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History of Jin 《金史》

卷六十五 列傳第三: 始祖以下諸子 斡魯 輩魯 謝庫德孫:拔達 謝夷保子:盆納 謝里忽 烏古出 跋黑 崇成本名僕灰 劾孫子:浦家奴 麻頗子:謾都本 弟:謾都訶 子:蠻睹(蠻睹曾孫惟鎔,本名沒烈) 斡帶 斡賽子:宗永 斡者孫:璋 昂本名吾都補,子:鄭家 Volume 65 Biographies 3: Sons and descendants of Shizu - Wo Lu, Bei Lu, Xie Kude and grandson: Bada, Xie Yibao and son: Penna, Xie Lihu, Wu Guchu, Ba Hei, Chong Cheng formerly named Puhui, He Sun and son: Pu Jianu, Ma Po and son: Man Douben, younger brother: Man Douhe, son: Man Du (Mandu nephew Weirong, formerly named Meilie), Wo Dai, Wo Sai and son: Zongyong, Wo Zhe and grandson: Zhang, Ang formerly named Wu Doubu and son: Zhengjia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列傳第三 始祖以下諸子 庫德 成本 孫子家奴 (本名) 本名

目录
1
2
3 庫德
4
5
6
6.1 家奴
7
7.1
7.2
7.3
7.3.1
8
9
9.1
10
10.1
11
11.1

  始祖皇后福壽六十後生


  皇后屋宇

  長子韓國同名韓國所謂肅宗使使約束歸國攻破天會十五

庫德
  皇后庫德

  庫德世祖善射當時同名」。天會十五三司三司在世左右手足世祖

  滿完顏庫德完顏之際一心竭力

  庫德其次

  世祖初年使庫德庫德:「不知其他死生太師。」太師世祖大喜:「正如堅壁自守。」其間不為不從世祖世祖世祖天會十五庫德金紫光祿大夫庫德祿大夫天會十五追贈

  世祖其間以為世祖使二十二二十士人不能

  滿世祖世祖立國艱難

  法制國人使巫覡:「無名左右。」既而財物家道

  流水完顏有所不及:「前日死者不及。」於是早起問曰:「?」:「石魯而後他人。」揚言大喜


  皇后

  皇后高麗

  良久:「男子福德子孫昌盛烏古乃。」良久:「女子名曰。」良久:「女子名曰。」:「男子馴良殘忍親親不可。」後嗣:「不良。」:「。」既而其次先後命名

  酗酒皇后:「悖亂不可。」:「如此父母奈何?」:「割愛烏古乃不知?」

  自幼飲食:「生子如此子孫。」世祖異志離間部屬使世祖世祖加意使

  謀計國人童謠劾里缽世祖兄弟相次世祖強兵愛妾


  本名泰州玄孫十八奉職東宮殿護衛二十五郎君明年護衛即位河間判官去職宿將軍指揮使宿二十餘年未嘗


  皇后韓國世祖肅宗契丹人室溫離合鄭國離合

  天會十四宗室追封鄭國

家奴
  家奴又名太祖太祖使家奴阿里亡命邊民家奴偏師夜行石勒襲擊亡者泰州太祖

  家奴勃極烈使既而勃極烈內外諸軍中京家奴西使家奴一千家奴西北八千力戰黃水十一西

  太祖家奴前鋒:「未可巡邏大軍無備便。」和尚潛入新羅所在家奴晝夜四千騎兵

  西北西南家奴家奴討平天會司空封王家奴司空配享太祖


  天會十五封王


  長子孝友恭謹十五中途江州黃龍永昌泰州受賞謀克嶺東州郡河東三千契丹河西猛安之中力戰萬人擊敗居人五百一千生擒中流年三十金紫光祿大夫


  征伐天會勃極烈參議國政明年天會十五宗室追封鄭國


  猛安


  本名駢脅楊文漕運金牌親軍家屬同知北門諸軍泰安節度使王府東平府治同知殿從軍行省蒙古經略使猛安節度使


  世祖皇后太祖太宗漢王

  二十阿里攻取主攻便太祖太祖:「。」太祖進兵攻城出路

  甲申聽命使其事行次庫德以降於是使固守

  太祖太祖江州:「兵役未及。」太祖流水不可撲滅以為太祖家門未幾年三十太祖:「未必。」

  剛毅果斷服用整肅臨戰決策世祖世祖軍旅專任太祖:「不及。」天會十五追封三司


  部族人為別的攻略使不肯督軍西民部及其妻子:「可嘉。」甲申

  高麗殺行九城內外高麗數萬未幾高麗七月高麗前後亡命故地退九城追封衛國


  本名宗室遠大將軍趙州刺史滿興平節度使貞元興平節度使臨洮鳳翔

  工部尚書完顏士官一概世宗宰相:「一概因循不問三十以上。」大宗正事節度使


  天會十五宗室追封


  上將軍本名胡麻勇略契丹漢字十八元帥京師謀克謀克寓居中都

  海陵將軍同知中都留守金牌世宗即位遼陽世宗不從軍官家奴留守判官強子留守同知留守家奴金牌中都轉運使大興東京即位世宗武義將軍護衛同知中都

  自攝同知留守世宗因而兵部尚書可喜世宗山陵作亂山陵可喜萬戶不從知事不成可喜可喜彰化節度使

  寶雞以西元帥都監前任使於是原州刺史四千輔以十萬原州完顏不敢萬人使猛安二千三千西北麥子西出自萬人麥子騎士步卒其中大刀分為二千迎戰:「重兵麥子。」萬戶猛安慶喜二千二千良久麥子五千沿馬步前行騎士於是以前以後乘勝使伏兵斬首萬餘死者不可萬餘脫去原州西原州寶雞以西

  京兆刺史已去都監騎兵前行四十不得斬首至德險要相望敗走與其相應城中出兵施與大敗都監七千東山:「東山不可。」於是要地東山退追擊六千漢軍二百攻城猛安望見東山將士善射劉安漢軍三百擊敗走險三萬三陣萬戶二千大敗溝壑

  都監使武威:「不善野戰退平地然後。」:「不然,'',退不如退深入。」於是親率萬人來襲複合漢軍軍陣乘勝走險殆盡秦州駐軍六盤山山頭

  經略使步騎三萬西八千五千追擊列兵前鋒與其中軍來襲退八十明日馬步不得列兵班師不及

  使禦史諸軍將士諸軍陝西元帥府上居多八十解職將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