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History of Jin 《金史》

卷一百  列傳第三十八: 孟鑄 宗端脩 完顏閭山 路鐸 完顏伯嘉 朮虎筠壽 張煒 高竑 李復亨 Volume 100 Biographies 38: Meng Zhu, Zong Duanxiu, Wan Yanlushan, Lu Duo, Wan Yanbojia, Pai Huyunshou, Zhang Wei, Gao Hong, Li Fuheng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尚書省元年御史台戶部員外完顏使禮部主事戶部主事翰林文字中都判官尚書省十一剛正刺史秘書丞中都使國軍節度使御史同知節度使翰林修撰戶部主事刑部主事中都路按察使南京留守節度使

  御史召見:「因人薦舉御史責任推求彈劾小官至於。」:「今歲五月播種種麻擇地下處穿隨宜灌溉。」自此

  無何大興府:「京師四方知府奉法以後朝廷轉生跋扈人馬無故調同僚黜退。」中東:「跋扈。」:「明天跋扈?」尚書省

  河南正月賀正使使國家不詳未可使以上無意再三

  按察司差官尚書省參知政事:「監察不復疑獄按察司庶幾。」

  永豐不守宿因而登聞鼓院有所不在上諭:「如此御史台!」御史大夫:「宰相宿所知六部其餘宿尚書省左右宿。」節度使元年御史

  作亂諫議大夫大興府問曰:「汝輩向來?」正言還家:「須後。」既而


  汝州睿宗一字太祖諸子」,修好名節二十二進士尚書省元年監察御史椿職事元妃李氏兄弟干預朝政上書遠小人:「小人姓名。」:「小人仁惠兄弟。」仁惠不敢兄弟不能上書宰相奏帖上書不以不為大理大理召見:「御史細碎其實大理稱職心力上位所見何如!」大同大理寺治罪不當解職久之節度使

  直道不振于時自守不復獨居二十汝州:「治氣而已。」:「正則。」

完顏
  完顏蓋州猛安進士調觀察判官尚書省轉運判官河東南路轉運判官南京使南京按察判官節度使工部尚書京兆府行省參議鳳翔元年陝西行省元帥都監參議諸軍騎兵擊敗十五三百牛羊平涼吏部尚書戶部往往聚斂苛刻應詔:「何以。」朝廷晉安元帥滿土門十月


  三部上書召見便殿明年以下以上縱使分流水勢工部尚書持國檢視景明不可御史上書補闕安仁尚書省:「不禁暑熱諫言民間不盡既已。」

  尚書完顏守貞政事不移不合東平因而上書守貞召對殿既而大臣於是尚書參知政事持國丞相狂妄丞相:「漢高祖高祖不以丞相。」頃之守貞政事禮部尚書御史諫議大夫翰林修撰完顏景明不能尚書省:「幸甚其間君臣。」

  諫官不能寬解諫議大夫:「不無橫議諫官。」頃之尚書省同知河北西路轉運使拾遺宰相:「。」召對宰相:「凡事宰相安得權重。」既而:「陛下齏粉。」:「宰相安能齏粉!」以此宰相宰相補闕

  完顏守貞再入政事為己任持國守貞守貞邊防守貞以為唐人不行守貞以為守貞濟南守貞:「守貞不可。」:「有時一旦不能直臣可選才識。」參知政事:「無不不當。」:「諫官非但意表裨益。」於是吏部尚書陝西轉運使南京留守判官戶部郎中使高麗安化節度使:「守貞公正失實。」

  翰林修撰文字禮部尚書大理安上優劣:「持國持國持國不可綱紀。」:「二階使致仕何為不可?」持國監察御史

  參知政事引用鄉人:「郎中承望不詳條例。」大夫不行同知大興府詰問:「詔書詰問御史大夫鄉人以為大臣不當體察公議不見形跡。」於是輕率如故

  頃之御史監察御史使御史台達意大夫殿:「?」:「面議。」款伏:「大夫不知。」既而七十七十解職頃之泰定節度使:「朕躬無妨宰相何以?」五品東平府治未幾刺史尚書省刺史審官院十二教民:「十二人為州郡使。」陝西按察使糾彈京兆府判官推官宴飲解職翰林登聞鼓院孟州防禦使沁水

  剛正直臣詩篇溫潤精緻居士

完顏
  完顏北京路猛安進士調中都判官皇后晉國夫人家奴晉國數人晉國:「。」由是寶坻尚書省太學助教監察御史政事:「宰相奈何?」:「職分如此。」平涼刺史:「二千使官兵。」果然按察物力召見

  大安同知西京留守安撫使順義節度使父母節度使宣撫使太和李鵬國軍節度使三月:「西京智勇過人忠孝募集壯士渾源恢復山西大中完顏吉打三千歸國節度使山西不守盡忠機會大將軍同知西京留守一路義軍給以空名二十謀略州縣。」:「國姓莫大。」完顏氏

  元帥監軍太原河東北路宣撫使同知太原國軍節度使宣撫使六月:「同知西京留守完顏宣撫使代州太原刺史完顏不悅護送代州請益數百鎧仗立功頗有宣撫同僚。」:「太原重鎮和解。」:「太原忿國事國家等同大計。」七月節度使御史台:「宣撫使元帥忿本台既得其事不復安得無罪無罪欺罔正是明示黜陟。」:「。」

  河東行省:「完顏同知西京留守台州刺史完顏山西朝廷賜姓太和太原五台可信太原之內以備不測。」:「太原元帥使以此。」無何:「數萬代州不可。」:「招降山西盤桓侵擾發掘並且無辜實則如此禁止。」:「不見劫掠便。」

  死罪以下:「代州一時不可常法。」改簽樞密院河南府以為便元年河中未幾吏部尚書御史

  十月兵部尚書樞密院元帥潼關澠池虎符變易姓名柘城縣與其刺史佛寺監察御史完顏藥師:「得所妻子京師不知。」有司家人:「。」使上書後效尚書省:「特赦詣闕自陳上書。」:「受命臨陣服喪退數萬虎符不得死敵不能請罪逃命婦人為此醜行寬大奔走待命安坐忌憚不容朝綱!」:「業已。」除名

  五月河南以下:「以為冤獄所致燮和陰陽宰相歸咎有司出身不足不知漢制災異三公有司今日宰相失職。」禮部郎中五品以上明日:「自古帝王莫不欲法:''。無益不是陛下如此近日有司重典陛下與其以為不問。」宰相山寨:「建議據險可以不見後主假令入山可以人臣不為可以未必。」

  十二月御史參知政事元帥監軍尚書省元帥河中控制河東南北便宜從事河中:「不可召辟艱險無故悉心升遷。」一百欲棄河東陝西上書:「中原河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