是刻薄輕佻姊姊不必。」王夫人姨媽一番言語心想:「寶釵小時候寡欲所以這個人生在世一定寶釵痛哭端庄一點真真難得寶玉這樣一個人紅塵福分沒有一點兒!」一回好些想到襲人身上:「別的丫頭沒有什麼難處出去二奶就是獨有襲人怎麼?」此時不好說晚上姨媽商量

  姨媽回家寶釵痛哭所以寶釵解勸寶釵明理思前想後寶玉一种奇异夙世一定怨天尤人姨媽心里反倒便王夫人那里寶釵話說王夫人點頭:「無德這樣媳婦。」傷心起來姨媽一會提起襲人:「我見襲人近來不得一心哥兒但是理應屋里人也是有的襲人雖說屋里人到底哥兒沒有。」王夫人:「正要妹妹商量商量出去恐怕願意尋死老爺所以難處。」姨媽:「老爺再不老爺不知道襲人想來不過是丫頭只要姊姊狠狠吩咐一門正經親事多多陪送東西孩子心腸年紀姐姐會子姐姐襲人那里就是不用告訴家里果然說定好人家兒我們打聽打聽果然女婿個人然後出去。」王夫人:「這個主意不然老爺冒失可不是一個人!」姨媽點頭:「可不是!」便王夫人寶釵

  看見襲人淚痕滿面姨媽便勸解譬喻一會襲人本來老實不是姨媽一句一句回來說道:「姨太太這些從不違拗太太。」姨媽,「一個柔順孩子!」心里更加喜歡寶釵大義話說大家各自

  賈政回家眾人迎接賈政賈赦回家弟兄相見大家景況然後內眷不免想起寶玉大家一會賈政:「一定道理如今只要我們在外把持家事你們在內不可從前這樣料理不用我們按理。」王夫人便寶釵告訴將來丫頭出去賈政點頭

  次日賈政請示大臣:「蒙恩感激應該怎麼謝恩大人指教。」朝臣于是浩蕩賈政圣上好些旨意寶玉賈政圣上旨意寶玉文章過來所以如此在朝可以進用不敢圣朝爵位便一個真人賈政叩頭謝恩

  回到賈璉接著賈政眾人喜歡便:「收拾齊全明了過去妹妹靜養。」賈政言語半日吩咐一番天恩賈璉趁便:「親事父親太太願意周家。」賈政昨晚始末便:「老爺太太作主就是不好只要人家清白孩子念書能夠上進那些難道?」賈璉答應」,:「父親年紀況且根子靜養幾年諸事二老為主。」賈政:「提起只是深重尚未酬報。」賈政賈璉打發劉姥姥劉姥姥王夫人便將來怎樣升官怎樣起家怎樣子孫昌盛正說丫頭:「女人進來請安。」王夫人句話女人親戚現在姑爺年紀幾歲沒有況且人物王夫人願意說道:「進來妹子。」王夫人打聽王夫人便告訴寶釵姨媽告訴襲人襲人悲傷不敢違命心里想起寶玉回來回去,「如今太太作主不害若是不是心願」,便姨媽寶釵苦勸念頭:「若是太太好心弄坏該死在家。」于是襲人眾人姐妹分手自然一番不忍襲人怀心腸上車回去哥哥嫂子也是哭泣不出送給自己妝奩一一太太置辦襲人此時開口想起來:「哥哥辦事不錯若是哥哥家里豈不哥哥。」千思萬想左右為難真是幾乎只得

  迎娶襲人不是一种潑辣委屈心里想到那里打算辦事极其認真全都按著規矩丫頭奶奶襲人此時要死人家辜負一番好意不肯姑爺柔情曲意承順第二天姑爺看見猩紅方知寶玉丫頭原來當初賈母不到襲人此時念著寶玉舊情滿心更加周旋故意寶玉出來襲人方知原來就是姻緣襲人心事歎息敬服不敢勉強越發溫柔襲人看官聽說雖然無可奈何孽子不得已三字不是一概襲人所以正是前人桃花說道

  千古艱難惟一傷心夫人

  襲人從此一番天地賈雨村案件定罪大赦家眷先行自己一個車行來到急流渡口一個道者草棚出來手相認得甄士隱連忙:「先生?」:「到底先生相逢覿面惶恐今日相逢道德高深鄙人不移今日。」甄士隱:「前者老大高官貧道原因片言老大人相然而富貴窮通偶然今日相逢也是奇事草庵未知可否?」

  欣然領命攜手隨後茅庵獻上便請教始末:「一念之間先生繁華豈不溫柔富貴中有寶玉?」:「怎麼不知紛紛傳述入空當時往來再不如是。」:「奇緣昔年先生舊宅門口之前一面。」驚訝:「京城何以?」:「神交久矣。」:「既然如此現今寶玉下落定能。」:「寶玉寶玉查抄之前分離早已離世撮合從此形質歸一神靈顯得非凡可比茫茫大士真人攜帶如今滿歸本便是寶玉下落。」不能全然明白便點頭:「原來如此不知寶玉既有如此來歷何以如此請教。」:「先生未必太虛幻境真如福地一番原始歷歷生平如何仙草歸真通靈不復!」不明便說道:「寶玉但是閨秀如此元妃以下結局平常?」歎息:「先生貴族大凡古今女子不可也是沾染不得所以無非仙子宋玉文人凡是纏綿結果不可。」聽到不覺問道:「請教?」:「古今定理現今將來家道也是自然道理。」半日忽然:「現在中有一個恰好』,寶玉』,莫非可以飛黃騰達?」隱微微笑:「後事未便。」便盤飧

  自己終身便道:「先生草庵還有正當今日完結。」驚訝:「不知?」:「不過是兒女私情益發先生曾經判斷產難此時正是只好接引接引。」心中恍惚急流渡口草庵睡著

  度脫香菱太虛幻境仙子牌坊一道縹渺接著說道:「大士真人恭喜賀喜情緣完結交割清楚?」:「情緣尚未倒是已經回來還原後事敘明一回。」便寶玉安放女媧煉石補天各自雲遊從此,「天外天外一番。」

  一日空空道人經過補天那里上面字跡依然從頭細看後面多少結果話頭便點頭:「從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