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Book of Jin 《晉書》

卷四十四 列傳第十四 鄭袤 李胤 盧欽 華表 石鑒 溫羨 Volume 44 Biographies 14: Zheng Mao; Li Yin; Lu Qin; Hua Biao; Shi Jian; Wen Xian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字林滎陽開封高祖大司農揚州刺史高名少孤:「。」叔父避難江東豫章太守撫養十七還鄉清正相國當世結交

  武帝諸子精選臨淄文學功曹從事司空高陽扶風至大重名尚書郎太守下屬尚書太守下車孝悌敬禮賢能庠序後進調大將軍從事散騎常侍廣平太守:「大匠陽平百姓王子使不乏。」廣平德化侍中百姓戀慕涕泣少府高貴鄉公即位河南王肅法駕奉迎廣昌光祿勳宗正

  作亂景帝出征百官疾病領軍王肅:「不見祿。」輿近道:「故知。」:「?」:「所知事情幽州無限大軍出其不意不能。」太常高貴鄉公辟雍精選博士劉毅至公輔大常道公立議定城鄉疾病失明骸骨不許光祿大夫

  武帝餘年推薦泰始:「祿履行純正守道退三階司空。」天子五官中郎將前後辭讓印綬至於十數:「景山司空侍中:'三公當上天心傷和氣不敢垂死朝廷。'終於大雅君子!」久之三司舍人床帳五十

  八十五東堂朝服三十喪事長子並列


  默字起家秘書考核:「而今而後。」尚書關內司徒長史武帝受禪太原庶子朝廷以太官屬:「皇太子皇極無私天下受命天朝不得。」施行太守朝廷詔書告天散騎常侍

  公子鄉里於是十二中正文帝:「小兒。」武帝使:「何以清談。」問政:「務農濟世居官政事黜陟勸戒崇尚化導如此而已。」

  父喪廷尉交通大興刑獄在朝兄弟太常僕射親親博士:「不敢。」為人此類

  齊王當之博士祭酒並立異議其事大鴻臚母喪舊制自陳法定大臣大司農光祿勳

  太康元年六十八尚書:「名望宜居九卿三司。」而後駿:「》,權貴。」駿至此駿不同施行博愛謙虛不以不加聲色嫌怨君子以為


  成都大將軍起義太守長史侍中尚書散騎常侍尚書僕射吏部永嘉追贈金紫光祿大夫永嘉尚書


  遼東平人河內太守還鄉遼東太守公孫輕舟追求積年所見制服居喪鄰居故人與其同年制服燕國同州不孝莫大無後使娶妻房室居喪不堪數年改行之後哀戚喪禮自居不知存亡由是容貌質素頹然不足

  從事孝廉軍事樂平尚書郎司馬吏部關中太守文帝大將軍從事御史百官西中郎將關中諸軍河南泰始尚書以為:「三公坐而論道內參陛下德欽發明周文翼翼以往國有可親軍國使侍中尚書疾病臨時。」吏部尚書僕射太子使校尉不宜武帝不許

  皇太子東宮輔導不宜侍中尚書侍中如故內外十萬其後司徒丞相司徒在位持重稱為任職大臣上疏遜位侍中章表不得已視事

  太康御史皇太子舍人文義帝后:「司徒太常忠清無餘二百。」侍郎將軍陽平太守太僕黃門侍郎庶子


  范陽涿侍中司空清淡遠識篤志孝廉不行大將軍有所子弟不宜干犯法度其弟尚書郎御史大利琅邪太守太傅從事陽平太守淮北都督將軍散騎常侍大司農吏部尚書大梁武帝受禪以為都督諸軍平南將軍臥車一乘第二駙馬二乘人馬三十得中無虞尚書僕射侍中都尉吏部清貧稱為

  咸寧:「清正文武內外不幸將軍三司朝服五十三十。」忠清高潔產業之後五十下詔:「司空將軍將軍清貧之後無私頃者饑饉三百。」州郡功名祿俸名曰小道》。


  起家太子舍人朝廷器重以為博士祭酒秘書監


  衛尉


  公府尚書郎成都王穎齊王起義遣使:「無道肆行篡逆四海莫不憤怒殿下三軍有征無戰聖人。」改選參軍長史文翰前鋒都督震駭朝歌:「失利得勝輕易三軍不可勝負精兵不意。」:「齊王百萬相持不能大王齊王大王朝政功名並立推崇齊王四海之上。」由是四海天下歸心朝廷武強散騎常侍

  河間不從期權長沙在內不得其所荊州親征朝廷會昌:「歸功不當朝政白骨盛德四海莫不關外霸王。」

  奉天洛陽甲士五千部分未能俄而殿武賁而已有道號曰聖人使道士於是人馬得數鹿司馬收集黃門百餘:「何故至此?」:「八十人士一朝陛下洛陽。」:「。」於是便校尉八千洛陽兵仗天子百姓洛陽滿校尉百官二百綿

  河間起兵將軍成都洛陽不敢遷都長安宗廟宮室人心:「董卓無道焚燒洛陽怨毒百年何為!」天子垂泣輿:「陛下今日將軍左右而已。」便西長安

  東海奉迎大駕太守將軍北鎮洛陽平昌前鋒長安求和華陰長安詣闕南陽河北官屬親自祭酒衛尉永嘉尚書洛陽妻子北投刺史次子遇害平陽長子


  有理》《》,屬文尚武滎陽公主駙馬都尉未成公主秀才太尉洛陽晉陽參軍敗走先父兄弟平陽司空為主從事從母親愛

  建興幽州阻絕遼西使江左使於是弔祭中書侍郎不得流離世故二十遼西所得以為中書侍郎國子祭酒侍中遇害六十七永和

  名家聲譽一時中原喪亂清河河東淪陷以為諸子:「之後司空從事。」》,莊子》,文集

  司空曾孫妻子司空從事大官別有

華表
  華表平原高唐太尉二十黃門侍中來朝盛稱高貴鄉公以為更生流汗免於大難尚書供給喪事泰始太子光祿勳太常老病骸骨:「老成章表以為大夫二十床帳祿施行。」司徒退以為不可貴賤親疏元年八月七十二朝服


  字長駿姻親年三十不得調泰始僕射武帝黃門侍郎散騎常侍前軍將軍侍中中郎將都督河北諸軍遭喪舊例

  使縣令不復直言盧氏婿荀勖中子不許不可當之違忤喪服大鴻臚庶人有司:「除名一時世子簿刑罰諸侯犯法終身為重。」:「諸侯即位即位何為不論常法不能不顧上下相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