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History of Jin 《金史》

卷九十二 列傳第三十: 毛碩 李上達 曹望之 大懷貞 盧孝儉 盧庸 李偲 徒單克寧本名習顯 Volume 92 Biographies 30: Mao Shuo, Li Shangda, Cao Wangzhi, Da Huaizhen, Lu Xiaojian, Lu Yong, Li Cai, Tudan Kening former name Xixian


  馬子中選調高陽安撫準備差使河間兵馬都監齊國第一中軍統制汴京山東西路兵馬都監元年亳州人傑發兵城門人傑以降百姓其事刺史元帥武義將軍書生投書僚屬不能之上:「使。」鄭州防禦使通州陝西轉運使右邊不過蕎麥市井交易商賈不通汴京燕京通行順道輕便朝廷秦州百姓本州公私便河東南路轉運使:「頃者土產厚薄戶口多寡今昔物價一概失身破家逃竄河東四百萬貫公私不得便。」 至今滿南京路轉運使致仕文雅好事古人行事有益以為

上達
  上達達道東平參軍東平上達齊國吏部員外戶部歉歲古人收斂蓄積不肯於是公私上達齊國河南上達隨地河南上達同知按察陝西河南上達以便百姓山東西路轉運使上達三十萬貫戶部上達不能六十一


  宣德天會學生十四西京教授元帥轉行教授修武校尉吏部侍郎不肯改行吏部員外

  海陵不從元年調同知節度使戶部員外猛安南京燕子八十諸軍一日郎中進士及第

  軍食給與三十五十以為不可既而大軍修國史榷鹽貿易聚落可以無窮其後二十東北不可

  :「農桑失業猛安謀克不如法。」戶部侍郎大興同知中都轉運禮部侍郎禮部郎中戶部員外完顏監察禦史勸農職官如故於是禁用侍郎大內費用進階召見

  家奴一言大興府使戶部其事大興其事輔以禦史:「相傳?」於是一百八十一百五十除名

  運河世宗:「戶部不肯以致如此。」:「水運陸運汝等。」尚書省夫役數萬:「春耕不可東宮不足五百。」

  《太宗實錄監修國史二十修國史銀幣:「勤勞。」翰林學士:「他人便不及。」世宗德州防禦使:「為人能幹忠實前往臣下退不孝五品,《太宗皇帝實錄銀幣盡心竭力滌慮不然。」德州百姓同知西京留守

  上書便宜其一山東河北猛安謀克百姓雜處失業之間百姓複數百姓亡命避役使以為客戶姓名州縣猛安干涉無相庶幾軍民盜賊其二薦舉虛文宰相拔擢及其不及內外不用以為朋黨不敢御史大夫以下內外以下差等後任三月吏部第四五品以下吏部上外職官姓名使五品以上功過六十以上調視聽精力不堪給以祿其三沿邊州縣軍民監察禦史出身契丹人縣令簿風俗簡易饑饉以此都監野菜往往妻子數年之後邊防臨時賑濟無益不堪邊民負重往往賤賣公私便陝西猛安謀克土人土人弓箭以下校閱太平經略

  用人戶部公議漕運幾何通州容受幾何京師幾何河州小民實數論民五百一月過期法坐錢物戶部簿使盡審閱工部營造調發民生人數武藝年成調

  採納六部北邊戶部尚書:「侍郎練習尚書。」

  戶部尚書高估世宗使:「而已。」十五世宗:「宮中民間。」良民夫婦東京留守完顏期終尚書省東京留守不肯

  執政刑部尚書使世宗以為執政炫耀世宗丞相:「急於。」濟南數年參知政事終於戶部尚書五十六世宗未及三千使五百二十二百筆硯

  其後出身六十可以世宗:「為此盜取謀生不可。」更改格式戶部尚書不肯世宗:「不如。」

  讀書刻苦詩集三十


  遼陽使宣徽使武勝防禦使萬戶節度使宿萬人亂民十八飯僧數人中一異常問曰:「?」:「山西。」:「殺人?」:「。」明察富民途中殺人不得置於節度使


  宣德調軍事判官尚書省太原陝西尚書省充軍失期人稱二階同知廣寧流亡失業其一使貧民獲利山東東路轉運使儉素同僚王公失歡不知既而河北西路轉運使其事莫測所以章丘自縊


  豐潤二十八進士調軍事判官調縣令尚書省南京轉運使中都戶籍判官禮部主事鳳翔大安陝西中都三司潞州刺史吏部郎中元年陝西按察使人犯治平涼城團結

  十一月濟急府庫陝西行省大概慶陽陝西重地長安以西重兵按察轉運使按察司講究便宜:「大山弓箭地利向者即時近年人情緩急。」:「之際。」:「不宜臨時兵家?」不勝未幾定海節度使山東不能按察司審理請求醫藥致仕


  定州中天進士調簿戶部主事同知河東南路轉運使同知中都路轉運使忠義行省汴京幕府世宗:「京畿行省。」戶部侍郎:「戶部出入滿因循歲月。」朝會私語:「何如?」:「幹事。」同知北京留守防禦使沂南戶部急用:「如此農民失業。」轉運調數萬泥濘不能前進其事緩期百姓一切奉承號令百姓使然後教民齊一三五使端正便陝西西轉運使

  上達能吏悻悻大用君子


  本名猛安山東萊州汾陽節度使資質渾厚寡言善騎射勇略契丹丞相侍衛:「。」以為滿明日:「剛直。」護衛侍衛親軍馬步指揮使節度使

  嘉祥大宗正事海陵西京留守宿州防禦使節度使兵馬會東左翼同知完顏防禦使元帥完顏契丹濟州契丹計策殿使伏兵左翼萬餘四百突出左翼伏兵之間善射二十:「伏兵合擊大軍相依可以萬全。」:「不可前後夾擊大軍不可。」於是左翼萬戶大軍合擊四月一日𩃭左翼二千十五不得殺傷大軍尚未軍士

  元帥世宗持久:「所以馬力不然不可。」然而:「不少不得所以可以不然。」朝廷政事忠義元帥聲言:「所以揚言。」忠義以為渡河大軍自下

  契丹太原元帥都監金牌駐軍:「參議軍事智勇萬人不必。」下令未幾丞相忠義南京節制諸軍元帥經略山東兵馬行軍元帥都監四千水路:「二千經略山東。」於是之間楚州十八巨石水底十八步兵萬人南岸運河之間使和尚數百岸上沉船和尚竹編沉船渡口猛安長壽先行勁卒數人涉水登岸五百四百清河鎮國上將軍離合步兵先行擊敗大兵運河眾數走入使火箭與其大軍相會不能猛安六十騎兵不利猛安九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