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Huainanzi 淮南子

卷十一 齊俗訓 Chapter 11: Combining Customs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率性天性然後然後是故仁義道德禮樂純樸是非百姓珠玉天下四者末世所以尊卑貴賤所以君臣父子兄弟夫妻朋友之際今世恭敬布施君臣骨肉失禮生相自淫禮義吹灰涉水不可童蒙不知東西而言兵戈無聲鑿井耕田求得親戚朋友及至禮義詐偽並行於是曾參盜跖莊蹻大路穿短褐不完高下蝦蟆□□,聖人胡人不知可以人見不知可以不通太公望周公旦受封相見太公周公:「何以?」周公:「尊親。」太公:「從此!」周公太公:「何以?」太公:「。」周公:「後世劫殺!」其後至於二十四三十二:「堅冰。」聖人終始□,炮烙子路孔子:「魯國。」不受孔子:「魯國不復。」子路孔子由此有所不可聖人不以民俗高山險阻虎豹川谷積水黿便鳥獸谿所以所以所以所以乃至天地日月使便有所智者有所不足不可以不可以不可以不可以不可以不可以不可以不可以其所其所萬物一齊無由明鏡便於不如以致不若由此貴賤其所無不其所無不玉璞不厭不厭不厭不厭四者相反不用窮廬有所老子不上不致治天下司徒司馬司空大田萬民其事事宜耕田得以所有是故聽從其所上下忽然清濁不舍其所其所是故鄰國相望足跡諸侯車軌千里之外各得其所治國亡國不足有餘無人多人有餘不足無貨先王其所所為其所不以不以不以不以不以不以原人不得清明嬰兒及其不能三月嬰兒不能由此衣服禮俗非人以為有所無邪忘本合於日月浮雲河水沙石人性嗜欲聖人遺物不知東西隴西孔子顏回:「雖然。」孔子縱欲未嘗治國是故道者聖王令行禁止後世四海是故舉事神清桓公而已術數耳目耳目可以情性歌聲可樂可哀使然是故不可以不可以聖王萬物四夷九州一者天下聖人仁者哀樂所見不過遍照海內哀樂天下萬民不能喜怒哀樂自然出於之下之上不和不足誠心可以懷遠西華朋友曾參胡人中國歃血各異中國顓頊婦人男子國都男女四夷不同獫狁相反成行成群魯國儒者孔子不能親近句踐文身然而南面天下十二諸侯匈奴箕倨A未必無禮楚莊王天下諸侯晉文海內是故犯禁忤逆夷狄遠方之外仁者因人不過治世強人不及三月迫切原人終始相反悲哀強人不能不絕所能度量不知升降以為足以而已不能鐘鼓以為亂政足以而已不能送死以為無益腐肉足以收斂而已蒼梧不變會稽不易生死不然貌相是以風俗是故聖人不用不知知禮不知九成晨露大武禮樂相反然而親疏上下傳代調明主禮義分節足以便身體奇麗足以文句。禮義至德不拘所謂而已所謂而已所謂自知而已是故聖人裁制工匠鑿枘切割分別折傷不然不周聖人復歸道德儀表轉入無形禮義何以至治道德禮義足以治天下未可所謂禮義五帝三王風俗一世青黃綺繡大夫及其之後壤土而已不服於是天下大雨丘陵武王伐紂海內未定不為洪水陂塘聖人之所以應時非一以此應化一世應時不可以不可以必應高下寒暑是故事變聖人而立隨時舉事泰山七十法度不同相反時世是故不法其所以為所以推移推移為人其所不可聖人可觀其所作法不可辯士其所不可不可可貴呼吸不得養氣其一不能乘雲五帝三王天下萬物死生變化大聖萬物神明造化為人不得清明不能:「十利不若走馬不若伯樂。」至大無形無度不得不得往古四方上下其間其所不遠不可不可得道得道扁鵲治病羿所為各異道者以為以為煎熬萬方棺槨柱梁萬方百家相反道一絲竹金石伯樂各異三皇五帝民心武王之所以之所以剞劂不能不能冶金一朝庖丁十九規矩所以不能不能所以工匠調不能教子不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