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History of Jin 金史

卷四十六 志第二十七: 食貨一 戶口 通檢推排 Volume 46 Treatises 27: Finance and Economics 1 - Thorough Examination and Organization of Registered Residences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食貨飲食飲食不生食貨不立燧人庖犧飲食不能使飲食三王食貨後世不能使後世食貨養生飲食可以長壽不事貨殖食貨不乏可以長治

  食貨立法太祖肇造租稅規模海陵風氣遠略君臣講求財用切切以是世宗一日食貨不容宣宗國土往往立國以來所謂食貨租稅銅錢而已法數官田私田租稅之外田園屋舍車馬牛羊及其多寡物力物力公卿大夫近臣出使外國物力猛安謀克有所牛頭及其增減州縣徵求小民可知物力之外名目瑣細不可奴婢有司變為州縣猛安謀克高下不同唯恐會計舉行以便不加一時君臣不絕告誡浩瀚歷年郡縣不足

  至於銅錢民間甚至地脈境內外界民用銅器不可既而不勝不勝不及立法廣布存留重罰州縣民間五百其一大錢加重流通不可相去物價不行銅錢專用然而二者利於用大大鈔私利無補於是不得用大民用不用二十二百先後輕重不倫眩惑不得已地方公私受納分數由是其間並用名曰定制

  自古以至亡國鹿之類不足未有常有不能聚斂不能致富及其一切不為數年年差空名五品僧道入粟度牒至德威儀寺觀主席甚而丁憂以求從良進士出身及第甚而國姓名實混淆不暇歲幣不許淮南使南伐尺寸無補三軍食貨不能不。《:「作法作法。」東海中夏兵威流亡使不能永業仿租庸調百年之內所為紛紛與其終始在於一時及其中葉儉樸繁縟操切所長並用其所至於操切至於民心豈不由是作法不慎變法其他酒麴常平和糴榷場大概建明變易錢鈔水利區田無效一代

目录
1 戶口
2
戶口
  男女以下十五以下十六十七六十妻妾不為戶主物力五家泰和有司不行奸細盜賊連坐五家覺察五家檢察州縣戶口勸課農桑三百以上二百以上五十以上以下壯丁巡警盜賊猛安謀克村寨五十以上使寺觀十分三分富民強幹不得不得二十九不便物力一更戶口正月州縣猛安謀克使男女老幼姓名死者正月二十實數二月二十日內上司遠近四月二十漢人渤海不得猛安謀克猛安謀克奴婢本部沒入良人沒入奴婢太府監。 

  法制未定貧民隱蔽奴婢太祖下詔:「奴隸犯法身為過期以為便。」舊部泰州種植猛安謀克民戶使泰州舊居江州拾得謀克家屬泰州五十既定山西以上內地耶律佛頂護送渾河便山西部族西北二邊四千護送嶺東西京安堵如故鎮守上京路既而上京侵擾亡者猛安詳穩留住歸附東京有司撫慰親屬聚居燕京二月氏族富強內地太宗天會元年沈州艱苦不能:「。」:「先皇同姓典質。」上京路江州戶口賣身六百內外宗室百姓權勢不得貧民十五以來良人略為其父妻子陝西百姓流落丁男婦人幼小

  世宗尤甚良民一半一半其實佐證有司其事特免十七五月:「咸平一千六百自陳長白山移居契丹本朝本部。」二十上京路規避物力奴婢耕田貧乏定制:「猛安謀克兄弟親屬漢人五十農作時令相助。」二十一六月避役舉家縣官同罪定制二十三定制奴婢得力良人八月猛安謀克戶口猛安二百謀克八百七十八六十一五千六百二十四六百十五八千六百三十六口四百八十一六百六十九奴婢一百三十四五千九百六十七一百六十九三百八十三十八四千七百七十一宗室將軍一百七十八千七百九十九百八十二奴婢七千八百六百八十三七十五三百西二部五千五百八十五十三七千五百四十四十一九千四百六十三奴婢八千八十一二十四十七五千六十六二十五祿農民僧道天下三百二十七天下六百七十八九千四百四十九口四四百七十五千八十六

  二十九十一月欲取參知政事:「真偽契丹奴婢今後所生不得如此三十。」不拘不絕大興府御史北京路中都路元年正月:「自古農桑商賈之外百倍相望。」下令披剃道者天下六百九十三九千口四五百四十四七千九百五千二百二十六萬一官兵月食四十四:「蓄積百官所以使。」六月北京一千七百九百此後二月:「進士不須誤作回避契丹分別直言契丹。」十二月天下契丹七百二十二四百口四八百四十九四百物力二百六十四千七百四十二泰和六月物力逃避有司以次以致:「舊制。」五萬日內自首如實按察司十二月天下七百六十八四千四百三十八口四五百八十一七十九二十七一百六十二七百十五八百八十二七千六十五極盛

  軍旅不息宣宗所在戶口軍費賦斂繁重河南不堪相繼降詔業者不敢元年十二月宣宗懸賞騷動降詔免債一月來者然後捕獲治罪:「河南不息有司明年三月不復業者。」節度使:「亳州以來不勝調發相繼十一碭山居民!」


  周禮司徒六畜車輦之後至大貧富變更不均世宗下詔:「有司常行四十兵役調發無度不能節度使十三天下物力無不條理尚書省。」:「之外百姓田宅。」使往往物力山東州縣尤為防禦使完顏永元:「朝廷調不均使者殘暴產業一有申訴血肉?」不能有司不均戶口多寡貧富輕重適中既而等第稅法十五九月天下物力以來餘年貧富變易調輕重不均濟南二十六

  二十四月:「猛安謀克不均謀克內科胥吏輕重不一貧富反復。」百官右丞政事樞密使:「猛安謀克僕從差使差役奴婢數目產業便。」左丞守道:「財產多寡分為四等。」左丞右丞點檢:「奴婢貧富緩急有事不同土牛所見。」:「謀克貧富謀克豈不猛安謀克奴婢二三奴婢一二平均興兵奴婢不差豈可未嘗往年契丹擾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