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Book of Jin 《晉書》

卷三十八 列傳第八 宣五王 文六王 Volume 38 Biographies 8: Five Princes of Xuan; Six Princes of Wen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平原 琅邪〈()〉 扶風駿〈()〉


  張惶後生景帝文帝平原夫人汝南文成琅邪武王扶風武王駿夫人夫人別有

平原
  平原公子安陽中郎將平陽定陶武帝平原萬一三百鼓吹駙馬侍中靜退情欲太康光祿大夫侍中班次三司即位光祿大夫侍中如故殿

NO U

  將軍反正侍中太保齊王宗室:「雖然大勢不可不慎。」出迎:「女兒,」意指左右:「宗室!」

  東海興義洛陽閉門不通良久使當時以為永嘉八十不遑世子次子散騎常侍遇難

琅邪
  琅邪武王正始南安起家將軍監守散騎常侍武鄉將軍兗州諸軍兗州刺史南皮將軍,。武帝東莞六百自選不許尚書僕射將軍大將軍徐州諸軍下邳有方將士三司琅邪以東

  率眾數萬孫皓:「琅邪督率使不得使琅邪劉弘進軍遣使使長史諸軍渡江諸葛歸命人為三千六千。」頃之青州諸軍侍中大將軍三司

  戚屬尊重克己恭儉滿盡力百姓懷化床帳衣服侍中太康五十七臨終封四次子武陵王東安


  僕射元年年三十中興皇子琅邪皇子琅邪皇子琅邪會稽琅邪即位長子琅邪即位廢帝琅邪廢帝即位會稽王琅邪文帝琅邪臨崩琅邪會稽王琅邪即位琅邪

  武陵莊王僕射五千二百將軍孝友東安令名父母汝南作亂領軍將軍河內親善張華酗酒如此


  無禮齊王諸葛不孝由是妻子遼東不肯:「無為。」陳訴歷年然後光祿大夫尚書太子太傅武陵王永嘉石勒哀王散騎常侍其後皇子武陵王


  東安東安黃門侍郎散騎常侍剛毅威望博學多才居喪駿雲龍諸軍將軍校尉萬戶侍中大將軍如故尚書僕射散騎常侍是日三百東夷校尉諸葛是日

  汝南是以永康宗正尚書僕射成都王穎母喪敗績琅邪子長樂亭東安


  元王廣陵食邑二千九百將軍散騎常侍三王起義將軍輿因而尚書侍中宗正光祿大夫王融武陵王孫元王散騎常侍臨川受禪


  公子二十四追贈校尉文帝太玄泰始元年六千六百六十三步兵校尉漁陽侍中青州都督將軍以北三百三十七燕國萬戶齊王

扶風駿
  扶風武王駿書疏諷誦經籍守道宗室之中最為初中平陽齊王駿散騎常侍步兵校尉常侍如故平南將軍都督淮北諸軍將軍大將軍許昌

  武帝萬戶都督豫州諸軍芍陂駿諸軍退使都督揚州諸軍壽春都督豫州許昌西大將軍使都督諸軍汝南關中侍中

  駿農桑士卒將帥兵士等人州縣使務農

  機能三千西大將軍三司都督如故駿七千涼州守兵機能駿諸軍機能二十部軍門質子安定金城二十扶風國界鼓吹太康將軍都督如故

  駿駿涕泣思慕憂懼好學先後齊王駿懇切不從發病追贈司馬侍中西百姓長老無不下拜遺愛如此知名


  給事校尉遊擊將軍永嘉不知


  新野莊王武王推恩太康新野縣八百居喪散騎常侍

  篡位以為中郎將齊王天下未知:「。」參軍大言:「天下大義滅親。」使:「使大節新野。」甲胄領導新野萬戶使都督荊州諸軍南大將軍三司

  謁陵:「成都至親不能兵權。」不從俄而成都王穎

  蠻夷作亂江夏時長執政成都王穎出兵日盛從事:「古人一日輒行何不使滋蔓不測王室鎮靜!」:「自足帝命!」樊城追贈將軍永嘉石勒


  孝王才能公子平樂封開武帝五千三百五十八中郎將

  自選官屬大夫無行本名音樂往來何晏姦淫河間有司汝南南頓太康豫州軍事將軍許昌頃之下邳徐州軍事將軍

  元康西將軍都督關中軍事西戎校尉侍中梁州將軍尚書太子太保久之西大將軍關中都督諸軍左右長史司馬西戎校尉督建將軍周處將軍萬年進軍其後朝廷大將軍尚書領軍將軍尚書

  大會參軍:「從兄尚書不能。」:「在此。」:「長史?」:「。」:「。」:「天下便王法不可。」:「長安何等不善!」單衣以為答曰:「朝野公舉賢才使不仁位居衣補以此為。」

  永康太宰尚書封二萬戶不利上相。」受災司徒丞相:「無權。」不受篡位阿衡武賁太宰司徒高密宗師

  永康喪葬汝南文成故事博士:「宰相任重尊親宗師仰望大節無不不能捨生取義一言淮南不能篡逆不能不能居官君臣公室!」區區帝王》'成名」,不為不可。」常侍:「專權篡逆朝野不得不能何所?」:「不能不能所以春秋不臣酷烈杜門無道微子太尉異姓偽朝至於不得不從出亡不遠不免不能北面。」於是朝廷故吏追訴不已

  武陵王將軍石勒以西王子歸國散騎常侍武陵王子永安太僕新安太元桓玄篡位壽陽義熙將軍太常劉裕參軍


  文帝文明皇后武帝城陽哀王遼東惠王廣漢廣德樂安平王皇子樂平不知別有早亡

齊王
  和平愛經屬文武帝景帝長樂景帝左右舞陽事後散騎常侍步兵校尉十八將軍文帝而後左右稻米乾飯不受太后:「萬一加以如何遠慮不可守一。」遣人飲食司馬:「不滅聖人大王匹夫以為祖宗天下大業帝室重任不可賢人愚人。」進食不得已退左右:「司馬將令居喪區區。」

  武帝齊王朝廷總統軍事撫寧內外莫不自選國內奏議;「聖王封建萬國諸侯軌跡相承人心無常風俗是以先帝先哲進德伏惟陛下創業親戚使而今制度復古。」不許其後請求下令:「至於朝廷。」王家衣食足以前後不許文武官屬士卒分租疾病死喪有水國內百姓豐年其二國內

  將軍三司公府復有:「先王督責其事使思惟不韙仲尼增損節度不及處決同在古人有所股肱以免。」於是內外兵士恩德不肯京兆主言

  朝政悉心比年饑饉節省奏議:「先王莫不務農大綱當今休假農業不能地利:'天下二千!'賞罰黜陟幽明于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