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History of Jin 《金史》

卷四十九 志第三十: 食貨四 鹽 酒 醋稅 茶 諸征商 金銀之稅 Volume 49 Treatises 30: Finance and Economics 4 - Tax on Salt, Alcoholic Beverages, and Vinegar; Tax on Tea, Commercial Travel, and Gold and Silver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貞元戶部尚書鈔引簿故地濱海多產上京東北肇州海鹽鹽池足以境內得中鹽場立法然而增減不一廢置無恆隨時而已濱州十三四月山東二十一滄州山東海豐使十一月遼東鹽場二十五西京山東寶坻北京西京

  山東寶坻三百二十 、然後寶坻之一鈔引以便二百五十鈔引陝西轉運陝西軍營鈔引西京北京遼東

  山東滄州山東河北河南南京宿十二贛榆縣海州東海縣漣水信陽鹽場通行宿西萊州招遠萊陽鈔引鈔引本州寧海不用登州蓬萊福山福山通行棲霞海州牟平文登行文寶坻中都路使河東南北陝西南京河南府西京遼東北京肇州泰州接壤

  世宗二月煮鹽官鹽猛安謀克巡捕十一月銀牌使十一正月西京鹽場使使縣令以是歲入定額四月鹽池十二十月西北猛安富人奴婢食鹽:「所得。」家奴二十

  十三二月寶坻使滄州鹽場三月遣使:「食鹽仍舊不能。」三月稅官鹽池二十一八月參知政事:「寶坻。」:「減價以至今歲七十通州百余足以。」十二月椿鹽課二十三七月博興縣大理寺私鹽二法以上私鹽可比:「私鹽不可。」:「何以?」:「如此渤海。」不已私鹽

  十一月:「寶坻鹽課五十有風乾折。」二十二

  二十四七月上京丞相:「猛安謀克以東海鹽肇州定額萬貫七千。」:「遣使咸平以東規畫。」:「不須。」:「上京。」:「煮鹽不便豈可?」二十五十月上京:「遼東凡人食鹽, 治罪其所。」因為北京遼東使二十八尚書省:「使鹽官出巡巡捕往往官鹽酒食不如以為私鹽巡捕關涉。」五月巡捕使山東寶坻西京山東置於招遠置於深州寧津縣寶坻置於永濟置於澄城縣西京置於直隸銀牌使巡捕 不得人家搜索食鹽以下不得三百轉運治罪

  二十九十月上朝隆慶:「百姓獲罪何以太原百官。」十二月戶部尚書:「幹辦昔日錢幣今日不同太平戶口食鹽貧民私鹽寶坻山東三十八減去不過一百二十萬貫官價自有府庫金銀折錢萬萬設使鹽課不足有餘量入為出無不幹辦鹽課減價不得自專巡捕。」禮部尚書:「所謂幹辦美名杜絕莫若二十五使公私自己往往私鹽所屬巡捕違者按察司。」刑部尚書:「瀕海太原依舊幹辦。」御史:「可選能吏巡捕使不得人家搜索。」同知大興府二十鹽官諫議大夫幹辦便:「二十五得中三分之一鹽官出巡所屬不同自來五月一日。」寶坻山東三十鈔引

  十二月西京巡捕使幹辦十二月大理推官北京遼東北京遼東使北京路十萬遼東十三西京巡捕使

  元年七月河東北路幹辦十萬遣使十二月五月山東鹽課不足出巡不敢所屬不畏藏匿所屬搜索相約不得人家六月等同:「軍民私鹽三百捕獲猛安謀克捕獲濱州渤海永和私鹽改為永豐山村創設山東寶坻判官進士。」猛安謀克杖者尚書省:「山東山東宿不同不用轉生。」使

  正月小場鹽官不能告敕遣使十三即日二十六相比戶部郎中:「小場使因而作弊不復。」元年即日

  十一月舊制猛安謀克私鹽酒麴轉運軍民私鹽酒麴轉運三百犯人所屬

  十二月尚書省山東滄州四十一寶坻四十三自大二十九三十百八十五四千三十三十二月尚書省:「至大今天戶口甚多日用不可低昂多寡隨時取利。」山東寶坻滄州四十二四百遼東北京九百一貫五百西京八百一貫五百其所歲入六百二十二六千六百三十六五百六十六一千七十七四千五百十二一百三十七二分山東歲入二百五十四七千三百三十六四百三十三四千一百八十四四百滄州歲入五十三萬一二百二百七十六六千六百三十六寶坻八十八七千五百五十八六百一百三十四八千八百三十九八十一四千六百五十七五百一百三十二萬一五百二十二百五十六遼東十三萬一五百七十二八百七十三十七六千九百七十二百五十六北京二十一三千八百九十二五百三十四六千一百五十一六百十七二分西京十萬四百十九六百九十六二十八二百六十四六百

  四月:「猛安謀克私鹽失察多寡有身酒麴世襲權貴不可不禁。」定制不及五十

  八月山東寶坻滄州春秋遣使按察司州縣巡察私鹽

  元年九月二十清州鹽場

  十一月陝西轉運使:「舊制私鹽酒麴賞錢犯人鹽官獲之巡捕巡捕常人免役巡捕巡捕。」二月使治本治安十一月進士使先後

  六月使 一定四十四刺史

  六月山東滄州之後不為以致才幹使進士譯人律科出身

  十月西北:「私鹽不同。」定制八十一等賞同六月山東滄州戶部員外便河北東西大名府南京潁州山東東西山東十月河北東西按察司:「私鹽犯法戶口。」尚書省山東按察司便:「比年以為流亡不為!」定制巡察境內

  三月丞相參知政事:「國家經費鹽課山東五十萬貫不能按察司不為私鹽罰俸降職在職以為升降。」軍官所部半月巡捕按察司御史

  四月涿州萊州絲綿九月定西北京遼東使判官升降官吏承應應驗資歷不及二分四分不及分升二分四分

  十二月尚書省定制盜賣鹽課有餘一等鹼土八十七月:「進士有失超升縣令依舊便。」當時秋季七月沿榷場

  十月戶部:「延津河陰不能。」判官戶部既而御史台:「有力商販不行。」御史分行申明十二月河東南路宣撫使:「陽關渡河旅費之外幾何河南河東加以物價人民流亡。」七月:「河中不能陸運京兆鳳翔商人貿易陝西陸運京兆鳳翔商人貿易陝西河中陝西彼此便公私。」六月延安六部員外建言:「綏德武城多產鹽場十三萬餘萬貫。」:「河中西七千關東。」不得陝西以北年內可言民運有助軍食


  舊制天會周歲滿世宗宗室私釀轉運中都:「嚴禁私釀所致。」兵馬使巡察搜索奴婢犯禁大興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