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Book of Jin 《晉書》

卷四十九 列傳第十九 阮籍 嵇康 向秀 劉伶 謝鯤 胡毋輔之 畢卓 王尼 羊曼 光逸 Volume 49 Biographies 19: Ruan Ji; Ji Kang; Xiang Xiu; Liu Ling; Xie Kun; Huwu Fuzhi; Bi Zhuo; Wang Ni; Yang Man; Guang Yi

阮籍
  阮籍尉氏丞相知名容貌志氣任性不羈喜怒不形不出登臨山水博覽》《》。嗜酒彈琴得意形骸嘆服以為

  叔父兗州刺史相見終日一言不能太尉:「英豪翹首人人以為為首在於西之上處於昭王布衣王公大人所以疲病。」欣然已去大怒於是鄉親謝病尚書郎參軍遠識太傅從事景帝司馬從事高貴鄉公即位關內散騎常侍

  濟世之際天下名士世事酣飲文帝武帝求婚六十不得時事可否酣醉文帝從容:「平生東平風土。」東平使內外相望法令旬日大將軍從事:「!」失言:「天下以為?」:「禽獸知母不知禽獸之類禽獸。」

  步兵三百步兵校尉遺落世事公卿勸進使使使者便書案使為時

  拘禮發言玄遠臧否人物至孝圍棋既而飲酒一號然後直言一號骨立散發箕踞直視弔唁便:「?」:「阮籍方外崇禮自居。」青白禮俗白眼白眼退青眼禮法保護

  相見:「!」鄰家少婦美色便兵家其父坦蕩徑路慟哭:「英雄使!」牢山望京於是豪傑》。五十四

  屬文詠懷八十》,無為

  退鸞鳳大人先生》,:「世人所謂君子繩墨目前無窮鄰國三公九州不見以為不敢不敢以為繩墨處於不能君子!」胸懷

  字長通達小節:「不得!」太康太子庶子


  太守叔父竹林當世禮法所為七月衣服竿答曰:「不能!」

  侍郎:「清濁萬物不能于時。」武帝不用太原知名于時心醉不覺母喪縱情夫家既而自從

  音律彈琵琶處世人事弦歌而已從子得意飲酒人間不復斟酌相向直接便莫不荀勖音律以為不及太守壽終


  千里自得讀書研求不足有餘彈琴不問貴賤長幼神氣不知所在內兄潘岳鼓琴終日恬澹不可榮辱舉止灼然司徒王戎問曰:「聖人名教老莊自然同異?」:「。」咨嗟良久」。太尉逆旅眾人逡巡在後退如此

  東海許昌記室參軍:「可以十年先王是以不如諷誦遺言小兒道德周旋。」

  永嘉太子舍人可以幽明良久鬼神反覆作色:「鬼神古今聖賢便是。」於是變為異形須臾消滅默然年三十


  初生延壽靈光殿胡人太傅騎兵以為參軍飲酒救世未能雖然丞相從事終日

  琅邪車騎將軍廣陵長史:「多事。」答曰:「陛下不才從事不敢威風斂跡日月當年。」黃門侍郎散騎常侍彈劾太子中庶子校尉

  明帝即位平王南安吏部尚書東海家用尚書以為:「便。」同行:「主上江左世務。」不許便徒步還家

  得失財物背後未能正見:「未知一生!」神色於是勝負

  太后臨朝:「江東幼時庾亮年少。」廣州刺史王導都督軍事將軍中郎將廣州刺史四十九以為


  》《》,鬼神有無死者以為:「見鬼衣服衣服?」:「。」

  人事俗人便有所欣然相對步行酒店便酣暢當世富貴不肯兄弟同志自得之間

  當時有所不知」。:「。」:「未知何如!」嘆服

  志趣黃門內史世事受累

  四十未有王敦斂錢名士不得

  著述大鵬:「蒼蒼大鵬精靈神化海運背負太清天地不屑。」

  王敦:「祿?」:「亦復!」太傅參軍太子洗馬西四十二


  太守淮南內史知名中興太學博士太子中舍人庶子戎車太子》《》,不及軍國明帝友愛黃門侍郎吏部

  執政交州交州軍事將軍交州刺史交州伏兵敗走陽城暴發朝廷四十四追贈廷尉

  知名產業吏部不免王導庾亮名士供給衣食南頓太守


  宏達不及知名太宰大將軍王敦為主簿終日當世虛譽而已溧陽公事以此

  尚書郎時事之後公私去職還家會稽司徒王導從事朝廷不得已長史吏部臨海太守去職司空長史秘書監東陽太守王羲之:「何以!」骨氣不及不如不如不如山陵便人相方山:「正當石渚不敢。」

  博學:「本論》,。」敘說於是數百精義入微不須禮讓終日靜默有人不敢:「使不敢何以!」

  東山散騎常侍國子祭酒以為金紫光祿大夫琅邪經年御史謝安應有禁錮終身詔書:「徵聘?」:「人間不能有所曲躬。」六十二

  鄱陽太守參軍領軍秘書監並列

嵇康
  嵇康會稽上虞因而當世太僕宗正身長七尺風儀土木形骸以為姿自然恬靜大量博覽》《》。宗室大夫修養服食彈琴以為神仙自然所得至於彭祖養生》。以為君子無私:「君子是非道者何以名教自然貴賤大道是非是故君子為主小人何者小人虛心君子篤行是以大道無身』。用心存有君子行道』,君子而後而後不論於是而後是故忽然。」如此胸懷神交阮籍河內河內琅邪王戎竹林所謂竹林康居山陽二十未嘗

  得意郡山沉默自守言說:「才雋!」入山石室素書不復:「志趣非常不遇!」心所如此

  

  足下不行知足不知足下自助足下
  老子莊周東方朔達人仲尼兼愛令尹君子所謂自得以此子房輿可謂君子朝廷不出入山意氣不可
  孝感》,為人少孤經學》《》,使不論未能過人飲酒禮法