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History of Jin 《金史》

卷一百二十九 列傳第六十七: 酷吏 高閭山 蒲察合住 佞幸 蕭肄 張仲軻 李通 馬欽 高懷貞 蕭裕 胥持國 Volume 129 Biographies 67: Ku Li, Gao Lushan, Pucha Hezhu, Ning Xing, Xiao Yi, Zhang Zhongke, Li Tong, Ma Qin, Gao Huaizhen, Xiao Yu, Xu Chiguo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列傳第六十七

酷吏 察合

佞幸 持國

目录
1 酷吏
1.1
1.2 察合
2 佞幸
2.1
2.2
2.3
2.4
2.5
2.6
2.7 持國
酷吏
  太史公:「法家。」嚴密增損大抵重典大獄海陵宗室傅會於是中外風俗以為事功流毒金史酷吏》。


  護衛調順義節度使詳穩節度使王府刺史依法:「難行。」用大解職鳳翔原州濟州刺史鄭州防禦使節度使臨海

察合
  察合起身聲勢烜赫護衛繼而刺史大兵陝西關中震動朝廷開封親屬怨言:「太平。」禦史宰相以為開封府之下當時咬住其一

  駙馬京師七十起事惟獨開封府

  咬住致仕睢陽與其

  刑罰往往自恣之後成風士大夫好用」。運使半截」,短小鋒利」。禦史五百號曰」。完顏

佞幸
  嗜欲何嘗天下一有嗜欲故人嗜欲柔曼征伐畋獵土木神仙投其所好金主聲色大喜海陵。《金史持國佞幸》。


  參知政事四月壬申大風雷電殿殿翰林學士貶損:「小子:「無道孤獨人事所見小子嬰孩漢人文字主上。」大怒衛士殿數百憑恃恩幸視同海陵篡立加大官爵祿大夫:「學士受賞?」不能海陵:「私怨。」於是除名放歸田禁錮不得里外


  市井無賴傳奇小說俳優詼諧海陵左右海陵國王以為即位秘書海陵妃嬪褻瀆死罪不敢仰視往往不免兵部侍郎完顏大興海陵伶人五品家奴秘書偏僻海陵以為家奴和尚家奴宿僥倖一品左右官職海陵:「?」黃金自取如此海陵使:「常服以為使。」使退:「可惜。」:「江南之外。」海陵南伐

  秘書丞營建燕京宮室真定其中不可海陵未幾海陵次於群臣:「幼時一門:'使橫加。'橫加中京留守未合:'大位之內三鹿而已。'於是不及三鹿:'統一海內大鹿。' 於是大鹿。」海陵欲取江南群臣是以南伐

  貞元正月賀正使海陵使宣徽使:「取士?」:「策論。」:「秦檜幾何?」:「尚書僕射六十五。」:「秦檜。」

  諫議大夫起居注不得正月賀正使海陵使宣徽使:「略舉二事往往託辭沿邊鞍馬備戰待人而後百萬以為豈能無備欲取非難接納鞍馬太尉所為俘獲無能。」:「秦檜?」:「。」:「比來行事秦檜?」:「一一。」海陵南伐二事

  海陵補闕校書郎便殿海陵漢書》,:「封疆不過八千萬里可謂。」:「本朝疆土天下高麗西。」海陵:「?」:「器械招納山東無罪?」海陵:「向者貴妃姿西施不及一舉所謂''江南。」與與:「海島知道?」:「所以。」海陵:「?」:「。」海陵:「出兵出兵死敵?」良久:「懦弱。」海陵:「出兵?」:「不過淮上。」海陵:「然則。」既而:「不過二三然後討平高麗一統之後論功將士。」

  三月冬至一夕海陵嗟悼良久遣使


  以便海陵郎中吏部尚書賄賂正月乙酉左右禦史以下便殿海陵:「莫若莫若嘗試人材汝等同類契丹刑部尚書樞密員外其事渤海漢人吏部尚書戶部尚書郎中其事莫非人臣遠近親疏奉職尚書侍郎節度使便萬一獲罪。」參知政事

  海陵強盛大肆征伐一天:「天下一家然後可以正統。」小輩江南富庶子女海陵興兵江南二月海陵宰相臣服誓約誠實沿邊招納不可。」遣使猛安部族州縣渤海充軍於是遣使上京泰州咸平東京西南西北北京河間真定東平大名府西京路二十以上五十以下十一月使三十一軍器安置分給分給不及

  正月海陵使諭旨使:「南京風土帝王自古其間萬人汝等使淮南懷疑。」二月:「江南。」

  四月樞密院景山生日使員外全副海陵:「南京宮室沿邊招致大臣詰問不從厲聲不敢。」海陵使激怒以為南伐景山:「。」一如海陵主謂:「北方名家如是?」:「趙桓。」海陵南京遣使遷都海陵使:「北方中都。」使

  於是天下騾馬西西東西往來晝夜絡繹不絕死者狼籍官吏懼罪自殺調發馬夫河南州縣大軍不得騾馬以為海陵:「民間滿騾馬田中。」徵發工匠京師死者不可天下調戶口六十調五十六萬餘家養

  海陵通州戰船水手三萬東海縣都水監海陵:「舟師。」於是不堪盜賊蜂起城邑保山護衛二十四五十山東河北河東中都州郡捕捉盜賊護衛節度使節度使義軍節度使銀牌使督責山東臨沂力戰大名府數萬契丹三輩十數旗幟白晝官軍不敢州縣府庫置於令人小人良民不勝太府監大理耶律翰林出使盜賊海陵除名人人不復

  海陵武勝武定武威武安武平威信威烈三十二左右領軍大都三道統制諸軍巡察使太保領軍提督大都海陵使諸軍使其事

  海陵方略尚書省海陵:「太師連年南伐歲月不如將士行為一心大功。」海陵諸軍僮僕莫不太子尚書丞相參知政事省事

  九月甲午海陵戎服乘馬明日妃嬪宮中慟哭十月乙巳陰晦蒙城丁未大軍中流海陵宿四方使既而獲之海陵大喜:「武王白魚吉兆。」癸亥海陵百官起居海陵使:「汝等動靜平江。」

  梁山戰船不得戰船督責將士日夜不得休息城中民居以為死人海陵黑馬祭天都督都督:「舟楫可以。」:「不可。」海陵:「趙構海島明日。」海陵使:「前言一時不須。」明日武平舟師宿將軍武庫海陵紅旗岸上號令紅旗退南岸不得相對良久猛安軍士百余海陵

  於是尚書省使郎中員外世宗即位東京海陵護衛東京世宗世宗使還軍海陵拊髀:「平江!」戎衣天下群臣

  議定:「陛下深入萬全車駕解體諸軍遼陽異志發兵然後陛下南北。」海陵明日揚州烏江項羽:「如此英雄不得天下可惜。」

  海陵揚州使耶律淮上都督文字使人乘南岸遣人焚毀南京宮室沿邊招誘軍民興師問罪大軍秋毫。」以此於是王權軍士海陵

  海陵高僧下令軍士亡者亡者謀克謀克亡者猛安猛安亡者軍士危懼甲午糧船瓜州明日後者

  乙未完顏海陵都督以南贊成安國官爵人心


  江南江南道海陵南伐貴德縣令補闕為人大體海陵召見:「。」海陵海陵不可海陵使左右:「不可。」問曰:「?」:「。」除名翰林秘書丞山東盜賊海陵除名世宗


  尚書省海陵狎昵海陵海陵:「國家大事自我問罪天下。」小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